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9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9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汪母一愣,接过来手中顿时感觉有些暖暖的,汪绿萍把安全带系上,前方的车已经开始通了,马上跟了上去。

    “你这是专门给我买饮料去了?”

    “顺带买的,这不是下雨了吗,我过去买了把伞,旁边有热饮,我直接买了一杯红豆口味的,先喝着省得烦躁。”

    汪母喝了一口,还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竟然被女儿这么惯着:“我的性子可比你的好多了,可不会烦躁!”

    “那就行,前面是一辆出租和一辆电动车撞了,吵起来了,协警在一边劝着,不紧不慢的,弄的整条路都堵了。”

    汪绿萍没好气的说道,她过去之后,直接把电动车给搬到一边的台阶上了,让出租司机也把车开过去,两人好好的协商,结果两人对上自己了。

    汪绿萍直接把电动车一手举起来了,展示了一下自己非人的力气,两人顿时去一边商量去了,这些都是小事,就不对母亲说了。

    车开到小区之后刚从车上下来,旁边就开过来一辆车,停车位就剩一个了,两辆车中间,车技不好的人别想去里面挤。

    开车的是个和汪母差不多的女人,看见汪绿萍赶紧招手:“这不是绿萍嘛,赶紧过来帮我停一下车。”

    汪绿萍笑嘻嘻的说道:“刘阿姨,没事,你的车技不错,我在后面看着就行。”

    刘阿姨想了一会儿就同意了,小心翼翼的开车,而且还要掉头,这样用车的时候就方便了,那车速就好像蜗牛在爬,汪绿萍一点点的指挥,光是倒个车都用了半个小时。

    汪母在一边看的心烦,但是刘阿姨心中却捏了一把汗,下车的时候高兴极了:“绿萍还是你有耐性,让我们家孩子帮我看着啊,谁都没这性子,直接就帮我了。”

    说着从车上拿下来两盒水果塞给汪绿萍,非要犒劳她。

    汪绿萍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收了,还给两人做了一下介绍。

    汪家的这个小区才十几年的历史,也不算长,小区环境好,面积也大,不过彼此就算是看着面熟,也不知道到底叫什么面子,而且汪母自从离婚之后,对小区的人际关系更不维护了。

    一路上这才发现汪绿萍认识的人竟然不少。

    “这些人你都什么时候认识的?”

    “就是最近呗,而且现在家里就你一个人,我认识多点人也好啊,省得到时候发生什么事。”

    汪母听的心中暖暖的,用吸管把杯子吸的吱吱的,汪绿萍一把拿过去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面了:“没了,就别喝了,就好像是个孩子一样。”

    “你才是孩子呢,你以后再出国玩的时候,直接别关手机就好了。”

    两人说着进了家门,汪母猛地一看客厅的灯亮了吓一跳,抓着汪绿萍的手猛地用力。

    汪绿萍转头看看母亲才想起来:“啊,对了,我之前不是说了家里有两个客人吗,这都是国安局的同志,嗯,都是警察系统的。”

    汪母在那里点头,提着东西尽量平静的走到厨房,看见绿萍也到了厨房直接小声问道:“你说有客人怎么来的这么早啊,这还没开始做饭呢。”

    “嗨,他们这是在工作,只不过是占用了咱们家的一点地盘而已。该做做吧,而且他们心中有事,无论吃什么都吃不出来多好的味道。”汪绿萍小小的调侃了一下。

    “那你问问小朱过来不过来。”

    汪绿萍懒得打电话,直接说道:“问过了,他说了不来。”

    接着开始清洗蔬菜,肉该切就切该剁就剁,全都收拾好了,留下母亲一个人在这里做饭,她去了客厅:“怎么就你一个人啊,那个呢。”

    冰块脸好像没听见似的,仍然盯着那个圆球。

    最后还是接到电话之后才知道,微笑脸回单位办手续去了,两人要在汪家呆上几天才回去。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说的,反正一连在汪家呆了好几天,最后,一直呆着练精神力的冰块脸没什么成果,倒是是不是出去转一圈的微笑脸首先让圆球变成了一个麻花状的勺子。

    冰块脸丧气的跟着人一起回去了,两人带着那个麻花勺子。

    后面几天朱天也听说那事了,马上联想到之前汪绿萍送给自己的腰带了,准备回去也试试。

    研究所那边一直没有联系汪绿萍,毕竟那边成功的只有微笑脸一个人,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微笑脸本人有特异功能,只不过现在被发现了,还是真的是材料的原因。

