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畜生修炼之道(加更9)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畜生修炼之道(加更9)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梓箐见养气决能够缓解身体疼痛,大喜,又修炼许久,终于可以撑着坐起来了。

    不行,那头猪一直在那哼哼,肯定把自己当成可以吃的美味点心了,自己得离它远一点。

    梓箐靠在另一堵篱笆墙上,刚才只是挪动一下身子,感觉就将她积累好久的力气全部抽光了一样。

    心中不住的叹息,哎,田螺呀田螺,说你是犯傻好呀还是犯贱好哟,好好的,还有法术,怎么会被人类随随便便给捡了去嘛?

    就在梓箐在心中埋怨的时候,属性值面板上有一行信息在闪烁:这是我的情劫……必须有一个人对我完全无私的爱才能真正脱去畜生道进入人道……

    梓箐张口结舌,呃……原来是这样啊。可,可是为什么当时自己接任务的时候你没说清楚?现在才说,是坑我是吧?

    梓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变态”要求了。你可以想要多少钱,想要多大的权利,这些都可以,唯独人心是最难掌控的,或者说是根本就无法掌控的好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你可以知道他的好恶,但是绝对不知道他的心里真正的爱恨……好吧,这一切的前提是对方是一个有“心”的人,若是一个无心的人,不会被感动,不会知道爱与被爱,所有的付出纯粹对猪弹琴,有屁用。

    梓箐不知道田螺找的这个为她应劫的男人究竟是一个“有心”的还是“无心”的?但是从后面发展的剧情来看,多半是一个无心的家伙。

    其实从原主的剧情中就知道,田螺其实为这个平穷的家付出了很多很多,可是对方没有丝毫的感动更没有丝毫的感恩,最后还因为找到了田螺的软肋。将她的壳藏了起来以要挟对方拿出更多的东西……

    如果这样的人都是“有心”的话,主神真的是……是……“睡着了”。

    所以,梓箐决定还是不在这个没有心的人家耗费时间了,等自己修养恢复,就去外面重新找一个“有心”的人帮自己应劫。

    就在这时,柴门外响起锁链的声音,接着嘭的一声打开了。一个如公鸭嗓子声音刺入耳膜:“东西拿出来了没有。你这个贱货,若不是我儿子救了你一命,你早就死了。一个畜生,比畜生还不如的贱货,不感恩图报,竟还想着逃走。我告诉你,落到我们王家。这就是你的命……”

    梓箐看着面前这个干瘦的有点像“圆规”的妇人,两手叉腰,双脚分开,头上发髻散乱。苍黄如枯草,神情凶厉,脸上雕刻的沟壑里面填满不知啥玩意混合后的黑黢黢油腻腻的东西。看上去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母夜叉。阿门,对不起。母夜叉,我玷污了你的高贵纯洁。

    是了,原主记忆中,这就是那个书生王之然的母亲王杨氏。

    王杨氏从门角抽出一根竹篙,就是赶猪的那种,在地上啪啪拍了两下,吼道:“告诉你,若是你再拿不出东西来,就推去喂猪。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对付你们这些畜生的办法?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玩意,以为披了一张人皮就真的是人了?不是,你永远都只是一个畜生,低贱的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我知道你想听什么?你想听别人说你会变成人是不是?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永远都是畜生道的,永远也变不成人……”

    轰——无数记忆涌进识海。

    梓箐终于明白为什么田螺要渡这个变态的什么劫了,原来在六道中,畜生道真的是非常低贱的存在,它们修炼千年可以化成人形,可是却不是真的人。而想要成为人,就必须得到人的“认可”,人必须极其真诚的对着她说“你就是人……”,然后这个劫才会渡过。而它们才能继续修炼……

    所以这个妇人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这些,便以此要挟田螺……

    根据原主的记忆,现在还不是最痛苦煎熬的时候。因为原主是田螺,没有了壳只会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痛苦,最恐怖的是这个女人竟然真的……真的……将她拖去喂猪……活生生的呀……

    该死!该死!

    梓箐从没有过一次像现在这般想要杀人,杀杀杀!该死的人类……哦,不,这个该死的母夜叉,她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怎么配“人”这个称呼呢。

    梓箐试着用真元凝聚能量球……唔,刚才用真气滋养身体,消耗不少,现在不足以凝聚出能量球了。

    梓箐用非常虚弱的声音说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我变,我变……”

    说着,梓箐十分艰难的样子,从虚空中掏摸一阵,摸出两颗碎银子……果真是随身空间里有存货就是好啊。梓箐有个特点就是,不管经过什么样的任务世界,都喜欢将那里的“货币”,一些“硬通货”存放在随身空间,以备不时之需。

    王杨氏看到银子,猛地冲过来抓住,放在嘴里咬了有咬,状若癫狂的样子,“哈哈,是真的,是真的银子呢……田螺真的能变出银子……”她叫着笑着张牙舞爪的跑了出去。

    梓箐看了眼柴门,没关上……心中念头闪过,想要撑着站起来,可是身体太虚弱了,丫的,连站都站不起来,看来人家把门打开都逃不掉。

    就在梓箐闭目养神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一个穿着染蓝布长衫子,头上扎了束顶的青年男子倚门站立,“算你还识时务,没有壳,即便逃走也是死路一条。”

    王之然,原来他是知道的?并不是原主传给自己的记忆一样,只是无意中将她捡回家,然后无意间救了她一命丢进水缸……莫非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梓箐说道:“小螺谢谢王公子的救命之恩,今生不渝,只是小螺法力低微,三天才勉强弄出这么一点银子,实在是愧对恩公的救命之恩……呜呜……”梓箐低头啜泣,瘦弱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用衣袖揩着眼泪。(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