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21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2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汪母看了坐在一边的朱天,隐晦的说道:“典礼肯定是还得办啊。”女婿就在一边坐着呢,自己也不可能说的太详细了,让人反感就不好了。

    汪绿萍直接打断她的话,认真的说道:“妈,只要我们过的好就行了,而且请了别人又怎么样?那些人是真心祝福我们的吗?”

    汪母想了想,终于不甘心的闭上了嘴,但是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找了个机会让她心中明白点,财产什么的,现在两个人好的时候没什么,要是分了,那真是人财两空了。

    说到最后又忍不住说到了自己身上。

    汪绿萍笑道:“妈,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他如果真的爱上别人,把财产也转移走了,就好像是父亲一样,那人财两空的人说的就是他!”

    汪母仔细的看了一下女儿,知道她心中有底就放心了,之前她从来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事情,等到真的碰到了,倒是开始注意起来了。

    也知道现在都有什么婚前协议一说。

    “你知道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我吃亏就算了,总不能再让你也吃亏了。紫菱……算了,就当作没这个女儿,我说什么她总是不听。”

    贤惠的朱天在收拾厨房,然后乖乖的在客厅里面看电视,至于上面到底演的是什么,他根本就没有注意过。

    等到汪绿萍说走了,他才茫然的站起来跟着汪绿萍走。

    汪母以为他们两个是去朱天的家里,却不知道汪绿萍直接把朱天带到了自己之前买的那个房子里面,她首先去了浴室,关门的时候还抛了一个媚眼:“都好好的洗洗,毕竟这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把朱天闹的脸都红了。

    等到两人在床上折腾了一夜之后,朱天累惨了,首先进入了梦乡,一边闭着眼睛的汪绿萍倒是睁开了眼睛,看着熟睡的朱天,突然念了一段拗口的咒语。

    随即两人中间出现一道黄金的锁链,虽然是虚幻的,只是一个影子,但是其中的威压看了让人十足的震惊。

    随着汪绿萍的声音,这道锁链慢慢的扩大,一边钻入朱天的身子里面,一边钻入汪绿萍的身子里面。

    做完这一切之后,汪绿萍有些虚弱,但还是坚持着感受一下,发现自己立下的契约确实成功了,这才放心的睡下了。

    她之前对母亲说的话并不是随便说说,自己是真的有后手,这道契约就是那个后手,她感情上受挫很多,再也不相信什么人了,马上就想起了这个契约。

    这道契约名字叫‘神的祝福’,原本是两个夸种族的情侣恋爱了,比如一百多年和几千年的精灵恋爱了,签了这个契约之后,双方可以共享生命,白头偕老不是什么虚妄的事情。

    但是后来名字又改成了‘神的憎恶’了,毕竟几千年都携手的情侣天下能有几对?原来是祝福,后来全都变成束缚了。

    慢慢的被人遗忘。

    汪绿萍和汪母一样,原来都不关心这方面的事情,但是等到自己真的在感情上面经历了挫折,马上也关心起了这方面的事情,后来越看这个越中意。

    现在毫不犹豫的使了出来。

    这个契约非常的公平,实力强大的人献出了自己的健康,寿命,能力,实力弱小的人自然也得献出来一点什么,这个契约才显得公平。

    要不然人家就凭空给你几千年的寿命了?

    实力弱小的人需要献出来的就是自己的忠诚,还有居于副位。

    当实力弱小的人背叛婚姻之后,实力强大的人马上就能感觉到,并且可以做出布置,双方经过一定的协商之后,付出代价可以解决婚姻,但是代价很大。

    汪绿萍现在能时刻的掌握朱天的动态,朱天也能共享汪绿萍的寿命,对于汪绿萍来说,两人都没有吃亏啊。

    如果朱天敢背叛自己,呵,那时候就有好戏看了,汪绿萍满意的进入到了梦乡中。

    等到朱天第二天睁开眼睛,看到汪绿萍躺在自己身边,才有一种真实的感觉,那就是他们是真的结婚了。

    两人过了一个星期没羞没躁的生活之后,马上就去了国外玩去了。

    不是汪绿萍想跑这么远,而是国内现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环境,而且环境稍微好一点,到了好一点的日子就人满为患,简直就是人挤人,更别说玩什么运动了,简直就是找死。

    汪母没有说什么,但是又开始一个人生活了,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之前女儿女婿车接车送的时候多了。

    汪绿萍是个闲不住的人,对她来说,一生就应该不停的冒险,所以前世她前半生都在不停的冒险,后半生不停的在接触着冒险的人。

    朱天对于去哪儿根本没有主见,对他来说无论去哪儿都行,通常两人的出行都是汪绿萍拿主意,而根据之前两人出行的经验,肯定是哪儿有极限运动,她去哪儿,而且还不带重样的,之前已经去过的地方,这次肯定不会去。

    果然,汪绿萍带着他去了阿尔卑斯山,两人开始了滑雪。

    朱天还松了一口气,这运动还挺好的,就算是玩出来花了,也没有之前那两个那么的刺激。

    谁知道他想的早了,在滑雪场玩了一个星期之后,汪绿萍买了两套翼装飞行器,一套甩给了他,一套给自己套上了。

    朱天之前没有见过这玩意,摸摸感觉和降落伞差不多,不禁问道:“这也是玩跳伞?”

