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29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29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费云帆最近这段时间确实非常的忙,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下面的人的辛苦了,之前公司就是他的一言堂,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和任何人商量。

    反之,公司里面其他的股东无论想干什么事情,都得和他说,他完全拥有主导权,但是现在截然相反,让费云帆十分的不适应。

    本来他就是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人,虽然事情变得让他有些不适应了,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打算尽力的适应,可是紫菱一点都不配合。

    费云帆适应了但是她一点都不适应。

    在这个世界上有钱人总能享受到一些特权,而天真浪漫的女孩要实现那些天真浪漫的想法,总是离不开金钱。

    在游乐场里面玩一夜,整个游乐场只有他们一对情侣,就算是夜深了,游乐场的设备已经停止了,让他们玩玩也没什么,但肯定得金钱开道啊。

    让知名的交响乐团单独为他们演奏一场,能破格的只有各个国家的总统女王,你不是这两者,肯定得付出大的价钱。

    在农场里面种出来花田,你只想自己观看,没有想和别人分享的意思,肯定得投入巨资来维护。

    任何浪漫的事情都离不开金钱,紫菱突然发现以前是自己独赏的花田,现在突然有游人观看了,看交响乐的时候也得和其他人一起了,包游乐场的时候,再也不能全包下来,只能包一个小角落了。

    她马上开始委屈起来了。

    费云帆不想抱怨,只好拼命的在公司里面加班,试图收购他人手中的股份,用自己手中的股份联合其他其他的股东斗目前的董事,让自己的地位再上升一点。

    这么一来,自然就忽视了紫菱,要知道当初紫菱和楚濂的婚姻不幸,就是紫菱觉得自己什么时候找楚濂,楚濂总是在忙,和自己谈恋爱的事情绝对不一样。

    现在的费云帆就和之前的楚濂一样,整天忙碌,根本顾及不到自己。

    当初楚濂忙碌的时候,自己能找费云帆解闷,现在费云帆忙了起来,她又找楚濂了。

    只可惜刚联系了一次,就被楚濂的妻子给发现了,楚濂的妻子就是和紫菱差不多的女人,但是心思比紫菱深沉不少,而且她可就喜欢楚濂一个人,也没有多余的仰慕者。

    发现之后,马上就让楚濂休了年假,带着孩子一起去海边旅游了,手机什么的自然关机了,美其名曰是整体的放松。

    她手腕高明,愣是没有让楚濂觉得有什么不对。

    紫菱和楚濂就这么断了联系,楚濂的妻子又把紫菱的行动告诉了费云帆,她觉得费云帆到时候一吃醋,紫菱肯定就没有精力放到自己丈夫身上了,谁知道费云帆吃醋之后,根本就没有对紫菱怎么样,反而开始检讨起自己的错误来了,完全一个圣母,这可把她给气坏了,对紫菱的警惕性又高了一截。

    紫菱和楚濂断了联系之后,心中更是闷闷不乐,之前的顶级享受又享受不了,现在费云帆为了自己的地位而努力,她是怎么也理解不了。

    费云帆怎么说她也不明白,她甚至觉得费云帆就是在欺骗她,在她心中觉得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只要有才就好了,别人都会顺着她的。

    就好像她一样。

    父亲对她和姐姐没有什么区别,小时候,总会给她们同样的零花钱,她小时候从来没有缺过钱。

    少女时代的时候,楚濂又一直呵护着自己,自己想要什么都可以要什么,而且后来遇到了费云帆,他的浪漫绅士的风度又给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原来大海真的可以成为一个人的,游艇上面就他们两个人,就好像一个孤岛一样,他们就是世界的中心,大海包围着整个世界。

    原来一处景点真的能为他们两个人开放,想看什么风景都有。

    原来做飞机真的能环游整个世界,就算飞机没油了,可以链接另外一架飞机加油,他们只要另外享受就好。

    紫菱不认为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有钱有权的基础上面,都是建立在有才气的基础上面的。

    费云帆之所以能办到就是因为他心细,心中有自己,楚濂之所以办不到就是因为他整天忙着工作,心中根本就没有自己!

    紫菱就是这么想的,她的思维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她见到父亲之后,听的不是父亲的烦恼,反而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的烦恼了,虽然她的烦恼就好像是芝麻一样,但是在她自己看来已经是天大的事情了。

    汪展鹏简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是要训斥一下自己女儿呢,还是顺着女儿的意思去训斥女婿呢?

