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9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9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你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根本就不会这些东西是吧。你身为一个武人,竟然连这些东西都不会。”

    张玉堂十分的嫌弃。

    李飞显然也听出来他口中的嫌弃了:“你是从哪儿听到的。”

    “射雕英雄传!”

    李飞虚心的求教:“这是哪家的武功秘籍?”

    “这是小说,额,话本!”

    这下子轮到他不屑的看张玉堂了:“我其实很强的,而且有证据,我之前被废了武功。”

    张玉堂决心虚心求教:“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说头嘛?”

    李飞无力的看着他,终于停了下来,面对着他,李飞的脸现在截然不同了,但是两人都没有什么异样,直接说道:“就是因为我之前学的太好了,所以他们才要废了我的武功。”

    他这么一说,张玉堂马上就了解了,正因为李飞是个学霸,所以师门的人才要对付他,这样的话,师门的东西才不会往外面传,但如果李飞是个学渣的话,师门的人肯定连他到底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你说的不错。”张玉堂点头表示了同意,然后说道:“看你刚才练的不错,怎么样?现在身子恢复的。”

    “差不多了,你打算让我干什么?”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开了一个店铺,准备卖一些神秘的东西,用来交换的也都是神秘的东西。现在就需要人看着。你之前的性子挺好的,武功也不错,我还会给你点杀手锏,你只要把这个铺子看好就行。”

    李飞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现在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而且比之前更好的英俊。

    之前被割断的经脉又重新连结好了,而且感觉自己的内力比之前更加的身后了,张玉堂为自己做的这一切,如果公布出去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但是看他为自己做的这一切好像也挺轻松的。

    说明他手中的好东西肯定更多。

    不过,李飞并没有什么贪婪之心,反而感觉到肩膀上面的责任更加的重了,这么多好东西,自己能保护得来吗?看来自己应该再强悍一点了。

    而且……张玉堂之前说的那个什么降龙十八掌,真的是话本吗?是不是他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李飞身上的伤对张玉堂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事,蛊虫可以轻松的解决,而他脸型的改变,更是自己上一世培养出来的蛊虫的杰作。

    上一世他被人叫做老祖宗,除了活的时间确实非常长久之外,还是真的让人当成祖宗膜拜了,既然是膜拜,肯定是心中有所求的。

    各种各样有身份的人求到他的面前,他就是再不耐烦,也知道不能拒绝所有人,所以偶尔的也会回应这些人,毕竟自己就是单独的势力,身边可靠的就是虫子,有些东西也不能违抗,一些事情他根本就推脱不掉。

    比如国家的总统突然身患重病,现在是非常时期,除了他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可以挑起大梁来,显然这人不能死,他肯定得培养续命蛊。

    这都是正当的,但是有些自己不能拒绝的人,还给自己提了一些千奇百怪的要求,比如让自己变得更加漂亮,更加英俊什么的。

    虽然说现代的整形美容技术已经非常高超了,而且也不是什么多昂贵的东西,就连普通人都会割个双眼皮,打个美白针,瘦脸针什么的,更不要说一些有钱有势的人物了。

    但是这些人可不想在自己的身上动什么刀子,也不想让什么化学药品进入自己的身体里面,希望能用一些自然的东西。

    蛊虫看起来虽然害怕,但完全是自然的啊。

    张玉堂之前就研发了一些专门美容的蛊虫,放到人的身体里面之后,可以调整人的体型,对脸也能进行微调。

    不是整容,就好像是ps软件技术一样,好像把整个人都美化了一样,下巴稍微的瘦一下,眼角稍微的大一点,没想到自己在这一世仍然用到了。

    小腿粗细的小青无聊的趴在了地上,张玉堂说道:“走吧,到我的店铺里面看看。”

    他说着摸到了小青的七寸之处,小青虽然是蛇妖,但是它的致命弱点仍然没有什么变化,它的致命弱点被张玉堂这么提着,没有一丝的害怕,该干什么还在干什么。

    张玉堂稍微的用力,小青马上知道他要干什么了,马上就开始配合他。

    所以在李飞的眼中,张玉堂稍微的用了一下力,马上就把小青给提起来了,手微微的一抖,小青马上就从小腿粗细的身形,变成了三尺宽,将近一米长的身形。

    他轻轻的一甩,小青马上就围到了自己的腰上,当它一动也不动的时候,看着就是一条碧玉打造的腰带,衬得张玉堂贵气逼人。

    “走吧。”