    钱的事更是遥遥无期,总之就只有一件事:还得研究研究。

    入冬的时候紫菱回来了,带着费云帆一起,她的宣传片已经拍出来了,这回是过来做宣传的,顺便往家里去一趟,还笑着邀请楚家人过来吃饭。

    当然了,她现在跟着费云帆吃的用的全都是最好的,心情又舒畅,整个人看着更是娇美了几分,本来准备的食材都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还从法国餐厅里面请过来一位大厨,打算让众人享受一次正宗的法国美味。

    汪母冷着脸看她在那里折腾也没有说什么,反正都是她自己花钱,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等到东西都运过来了,大厨在厨房里面开始做饭了,紫菱才打电话给楚濂,让他带着家人过来,在绿萍看来这铁定就是炫耀。

    没想到楚濂没有过来,说自己现在有事,马上就把电话给挂了,紫菱往楚家打电话的时候,楚家人直接告诉紫菱楚濂去相亲去了。

    紫菱马上就发脾气说自己不吃饭了,一个人躲到房间里面去,等到法国大厨把正宗的法国餐端上来的时候,当事人两口子都到房间里面去了。

    大厨有些不知所措,绿萍直接让上菜,他们两口子不吃,有的人吃!

    还别说这味道就是和在国内吃的法国餐不一样,虽然总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偶尔尝一次,觉得还挺新鲜的,完全能够接受。

    母女两个吃的正高兴呢,紫菱已经哭着出来了:“我要去找楚濂,他真是太可怜了,竟然要和自己不爱的人相亲,以后还要过一辈子,我要去解救他。”

    费云帆随后跟了过来,劝道:“紫菱,现在咱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还是等了解完事情的真相再说吧,毕竟咱们也不知道楚濂到底是不是被逼的。”

    紫菱马上仰着泪蒙蒙的双眼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说他是真心的吗?这不可能,他明明一直爱的是……”

    紫菱摇摇头,不把剩下的话说出来,马上擦干自己的眼泪,故作坚强道:“如果他是真心喜爱的,我肯定会献上祝福的,如果他是被逼的,我要去解救他。”

    她说完直接跑开了,谁知道她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感到费云帆没有追上她,忍不住扭头了,过来拉他的手:“你是怎么了?难道你不和我一起去?”

    费云帆无奈的说道:“我当然想和你一起去,但是紫菱,你以后别遇到楚濂的事情就那么激动好不好,我知道他以前喜欢的是你,现在不喜欢了,喜欢上别的女人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难道你不想让他得到幸福吗?”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扶住紫菱的肩膀,认真的说道:“他现在找到他的幸福了,难道你之前说的让他得到自己的幸福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紫菱的神情一阵慌乱,然后泪水马上就流出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既然如此,咱们就分开吧,我自己去找他。”

    她说着就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倔强的回头:“你爱怎么想就这么想吧,谁你。”然后仰头就走,好像一个不屈的女战士一样。

    费云帆简直拿这样的紫菱没有办法,单独在一边坐了一会儿,然后赶紧掂着外套离开了。

    两个人离开前谁也没有和汪绿萍母女两个说什么,就好像她们就是家具一样,就是摆设。

    被人彻底的忽视了,她们没有一个人不满的,母女两个都了解他们的性子了。

    几天之后朱天神秘兮兮的把绿萍叫了出去,只有两个人的时候给她演示了一下自己的超能力,他把那个腰带变成一个背包,而且还具有基本的功能,可以往里面装点东西。

    “怎么样?不错吧。我是不是比那几个国安局的有本事?听说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研究出来?”

    汪绿萍很少看到他这么得意的时候,很给面子的夸了几句,又问他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看他的表情,公司显然发展的不错,还有兴趣搞这些业余爱好。

    等到回家之后,看到了紫菱和楚濂在家中坐着,倒是费云帆不见了踪影,汪绿萍说道:“妈呢?”

    紫菱和楚濂现在说的正高兴,就当作没听见,绿萍耸耸肩,直接打了汪母的电话,汪母在电话里面主动说道:“我在店里呢,你来接我吧。”

    汪绿萍往外面看了看,发现外面的天色正好,往嘴里放了几个樱桃,含糊不清的说道:“妈,今天天气这么好,而且你也不用买菜,自己回来吧。”

    谁知道汪母一下子生气了,非得让自己过来接她不可,汪绿萍刚开始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到了地方,她挽着自己的手臂,骄傲的对别人说道:“这是我女儿,过来专门接我的,不接还不愿意了,其实根本没离多远,做公交的话只要三站就到了。”

