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母子情深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母子情深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蒋氏其实对梓箐印象并不好,甚至可以用厌恶来形容。毕竟母亲对儿子都要宠爱一些,更偏袒儿子,所以郎羽平讨厌卢芸,蒋氏当然也就不喜欢了。才一搭眼,就觉得这个女人上下都不顺眼。

    从最开始的那场迎亲闹剧,当他听说自己儿子私自在外面结了亲,还是一个小门小户的丑女,登时就炸毛了。在她看来,自己儿子那么优秀,完美无缺,怎么能找那么戳的一个女人呢?幸好后来对方并没有再来纠缠,她才略微放下心来。

    未成想两年后,老爷突然说这个女人的医术或许能为他所用,让儿子娶了她。蒋氏气的不行,可是这次却没有办法了,因为是老爷开的口。她虽然表面上不能反对,但是在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不能让那个女人好过了。平时自己那么辛苦生养大的优秀儿子,给一个那么不堪的女人当丈夫?这不是膈应人么。

    哼了一声,视线将房间里一扫,最后落到窗户下面的地上……啊了一声就扑了上去,“平儿啊,你,你这是怎么了?”

    她们是万万没想到刚才听到下人汇报的:新房里有吵闹声,竟然是这幅样子。

    柳儿和玲儿是她从一群丫鬟里挑选出来的姿容最好的,经过调教后送到儿子身边的。一方面是帮儿子挡挡外面的桃花,毕竟能比这两个丫头姿色更好的女子很少,再则,两个丫头都是经过跳脚的,对宅斗是非常的精通。若是普通人,直接将其吃的死死的……所以她们完全不用担心有女人可以暗中接触到自己儿子。

    所以她们刚才听到下人汇报的时候,以为是两个丫头在“教训”卢芸呢。没想到……

    梓箐就没有凑上去的打算。一看这个妇人就是把儿子当命根子而媳妇就是烂草的那种女人。现在凑上去只有被她狠狠训斥或者还会被罚什么的。她对郎羽平对这个郎家没有丝毫感情,才不会去自讨没趣呢。

    即便是原主,在梓箐这么一通折腾下,觉得貌似自己曾经那么不舍的生活,其实也不过如此。

    梓箐从原主第一世的记忆中知道她在郎家的生活真的比秦瑶悲惨多了。从她嫁到郎家第一天,也是如今日这般,郎羽平喝的烂醉。她就衣不解带地服侍着。还被对方发酒疯之机狠狠打了几下。柳儿玲儿两个丫头则一个在郎羽平耳边喊“大少爷”刷存在感,一个则去太太那里报信……

    卢芸没有梓箐这般“胆大”,因为梓箐不是卢芸。梓箐根本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自己;卢芸没有梓箐的手段,因为她以往十几年时间都在闺阁中学习《女戒》之类的了,所以她丑陋而柔若的身躯只能被对方欺侮。

    不过有一点卢芸比梓箐强,卢芸有着极强的忍耐力。她用自己的辛劳换来训斥和责备。还有郎羽平的深深的嫌恶。她眼睁睁看着两个丫头一左一右地在郎羽平身边讨好卖乖,说自己昨晚如何辛苦服侍的他;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从新婚第二天就住到客房区。让两个丫头伺候。

    面对这一切,她竟然都忍受下来了。

    不过梓箐毕竟不是卢芸,既然是找自己完成她的人生逆袭,在满足她的要求后。也不能太“委屈”了自己。所以这一次,她算是“自作主张”将原主两世的冤屈都报了。

    且说蒋氏刚才情急之中扑上去,未曾想地上到处都是郎羽平的呕吐物。差点将她滑摔倒在地。衣裳上到处都沾满酸腐的腌臜物,她嗷地一声也吐了出来……好巧不巧。正好吐在儿子面上……

    郎羽平身体像虾子一样弓身弹了起来,啊地一声叫开了。

    蒋氏连忙用帕子去擦,“平儿啊,你怎么样了……”

    “啊,你给我滚——”

    “平儿,我是你娘啊。”

    其实刚才梓箐扎针的时候就是给郎羽平解酒性的,再说其实醉酒的人脑子虽然有些迷糊,但是还是能思考问题的,所以刚才他完全知道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只不过自己被服侍惯了,加上身体酸软,不想动弹就等着被人照顾。

    没想到这迷迷糊糊中有人突然朝他面上呕了一滩呕吐物……嗷,莫说是别人的,就是自己吐出来的东西,都是让人作呕的。

    于是两人开始在哪里呕吐,将这天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空了才无力地坐在地上。

    柳儿和玲儿两人别开脑袋,紧捂着口鼻,可是那刺鼻的味道仍旧让人作呕呀。走上去刚想将妇人扶起来,没想到地上踩到一个软绵绵滑腻腻的东西,低头一看,正是刚才夫人吐的……于是两个丫头也禁不住吐了个昏天黑地。

    秦瑶看着这幅场景都惊呆了,她也干呕了几下,差点将刚才吃下去的那点点心给呕了出来。

    抬眼却见梓箐拿着两个糕点,像没事人一样,咬了一口,然后施施然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转过身见秦瑶还愣愣的,梓箐嘴里包着东西,瓮声瓮气的说道:“怎么,还不走?”

    秦瑶猛地回过神来,像梓箐那样,索性将盘子里剩下几个全部抓在手里,狠狠咬了一大口朝梓箐走去。

    梓箐朝她咧嘴一笑,秦瑶本来也想笑的,猛地觉得不对劲,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两人走到门外,正好蒋氏身边的老嬷嬷急吼吼地赶来,看到梓箐只是穿着里衣,手抓着糕点,腮帮子鼓鼓地吃东西。而那个丫头浑身上下也是乱七八糟的……顿时皱起眉头,“这,这……”人老成精,她一下子就意识到梓箐的身份,她一个做下人的资格再老,那也是下人,当然不能对主子评头论足的,于是就对秦瑶吼道:“你是怎么伺候主子的?现在外面风大,让主子病了拿你是问。”

    梓箐禁不住对这个老嬷嬷高看一眼。看似在数落秦瑶,实则是试探自己的虚实。毕竟能做出如此出格举动的,肯定不是常人。她先前就听说这桩婚事是老爷做主,肯定有些手段才能让老爷出面,所以,她只需要敲边鼓,决计不跟梓箐对着干。(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