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0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10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斗篷就是普通的东西,随便来一匹黑布,普通的粗汉子都能简单的做一个出来,但是这面具可是好东西啊,拿出去无论是送人还是卖了,都能得到不小的好处。

    本来看着来这里的客人都带着这些东西,这样的东西这里应该很多,所以他才想着把东西拿走,没想到竟然被人发现了。

    他本来是其他商会的人,代替自己的主人过来打探一下,最好能搅黄了生意,毕竟他们两家的生意有些冲突了,没想到这个看场子的人眼睛竟然这么尖。

    主持人站在那里没动,倒是从外面跑过来几个大汉,这些人原来就是绿林好汉,手上都见过人命,这个捣乱的人本来就是个泼皮,典型的欺软怕硬,根本就不是人的对手。

    几下之后就把他脸上的面具给扒了下来,然后扔出了大门,在他拿着的帖子上面重重的打了一个大叉,再也不会让这人过来了。

    其他犹豫的人倒是不敢乱动了,还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生怕这里的人想起他们之前想走的行为。

    但是主持人明显就是要来个杀鸡儆猴,根本就没有管他们,看着他们的眼神,似乎还想让这样的人来的更多一些。

    这也不怪他,之前他在张玉堂那里看到了很多的好东西,吃惊于它们的珍贵,更吃惊于张玉堂竟然把这些东西卖出去,但他也知道这些东西再珍贵,那一直放在自己的手中就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比如有人买了十套房子,一百套房子,肯定不会是想着他每天都要住不同的房子,而是想着投资。

    或者把这些房子全都租出去,或者看着房价高涨,时不时的卖出去一套,或者当作礼物送给别人,或者全留给自己的子孙,给他们增加一点资本。

    如果一个人名下的这么多的房子,只能让他自己一个人住,不能租也不能卖更不能送,那这么多的房子根本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和砸在他手中也没有两样了。

    李飞咳嗽一声说道:“下面拍卖会正式开始,我家主人不缺钱,但就是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以后每次过来的时候都是以物易物,否则的话,就算是有再多的钱,我家主人照样是不会看在心上的。”

    他说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是,能把自己断掉的静脉续上,能让自己变了一张脸的人,怎么会缺少金银这些俗物?

    下面的周师爷正仔细观察着他,发现他摸上了自己的脸,顿时有些无语了,这人看起来怎么这么自恋呢?

    李飞正自我感觉良好着,突然感到一阵冷战,不经意的往下看去,正好对上了张玉堂的眼睛,赶紧说道:“下面拍卖会就开始了,第一件东西就是追踪蛊。”

    张玉堂和小青两个人也打扮的和其他人一样,坐在了下面,这毕竟是自己事业的第一次开张,他们做主人的总要过来看看才行。

    第一件拿出来的追踪蛊其实就是很普通的东西,这蛊什么都能吃,如果它吃了带着某人气味的东西,就可以一直找到他,不论那人再怎么掩饰也不行。

    不过这东西,一般都用不上,特定的人还可以用上,比如衙门里面的人抓犯人的时候。

    李飞是被张玉堂用蛊改造过的,对这些东西自然是十分放心,在下面坐的人看来,这东西十分的夸张,该不会就是随便拿着虫子,然后过来糊弄人的吧。

    但是李飞却觉得自己还说的不够夸张,应该再夸张一点才行!

    他觉得这东西应该有无数的人要行,没想到自己说完之后直接就冷场了,最后还是一个胖胖的斗篷人影买下了,他用来交换的就是一个十分普通的玉镯。

    这让李飞有些失望,自己老板就在下面坐着,怎么就没有什么自己表现的机会啊。

    于是他接下来越说越夸张了,令下面的人更加不信了,接下来出来的各种稀奇古怪功能的蛊,都被人用普通的东西拍下了,整个拍卖会波澜不兴,让李飞十分的泄气。

    等到把人送走之后,他直接到了张玉堂面前谢罪:“张少,真对不起,事情竟然被我弄成这个样子。”

    “没事,咱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名气,反正好歹已经换过来不少的东西了不是?”

