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〇七章 不一样的结果

正文 第九百〇七章 不一样的结果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渐渐的,双腿的酸胀感逐渐减轻,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忍受的痛感袭来,而且每动一下,就像是举着一个灌满铅一样的双腿,沉重,痛,酸麻的胀痛。

    梓箐知道这是恢复的关键时期,很多人都是在这个缓解泄气的。她让薰薰试着下地走路。

    薰薰紧皱着笑脸,牙齿咬的咯咯响,愣是开始一步一步地尝试着往前抬步。

    梓箐从记忆中搜索出辅助走路的支架样子,让裴氏去集镇上找木匠做一个。她其实尝试着的话,或许也能做出来,不过术业有专攻,自己虽然知道那玩意长什么样子,真做出来还是太花时间了,还是多采药比较好。

    梓箐告诉薰薰,想要以后也能走路,现在就必须每天保持两个小时以上的运动。让身体习惯对双腿的控制,这种自主运动带来的活血化瘀比按摩效果好多了。

    在最开始一个月的难捱时期过后,不再胀痛,但是还需要身体协调能力和控制能力。总之,在梓箐不遗余力的救住下,薰薰以飞快的速度康复着。

    不知不觉的,梓箐的名声传了出去,竟然将一个瘫痪在床一两年的人治起来走路了,都说她是隐世高人。于是闻者纷纷前来寻医问药。

    这个消息当然是裴氏他们传播出去的。曾经给薰薰诊断回天乏术的大夫们也前来观摩,尽皆纷纷称奇。当然,也有不屑,说梓箐沽名钓誉或者是碰巧走了狗屎运之类的。

    梓箐一概微笑以对。呵,这些又有什么好争辩的呢。她喜欢这种救住的成就感,而不是因为别人的赞誉才有存在感的人。所以他们根本不再一个频道上。

    梓箐对于那些上门求药的,来者不拒。

    乡民淳朴……呃。其实主要原因是他们生活水平本来就很不错,不差那点药钱。所以拿了药都要给一定的费用。

    梓箐也一一收下。她又不是那些做好事不计名不要利的圣人,这是她付出劳动和心血换来的,拿的理直气壮。而且任务中也需要“财富”值一项。因为这个任务世界人们的普遍生活水平都比较高,所以财富值的界定是一千两银子,她现在才赚了区区几十两,还差的远呢。

    刚开始只是那些普通的小病来找梓箐。渐渐的。一些重病也来找她。梓箐现在已经是医术专精,比之以前更加精湛。用药到病除也不过分。当然,也有很多病是药石不能及的。这些就是人体本身生命元力耗尽,梓箐无能为力。

    梓箐一直关注郎家和卢家的事情,出乎她的预料,情况并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糟糕。

    那天在郎家大门前。秦瑶和郎羽平和原剧情中一样,上演了一场旷世绝恋的爱情故事。秦瑶顺理成章的成了那天真正的新娘。

    花媒婆在城隍庙中被脚夫发现。她急的直跳脚,自己竟然把新娘子弄丢了。她让脚夫各自散去,自己则去郎家说明情况。没想到她就看到了另一个穿着凤冠霞帔盖着红盖头的新娘。

    她整个人都懵了,新娘子不是已经跑了吗。怎么突然又到这里来成亲来了?

    她凑上去想问问情况,才知道这里刚才发生了一场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闹剧,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所以。她也并没有将梓箐的话带给郎羽平,而郎家也没有去找卢家的麻烦。

    对于卢家来说。高高兴兴嫁了女儿,都在等着女儿回门呢,已经过去几天了,还不见女儿女婿回门。顿时觉得不妙,就派人去打听,才知道郎羽平的妻子并不是自己女儿卢芸,而是一个秦瑶的女人。

    那自己的女儿到哪里去了?他们立马去找花媒婆。然后花媒婆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卢家二老可不管,自己女儿是亲自送上花轿的,所以这一切肯定是郎家和花媒婆联合起来陷害自己女儿。于是就到郎府去要人。

    郎家家长才知道自己儿子竟然背着父母去给另一个女子下聘,这,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呀。

    于是好好的一场婚礼最后弄得乌烟瘴气的。秦瑶是个很有气性的女子,她其实很享受郎羽平对她这样的……宠溺。让她感受到自己无与伦比的优越感。也让她找到重生的成就感。

    是了,在她眼里,那个丑陋的女人怎么配的上郎羽平呢。她甚至想过,当那个丑八怪过门的时候,自己当着她的面好好折辱她一番,让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只是已经换了芯子的梓箐并没有去凑这份热闹。她顺理成章成了那天的真正的新娘,原以为一切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没想到卢家竟然找上门来了,而且她的家人也知道了自己女儿竟然没有任何礼节的就到别人家里,当别人的媳妇了,虽然他们以前也想过两家人结亲,只是,一切都要按照规矩来,哪能女儿家家的自个到别人家里去了。

    所以,几家人顿时闹的不可开交。

    郎羽平风流浪荡惯了的,以前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外面,都是最耀眼最受倾慕的那个。而现在,这些麻烦事情一茬接着一茬,每个人都来质问他为什么要擅作主张,为什么给卢家姑娘下聘,为什么跟秦瑶私相授受……

    为什么为什么……他被这些为什么弄的烦死了。

    而秦瑶重生而来,她的目的就是想弥补上一世与郎羽平错过的缘份,所以她非常珍惜。只是没想到在小小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后,事态发展越发严重不可收拾。

    其实也不能怪她如此的离经叛道,而是因为上一世她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闺阁小姐,可是自己的人生在别人手里辗转,让她与自己心爱的人错失姻缘,所以这一世,是想做一个真正的自己,不被任何人任何事约束的自由人而已。

    没想到兜兜转转的,最后还是逃不过礼俗。

    当所有事情揭开真面目的时候,人们发现,原来这个鸠占鹊巢的新娘竟然也是个逃婚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