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7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费云帆向来是个好丈夫,一听到这话马上赞同自己妻子的话:“没错,妈,做餐厅的生意实在是太累了,而且还要和各种人打交道,花费的心思一点都不少,您还是好好的修养吧。”

    汪母有些不乐意,自己现在就是被需要的心理,丈夫不要自己了,大女儿独立的很,小女儿嫁到国外去了,自己守着一个空荡荡的房子干什么?

    干餐厅的生意确实很忙,打交道的人也不少,自己之前根本不懂这些,但是自己不是正学着的吗?而且自己招聘过来的人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彼此都十分的理解。

    遇到困难的时候,人家还帮自己出主意呢,还有的让自己的儿子女儿帮着跑腿,日子可一点都不难挨啊。

    “我就是每天过去转转,又不干别的事情,能有多累?”

    在那里还有个能说话的人,在家里两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紫菱鼓起了自己的包子脸,挽着丈夫的手说道:“云帆,就别让妈跟着姐姐了,让妈跟着咱们吧。姐姐都不好好的待妈妈。”

    费云帆一怔,仔细想了几秒钟,然后说道:“那好,正好也让妈去法国玩一段时间,那里有无数的景点,是去旅游的人不可错过的存在,到时候好好带着妈过去逛逛。”

    紫菱的眼睛一亮,连声说道:“这主意真好,那就这么办吧,妈,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啊。”

    汪母还在一边推辞:“算了,餐厅这边离不开人,我是一刻也走不开啊。”

    最后还是抵不过紫菱在一边的软磨硬泡,还是答应了,朱天在一边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上话,显得十分尴尬,稍微的坐一会儿就离开了。

    又在学校里面呆了几天,忙完了考试之后,直接又去了墨西哥,自己离开的时候租来的仓库空荡荡的,现在里面摆满了东西,整个都是乱糟糟的,朱天刚想帮她收拾一下,就被汪绿萍给拒绝了。

    “你放在那儿就好了,现在东西放到哪儿我心中都有数,你要是收拾了,我该找不到了。”

    朱天只好可怜巴巴的呆在一边,一天过去了,汪绿萍也没有多看他一眼,让呆在一边的朱天差点都睡着了。

    一天过去朱天终于知道了,自己这么做肯定不行,干脆包揽了汪绿萍的三餐,每天变着花样的给她做饭,国外和国内的情况不一样。

    就算你想做经常吃的家常菜,在这里根本连调料都买不到,只能买土地特色的东西,朱天做饭的时候找不到调料,只能找替代品,结果做出来的东西总是怪怪的。

    味道也不错,也许老外吃了之后,觉得中=国菜就是这样的,但是吃习惯了再吃这菜,怎么吃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最后他倒是品尝了很多当地的特色菜,最后成功的做出了不少绿萍能接受的墨西哥风味的菜肴。

    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事情干,就去书店买了不少关于墨西哥本地文化风俗之类的书籍看着,在仓库里面呆着,竟然也不觉得无聊。

    新年两人还是在墨西哥度过的,过了年学校里面已经开始实习了,不用去学校,只要等到了六月份毕业典礼的时候再回去就行。

    墨西哥当地用的语言是西班牙语,朱天在墨西哥半年的时间西班牙语已经说的相当不错了,而且西班牙语属于拉丁语系,朱天直接研究了拉丁文。

    研究好了这种语系,再学相似的语言都十分容易,现在朱天已经能用简单的葡萄牙语和人交流了,毕竟都是同属于拉丁语系,彼此之间都有共同点。

    就好像很多不懂日语的中=国人,看到日语里面的汉字也能猜出很多的语句的意思一样。

    而且还在网上编程赚钱,也认识了不少的朋友,这年头想出国上学旅游经商投资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有能力实现这个念头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了,但其实很多人第一次出国门的时候都是两眼一抹黑的。

    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一个好的家庭,从小就跟着父母亲戚什么的出国玩,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距离有些远而已。

    朱天去过美国和墨西哥,知道的也很详细了,网上有很多人问问问题的,他也耐心的解答,最后还在网上接到了一个求助。

    一家人出国自费来墨西哥玩,也没有跟团,就是在网上找好有名的地方自己参观,反正现在信息也发达,租车出去玩的时候,谁知道和别人发生车祸了,这家人去过美国,英语说的相当不错。

    但是在墨西哥说英语的人很少,语言根本不通,最后在网上求助的时候找到了朱天,毕竟现在是信息时代,什么信息都方便。

    最后是朱天出面去调停的,要知道在国外可不像国内那么安全。

    这家人可是把朱天夸了又夸,弄得他名气大了不少,还交到了不少的朋友。

    朱天的性子渐渐的开朗起来了,一天天变化很大,汪绿萍根本就不知道,她现在又成功的改进了自己的义肢,做出了第三代。

    其实新材料能运用到的地方多的是,但是汪绿萍现在就缺腿,所以她遇到什么事情了,首先就往这方面想。

    “成功了!”