    那一瞬间,汪绿萍马上就明白了,从此之后只要自己在家有时间,肯定会到餐厅接自己的母亲,去的时候还不忘带点小礼品。

    有时候就是一束包装好的花草,有时候是路边买的小盆栽,甚至是奶茶,炒栗子这些小吃什么的,有兴致了还会带着母亲逛商场,衣服首饰买了不少。

    而且都是简单小巧型的,价钱不贵,不会惹来麻烦,平常也能拿得出手,十分适合炫耀。

    汪母的心情很好,尤其是不经意的说着这是我女儿给我买的,让她不要买她非要买的话的时候,脸上的光彩耀人。

    国安局的人又一次请了汪绿萍过去,地方是个十分隐秘的小区,不过外观普通,里面防守的十分严格,就是外松内严的典型。

    这次是冰块脸春风满面的过来迎接汪绿萍,他脸上的笑容倒是让汪绿萍十分不自在,万年的雪山突然化了,谁都得吃惊一下。

    “你这是怎么了?碰到什么好事了?娶了自己喜欢的人?老婆终于生孩子了?官又升了一级?”

    汪绿萍说着自己印象中的好事,被冰块脸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乱说什么?我十几年前就结婚了,第二年就有了儿子!一个月之前才升了半级!”

    言外之意就是她之前说的那些都不对。

    他说的严厉,汪绿萍也不怕他,直接笑嘻嘻的说道:“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冰块脸冷着脸没有说什么,等到了地方,看到封密玻璃箱里面的新材料之后,还是没忍住勾勾手指,圆形的材料马上就变成了扁平的东西,然后得意的朝着汪绿萍一笑。

    “我也是有特异功能的人了。”

    那臭屁的样子,让汪绿萍差点没有笑出来,又怕他恼羞成怒,强忍着笑说道:“不错,不错,想不到你还挺有毅力的,一个星期而已,就成功了。”

    冰块脸刚想微笑一下,但还没有成功,就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嘴角马上又弯下去了,一个没有成功的笑容让他的脸显得十分的怪异。

    自己是一直尝试,一个星期了这才成功,中间自己的那个搭档一个忙忙碌碌的,有空的时候看了那个圆蛋一眼,它就马上变成了勺子了。

    自己是一个星期,人家就是一个小时而已,这差距太大了,他都怀疑汪绿萍是不是在嘲笑自己了。

    冰块脸把汪绿萍带过来之后飞快的离开了,又过来几个气势更加威严的人,还有几个白头发,脸上皱纹十分多的研究者过来了,围着汪绿萍问东问西的,让她有些烦不胜烦了。

    等到确定这东西和精神力之间的联系了,这些人又开始压自己的条件了,让汪绿萍气的牙痒痒,自己在这方面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直接说道:“你们和我的经纪人说去吧。”

    然后一个电话把朱天给叫了过来,自己做在一边什么都不说了。

    和其他人唇枪舌剑的时候,朱天深深的思索着自己到底要不要靠一个律师证。

    把所有的事情都甩开的汪绿萍一身轻,回到家中正好看到倚在沙发上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紫菱。

    “今天倒是稀奇啊,竟然没有人陪你。”

    紫菱烦躁的说道:“是我把他们给赶走了!姐,你说感情的事情怎么这么伤人呢?”

    “怎么?难道你和费云帆出什么事了?之前还不是看你们正好的蜜里调油的吗?”

    “谁说我和云帆出事了,我们好着呢!”紫菱觉得自己就不该和姐姐说话,尤其是感情的问题,她根本就不懂!

    被两个男人,还是两个优秀的男人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

    她本来是想和云帆一辈子好好过的,谁知道听到楚濂相亲的时候,心中开始坐不住了,楚濂怎么可以这样?他就算不是一辈子孤单一人,那也应该再悲伤一段时间吧,怎么能这么就好了呢?

    所以听到消息的时候,她冲动了一把,把楚濂的相亲给搅合了,果然,楚濂还记着自己,两人又和好了,谁知道费云帆看到两人这个样子,决定放手,可是自己心中爱的是费云帆啊。

    而且……相亲的时候楚濂明显就是精心打扮过的,这两天他们差不多每天都在一起,自然也没有精心的打扮了,她从来不知道楚濂已经有些老了,而且一点也不绅士!更不懂浪漫。

    皮肤粗糙的一点都不知道保养,发型也不知道注意一下,更不懂配合的香水,出去吃饭的时候不能包下整个餐厅,有时候买东西的时候还让自己付钱!

    而费云帆,他虽然年纪比楚濂大,但更会保养,什么西服配什么领带什么手帕甚至什么袖扣都是有讲究的。

    自己说的什么愿望他都能实现,两人包了一艘游艇,整个大海都是自己的,听歌剧的时候,整个剧院只有他们两人……这才是浪漫呢。

    “那他现在怎么不在这儿了?是不是你惹他生气了?要我说啊,你们就应该有个孩子,到时候没有爱情了还有亲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