    张玉堂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中,他感觉这次拍卖还不错:“以后就这样进行就可以了,明天我就要去京城了,有什么东西咱们随时联系。”

    他说着就递给了张玉堂一对手掌大小的圆筒,这两个圆筒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两个圆筒上面刻着一个字的一部分,对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字,这证明这两个就是完整的一套。

    李飞虽然没有用过这东西,但是刚才拍卖的时候,已经卖出去了一对,自然知道这东西是怎么用的。

    这一对东西中各装着一只蛊,两只蛊有心灵感应的能力,天南海北的人各持一个,如果天南的人写了一封信,可以让自己手中的蛊吃下去,海北的那个蛊就会有所感应,吃下去的东西会重新吐出来,东西成絮状,但是摊开展平之后,可以看见上面的痕迹,和天南的人写的信一模一样。

    李飞觉得这东西太神奇了,只可惜只换了一个古卷的手抄本,这是太可惜了。

    而且他还不知道的是,换了这东西的周师爷明显是把他当成了骗子,如果李飞知道了,肯定会更加的无语。

    李飞随手拿了一个蛊说道:“放心吧,张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张玉堂随意的摆摆手,然后带着小青离开了,他们一路往北去京城,到了什么有趣的地方也会停下来,反正时间还早的很,有大把的时间让他们玩耍。

    张玉堂经过一些有灵性的名山大川总会停下来,在这里找到各种的宝物,有可能是一种竹子,有可能是一汪清泉,全都装在了储物器具里面,一路上不止是他,还有小青的修为都在缓慢的增长。

    在张玉堂到了京城的时候,白素贞终于把许仙给救了出来,两人又上门拜访了张府,得知张玉堂已经带着小青进京赶考了,心中一片失望。

    张玉堂之前让她用世俗的手段解决问题,她不屑一顾,现在事情越来越糟,他们连钱塘县都回不去了,现在只能在杭州城安家了。

    现在本来要张玉堂帮着想想办法的,谁知道人又跑到京城去了,虽然知道张玉堂肯定不知道自己的打算,但心中总是忍不住想着他是不是故意的。

    客气的和张员外夫妇说了几句家常,白素贞就带着许仙离开了,许仙闲着没事,就开始看医术,这在白素贞的眼中自然还是想开医馆的意思。

    白素贞在心中琢磨了几遍张玉堂之前的话,心中马上就有了主意。

    她到了大街上,专门挑一些看起来肥头大耳,穿着十分好的人,把他们的钱袋全都偷了回来,这些人自然不缺钱,钱袋全都是鼓囊囊的,而且说不定还是为富不仁的人,自己这样做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白素贞挑了十几个人,把钱袋都偷了回来,因为她偷的时候用了法术,让那些人也记不清自己的钱袋到底是什么时候掉的了,查来查去也查不到什么,自然又成了破解不了的谜案了。

    白素贞手上有了一百多两银子,去租了一个店铺,马上就把药堂给开张了,许仙自然又是感动不已,夫妻两个的感情更加亲密了。

    张玉堂到了京城自然也是一心要修炼,根本无意于仕途,所以也就闲来无事的看一下书,然后拉着小青到处玩耍,修为却都没有拉下。

    李飞时不时的给张玉堂通信,告诉他铺子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了,而且别人拿过来交换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但是交换的东西还是以古董玉石为主,稀奇古怪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一个。

    张玉堂自然好好的宽慰他一下,让他不用着急,两个人就好像在聊微信一眼,只不过时间稍微的长了一点,毕竟这边吃那边吐,最少也要用一个时辰的时间。

    不过幸好现在书信流行的是文言文的格式,精简的不得了,就好像现代早先时候在发电报一样,收钱是按照字数来的,自然是怎么精简怎么来,而且字少的话,还可以让速度更加的快一点。

    张玉堂自然觉得这速度有的够慢了,但是在李飞和小青看来自然很快。

    就算是骑上最快的马不停歇的奔跑,肯定还没有走一半的路程,这边用蛊虫的信息已经到了。

    小青对这种蛊虫爱不释手,坚决的表示自己要一个。

    “你要它干什么?”

    “我可以用来和你联系啊。”

    “咱们又不用分开,自然用不上这些东西。”

    “你说的也是啊。”小青对这东西的兴趣立马减少,但是张玉堂还是给了她一个,当作她的收藏。

    顺便又开始收集材料,然后给小青炼制一个储物袋,小青虽然有法术,但全都是攻击形的,对于炼丹炼器根本就不擅长。

    两人在京城里面租了一个院子,每天忙个不停,日子过的倒是挺快的。

    张玉堂也没有忘了给父母送东西,不过走的全都是正常的路线,东西一个月之后,两个月之后才收到都是常有的事情,就是这样张员外夫妇已经很高兴了,毕竟儿子没有忘了自己不是?而且最重要的是还在告诉他们,儿子现在在外面十分的平安。

    张员外现在的交际圈子已经扩大了不少,而且人缘相当不错,毕竟他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从来不斤斤计较什么,所有人不管自己能不能做到心胸十分开阔,但全都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恨不得自己身边全都是这样无私的人,斤斤计较的只要自己就行了。

