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跑步,仰卧起坐,俯卧撑,柔韧术…空间炼体术…每天梓箐都将自己时间排的满满的,如此高强度的体力消耗,也幸好有人参灵芝的滋补才让她身体坚持了下来。

    不到十天时间,原主身体属性值便与梓箐自身灵魂属性值完全契合了,甚至还有超出。梓箐明显感觉自己现在行动自如,身手更加敏捷了。

    调出属性值面板,上面显示:

    生命值:51

    意志力:3+1

    智慧:27+1

    力量:24+2

    耐力:17+1

    资源:4(可交易)

    这已经与普通人的身体素质相持平,虽然没多强悍,但至少不是以前一步三喘那么娇弱了。

    梓箐大喜,后面加上去的表示这段时间额外收获。

    以前在主神空间锻炼了一千天,属性值的力量才增加10点,而现在前后加起来才锻炼二十来天,竟然就增加了将近十点……即便除去自己本身的属性值,也增加了一点。

    最喜人的是,智慧和意志力都增加了一点。梓箐摸索出它们增长的条件,那就是一定要坚守本心,在重大事情转折点的时候,若是能坚持自我,意志力就有可能增加。至于智慧么,只有经常使用大脑思考问题才行。事实证明,梓箐智慧值低不是笨,而是因为以前她很少思考这些“高深”的问题,所以脑回路运转的比别人慢。但是一旦运转起来,可见还是很有成效滴。

    唔,若是这些增长的属性值都可以完整的带回到诸神空,归自己灵魂属性值所有就好了……

    总之锻炼的事情可以暂时告一段落,这段时间吴妈经常来跟她说王浩然的事情。

    梓箐心里本来是很烦躁的,毕竟梓箐是一个完全知晓了原主剧情的人物,在她眼里,王浩然是一个那么自私而绝情寡义之人,对原主莫说是连一点爱意都没有,甚至是明知道原主在偏院中受苦,受尽下人的折磨欺凌,他都吝啬施舍一丁点的怜悯给原主……

    面对这样的人,梓箐实在是提不起丝毫好感。尽管他身份显赫,以后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在梓箐眼中,都不过是一组凉薄的数据而已。

    可是这几天梓箐实在听的有些烦了,而且看吴妈那兴奋和讨好的褶子脸时,她想了想,觉得自己要想完成任务并不能太过刚愎自用了。上一次剧情自己用绝对强势面对王家,是因为她有一个更加强势的娘家,并且娘家对“她”从骨子里的关怀宠爱,才让她的逆袭任务顺利完成的……

    可是后来梓箐仔细思考了一番,她发现自己之所以逆袭成功有太多的“巧合”,归功于“运气”。

    梓箐不想将逆袭任务的成功失败系于“运气”,“运气”是个调皮的小家伙,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更何况娘家与夫家之间的等级差异太大,即便娘家对她宠上了天,也无法跟王家对着干呀……

    所以,此刻王浩然竟然主动找上门,她倒要好好会一会这个薄情寡义的男子了。

    梓箐当然不会赶着自动送上门去,而是坐在凉亭里面,开始摆起自己的少奶奶身架,将轻烟,香香以及几个二等丫头全部叫到跟前,挨个的折腾,你打扫的院子还有落叶…重新打扫;你擦的地板那那旮旯有灰尘…重新擦洗两遍;你你洗的衣裳有污渍重洗…敢委屈?自个去执法堂领罚去,这个月月例银子没啦……

    梓箐只是一遍遍地,将前世这些人加诸在原主身体上的痛苦一一偿还给她们而已。表谢,举手之劳而已。

    ……

    “是不是又在跑步呀?”王浩然看到小厮小跑过来,脸上还带着汗意呢,声音带着几乎要压制不住的愤怒,愣声问道。

    “没,没……大少爷,少奶…哦,她她没有在跑步,在在教训那些不知事的奴才呢。”小厮神情有些激动,结巴着,差点直接喊“少奶奶”。“少奶奶”三个字在大少爷这里是个忌讳,在王浩然眼里,只有一个女人配做他的少奶奶,那便是自己的红颜知己的九王爷义女韩紫嫣。

    嘭,王浩然猛地将茶盏搁回桌子上,哼了一声,“真是很有雅兴呀,外面的人不是都说梓家女儿贤良淑德温良恭谦的么?怎么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原来不过一悍妇泼妇而已!”

    王浩然很是不悦。果真出门小户人家,连一点女子的矜持和含蓄都不懂。

    可是,他想到父亲的嘱咐,眼看着一月之期就要到了,快到回门时间了。若是一直跟梓箐的关系这么僵持下去,到时候她在梓县令面前诉苦……指不定那煮熟的鸭子真要飞了……

    王浩然现在心中也愈发不安起来,先前外面不是传言梓箐对他多情深义重,非他不嫁的吗?自己不就是新婚夜没有跟她圆房么?难道还真跟自己杠上了?她当真是想守活寡还是咋的?

    还是说…以前传言她对自己的痴情都是…假的?

    这个念头一生起,王浩然感觉心中犹如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了一把,下意识捂紧胸口。

    当她赶着上着要嫁给自己时,他一点也不稀罕,当她不顾一切要扑向他的怀抱时,他只有避之不及的嫌恶……可是他从来都没去想过,有一天这种痴情会突然间说没就没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身上不再有这样一份看似“犯贱”的痴情?难道就是洞房花烛那一晚?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没有为她掀开红盖头?难道因为自己的摔门而去?

    是了,她说“我执着的追求我的爱。不过现在看来,以前的追求都是错的……”难道说那一刻她便收回了对自己的痴情?

    不,不行,即便自己不稀罕这一份情义,即便打心底的瞧不起,但是他也绝不允许对方有丝毫的背叛!她有什么跟自己叫板的资格?不过就是长得漂亮点嘛,真以为自己是啥玩意呢。漂亮的,温柔的,妖艳的,有才情的…欲拒还迎…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竟然跟自己来这一套?没有才情,没有情趣,没有气质。

    哦,不,她有跟自己叫板的资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