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大道至公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大道至公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嘭嘭嘭几声沉闷的爆破声过后,一团暗红色的浓雾被炸开,可是这本来就是一个相对密封的饲养鬼魂的环境,所以这些散开的血色浓雾很快聚拢。

    定睛看去,这些鬼魂……哦,已经不能用鬼魂来形容了,它们一个个已经变成了嗜血的魔头!

    摄魂幡主人对这些鬼魂的饲养方法就是,将无数鬼魂收进幡内,然后就像养蛊一样,让他们自相残杀。因为是鬼魂,所以魂力不会消失,而是将其他弱的魂力全部集中到少数的鬼魂身上,最后剩下的自然就是鬼王,成为最强大的存在。

    有些分区以及完成了优胜劣汰的筛选,只剩下两三只甚至一只最强大的鬼王,然后再给这些鬼王吞噬生魂,血祭,最后成为真正只剩下杀戮和吞噬意念的血魔!

    梓箐想到自己刚刚进入的那个分区,所以,他们还没有完成最后的吞噬进化,其实就是因为小龟,还有那个小和尚的存在!

    这些血魔是已经没有任何灵智存在了,只剩下吞噬和杀戮。所以,摄魂幡主人也完全不用担心他们有重生或者向主神请求逆袭的机会。

    可以想见,当这个摄魂幡大成,里面的所有分区都只剩下这种血魔后,这个世界将完全在他掌控之下,然后与整个主神空间隔绝开来!

    这绝对是大手笔。不像上一个任务,只是局限于那么一个院子,而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想到这里,梓箐禁不住颤栗起来。

    她默默地拿出灵魂冢,这是被自己以仙术二层的三昧真火重新祭炼过的,用起来比以前更加得心应手。

    梓箐给自己身上拍了几张防御符。反扣几枚能量球在手心,然后在魔头朝自己冲过来时,直接将灵魂冢祭出。

    魔头有着吞噬的本能,即便自己身体被灵魂冢撕扯着,他也不会停下向梓箐扑咬。

    梓箐身上的防御阵被震的一颤一颤的,几欲崩溃。

    好厉害的血魔!

    灵魂冢吞噬太慢,差点就要被血魔挣脱。

    梓箐连忙用罡雷符。火球符干扰血魔。可是影响不大。这家伙非常强悍。罡雷轰击下来,只在他血红色的犹如实质般的身体上炸出一个凹坑,血气飞散。可是不过一会。这些血气就自动回归,血魔的身体恢复如处。

    而灵魂冢的吞噬力量变得越来越小。梓箐感应到这血魂竟然在自动的进化,它感应到灵魂冢很危险,所以会自动避让开。

    梓箐想。若是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自己根本干不掉血魔。反而给对方多了战斗经验,以后想再来对付他就麻烦了。想了想,既然不能直接将对方吞噬,那就分成小块让灵魂冢吞噬吧。

    所以梓箐也不直接攻击血魔的脑袋身体。而是空中灵魂冢倏地靠近对方的一只手臂,用强大的吞噬力量吸引住,而后将所有的攻击都落在手臂上……顷刻间。被攻击位置的血红色变得稀薄起来,而后被灵魂冢直接扯掉。哧溜一声,被吞噬。

    血魂少了一只手臂有迅速长出来一只,看似没有任何分别,但是梓箐知道,对方的魂力少了一些。

    反之灵魂冢却变得更加强大,此消彼长,长此下去,将血魂干掉只是迟早的事情。

    最后当然是梓箐稍胜一筹。

    就在梓箐打算把只剩一个淡淡红色影子的血魂收进灵魂冢的时候,小龟突然传递过来一个意念,“不要,不要伤害它……”

    梓箐现在很疲惫,刚才她可谓是使出浑身解数才搞定这玩意的,没想到最后这小龟竟然还想来做好人?

    好吧,先前她对小龟的悲悯是有些感动,但是……悲悯也是要看对象的好不好。这血魂明显就是已经丧失了任何灵智的杀戮工具,还留着干嘛?

    “他现在已经不能再伤害你了,你就放过他吧……”

    梓箐说道:“现在不是他能不能伤害到我,而是他已经变成了杀戮工具,留着,以后摄魂幡主人召他出去,他仍旧会按照本能杀戮更多的生灵的。而且那些生灵一旦被血魔杀死,所有的魂力都会被他自己吸收,连进入摄魂幡空间的机会都没有。你以为谁都那么运气好像你一样还可以站在这里?还可以对别人怜悯同情?”

    小龟变得沉默了。

    良久,一个弱弱的但是却十分执着的意念传来:“天下苍生平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梓箐总算知道这小龟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念力了,大概是在某个大寺院中长期浸淫佛法而产生了灵智,所以它的概念里就是众生平等众生平等。

    不过,对于所谓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梓箐有自己的看法。

    那些杀了人的可以放下屠刀成佛,那么那些被杀掉的人呢?是不是要告诉他们,要放下执念,你们身为鬼魂就要安分一点,不能为祸人间?或者是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应该乖乖承受轮回之苦,进入轮回吧?

    梓箐说道:“如果现在放了他,那不是救他,因为他现在除了杀戮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思想,根本无所谓救或不救。不过,若是不杀他,那就是间接杀害更多无辜的生命。”

    “我不信,曾经他也是人,也是鬼魂变来的,只是暂时被蒙蔽了智慧而已……”

    梓箐无奈,这样纠缠下去不是办法。各自站在自己的世界观里面,谁也说服不了谁。

    她想了想,将血魂的魂力又吸收走一点,这样对小龟就不能产生任何威胁。

    既然它要这样坚持,那就由它去吧。

    就像当初它那么护着自己一样……若非这份悲悯胸怀,它又怎会对一个陌生的自己那么维护呢?

    所以…自己在它眼里其实跟那个血魂没什么两样的吧?!

    想到这里,梓箐先前心中的感慨不自觉的淡了不少。

    就像是天道,在某一刻,你感觉到了它的垂怜,你觉得无比幸运。可是回过神时,才发现其实天道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眷顾,一样充满垂怜。甚至是每个人的幸运值都是一样的……区别是有些人感受到这份幸运,而有些人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