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八百〇五章 高级世界法则(加更1)

正文 第八百〇五章 高级世界法则(加更1)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ps:ps:记得好久以前看过白话聊斋,里面好像有个故事就是说,一个书生痴情于一个富家小姐的美貌,忧思成疾,后来富家小姐病死,变成鬼去跟那书生三个月……三个月后,书生移情别恋,而富家小姐真的喜欢上了书生。书生不堪其烦,就让道士抓她,最后她成功变成厉鬼找书生索命……大概貌似就是这样的,聊斋写的很精炼,寥寥几句就情节跌宕起伏,辣椒描述不及其十之一二。嗯,这个故事大抵就是从这个故事折射出来的~~~

    白珍珍是白员外的独生女,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身材窈窕婀娜,面若桃花。自小就美名在外,十二岁开始就有红娘上门说亲,可是白珍珍对那些普通贩夫走卒不屑一顾,她心目中的男子当是折子戏上说的谦谦君子,温文尔雅的书生。

    一次与母亲出游灯会,遇见一青布长衫的书生,对她痴痴凝望。白珍珍掩面含笑离去,她喜欢并享受别人对她美貌和身家的倾慕,这样的目光只要她出门,就可以收获许多。

    一次与母亲去庙里敬香,出寺庙的时候见青衫书生遥遥相看。白珍珍微微含笑离去,只是略微有些面熟,相貌还算端正,只是对方身上的洗的发白的棉布长衫证明对方家境贫寒,貌似与心目中的形象还差一点。

    一次与丫鬟去后院赏花,见那青衫书生正趴在院墙上痴望,白珍珍微蹙眉头,翻墙非君子所为,所有的好感烟消云散,与丫鬟快步离去。

    苏生见白家小姐淡然离去。回去重病,魂魄飘忽间,他来到地府,他诉说了自己这三个月对白家小姐的痴情守望。阎罗觉得这女子太不识时务,竟然如此无视别人的痴情,太冷漠了,朱砂笔一挥。责令白珍珍用三年去偿还对方对她的痴望。

    不久。白珍珍偶染风寒,药石无效,不久身亡。魂魄来到地府。翻看生平功过,阎罗判:你欠书生苏生三月的痴情守望,罚你与其做三年夫妻。

    白珍珍心中虽有不甘,可是这是阎罗所判。只得应下,于是鬼卒将她的魂魄押返归体。父母见女儿死而复生。欣喜若狂。第二天,那苏生就上门提亲。父母当然不同意将宝贝女儿嫁给这个贫寒书生咯。可是恰遇一邋遢道士说,这就是贵府小姐的姻缘。且说时下正崇尚道术,所以对道士都非常敬畏的。

    白员外同意将女儿许配给苏生。并备以极其丰厚的嫁妆。

    白珍珍贤良淑德,嫁与苏家非常的恪守妇道,持家有道。可是开始的新婚燕尔后。苏生对她的感情越来越淡,三年后。因白珍珍无所出,以七出之由被休。

    其实根据阎罗所判,自己需要三年去偿还苏生三月的痴情守望。现在三年之期已到,既然他对自己已然没有感情,回到父母那里生活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如果事情照此发展也没啥大不了的,可是后来苏生娶了别人家的女儿,在生产的时候,见是儿子,于是决定救小弃大,难产而死。

    于是苏生再次想到了白珍珍,多次上门请求复合……白珍珍自然不乐意。不久,她再次病重……阎罗说,苏生对你情意未绝,你当尽心侍奉……于是白珍珍再次与苏生成为夫妻。

    如果日子就这么过下去的话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倒让一介穷书生,两次求娶员外之女而成为一段佳话。

    可是几年后,苏生的儿子病重,一命呜呼,苏生迁怒白珍珍,觉得她是一个妒妇容不下人,将其逼死。

    白珍珍大呼冤枉……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完全就是一个夜壶,别人需要就去,不需要就扔到一边。她不要这的人生……主神感应到她的召唤,让她有一次为自己人生逆袭的机会。

    重来一次的白珍珍没有去看等会,没有去寺庙敬香,也没有去后院赏花,她把自己关在屋里。她甚至每天都很注意自己的饮食起居衣着等等,可是那一天她仍旧是病倒了……然后和前世一样,一个邋遢道士说她命中就会成为那个苏生的妻子。

    白珍珍坚决不同意。一天,院内失火,家中房屋被毁,财物损失无数,白家变成了普通人家。那邋遢道士再次上门,说这都是因为白珍珍违逆天意,天道惩罚。

    白珍珍只能应诺。三年,她想前世她对苏家尽心尽力,最后却以“无后”为由将自己休弃。这次,为了不被休弃,她尽可能跟苏生圆房,可是天不遂人愿,她依旧没怀上孩子……一切都和前世一样。只不过这次因为家道中落,人们都对她奚落嘲讽,让父母也受了连累,不久就病倒气死了。后来,苏家新娶的媳妇留下一个儿子死了。

    不过这一次苏家并没有再次娶她为妻,而是直接买了来,成为苏生的侍妾……俨然成了当牛做马的工具。最后,苏生儿子病死,他们迁怒白珍珍,被活活打死……

    白珍珍没想到自己重来一世竟会让事情变成这样,她感到强烈的不甘和愤怒。

    梓箐看完长长的剧情,深吸一口气,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等事。

    因为别人对你多看了一眼,所以自己就要用生命去偿还?

    这究竟是怎样的逻辑?

    好吧,其实白珍珍自己也有些……享受别人的倾慕的目光。美是一种资源,可以让人们赏心悦目,貌似这也无可厚非。

    如果说那苏生是真的倾慕爱护白珍珍也就罢了,可问题是对方看中的仅仅是白珍珍的美貌而已。只是因为别人喜欢自己的容貌,所以自己就应该用一生去“感恩”别人的喜好么?

    小柯没想到小箐箐会挑出这个剧情,她说道:“这是一个臆想世界……”

    梓箐问:“臆想?所以白珍珍所经历的两世人生都在别人的臆想世界里?所以她的一切都必须以别人的意志力为转移?”

    小柯应道:“可以这么说吧。与其说这是一个臆想世界,还不如说是书生心中所期望的样子。”

    梓箐没有说话,她想起自己刚成为玩家时做的那个“田螺姑娘”的任务,那些贫寒书生想要的不就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或者身怀异能的神仙妖静什么的来为他们洗衣做饭,给他们平白变出银子和财物么?

    就在梓箐准备接下任务的时候,客厅角落突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西索声。

    梓箐伸出的手停在半空,视线落在客厅角落的那架机器人身上。

    几十年过去了,她以为他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没想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