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高音喇叭”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高音喇叭”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争吵继续,王霖气愤的是儿子竟然会帮着媳妇说话,他父亲早死,自己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将他拉扯大,自己容易么。现在好了,自己砸锅卖铁供养出来,还主动来给他们当保姆,每天买菜做饭,生怕他饿着累着……自己所做的一切不都是想让他过的好么。

    现在倒好,他竟然偏帮那个女人说话。

    真是儿大不由娘,有了媳妇忘了娘呀。王霖气的直接回到自己卧室,摔门生闷气去了。

    原长青也郁闷的很,狠狠瞪了厨房方向一眼,也溜进自己书房,开电脑,打游戏……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她想,若是原主的话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会去安慰婆婆,说各种好话讨好她,然后又去劝丈夫,不应该对老人这么凶什么的……然后他们母子和好了,反过来就会说她这个媳妇各种不行……

    呵,所以梓箐是绝对不会去当“好人”的。

    水烧开,关小火慢炖,梓箐感觉站的久了腰也会很酸,便折身回房间。正好孩子醒了,安顿好孩子才斜躺在床上闭目养神,默默运转灵心诀。

    这一刻,梓箐感觉心情出奇的平静,没有刚刚进入任务时的躁动,也没有原主残留意念影响的愤怒憋屈,平静的就像一口古井。

    时间差不多了,砂锅里的猪肚汤炖好,梓箐煮了点面条进去,盛了一大碗出来,连肉带汤一起吃掉。

    吃完就回卧室休息,看了眼另外两扇门,依旧关着。不过里面故意弄出声响,念念叨叨着什么。呵,是想故意引自己注意,让自己喊她吃饭?然后给她赔礼道歉给她说软话?这是原主的作为,不是梓箐,梓箐从来就没有这个觉悟。

    而原长青的房间里传出打游戏的声音,很是激烈的样子。无数记忆涌上心头。原主舍不得自己男人饿着。这个时候都会主动将开小灶的可口饭食端到他电脑桌上,然后软糯糯的喊老公,然后送上香吻和身体什么的……

    梓箐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温柔体贴如原主,娇惯出来的不是幸福的生活之花,而是别人变本加厉的嫌恶。梓箐没有丝毫停留地走过,回到自己房间。关门,到宝宝床旁。看着小家伙熟睡的的样子,心底立马温柔如水了,呵,原主在那样的环境中竟然都坚持了那么久。一定是这个小天使的功劳吧。

    梓箐的行为彻底激怒了王霖,而原长青也对她格外愤怒,怨恨和嫌恶起来。用原长青的话来说,那就是“失望”。

    曾几何时。原主是多么怕自己心爱的男人对自己说“失望”,对自己说“我看透了你,你竟然是这样的女人……”之类的话。可是现在,梓箐不是小云呀,在以往的任务中她甚至听到比这句话更让人痛彻心扉的话来,所以她压根就不在乎。

    原长青没辙了,于是直接诘问她:“张小云,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只煮你一个人的,我和妈呢?看来我妈说的对,你根本就不懂得怎么当一个媳妇……”

    咦,不对劲呀,为什么外面小区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喂,老原家的,这大半夜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就是呀,不是说你媳妇才刚刚生了孩子吗?有啥事也白天再说嘛……”

    ……原长青懵了,这,这是谁在外面放了一个高音喇叭的?

    原长青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梓箐,眼里有怨毒,抬手指了指对方,放下,又用手指指点点,几乎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张小云,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你,你……”

    梓箐神情一直很平静地看着他,直到他“嘭”的一声摔门离去。

    梓箐看着窗口边上的那个喇叭,嘴角一扯,露出淡然的笑意来。什么家丑不可外扬?前提是那是一个“家”,可是他们都不把自己当“家人”,为什么自己要自欺欺人是一个“家”?

    小家伙受到惊吓,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梓箐连忙上去轻轻安抚…感受到母亲的气息,小家伙然后又继续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梓箐像前几天一样起来准备去给自己弄吃的,经过餐厅,被正在吃饭的王霖和原长青叫住,“过来,我有事情跟你说。”语气带着居高临下之势,冷漠,还带着昨晚上的愤怒。

    梓箐看了一眼餐桌,豆浆加馒头和油条,原长青面前多放了一个煎蛋。没有她的份。

    梓箐视线扫过,脚步没有停留,进入厨房,准备给自己煮几个荷包蛋算了,她发现……冰箱,空了!在橱柜里找了一通,只有米面这些大件……

    梓箐登时感觉胸口上有一团火腾地燃烧起来。在原主的记忆中,貌似还没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呢。莫非是剧情据觉得自己心理很强大,所以故意给自己一个“加强版”?

    梓箐闭上眼睛,好一会才平息下心中怒火,灵心诀,灵心诀……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是在坐月子呢?自己是他的媳妇呢?自己刚刚为他生了孩子的呢……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难道自己只是表现的坚强一些就让他不爽了吗?

    梓箐觉得,原长青肯定做不出来或者想不到将所有食材藏起来的伎俩,所以肯定是王霖干的。可是,她,她怎么做的出来?

    餐厅传来压抑的窃窃私语,梓箐有些恨自己听觉依旧比普通人敏锐,“真是反了天了,不就是坐个月子嘛,想当年我你爹去外面打工了,我一个人生孩子,一个人剪的脐带,三天就下地干活……哼,儿啊,我跟你说,女人不能太娇惯她了,就是要让她知道这个家里谁最大,不然以后得骑到你头上去……”

    梓箐从厨房出来,她有很多理由很多问题很多话想要倾泻,可是她愣是压制住内心的暴怒,回房间拿手机打了送外卖的电话。

    天塌下来了,吃了饭先。他们越想让自己糟心,越想高跨自己身体,自己就越是不能让他们如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