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4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我的姐姐是勇者1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汪绿萍倒也没有多想,她只是单纯的觉得人多吃饭热闹一些,想也没想的直接打电话给朱天了。

    朱天习惯用手机,尤其是回到了熟悉的环境中之后,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就过来了。

    汪绿萍本来想着他回去之后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等她们做好饭之后能过来就不错了,谁知道她们还在菜市场的时候,朱天就过来了,来的竟然这么快。

    “刚好,这些东西你都拿着。”

    汪母这段时间都没有正经的做饭了,她已经离婚了,大女儿出去旅游,小女儿整天不着家,她向来是怎么简单怎么弄。

    现在想做顿丰盛的饭菜,不但蔬菜肉类要重新买,而且各种调料也该补货了,两人直接来到了菜市场,这里的新鲜而且种类齐全。

    汪绿萍直接把自己手上的东西都扔到朱天的怀里,朱天二话没说全都提着,倒是汪母看到朱天有些不敢认了:“这是小朱吗?怎么变化这么多?”

    个子比之前高了不少,气质也变了,而且头发剪了一个流行的发型,把自己的脸都露出来了,身上的衣服贴身合体,虽然笑起来还是有些傻,但是严肃的时候,看着还是有点小帅。

    说实话要不是女儿十分的肯定,自己走在大街上肯定不敢认。

    汪绿萍翻了一个白眼:“妈,这家伙除了长高点之外还有什么变化?而且他和紫菱的年纪差不多,都是第二次发育的状态,只要多锻炼多吃东西自然能长的高,这不是很正常吗。”

    汪母点点头,看着朱天的眼神不知道有多满意,谁让朱天刚开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形象太差了呢?

    个子比汪绿萍看着都稍微低一点,脸上带着一个近视眼镜,发型乱糟糟的,看着好像几个月没有修剪,衣服完全体验不出他的气质,尤其性子闷,就好像是个闷葫芦一样,来到自己家吃饭什么都不说。

    却不知道朱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的只是外表而已,内力其实没怎么变,只不过一个长得丑的人不会来事,别人觉得他就是没眼色,一个长得帅的人不会来事,那肯定是忧郁沉默寡言型的。

    汪母对朱天也亲近起来了,不断问着他喜欢吃什么,朱天自然说自己什么都喜欢吃。

    汪绿萍直接说道:“各种肉类就行了,他喜欢吃肉。”

    汪母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道:“我看是你想吃吧,你的口味我还不知道?”说着又转向朱天笑道:“你喜欢吃什么就说。”

    朱天笑的很腼腆,甚至有种举手无措的感觉:“绿萍说的没错,我是挺喜欢吃肉的。”

    他这说的是真话,之前他觉得吃什么东西都无所谓,只要能填饱自己的肚子就行,毕竟一般的食物中各种营养元素都有,现在改变了一下食谱,自己竟然还能长这么高,顿时对自己在犹他州的食谱十分的满意。

    汪母觉得他这肯定是受自己女儿的影响,看了一眼女儿也不说话了,她嘴上虽然埋怨,其实心中还挺喜欢这个样子的,毕竟听话代表了喜欢。

    汪母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顿时腰杆子也挺直了很多。

    要知道自己经常在这里买菜,都是常客了,一些人都认识自己,平时的时候还会给自己一点折扣,东西也比别人的更好,但是现在一点也不好,那就是这些人也知道了,看自己的眼神免不了怪怪的。

    不过现在好了,总有一件好事发生,可以让自己在熟人面前挺直腰杆。

    果然接下来买菜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很多,不停的给人介绍着绿萍和朱天,当别人说起这是小两口的时候,她连连否认,但是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汪绿萍没有反驳什么,她现在可一点都不喜欢朱天,毕竟自己喜欢的就是团长那个类型的人,虽然说最后两人没成事,最后又发生了糟心事,她对他也没有一点的喜欢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的审美扭转了,那个类型的人她照样喜欢,身材高大,强壮,武艺高强,能让人有安全感,让人十分信服,目前朱天没有一点符合这个条件的。

    不过如果朱天的审美也是这个类型的,那自己倒是十分符合这个标准了。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母亲的心情,汪绿萍不停的看向朱天,如果他有什么反对的意思,自己好第一时间过来阻止,还好朱天是个识趣的人,只是微笑,什么都没有说。

    最后三人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家了,人多力量大,把厨房彻底的清洗一遍之后才开始做饭,而且汪绿萍和朱天两人都做了一道拿手好菜。

    最后还开了一瓶红酒,桌子上面摆满了饭菜,汪母知道这肯定吃不完,但是看着这么多饭菜摆到桌子上面心情也高兴,但没想到两人竟然这么给面子,桌子上的饭竟然全吃完了。

    “妈,紫菱呢?”