    到最后干脆不管了,直接当作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事,直接找到了费云帆,说让他资助自己的事情。

    费云帆耐着性子听完之后,说要考虑一下,其实心中早已经不耐烦了,如果不是汪展鹏的话,自己根本就不会有弱点,更不会现在在董事会里面这么被动。

    现在自己都还没有站稳呢,怎么还能拉这个岳父一把?

    紫菱是那么有灵气的人,完美的没有任何的缺点,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父亲呢?

    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说紫菱没有任何的缺点,她的缺点都转移到她的家人身上了,所以才显得这么无瑕。

    回到家中之后,他发现紫菱竟然不在家,急忙打电话才知道她已经赶往机场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多嘴的人在他面前说她代言的东西遭到了抵制,被认作是费云帆指挥不当的力证,影响了费云帆的地位。

    紫菱别的东西都没有听明白,明白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费云帆现在这么忙,都是在为自己擦屁股,是因为自己才这么忙碌的,而自己还在那里埋怨他,自己真是罪人啊。

    自己就是一个大麻烦,如果云帆没有了自己会更好,她忍不住这么想着,马上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结果等到汪展鹏也跟着回到费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女儿哭哭啼啼的离开了,女婿急忙去追妻去了,根本就没有人管他。

    真是又急又气,而且人碰到不好的事情的时候,总会联想起来最近一连串的不好的事情,现在被小女儿拒绝了,一个星期之前被之前的私生女拒绝了,一个月之前又被大女儿给拒绝了。

    哎呦,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汪展鹏之前没病没灾的,而且是成功的典范,妻子是个贤内助,大女儿事业有成,说出去非常的有面子,小女儿精灵古怪,有时候贴心异常。

    碰到了沈随心之后,他和妻子离了婚,爱情上面开始了第二春,事业上面也开始更上一层楼,又投入巨大的精力,整个人看着虽然更有精神了,但是不去看他的眼神,明眼人都能感觉到他苍老了不少,毕竟整个人从原来的养生状态变成了现在的操劳状态,*凡胎的,肯定要衰老。

    只不过之前精神上面的愉悦压制住了身体上面的疲惫,现在爱情没有了,事业也没有了,精神和身体上面的疲惫重叠在一起,爆发出来的效果可远远不止是一加一啊。

    他心神恍惚之下,一头栽到了地上,紫菱和费云帆玩你追我赶的游戏去了,费家虽然有管家和仆人,而且还很忠心,但是现在都围着小主人在转。

    父母都是不着调的,如果他们这些当仆人的不看着一点,那小主人不是太可怜了吗?

    等到有人发现汪展鹏晕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慌张的送到医院之后,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人虽然醒了,但是身体完全瘫痪了,学名脑溢血后遗症,俗称中风。

    在医院里面的费用全都是费家支付的,费家现在地位下降了,但也是相对于顶级家族来说的,其实钱还是不少。

    就好像一个人之前能在一线城市的三环以内全款买房子,现在没钱了,在一线城市买不了,但是还可以在二线城市的三环以内全款买房子,对他自己来说,自己的钱当然是少了,而且也没有之前的权势了。

    但是对于那些在二线城市的三环以外的地方买房子还需要贷款,只能在十八线小城市全款买房的人来说,那人肯定还是一个顶级的有钱人。

    费云帆和紫菱玩你追我躲的游戏的时候,向来不会开手机,谁也别想找到他们,等到他们和好如初,顺便又去几个有名的地方玩了尽兴的时候这才回来,这时汪展鹏在医院里面已经躺了一个月了。

    汪绿萍和刘雨珊他们都不知道汪展鹏出事,自然也没有过来看他,紫菱夫妇联系不上也不知道,自然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至于紫菱和费云帆的儿子当然知道外公出事了,在医院里面躺着。

    但是现在汪展鹏嘴歪眼斜的,看着实在太狰狞了,管家做主就没有让小主人过来,谁让小主人现在年纪正小,三观什么的都没有塑好,汪展鹏现在形象不好,看着生怕小主人做噩梦,而且汪展鹏有精神了,竟然还骂自己的妻子女儿,说自己养了一群的白眼狼,没有一个惦记他的。

    外貌不美丽,心灵更加的不美丽,管家敢让小主人过来才怪了。

    等到紫菱回来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之后,马上就去医院看望了汪展鹏,本来在她心中父亲应该是昏迷不醒的,然后自己抓着他的手,用爱唤醒了他!

    谁知道父亲根本就没有昏迷,看见她之后还精神的很,虽然话语有些模糊不清了,但还是在骂她!

