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八百〇八章 书生才子

正文 第八百〇八章 书生才子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路上白夫人貌似对今天白珍珍的轻浮行为仍旧不满,还在数落,吩咐容嬷嬷以后还要给白珍珍好好教导一下女戒之类的。

    梓箐知道现在不管自己怎样反驳,除了让事情更加糟糕外,没有丝毫益处。索性对方说什么自己点头应诺就行。还好,她的定力还不错,又有灵心诀辅助,所以她一直都是按照女子家的标准姿态,随时低头含胸,对方说一句她就轻轻点头淡淡应一声……

    上了马车,终于安静下来了。

    梓箐则开始慢慢修炼仙术。刚才她的灵魂刚刚进入白珍珍身体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能够修炼。虽然这是别人的身体,每次修炼,自己得到的并不是很多,但是总比这样干坐着好。她的原则就是,让自己变得充实,人一旦变得充实变得有奋斗方向了,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很快到了最近的城郭,灯会在香河上举行。

    宽阔的河面上点缀着渔船画舫,上面挂着红灯笼,间或有歌声琴音和花香飘荡在空气中。这些都是那些书生才子们附庸风雅的地方……说白了就是被朝廷认可的嫖|娼的地方。

    书生们是这里最大的消费美色的群体,不管是有无妻室,在这里都是名正言顺理直气壮的。甚至流传着一个个才子佳人的美谈,被说书先生写成话本,在茶肆,酒楼到处传扬。

    白家的马车一到,立马就有人开始指指点点。那些穿着经典长衫的头戴纶巾的书生形象的男人,毫不掩饰他们眼里面上的赤果果的yu望。

    “那是白员外家的马车……里面莫非是白家小姐?”

    其中一个自诩风流的书生“啪”地一声将折扇打开,夜风习习,凉风悠悠的扇扇子。梓箐没从对方身上看出丝毫“风雅”之气。好吧,是她不懂欣赏……一眼扫去,貌似几乎每个穿着长衫的书生手里都拿着一把折扇,或是故作沉稳的敲击虎口,或是一手背着身后,一手拿着扇子对她的方向指指点点,偶尔摇头晃脑的吟哦两句。反正梓箐是一句话都没听懂。因为他在那里摇头晃脑半天,也没憋出两个字来。

    一个穿着绸缎的书生故意眯眼,伸长脖子深吸了一口气。“唔,我已经闻到女子香风了,一闻,就是个绝代佳人……”

    如此轻佻的调笑被众人当成才子的女子的“赞美”的专利。因为能被他们这些才子“调笑”都是一种荣幸,普通人他们还不会调笑呢。

    所以这被众人视为风雅的举动。众人哄笑起来。

    “李兄好鼻子……”

    “哪里哪里……”

    “李兄好风雅”

    “过奖过奖”

    他们开始打赌,一个说赌白家小姐美若天仙,一个说传言皆虚……

    一个穿着灰白色长衫的书生开始叱责这些人对白家小姐的亵渎,立马的。众人都对他高看一眼。哦,原来这位公子对白家小姐才是真爱呢。

    这个书生不是别人,正是让白珍珍几次人生都无比悲惨的苏生。

    此时。一段记忆涌上梓箐脑海……白珍珍听到外面的争吵,然后意外的听到有人竟然为她说话。所以她下意识的掀开轿帘,于是就看到了苏生……四目相对,苏生被白珍珍的绝世美貌惊艳到了,然后便对白珍珍朝思暮想……

    梓箐叹口气,自己现在是应该按照剧情的掀开轿帘呢还是……像原主第二世一样的逃避?

    梓箐现在精神力非常强大了,所以她可以完全掌控身体的行动而不受任何剧情碾轧的影响。但是她可以控制自己身体,却无法控制剧情君不以其他方式实现剧情的碾轧呀。所以,就在梓箐还在犹豫时,画眉已经挑开轿帘,朝外面看去,嘟着嘴,“究竟是哪里的登徒子,竟然敢这么非议我家小姐……”说着回过头来看梓箐。

    正合适,外面的人都眼巴巴的盯着这边呢,所以画眉掀帘,让他们将里面的人瞧了个真切。

    顿时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叹声……美哉美哉。

    梓箐薄怒,噌怪道:“多事,谁让你乱掀轿帘的!”

    画眉顿时被呵斥的愣住,旋即眼里就蒙上水雾,“小姐,奴婢,奴婢……”

    梓箐道:“罢了,这次便饶了你,若是以后再这么没大没小的,你也不用跟着我了。”

    画眉顿时委屈的哭了出来。

    白夫人也觉得女儿今天貌似有些不对劲,“珍珍,你这是怎么了?”

    梓箐知道即便自己知道原主所有的记忆,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自己一来就跟她们如此近距离的相处,装的再像也不可能瞒过最亲近的人。所以梓箐想了想,“娘,我昨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座古庵,一个道人说我需要在里面静修为爹娘祈福才能让我们家夺过劫难……”

    白夫人连忙呸呸呸三声,“你这是说的什么浑话呢?啊?什么庵堂不庵堂的,娘是绝对不允许你去那种地方的。那是没有家,没有人要的女人才去的地方,而且里面……哎……”

    白夫人此时被梓箐气惨了,说了一半没说出来。容嬷嬷道:“小姐切莫要乱想,只是一个梦而已……老爷夫人行善积德,吉人自有天相的……”

    画眉哭着道:“小姐,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你去了庵堂,奴婢该怎么办啊?”

    梓箐听着有些烦躁。原主嫁给苏生,画眉是陪嫁丫鬟。按理说画眉应该照顾原主的,可是因为画眉自以为也有几分姿色,都不用人家勾引,就爬上苏生的chuang。于是她就开始摆起小主子的谱,不仅不帮着白珍珍,反而还经常去邀宠挑拨离间,若不然,就凭白珍珍那副皮囊以及丰厚的嫁妆也不至于那么快的就失宠。当然,后来白珍珍被扫地出门后,她的日子也不好过,甚至比白珍珍更凄凉…病死在柴房都没人知道…

    如果画眉现在不这样说还好,梓箐可能只是觉得女人的嫉妒心作祟,可是她现在摆出这副样子是干什么?

    马车行驶到河边,梓箐提议下车去看看河岸风景,顺便看看花灯。(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