    “哼,和那个叫费云帆的去法国了。”

    “他们要结婚了?楚濂呢?他人好了?”

    之前紫菱怎么也不肯走,就是为了楚濂,希望他能重新站起来,难道现在心情好了,所以紫菱才毫无牵挂的离开了?

    汪母在一边洗着水果,恨恨的说道:“你可别提了啊,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生出来这么个女儿,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肯定是随了你们父亲了。”

    楚濂一直很颓废,失去了紫菱之后,他好像整个人都失去了人生目标一样,这样的他根本让紫菱放心不下,只好一遍遍的过来看他,鼓励他。

    最后楚濂终于恢复了,而且看到紫菱还没有和那个姓费的结婚,以为她心中还有自己,又重新燃起了对紫菱的爱。

    原来他看到紫菱心中只有不耐,还想给她找点事做,但是现在觉得紫菱哪儿都可爱,又完全是这个世上最让人怜爱的人了。

    他甚至想着紫菱之所以不结婚,肯定是心中还有自己,她肯定和自己一样,对于离婚的事情充满着后悔,想要重来一遍。

    楚濂又开始重新追求起紫菱来了,谁知道这画面让费云帆看到了,费云帆是个有风度的男人,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回了法国。

    这时紫菱才发现自己喜欢的人是费云帆,看到他离开的那一刻,整个人都痛苦无比,马上追了过去,两人和好如初,而且还定下了结婚的日子。

    结婚的请帖送到楚家之后,楚濂也马上去了法国,三个人又开始了纠缠,只不过现在紫菱的心都在费云帆的身上,费云帆随时都有空陪伴自己,而且有金钱实现自己不合实际的梦。

    就算紫菱再浪漫的想法,他都能实现,让紫菱更是高兴不已,两人成功的结了婚,汪母没有过去,不过听说汪父带着沈随心过去了,而且还和费云帆名下的企业签了合同,完成之后能大赚一笔。

    汪绿萍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咬的咔咔乱响:“这不是挺好的吗,妈,你到底站在哪边啊,紫菱才是我们最亲近的人,别管她到底做了什么事,只要她高兴就好了。”

    汪母有些不满,把水果推到朱天面前让他吃:“哪也不能和两个男人纠缠不清啊。这像是过日子的人吗。”

    虽然说原来她和绿萍的心思一样,但是看到自己离婚的时候,紫菱坚持什么爱情论站在汪展鹏的身边,越看紫菱和那个沈随心一样,心中自然对她不满。

    “好了,你就提她了,现在听到她的名字我就生气!她结婚的时候我没有过去,结果她连回门都没有回,倒是和她亲爹亲热的很。”

    汪绿萍看到母亲这个样子,不禁摇摇头,原来母亲虽然唠叨,那是个多鲜活的人啊,现在满心里都是郁气,整个人也变得刻薄了。

    之前无论紫菱再怎么给她难堪,她可从来没有说过女儿的一句坏话,反而忍不住在心中担心她。

    饭也吃完了,事情也说完了,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就连汪母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中带着的期盼到底有多大:“你们不走了吧,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吧。”

    汪绿萍点点头:“好,咱们先去散散步,让朱天晚上住到我房间里面,我和你一起睡。”

    汪母嘟囔着还是小孩子没长大,但是嘴上连抱怨都没有。

    第二天一大早朱天就去了学校处理这段时间请假的事情,汪绿萍在附近转着,找了一个合适的铺子租了,直接签了三年的合约,然后就找人开始装修,下午就把母亲带到这边来了。

    “妈,这是我租的铺子,准备开成餐厅,明天就有人过来装修了,以后你就管着吧。对了,你的身份证呢?我等明天就去找个代理人办一下营业证卫生证什么的,到时候直接挂到你的名下。”

    汪母看看地方可不小,听到女儿的话更是吓了一跳:“这里是你租的?地方这么大,得多少钱啊,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啊。”

    “放心吧,都是我赚的。”

    “这怎么能行?你现在又没有什么正式的工作,这钱是不是之前攒下来的?还不是用一点就少一点?现在都花了,你以后不打算结婚了。”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变小了,还左右看看,好像做贼似的:“小朱多好的人啊,名牌大学,学的又是热门的专门,将来肯定会有个好前程,而且还比你小了那么多。”

    汪绿萍听了母亲的话,整个人差点跳起来:“比我小怎么了?难道这还是什么优点不成?胆子小的要命,如果碰到了危险,还不知道是谁保护谁呢。”

    汪母对女儿的这个反应有些鄙视,言语里面还有些指点的意思:“你又没有结过婚,知道什么?啊,胆子小怎么了?你们是过日子的,又不是警察,整天出生入死的,能碰到什么危险?”

