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求求你”有用要农民干什么(加更8))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求求你”有用要农民干什么(加更8))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林源一点也没听出梓箐话里的近乎冷漠的客气和疏离,她只听到对方说的了半年后会拿到十万块钱。

    嗯,还来得及。

    女方是城里人,家境不错,又是独生女。这次娘家之所以要这么多的钱,用对方的话来说就像绷一下面子,而且两人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没有谁会分薄对她的疼爱,以后所有家产还不是留给女儿的,留给丈夫的?当然,前提是婆家要对自己女儿好。

    林源得到准信,心里有底了,眼泪干了,让布满沟壑和褐斑的脸显得更苍老了,眼睛浑浊,鬓角花白的发丝轻扬……辛苦,恣睢,莫过于此。

    林源又数落一下曾经养几个孩子的不容易,曾经的心酸什么的,然后走了。

    生活归于平静,梓箐默默地积攒钱财积攒人气。虽然没有随身空间,没有系统作弊器,可是当梓箐习惯了没有这些金手指辅助以后,她发现自己仍旧能够通过自己的技能过的风生水起。

    技能,不是一蹴而就的才能,不是一个数据就能概括的所有付出和努力。所以它成为玩家的一种生存资本,不管在什么样的任务世界都永远有效。

    梓箐想,看来以后自己有机会定要多学习一些技能,比如现在,她凭借一手高级医术就可以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里混的风生水起。

    当然,若是技能只是像一纸文凭那么简单,那么好获得的话,梓箐恐怕早就收集齐了所有技能的证书了。

    学习一样东西很容易,可是要它变成一项技能永远跟随玩家,必须付出很大的努力。必须专注,并且为当时所处的世界抛开利用金手指成就的名望而拥有的一定的影响力。

    就在梓箐以为曾经那个企图讹自己的妇人永远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竟然就在林源离开后第三天,一大早,梓箐刚走到铺面门口,就看到那个女人背靠着卷帘门坐在自己的药铺前。

    梓箐眉头微蹙,看到妇人。她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当时踏入那个邋遢蜗居的场景。脏乱,浑浊刺鼻的空气,充斥着哀痛和*的味道。

    妇人看上去比一年前更加憔悴更加苍老。看着梓箐过来,猛地撑起冲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双手就要去抱梓箐的腿。

    梓箐怎么能让她沾上呢?这一年多的健身卡没有白建。虽然跟本体的属性值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要避开面前的妇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最重要的是她早已对对方起了戒心。若非这是在自己的地盘,若非这光天化日,若非自己没有随身空间毁尸灭迹,她不介意让这自私到骨髓。自我堕落却要怨天怨地怨世界的人消失!可惜她不能,所以她只能避开。

    “张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我求求你了……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不该来讹你。可是可是我也是没办法啊,我知道你是有能力的。有本事的人,你肯定有办法救救我的儿子……那么多人你都救了,求求你也救救我儿子吧……”

    如果只是哭号只是跪俯磕头只是一句“求求你……”就能解决问题,这个世界还要那么多农民伯伯干什么?还要工人叔叔干什么?想要吃饭,直接对着天磕头就行了,想要穿衣服,直接对着地说“求求你……”就行了。

    梓箐有些烦躁,她怎么听着觉得貌似自己没救他儿子就是自己的错了。自己有本事有能力就应该被她讹,貌似她没有讹诈成功那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一样。貌似她现在跪在这里求自己,自己就应该帮她……

    呵,真是太搞笑了。

    妇人一直在那里哭诉,梓箐走两步她就在地上跪着爬过来挡在面前……

    渐渐的,周围人越聚越多,梓箐这一年多在这里还是积累了很多人气的,人们都纷纷指责这妇人大清早的就拦着张大夫,太不懂事了。

    有人认出那妇人,不是某某的母亲吗?一年前还来讹张大夫来着……

    人们纷纷指指点点,妇人不为所动,依旧抱着梓箐的脚,硬要她去给自己儿子诊治。

    梓箐气结,可是这不是武侠世界也不是末世背景,只是普通的都市剧情。她没有随身空间,没有养气决,她无法做到杀人于无形。好吧,即便是有银针,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所有人都知道她和这个妇人就揪扯,若是以后这个妇人有啥,人们肯定就会联想到她,不管能不能查出真相,她都逃不掉关系。

    可是,若是让她就这么被这个曾经讹诈过自己的女人要挟,她又很不甘心,拿出电话就要拨打110。

    梓箐的态度很明确,请我出诊可以,出诊费也好商量,但是你别用这套手段来要挟自己。

    最后,梓箐还是出诊了……

    不过这次事件闹的有些大,那些没素材的记者也跑来凑热闹了。

    梓箐再次踏入这个腌臜之地,和一年前一样……不对,是更脏更乱了……呵,这里地方虽然是憋仄了些,可是一些东西是可以规整可以整理好的,地上的垃圾是可以清扫掉的,发臭发霉的被子衣服都是可以洗干净的……可这些……完全可以通过劳动去改变的,愣是没有去坐。

    上次梓箐看到那个老汉坐在床边,这次来看,仍旧是坐在床边,穿着露出棉花的破袄子,佝偻着背,眼泪鼻涕直接用衣袖一揩……袖子那节已经黑黢黢的浆糊壳了……

    梓箐眉头皱了皱,所谓人自助而后天助之,可是这家人……梓箐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施舍自己的医术。

    那个记者貌似发现新大陆了一样,让摄影师将屋内的情景全部拍摄下来,然后让镜头对准梓箐,采访道:“听闻张大夫医术高明,这次为老韩家义诊,请问你对韩民的状况有把握吗?”

    梓箐蓦地抬头看向这个一脸青春痘的女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是义诊,他们送医院医治的倾家荡产都回天乏术,为什么你现在突然就问我有没有把握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