    “差不多吧,不过更加的刺激。”汪绿萍说着眼睛亮晶晶的:“十分能考验自己的心脏,我先去试试,你在旁边看着。”

    “你之前玩过没有?”

    汪绿萍调试着自己身上的设备翻了一个白眼:“真是废话,之前玩过了还能称为冒险吗?放心吧,我冷静的很,你就站在这里看着就行了。”

    汪绿萍说着站到了山头上,双臂维扬,感受着一下四处的风,然后猛地跳了下去。

    阿尔卑斯山脉间处处有风,汪绿萍展开了背后的翼装飞行器,就好像有了连体的翅膀一样,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飞鼠。

    在享受在高空中飞行的畅快的时候,还要随时避开要撞上去的山头,借助风的优势,玩障碍赛,让自己能越飞越远,越飞越低,最后把阿尔卑斯山脉全都绕过来一圈之后,在平地上面顺利的降落。

    全程都得精密计算,而且还要考虑风的角度速度,一心两用,既放松又紧张。

    汪绿萍顺利的玩了一圈之后,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角,准备再来一回,可是等重新站到山头的时候,看到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朱天,她只能强行按下这个念头,开始教导自己丈夫。

    “玩不玩?如果不玩就在一边看着就行了,如果玩的话,就好好学,小心一点,这回我可护不住你了。”

    汪绿萍警告似的看了他一眼。

    朱天决定咬牙跟上妻子的步伐,夫妻间如果没有共同语言了,以后还咱们交流啊。

    汪绿萍白了他一眼:“你就放心吧,除了这个共同语言还多着呢,而且咱们就是互补。”

    写论文也算是朱天的爱好了,没看到他发表了那么多吗?可是汪绿萍从来没想着跟着学学啊。

    被妻子安慰了,朱天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刚才要说的话说出来了。

    汪绿萍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飞行的过程,说了几个要点,然后就说道:“好了,咱们开始试试吧。你先下去吧。”

    朱天点点头,尽量平静的跳了下去。

    他和汪绿萍之前几次冒险都是这样,汪绿萍说了几下,然后他就开始实践了,却不知道在别人看来这到底有多么的惊险。

    不过汪绿萍也有着其他人没有的金手指。

    她跟在了朱天的身后,让自己顺利飞行的时候,还不忘注意着朱天。

    这和跳伞不一样,跳伞玩的就是直上直下的心跳,如果要救人,只能动手,但是现在是缓慢飞行,当汪绿萍看到朱天的方向有些不正确的时候,就开始用自己的精神力碰撞一下朱天,稍微的调整一下他的的角度。

    这次除了降落的时候,朱天没有把握好方向,身上擦了一下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好着呢。

    “怎么样?”

    汪绿萍在他身后跟着降落,十分的轻松,就好像天上有什么无形的台阶,让她一层层的踩着下来一样。

    让朱天看的眼热的很。

    “感觉还不错,就是整个人都在紧张上面了,完全没有留意四周的风景。”

    他这感觉就好像是学开车一样,新手上路的时候,眼睛直视着前面,双手绝对不会离开方向盘。

    但如果是老手了,别说一只手了,两只手都敢离开方向盘,开车的时候还不忘看看四周的景色,一手开车一手打电话更是常事。

    他现在就是新手。

    “多练几次就可以了。”

    两个人又在这里呆了半个月,等到离开的时候,朱天看着汪绿萍有些不舍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如果你喜欢的话,咱们以后再来,或者再留下来一段时间?”

    汪绿萍摇摇头:“没事,这里该玩的都已经玩过了。”顿了顿她又说道:“咱们下次去珠峰吧。”

    她在阿尔卑斯山这边也发现了一种特殊的材料,可惜数量太少了,有的不值当耗费精力,她查询了一下周围的地理环境,觉得冷是个因素,因此决定去更冷的地方看看。

    朱天没去过珠峰,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周围开始冷了起来,但是又不忍心看到她脸上出现失望的神情,马上答应了:“没问题!”