    虽然对新材料十分的满意,但是对做出来的新义肢汪绿萍有些不满意,毕竟这材料虽然好,但不适合做义肢,只是小小的改进了一下,根本就没有第二代那么飞跃性的变化。

    不过这也够了,起码自己的法师塔不用花钱了,有的是人给自己送钱。

    朱天过来看了一眼,发现东西是银白色的,看着倒是挺漂亮的,那义肢看着好像比之前更加的轻盈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不过自己对这东西也不懂,既然她说好了,那肯定就是好了。

    看到朱天看了过来,汪绿萍直接扔了一条皮带给他。

    “这是送给我的?”

    这个皮带也是通体是银白色的,样式和一般的皮带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不知怎么的,看见这个皮带,朱天马上就想起了小说中说的软剑。

    那种可以缠在腰上充当腰带,让敌人防不胜防的软剑!

    明明两者之间也没有什么可比的说。

    不过,这毕竟是汪绿萍送的,肯定会有一番特殊的意义吗,朱天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两人回国的时候,汪绿萍穿了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差点让朱天看呆了,要知道汪绿萍一直穿的都是裤子啊。

    汪绿萍回到家中之后,迫不及待的和之前的微笑脸联系,告诉他自己又发明出了一种新的材料,让他赶紧过来。

    挂上电话之后心中正美滋滋的呢,突然听到门口有动静,然后汪母进来了。

    汪母所在的房子是之前汪家的老房子,有十几年的历史了,但是位置很好,绿萍一回来就先来到这里了,还以为母亲不在这里呢,谁知道她竟然回来了。

    “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汪绿萍小心的打量着自己母亲,发现她就是平常的打扮,手上提着一个包,一点也不像刚下飞机的样子,也没有带什么旅行箱。

    “什么什么时候,我一直都呆在家呢,倒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整天来无影去无踪的,还说让我当儿子使唤呢,人都找不到还使唤什么。”

    汪绿萍赶紧从一边桌子上拿出来手机,直接就打给了朱天:“朱天,我妈回来了,咱们一会儿出去吃饭,都累的够呛今天也别做饭了。”

    她说着转头看向母亲:“妈,最近附近有没有什么新开的店啊,或者你喜欢吃的,咱们过去。”

    “我哪儿有什么想吃的。”

    “那我就让朱天找去了啊。”

    “看你就是使唤人的命,哪儿还能被人使唤啊。”汪母嘟囔两句,然后说道:“附近路口有家新开的餐厅,里面的面味道不错,咱们去那儿吃吧,也别折腾的时间太久了。”

    母女两个说着闲话,等朱天来了,一起坐到了饭桌上面才开始说正式的事情。

    朱天见了汪母也是一阵惊奇:“伯母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法国怎么样?我和绿萍最近一段时间呆在墨西哥,别说那里的风俗和风景和国内的真不一样,而且气候更加的温暖湿润,偶尔去一趟挺不错的。”

    三人叫了几道菜,然后一人点了里面的特色面,由海鲜熬成的三鲜面,汪母就着小菜先吃了一口面才说道:“国外有什么好的,而且我也不像你们都是年轻人,外语也呱呱叫,去了外面什么都听不懂!而且法国是浪漫的地方,我一个老太婆去那里干什么!”

    她说的时候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语气里的郁气谁都能听明白。

    坐在一边的绿萍和朱天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明白,这是汪母肯定在外面受气了。

    “妈,到底怎么了?你不是跟着紫菱的吗,再说了费云帆的身家你还不知道啊,那就是法国的贵族,你跟着他们什么享受的不得是最好的?”

    汪母张张嘴准备说什么,又摇摇头不说了:“算了,不说了,说出来我就好像是在告状一样,还是离的远些好,省得当了电灯泡了。”

    汪母的话说的心酸无比,法国又不是自己首先提出来要去的,是紫菱要求自己去的,费云帆也答应了,自己收拾好东西之后到了法国,住的地方是不错。

    可是国外和国内可不一样,国外地广人稀的,去哪儿都得有车,自己想去什么地方了,那肯定得有人开车送自己过去。

    本来说好的费云帆和紫菱会带着自己去什么地方玩了,结果第二天了突然又带着自己去其他地方了。

    理由就是紫菱说了:那地方根本就没什么好看的/那地方我已经去过了,这次我突然想去这个地方了/我今天心情不好就是不想去那个地方。

    这也没什么,就好像亲戚本来说带你去长城的,结果带你去了故宫,反正首都这地从来都没有来过,去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