    说到最后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了,语气也开始低沉起来:“算了,你们年轻人自然有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毕竟我也没有资格这么说,我在婚姻上面也是一个失败者。”

    汪绿萍虽然知道母亲就是在演戏,还是忍不住说道:“好了,你放心吧,我肯定会结婚的,也会生孩子的,只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而已。对了,妈,你的证件呢?一会儿就我找人去办手续。”

    汪绿萍赶紧转移了话题,谁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结婚?不过自己肯定会有孩子。

    汪母也从之前失落的情绪中走了出来,赶紧追问道:“干什么还请人办啊,咱们自己去不行吗,反正我也没事。”

    “可是咱们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啊,专门的事还是交给专门的人去办吧。花的钱也不多,还节省时间。”

    汪母可不同意:“你不要去找人了,到时候我自己亲自去。”

    “妈,你懂这些东西吗?我记得之前爸爸的公司里面的事情你一点都不懂啊。”汪绿萍怀疑的看着母亲,难道这是她自己偷偷的学的?

    “不懂怎么了?我可以去学!”汪母说的斩钉截铁的:“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自己能办好。”

    “那好,不过要快啊,我这装修半个月就可以了。”

    “你这装修的到底是怎么风格啊,设计图呢?找什么人设计的啊,用的是什么设计师啊。”

    汪绿萍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就是我自己设计的,直接找的小工,这么个小的地盘,而且做的也不是什么高档的生意,有什么设计师啊。”

    她说到最后小心的看着自己母亲,汪母之前一直过的可是贵太太的生活,虽然保持着简约的风范,但也不是什么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她应该不会看不起自己的这个小生意吧。

    想到这里,她马上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道:“妈,我这里就是一个小生意而已,我找你来就是看店的,你可别看不起这里啊。如果你要是有自己的想法,想做个什么生意,等你想好了,我再支持你。”

    汪母直接瞪了她一眼,在空荡荡的房子里面转了几圈:“在你心中你妈我就是这个样的?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接下来的几天汪母直接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么,汪绿萍也不好住到自己的房子里面了,直接搬到了自己家里,开始帮母亲做饭了。

    汪绿萍也会做饭,只不过做饭的风格十分的粗犷而已,尤其擅长各种烧烤,家常菜也会做,拿手好菜就是乱炖!各种肉类蔬菜直接乱炖,各种调料放足,味道也不错。

    而且这道菜里面的材料也不限制,这次可以放这些东西,下次又可以放别的东西,做饭完全一样,绿萍连着做了三天的饭,全部都是乱炖,竟然材料没有一天是重复的。

    朱天忙完之后来到了汪家也帮忙做饭,他做饭十分的细致,而且十分的有耐心,简直就是和汪绿萍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了。

    汪母忙了一个星期才消停下来,在饭桌上不停说着自己这一个星期做的事情。

    什么卫生证营业执照什么的,她统统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办的,连到底在什么地方办理这里东西都不知道。

    最后只好找人打听,结果她问的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说的地方还不相同,没办法只好到银行的营业厅里面咨询这方面的问题。

    听到让去税务局,又咬牙跑到税务局,逢人便问到底该怎么办,准备什么资料。

    来回问来回准备,跑了不知道多少趟,一个星期忙的都是这个事情,到现在可以安心的等待证件了,她还是没有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办好的。

    不过也不想了,反正东西已经办好了。

    汪绿萍刚想让她休息几天,她又盯着餐厅装修的事情了,还说什么,不盯着,这些人偷懒不说,还会以次充好,汪绿萍也没有拦着她,反而觉得她这个样子也挺好的,整个人比之前不知道鲜活了多少。

    这样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餐厅的生意怎么样,她反而不怎么关注了。

    她刚准备开始自己的下一次冒险的实现,突然被国家的人找上了门,原因就是自己之前卖出去的材料。

    过来找自己的人是两个中年人,虽然穿着常服,但是举止间透着军人的风范,一个十分严肃,一个显得十分的和蔼,正是谈判的标准,一个唱白脸,一个□□脸。

    向她展示了一个从来没有看过也没有听说过的证件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责备:“为什么把国家=机密出卖给国外势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