    而且他手中握着各种毒物药材的来源,别人家里如果养这样东西,要么是伤亡惨重,代价太大,要么就是害怕碰这些东西。

    就好像大家都知道去国外打工赚钱,但是真的去国外工地上干活的有多少?语言不通,水土不服,最重要的是国外经常打仗,一个人拿着木仓抢东西都是常事,根本不用大惊小怪的,一群人拿着木仓在搞恐=怖=活动也不用吃惊,人家就是光明正大的合法组织。

    经常看到报道说哪个地方发生什么战争了,国家的大使馆反应迅速,赶紧把人安全的全都送回了国,其实那地方乱的很,干什么都要担惊受怕,不知道多少人被吓破了胆子。

    张员外过的十分滋润,而且现在这东西有人专门看着,自己只要小心的保护好那些荷包里面的蛊虫就好了,小日子十分的轻松。

    所以每次三皇祖师会开会商议事情的事情,他都会过来,顺道炫耀一下自己儿子。

    让其他的股东们显然有些羡慕嫉妒恨,儿子谁没有,他们每个家中都有好几个呢,而且还是不同的妻妾生的,进京赶考?他们家中也有子弟去京城赶考,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些小兔崽子们怎么就不知道往家里送点东西呢?

    如果送点东西的话,肯定也不用光听张老头在这里炫耀了。

    “看看这个石头,没错,就是普通的鹅卵石,我儿子在经过一条小溪的时候,突然觉得这鹅卵石十分的好看,就专门找人送了过来,还说镶嵌在路上,每天让我们在路上走一走呢。”

    “看看这个木头,像不像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头?是我儿子在一个小摊子上面买的,虽然木头不值钱,但是也有几分的野趣啊。”

    “看看这个镯子,是我儿子买的原石,然后开出来的翡翠磨出来的镯子。”

    “看看这肉干,我儿子在一个铺子里面吃了之后感觉非常好,让人送过来的,什么?坏了?不会坏的,这是专门为路人做的,能放两个月呢。”

    这一连串的话,让其他人听的牙酸的很,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愣是让张老头说的高大上起来了。

    不过他们心中倒也真的酸楚起来了,礼轻情意重啊,多少在外的游子会往家中送这么多东西的?光是路费就是这些东西价值的好几倍了。

    有人打算回家也对自己在外的子孙说上一说,后来还真的等到了一些信和东西,但是信上总是在问家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要不然就是说在外花钱的地方多,让家中给他送钱。

    再后来儿媳孙媳们嘴还开始碎了起来,说他们太贪婪了,本来年礼节礼准备的就已经很丰盛了,现在还要变着法的冲着他们要钱,可把这些股东们给气坏了。

    倒是之后家族的继承人又有了一丝的变动。

    所有人兵荒马乱的同时,谁都不知道张玉堂才是这个事件的□□。

    张玉堂和小青在京城逍遥自在,张玉堂虽然看着书,但是大多看的都和科举没有什么关系的书,能增长人的见识,但是对科举没有什么关系,他也不着急,虽然对科举也没有什么把握。

    准备等到科举接近的时候,靠近主考人员那里打听一下消息,反正自己也不准备多出彩,能够考中就行,就算是最后一名也没什么,自己也从来没有想着要在官场上面发展,想要的就是这个资历。

    他向来做任何事也不瞒着小青,直接对小青说自己科举没把握,还把办法直接说了出来,小青什么也没问,只是说道:“想要我做什么直接说就行了。”

    张玉堂自己忙碌的时候,也没有忘了小青,在京城开始探访四处有名的僧道,虽然说高人不在乎什么名利,但毕竟为了自己的教派还是会在京城这边扎根。

    毕竟不畏权势,讲究众生平等,淡泊名利是一回事,让自己的教派大兴,教义传遍整个世界,统治者支持自己又是一回事。

    所以在京城附近修建寺庙道观的人,总有一套值得别人学习,十分吸引人的东西。

    别管这些东西到底是有真正的得道高僧,和他们说话是真的如沐春风,还是其实就是一些擅于察言观色的人,懂得顺着这些人的话往下面说,还是见识多了,总结的多了,听听别人的烦恼马上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劝导。

    反正自己都有一派的绝活,起码糊弄广大的普通信徒,或者思维睿智的士大夫,还有疑心重的皇帝都不成任何问题。

    张玉堂带着小青就去了这些地方,结果有些地方确实就是假冒的,根本看不出来小青的原型是什么,有些倒是看出来了,结果更不好,上来就喊打喊杀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