    看呆了的李飞赶紧跟上。

    两人走在大街上面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张玉堂早就开始在腰上围着小青了,而且还领起了一个潮流,杭州开始流行了玉带,各种颜色的都有,甚至女子也会带着一个。

    只不过男子多用青色的罢了,所以他走在街上倒也不显眼。

    两人很快就到了一个偏僻的街道上,然后走到了一个被虚掩着的后门,进去之后,喝酒吆喝的声音想个不停。

    听到后门这边有动静的时候,正在喝酒的大汉们齐齐的转过头过来看,看到张玉堂的面容,这才放下心来,齐齐的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七嘴八舌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少爷,咱们这里什么时候开张啊。”

    “就是啊,兄弟们现在都闲得发慌啊。”

    “每天这么好酒好肉的供着,弄的俺们都有些不好意思。”

    张玉堂笑了:“马上就能开张了,之前就是在寻找你们的头人,现在终于找到了。”

    有的大汉不服气起来了:“你说的头人就是这个小子?他能当什么头人!看起来就没有二两肉。”

    “就是,起码我赵大就不服气。”

    张玉堂使了一个眼色,就看你的了。

    李飞笑嘻嘻的扑了上去,让他们见识一下到底什么是真正的高手。

    真正的高手体形修长,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绝对不是眼前这样,肌肉练的成一团团的,看着就好像石头绑在他们身上一样。

    这几个大汉练的都是外家功夫,李飞练的却是内家功夫,李飞朝着他们扑过去的时候,就好像狼入羊群一样。

    没一会儿就把这些人全都打倒在地了,张玉堂没有多关注,反正自己不会给李飞任何的帮助,这都要靠他自己的本事了。

    张玉堂准备了一点东西,然后让小青去送请帖去了,小青根本就没有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请帖就出现在邀请人的桌子上面了。

    张玉堂的这个店铺没有任何的名气,也没有写邀请人的名字,很多人都不屑一顾,直接把帖子给扔了,但仍然有一些好奇心的人过来了。

    毕竟请帖上面已经写了规矩了,店铺里面的东西都是交换的,不使用任何的金银,这倒是有些新奇。

    不过因为没有见过这种形式的,所以过去的人都带着一些东西,都是古董,艺术品什么的,虽然有些价值,但价值并不高,就算是损失了,自己也可以承受的。

    张玉堂这边准备的就是一些蛊了,这是他的拿手绝招,顶级的他也没有拿出来什么,拿出来的都是一些常见的,甚至别人也能培养出来的,只不过耗费要大了一点而已。

    张玉堂给店铺取的名字就是‘张岑’,这个称呼像人名多过像店名,张玉堂取的十分的随意,其实就是他和小青两个人的姓。

    他取的简单,却不知道等到‘张岑’的名气大增之后,到底有多少人在找这个‘张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三天之后,店铺开门了,门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时不时的还有一队队的大汉围着店铺转圈,就好像在保护着什么一样。

    别管这些人到底武功怎么样,单看他们的体型还有狰狞的脸庞,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惹的。

    一般人还准备看看这个新开的店铺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看到看门这人长得这么凶狠,马上就歇了心思,倒是一些拿着帖子过来的人看到这样的门卫,心中十分的舒服。

    而且感到十足的安全感了。

    周师爷就是一个觉得有十足安全感的人,他现在人生十分的圆满,虽然没有考中举人,但是成功的投靠了知府大人,很得他的赏识,就是他的心腹。

    家中也有娇妻,现在已经有三个儿子了,他对现在的日子满意的很,但是因为年少读书的时候,心中仗剑□□,读万卷书行千里路的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

    现在已经四十岁了,都是半入土的年纪了,自然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了,但是心中那点冒险精神却没有丢失。

    看到不知道是谁给知府送的这个帖子,知府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之后,他自己倒是来了兴趣了。

    而且他带的是他之前收藏的一本古卷——的手抄本,不过这也算是好东西了,要知道这本书不知道多少人没有读过呢,外面流行的都是一些残卷。

    周师爷刚进门的时候,就被人塞了一个面具还有一个斗篷,这里的下人好像都是一些粗人,看着力气大又强壮,其实做守卫正好,一点都不适合伺候人。

    周师爷被他们伺候着穿上斗篷,戴上面具的时候,感觉他们的劲实在太大了,弄的自己都有些疼痛了。

    “你的劲太大了,难道就不能轻一点吗?”周师爷刚抱怨了两句,马上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自己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尖细啊,就好像是捏着嗓子说出来的一样。