    看到汪绿萍脸上的笑容,顿时觉的自己刚才没说错话。

    等到两人回到家中之后,才发现汪母的兴致不高,而且几天已经没去过餐厅了。

    朱天本来还想着先向其他人问一下情况的,没想到汪绿萍直接问了出来。

    汪母淡淡的说了一句:“汪展鹏和沈随心结婚了。”

    汪绿萍真的吃惊了:“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汪母现在心中不甘心的很,其实很多分手的情侣夫妻都是这个样子的。

    分手离婚之后,自己一定要比那个人过的幸福才行啊!

    要不然的话,这不是说明自己之前的选择错了吗?

    汪母本来觉得自己过的挺不错的,但是听到前夫过的更不错,心中马上开始不甘起来了。

    汪展鹏现在靠着女婿费云帆这棵大树,生意又扩大了,赚的不少。又和初恋情人结婚了,初恋情人还是那么的漂亮,依然符合梦中情人的标准,身家还不菲。

    而且两人竟然还在二十几年前有了一个女儿,现在这个女儿正在婆家被如珠如玉的呵护着,马上就要抱孙子了。

    事业比不上,爱情更不用说了,怪不得汪母心中这么不甘。

    当然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人的婚礼汪紫菱竟然去了,还献上了祝福!

    直接把汪母给气爆了。

    现在大女儿回来了,连忙拉着她的手诉说。

    所有人都知道嫉妒是原罪,也就是嫉妒从生下来就伴随着人的成长,就算投胎再好的人也会嫉妒别人,所以汪绿萍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好的情绪。

    就好像压力也是动力一样,嫉妒也是动力。

    “妈,你到底是气什么啊。如果是气爸爸,你直接也找个第二春不就行了。如果是气紫菱,以后不来往不就行了。”

    对自己来说是天大的事情,谁知道在女儿的嘴里就是这么芝麻大小的事情,着实让汪母生气不已,不过又忍不住有了安全感。

    看到母亲心情不好,汪绿萍直接让朱天开着车,一家三口又去隔壁市转了转,看了看不一样的风景。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直玩了半个月才离开。

    期间紫菱和丈夫过来一趟,她现在也怀孕了,有些想念自己的母亲,最重要的还是刘雨珊竟然也是汪父的女儿,是她义母的姐妹,看着她在楚家受宠。

    就算现在楚濂的心又贴在了她的身上,她成功的搅合了楚濂相亲的心思,心中也没有那么的开心了。

    回到家中竟然发现母亲一家人都不在家,心中更是悲伤,脸上忍不住流下泪了。

    “云帆,你说是不是母亲心中怨了我,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怎么会?母亲是最伟大的人,孩子无论做了什么,她都会原谅你的,更何况你也没有做错什么啊。”

    “可是,可是妈妈一直不喜欢沈阿姨,我却参加了她的婚礼,而且还送上了祝福,她肯定是生气了,要不然不会劝我,我……呕!”紫菱哭着突然吐了起来了。

    费云帆赶紧安慰道:“咱们赶紧去医院里面看看吧,省得你这么难受。”

    “我不去,这一定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

    “那我先给岳母打个电话。”费云帆拿出来手机突然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岳母的电话,而且也没有绿萍的!

    他尴尬的说道:“我之前换了新手机,有些号码没有存上,紫菱,你的手机拿出来一下,我看一下号码。”

    紫菱刚准备递给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手机上面也没有存,存它干什么?

    如果要钱的话,冲着爸爸要就行了,母亲是不会给自己的,而且母亲一直在家中,自己无论什么时候过来,她总是在家,自己从来没有找不到她的时候。

    母亲整天给自己准备一日三餐,自己都还没有她的电话了,更别说之前一直被自己嫉妒的汪绿萍了,手机中更没有她的电话了,而且都是一家人,每天都见面,要什么电话啊。

    她直接摇摇头:“我手机上面也没有母亲和姐姐的电话,之前爸爸说不想让我有母亲的号码,所以我就删了,我和姐姐之前闹的很不愉快,她嫌弃我总是站在爸爸这边,所以也删了。”

    她这么一说,完全给自己开脱了,而且让费云帆对她更加的心疼了:“我可怜的紫菱啊,这不是你的错,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被别人这么欺负。你总是忍让别人,什么时候才能想想自己啊。”

    紫菱没一会儿就被费云帆哄了红了脸,之前的不愉快统统忘掉了。

    也不见自己的家人了,直接就离开,心中还有点惋惜,可惜不能让姐姐和刘雨珊对上了,明明她是那么讨厌的人!

    汪母一行人根本不知道这事情,回来之后也没有看到紫菱,又开始了日常的生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