    更过分的是,有的时候明明说好了要带自己出去的,谁知道第二天等到十二点了也没见人,问了服侍的人才知道人家小两口早就出去了,因为今天早晨的时候紫菱突然想看普罗旺斯的花田了/巴黎的谢香丽舍大街了,已经迫不及待的走了,完全把自己给忘了。

    别人答应明天带你出去玩了,你兴奋的一天坐立不安的,可人家一大早就走了,完全把这事给忘了,等到人家没诚意的过来道歉的时候,你还得忍着怒火原谅。

    最可恨的还是心中尴尬,根本就没有人把你当作一回事。

    说自己根本不应该过来法国吧,紫菱马上就不高兴了:“我们天天陪着你,你还这么抱怨,看来真的是远的香近的臭啊,姐姐不管你,整天让你干活,我们把你接过来享福你还这个样子,早知道就不接你过来了,省得大家都不高兴。”

    紫菱就是费云帆的心头肉,她要是不高兴了,费云帆也不高兴,最后汪母整天呆在家里没人管了。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都没有再见到他们两口子一问才知道,紫菱十分有灵气,竟然给了费云帆灵感了,费云帆决定要把她打造成自己名下奢侈品产业的代言人,引领另外一个潮流,夫妻两个带着团队去法国各地跑,拍宣传片去了。

    没有任何人对汪母说,好像她就是一个透明人一样,这可把她给气疯了。

    要知道在家里的时候,她可是忙着店里的事情,管着店里所有的事情,谁有什么事情都得对自己说一声。

    如果哪天自己没有去店里,不知道多少人打电话问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有什么事耽搁了,来到这里直接成了透明人,满心都是尴尬。

    紫菱不会说法语,家中的厨师有会说汉语的,汪母直接让他给自己订了飞机票,自己直接回来了,既然没有人稀罕自己,自己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果然,回到家中,尤其是去自己的店里转了一圈之后,她心中的空虚才渐渐填满了。

    而且自己都回来一个月了,紫菱夫妻两个没有给自己打一个电话,连问自己是不是平安到达了都没有。

    汪母这回是真的冷了心,彻底和紫菱冷淡了下来。

    汪绿萍重新给母亲倒了一杯水笑道:“下次我和朱天带着你出去玩,其实也不一定去国外啊,在国内玩玩就不错,那么多省市呢,我才去了几个,妈,你呢?”

    汪绿萍这么一问,汪母也陷入了沉思中:“你还别说,我之前到过的地方也不少,而且也是一个十分时尚的姑娘呢,后来结婚了,有了你们,整天忙着家里的事情,哪儿有时间出门啊。”

    “是是是,您辛苦了,不过您有时间了可以自己报个团,或者就跟着我们出去,随你。”

    “哎,算了,现在年纪大了,也没有这个心了。”汪母当然想和自己家人一起出去,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要不然自己还是呆着吧。

    汪绿萍停顿了一下,马上把话题转到了自己去墨西哥的事情上,朱天就是她最好的搭档,两个人一说一和的,就好像这世上最好的相声演员一样,听的汪母一惊一乍的。

    原来女儿出去旅游的时候总说自己是去冒险,汪母还有些不理解,现在看来她是真的冒险啊,什么危险她玩什么。

    她放下了筷子说道:“哎,我就想不明白了,你这么说你出国不是看风景就是玩那些危险的东西了,在国内玩不一样吗,非得跑老远的地方。”

    “妈,你说什么呢,人家有正式的名字好不好,这都叫运动,玩的人可不少啊。而且我去的那些地方都是有名的地点,是这个星球上面最好的场所。”

    自己冒险的地方是大自然自己塑造的,这可不是人在一块地盘上建点东西能比的。

    而且也不会有各种神秘的材料出来。

    “好了,好了,真是说不过你,对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可不是催你们啊,女人的黄金年龄是有限的,得衬年轻的时候赶紧把孩子生出来,要不然恢复的不好,对女人也危险!”

    汪绿萍转头看向了朱天,朱天心中一阵紧张,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汪绿萍笑了笑,朱天怀疑她说话了,但是自己没有听清楚:“什么?”

    汪绿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胳膊肘放到了桌子上面:“来,咱们掰一下手腕子。”

    朱天忍不住呆呆的也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用力!注意姿势!”

    “哦。”

    饶是他再用力,也没有在汪绿萍手上撑过三秒。

    汪绿萍耸耸肩膀,对母亲说道:“还早着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