    紫菱不可思议的看着精神的父亲,然后气呼呼的去找主治医生了:“我父亲不是中风吗?他怎么还这么精神啊。”竟然还有精力骂人!

    医生不知道汪紫菱的意思,要知道一般的病人家属都希望自己的家人病情越轻越好。

    不过他脸上也没有露出来什么高兴轻松的神色祝福病人家属,毕竟这家医院的规格很好,接待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的人,而且高质量的服务绝对能对得起他们的高昂的价钱。

    接触的不是一般人遇到的情况自然不一样,有的希望家人的病情越来越轻,有的则希望病情越来越重。

    “这只是第一次病发而已,病人的年纪毕竟摆在那里,如果再受到刺激谁都说不好了。”

    费云帆倒是一直把自己的妻子往好的地方想,还以为她生气是因为医生把岳父的病情说重了,连忙在一边安慰她。

    紫菱是个不记仇的人,什么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这个快也是相对于一些心胸狭窄的人来说的,反正每次费云帆都需要哄上一个多星期。

    虽然她早就不生气了,但就是喜欢别人围着她的感觉。

    汪展鹏一个人在医院里面,紫菱虽然时不时的会过来看看他,但每次都跟着自己丈夫,而且总是在他面前秀恩爱,通常都是过来坐坐就走,有兴致了就和汪展鹏说说话。

    汪展鹏现在说话不利索了,她没有心情等,直接就脑补了,这让汪展鹏受的刺激更大了。

    紫菱原来是希望自己能够用爱唤醒自己的父亲,留下一段美好的传说,现在看到父亲好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眼斜嘴歪的,而且话语恶毒,还经常流口水,就好像是个疯子一样,一点都不美好,干脆再也不过来了。

    听到医生提的建议说是让家人多陪陪他之后,她直接把父亲送到了母亲身边。

    汪母看到这个样子的前夫没有任何的感觉,听完紫菱的来意之后反而冷冷的说道:“那你把他送到我这里干什么?”

    紫菱理所当然的说道:“他是爸爸啊,爸爸不送到你这里我送到哪儿啊。”

    听到她这话可把汪母气的够呛,看着孙子外孙女好奇的看着他们,汪母赶紧把他们赶到了房间里面,又送过去一堆零食点心还有饮料玩具,让他们在房间里面玩。

    生怕他们听到不好的词汇。

    看着孩子乖乖的去了房间里面,汪母心中一阵温暖,转头对紫菱可没有这么温柔了。

    “他是你爸爸没错,但只是我的前夫,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怎么不把他送到沈随心那里去?”

    紫菱一怔,显然就是没有想起来,她讪讪的说道:“谁照顾不一样啊。”她现在还不知道汪展鹏已经和沈随心离婚了,一想着要照顾人,马上就想到了母亲,在她看来母亲也只能做这些杂事了。

    但如果是想要谈心的话,自然要找沈阿姨了,毕竟她温柔又善解人意,最擅长听人诉说衷肠了。

    “那怎么能一样呢?人家是夫妻啊,别到时候吃我的醋了。”汪母阴阳怪气的说道,显然看出了汪展鹏离婚的时候很少有人知道,起码紫菱还不知道。

    紫菱眉头一皱,不在意的说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啊,又不是什么好事情。”

    现在父亲是中风了,要照顾他就好像一个看护伺候人一样,又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再说了,这又不是和父亲一起旅游参加宴会,接受父亲的财产什么的好事,怎么可能会有人争夺?

    “呵,不是什么好事?你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啊?要不然怎么会把事情推到我的身上啊,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想起我来了,如果是好事,你首先想到的就是你的沈阿姨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想起我来。”

    紫菱睁大了自己的眼睛,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天啊,妈妈,你真是我妈妈吗?你怎么说话这么刻薄?”

    “你能做的出来我为什么不能说了?”汪母从来没有明白过这个女儿,而且也明白了自己不能和她生气,要不然到头来真正气着的还是自己,她反而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紫菱转头就和费云帆哭诉道:“云帆,妈妈已经不是我心中的妈妈了。”

    汪母看到她这个样子就腻歪的很,马上把他们给赶了出来:“好,我不是你妈,你找沈随心当妈去吧。”

    直到晚上汪绿萍回来的时候她还气呼呼的,儿子女儿现在都口齿伶俐的很,早就把事情说了一遍,汪母赶紧说道:“我知道我和那种人生气没用。”

    汪绿萍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妈,这道理你不是都懂吗?那还气什么?”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汪绿萍:……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知道自己不应该生气还是忍不住生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