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邀请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邀请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不就一顶破金冠吗?用得着那么得瑟吗?你说,你要多少,我给!药药,我们不跟这种俗气掉钱眼子里的人置气了。”一个男生走到白药旁边,手自然搭在她裸露在外的白嫩香肩上,手指下意识摩挲着。

    白药心中一阵恶寒,下意识往旁边趔趄,她倒是想要硬撑下去的。可是现在不行,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表哥对她变得冷淡起来……父母是绝对不会给她那么多钱“挥霍”的,而这些男生……她知道,一旦让他们真的付出,恐怕自己也不能拍拍屁股走人。

    白药捂着脸,跑了出去。

    梓箐瞥了眼白药背影,眉梢微不可察轻挑,呵,没有强撑,还不错。

    杜若风嘴里直道可惜,拍了下武陵的肩膀,“我有事先撤了哈……”

    武陵嘴角轻扬,这小子,连芝麻和西瓜都分辨不清楚,完全一个精虫上脑的货。转头看向台上女生,是有些哗众取宠,不过表现的还算“磊落”,想着刚才绝妙舞姿,终于在梓箐喊出“四万……三……”的时候,举手,给出了全场最高价:十万。

    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探寻和惊异,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着……这个一向冷漠的像冰山一样的伍家小少爷,什么时候主动……说话了。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为那样一个堪称“低贱”的村姑“捧场”?

    梓箐目光落到武陵身上,眼睛微眯,若不是他现在主动在那里喊话,若不是聚光灯的效果,她甚至就没注意到角落里的人。哦。不对,她是压根就想不起来原主记忆中还有这么一号人,也不对,即便是自己到这个学校几个月了,对这个人也没啥印象的。

    好奇怪的感觉,他给人的气息平静的就像一缕淡淡的风。

    究竟要不要同意,十万块呢。下学年的学费都有着落了。

    可是直觉告诉他。若是跟这人搭上边,恐怕这个任务…的难度就要提升了。

    “怎么…莫非这价格还没达到你的预期?”武陵说道,话语平静。可是给人一种无形中的压迫感。

    梓箐想说,这本来就是竞拍的心目中的价值,在喜欢的人眼里,它就是宝贝。在不喜欢的人眼里就不值一文。而自己要的只是金冠本身价值,以及或许可以比预期多的回报而已。

    可是梓箐没有说。没有与之相较的意气之争,争论没有意思。除了体现自己的口才和没有涵养和容忍之度外什么都不会留下。梓箐的口才在辩论会上就充分展现了,此时她要的是……钱!

    “感谢武陵同学出价十万,十万一次。十万两次……”梓箐嘴角含笑,神情喜悦却不夸张,视线扫过场上躁动的人群。淡淡说出:“十万三次,这顶舞蹈皇后的金冠属于武陵同学。”虽然十万对于这些富家子弟来说。也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但是人家再有钱,也不是随便就往水里扔呀。也是花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

    所以,在他们看来,武陵应该对张小荷感兴趣了。

    武陵喊道:“慢——”

    梓箐差点脱口而出,莫非想反悔?不过说出的话却是:“请问武陵同学还有什么要求吗?”梓箐微笑着,不急不缓。

    “我有一个要求……”

    “请讲。”

    “我想请张小荷同学在我的聚会上再跳一次舞,我愿意出二十万买下这顶金冠。”武陵缓缓站起身,双手插在裤袋里,朝舞台方向走近两步。

    众人更是倒吸一口冷气,天呐,这这是一种变相的邀请好伐。堂堂伍家世子竟然会邀请一个……一个平民女子参加自己的宴会?

    能够进入宴会的人无不是身份和家世的象征,不仅只是吃吃喝喝跳跳舞,而是一场人情和生意的交流机会。那些小老板想要跟这些人攀上关系,削尖脑袋都求不到,而他竟然将这么宝贵的一个名额给了……一无所有的张小荷?!

    不过武陵的解释很简单,张小荷是为他宴会助兴,是以一个舞者的身份进入……如此,倒也勉强能说的过去。

    梓箐微笑着应道:“承蒙武陵同学抬爱,这个交易,我欣然接受。”

    梓箐轻松就赚到下学年的学费,还成功成为武陵座上宾,真是让人艳羡不已。

    武陵只先支付了一半金额,算是买下金冠的钱,剩下一半,等跳完舞再结。

    梓箐当月趁着开校门回家一次,将一半钱给父母,把学校里的事情挑挑拣拣说了一些,张家二老均感欣慰不已。没想到自己女儿这么有出息……梓箐让他们用这钱去开一个铺子,随便卖些零碎杂物什么的。这些就当起步资金,若是自己期末考试发挥正常,就又有几万的奖学金,还可以再资助一点给父母,若是没有的话,这些也勉强能维持下去。

    总算将父母的事情安顿好,梓箐现在是彻底放松下来了。

    下个月就是期末考试,有几个同学的生日聚会也在这一个月。

    原主从来就没接到过班上同学的生日聚会的邀请,没想到梓箐在化妆舞会上惊艳表现,让她名声鹊起,一下子就收到三份邀请。

    去还是不去?梓箐有些为难。

    这些人的父母或者亲戚要么是一方商业巨头,要么就是政界要人,都想要上去巴结一二。若是梓箐想,完全可以求同学,再委托他们的父母为自己的父母通融通融什么的……

    可是梓箐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只要自己开口,就会欠下人情。且不说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根本没资格谈人情的事情。若是以后对方有什么找上自己,自己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梓箐一一回绝。

    她始终明白自己不属于那个圈子,人家此时也只是看在武陵对自己的“邀请”的份上,当自己再回复到以前的状态,自己又如何自处呢?

    现在这样很好,和同学保持一定关系,融洽,却不刻意去亲密讨好。这才是做人的原则。(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