    “我的声音这是怎么了?”他说了这一句,马上就慌张的往自己的脖子那里摸去,生怕自己的喉咙出现了什么问题。

    一边照顾他的大汉粗里粗气的说道:“面具就是有这样的效果!”说着他自己也拿了一个面具随手往自己的脸上一戴:“你看,我没说错吧。”

    他原来声音非常的粗犷,现在也变得和自己同样的尖细起来了,终于让周师爷不那么的慌张了,好像发现了什么玩具一眼,带着面具说了几句话,然后又把面具给摘掉说几句话。

    反反复复的,听着自己的声音一会儿变得尖锐,一会儿变得普通,就好像找到了一个最喜欢的玩具一样。

    等到他终于想起来自己面前还有一个人在等自己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发现那个粗糙的大汉正在鄙夷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周师爷感到自己的脸都红了,好像大汉也没有说什么尖酸的话,直接催促道:“这面具还行吗?”

    “可以,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吗?”

    “没有了,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过去了。”

    周师爷戴着面具,穿着斗篷,把自己整个人都遮起来了,对即将到来的拍卖会更加的期待了。

    他离开房间,这才发现自己过来的是一条走廊,两侧有好几间都是自己这样的房间,此时正有一个房间里面传出来响亮的声音。

    那声音和自己刚才发出来的一样。

    一会儿尖细一会儿正常,显然里面的人正和自己一样正在实验面具,周师爷听到这里,脸上也忍不住开始鄙视起来了,和刚才那个大汉脸上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了。

    哼,真是没见过世面!

    显然早已经把自己刚才的境遇全都忘了。

    大汉直接把他带到一个大厅里面,大厅里面空荡荡的放着一些椅子和桌子,不过椅子上面铺着软绵的垫子,坐上去十分的舒服。

    他还是来的比较早的,坐着等了好一会儿,茶都喝了两杯了,大厅里面才做了不到一半的人,正在他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非常英俊的人走到了前面的高台上面,正式宣布这次的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周师爷听到这话真的有些傻了眼睛,这才坐多少人啊,现在就开始了?

    大厅里面摆满了桌椅,但是现在仅仅坐了三分之一啊,虽然不知道东西好不好,但是看着人这么冷清,总是让人感觉东西确实不怎么样的。

    他本来想问上一句,到到底是文人,谨慎惯了,希望这个时候蹦出来一个冒失鬼,他习惯性的坐在了靠后的位置,这样的话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观察起来所有人。

    他现在希望找到一个这样的目标,能够当出头鸟的目标,嗯,自己左前方坐着一男一女,应该是衙内和他的小妾之类的,两人之间相当的黏糊,一点都没有往台上看,这个不行。

    右前方坐着的应该是个读书人,身材很瘦,宽大的斗篷穿在身上,衬得身子更加的瘦弱了,显然也不是个什么好的人选。

    再往前的地方……

    周师爷还没有往前面看的时候,一个尖细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就这么点人就开始了?人怎么这么少?会不会你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东西?”

    前方的主持人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变:“好东西当然有,只不过我们这里是第一次开始拍卖东西而已,没有什么名气,但是人少,对你们来说是幸运的,因为你们能得到东西的概率更大了。”

    “这么说你还是为了我们好啊。”

    “这是当然的了。”

    “你竟然敢讽刺我?奶奶的,老子要把这个店给砸了,什么破店啊,说的倒是好听,大家也不看看这到底有多少人!咱们都走!”

    大汉把自己身边的桌子椅子全都扔了,然后号召起来了,并且自己首先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有几个对这里的情况感到有些诡异的人,犹豫的站了起来。

    毕竟这是一个新的地方,谁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的谋财害命的,还是过来勒索的,他们早就为自己的好奇心后悔不已了。

    这个时候看到有人起头,赶紧在后面跟上,英俊的主持人倒也没有拦着,而是笑道:“大门就在那个地方,谁都可以走,但是怎么来的怎么走就行了,这里的东西可不能带走。”

    大汉身子一僵,随即蛮横的说道:“谁稀罕你们这里的东西,就是送给我都不要。”

    主持人指着他身上说道:“就把面具和斗篷留下吧。”

    大汉好像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把身上的斗篷摘掉,随手仍在了一边,然后猛地跑了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