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中级“演技”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中级“演技”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感谢大家光临part,我为身为年家之女而感到无比荣幸和自豪。许多人可能穷其一生也无法有我如此殊荣可以得以与在座各位商政以及社会名流们共进晚宴的机会。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父母隐蔽,事实上我,年馨儿只不过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的懵懂小娃,没有过人的才艺,对社会也没有杰出的贡献,对在座各位也没有特别好处,这一切的殊荣我何德何能安享?

    所以,这一次只是爸爸妈妈对各位朋友诚挚的邀请,感谢各位莅临赏光的宴会,我只是做一个晚辈对各位长辈们应该的尊敬,成为一个侍者,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

    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让全场人都有些懵,旋即,便是热烈的掌声……

    又一张可以增强别人好感度的符箓燃烧掉,让梓箐的“做作”效果事半功倍。

    梓箐终于想起还有“魅力值”这一茬了,可怜巴巴的,到现在她的魅力值竟然还停留在“0”,难怪自己怎么装小白花,装御女范也敌不过人家恣意嚣张耍泼呢。

    收了思绪,敛了心神,梓箐在众人的一片称赞声中优雅转身,施施然离开。

    几分钟之内,她便将一个卑微的侍女身份和高贵典雅的豪门长女的范儿演绎的淋漓尽致。

    不管先前年馨儿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如何,但是就通过刚才人家甘愿脱掉那代表高贵身份的晚礼服,穿上象征身份卑微的侍者服,为大家端茶送水,精心准备美食。以及刚才那一系列合情合理的解说,人们对年馨儿的好感度大增。

    一点也没有因为“胡闹”而让场面失控。反而让年家脸上长光不少。甚至有几家世家在含蓄地询问年馨儿是否有婚配之类的话了。

    这让年尧心中老怀大慰,呵,他费尽心机的举办这场生日晚宴,名义上是为女儿庆生,目的不就是想给女儿找一个如意郎君,或者说为年家找一个强力的联姻对象么。

    当然,这些事情他们先前也做了详尽的考虑和分析。所以这次将他们觉得中意的和勉强过的去的所有商政名流以及那些豪门世家。统统请来了。当然,有些自然是不屑的。可是人在江湖飘,总需要去迎合一些场合。即便那些名流又怎样,还不是需要别人捧抬才有自己的身价?

    所以但凡年家请到的,几乎都到场了。

    年尧没想到那几户自己最中意的未来亲家人选都在询问自己的女儿,倍觉脸上荣光不已。竟然现在权利反转。他说话也就有底气些了,说:“孩子的事情让她自个做主。只要她满意,我们当父母的还有不同意之理?呵呵……”模棱两可将皮球踢给年馨儿,然后举杯,在极为融洽的气氛中热切交流着。

    过了一会。年馨儿换上一件十分得体的简约晚礼服出来。上乘衣料,只是最简单的裁剪,发型。头饰,妆容。只是微微打理,便让人眼前一亮。气质优雅从容,让众人眼前一亮。

    啧啧,真是个入得厨房出的厅堂的最佳儿媳之选呀。

    其他不论,光是这样的一个胆略气质样貌绝佳的儿媳往前面一站,也能为自己增光不少呀。

    对于这些豪门世家来说,娶媳妇不就是要这种拎得起放得下的女子吗?若是没得一点魄力气度,以后怎么能做好未来的当家主母?若全是浮华之心,以后遇到事情肯定无法很好驾驭……

    于是乎,那些还没有儿媳妇的人看向年馨儿的目光更加热切起来了,既然年尧说一切都是由年馨儿自己做主,于是乎借着年馨儿给众人敬酒的档口,直接将自己儿子拉过来介绍给对方,还主动拿出名片什么的。

    梓箐在长辈面前表现一直是谦卑而含蓄的,但是在被介绍给对方儿子时,则表现出女子应该有的温婉腼腆。

    呵,没有哪个男人会真正爱上一个一直都强势高调的女人……好吧,或许也有例外。但是梓箐以自己多年任务经验总结。若是女人太强势太高傲,若不能激起男人的征服*,那就只能让其退避三舍。

    反而是娇羞的女子,会让他们感觉到更容易征服。懂得的女人会让对方在征服的过程中遇到一些小波折,激起对方更强的*,依次达到俘获的目的。

    梓箐现在要做的正是这样。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并没谈过恋爱,但是这不妨碍她以任务的心态任务的方式来完成这一切。

    当酒敬到琴穆时,年尧竟然主动为梓箐介绍:“馨儿,来,我给你介绍,这就是南亚地区龙头造船大佬琴总裁,哦,你应该喊琴伯父……”

    梓箐乖巧地喊了一声:“琴伯父好。”

    “这位是……琴二公子琴歌……琴歌今年有二十五岁了吧,啧啧,几年不见,长的真是一表人才呀……”

    就连梓箐都看出父亲眼里的希冀和谄媚了,这两个人精如何看不出来?所以他们相对那些眼神热切的人来说,显得老神在在的,一副,我才不稀罕的样子。

    梓箐脸上的笑意轻柔得体,一直没变。“见过琴二公子。”

    “诶,应该叫琴二哥……”年尧连忙纠正。

    梓箐没有反驳父亲,也没有当面改口,她觉得不管自己父亲在外人面前如何谄媚,但是自己绝不能拂了父亲的面子,而是说道:“好的爸爸。”

    琴歌的目光自从梓箐登上阶梯演讲,再后来的闪亮出场,他的目光落在梓箐身上就没移开过。

    他一直觉得这个女人太善于伪装了,可是偏偏又不知道哪点是伪装的?是说她在擦拭地板的熟练和专注?还是说她在为别人配菜时的亲和娴静?还是说她面对女侍者的挑衅时的平淡和宽容?这些气质明明就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好不好,可是为什么在从她身上表现的那么自然,那么……赏心悦目?

    还有,任谁也看的出来她父亲其实是想巴结他们家的,为什么她没有因为表现自己的“高傲清高”而驳斥父亲?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那么恬静的笑着,就像那所有的介绍与她毫不相干一样?(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