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三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8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三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8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看到白素贞突然闯了过来,张玉堂连眉毛都没有动,显然心中早就知道了。

    倒是小青的脸色却称不上好。

    虽然之前她和白素贞的关系不错,但是现在她和张玉堂的关系更加的不错,卧室是个*的地方,姐姐怎么一声也不说,直接就走了过来?

    而且在她心中,已经和白素贞告别过了,她就再也没有想过能在这里见到她,再次见面的地方也许是天上,也许是海外,反正不是这个地方。

    就好像一个人说要离开了,朋友给他开了一场宴会,心中满满的都是不舍,谁知道这人没走,过了一个星期又说要走,朋友又开了一场送别会,人还没有走,过了一个星期又说要走,来回的折腾几次,什么离愁别感啊,全都被折腾没了。

    心中巴不得他赶紧离开,甚至会升起厌恶的感觉,这人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玩人?

    小青再见到白素贞虽然说不上是厌恶,但绝对烦躁无比。

    “你又过来干什么!”

    小青不客气的问道。

    白素贞看着她用原形躺在床上,紧挨着张玉堂,嘴上马上呵斥道:“你这样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干什么?小心被人看见!”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心中却有了一股羡慕,能随时随地的现出自己的原形挺好的。

    小青翻了一个身,柔软的床铺让她一点都不想起来:“我每天都是这个样子,也没有什么人说我,大家都习惯了。”

    张玉堂轻轻的摸摸她冰凉的身子,让她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其他人都喜欢我!”

    如果让她说,还不知道会歪到什么地方呢,张玉堂直接接过了话题说道:“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总不会是对我父母说的那样,离开家的时间太久了,现在想回来看看吧。”

    “不是,我和相公马上就要回到杭州居住了。”

    白素贞脸色十分的复杂。

    “是回到这里准备开医馆吗?我记得他的医术不错?”

    本来白素贞想解释的,后来又不知道怎得,突然又不想说了:“是啊,他的医术很不错,而且在这里的生意肯定更好一点。”

    “你说的不错,在这里生意肯定会更好,但是风险也会大一些。”

    “这能有什么风险?”白素贞不解的说道,不过随即就表示,不管到底有多大的风险,她自己都能控制住。

    小青一脸懵懂的看了过来,她从来没有发现张家有什么风险,倒是张玉堂小声的笑了:“你现在已经入世了,就要用入世的手段解决才行,以后你就知道了。”

    白素贞一脸不解的走了,离开之后又用法术收拾好了自己的房子,又趁着夜色,直接赶往的钱塘县,在许姣容一家起来之前,装作刚醒的样子,然后去了厨房。

    等到许姣容夫妻两个起来之后,发现白素贞已经做好了饭,脸上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许姣容赶紧过来拉着她的手问道:“汉文出事了,你是不是一夜都没有睡好?就是因为他出事了,所以你才要好好的,要不然这不是让他在监狱里面更加的担心吗!”

    白素贞笑着说道:“我没事,就是起的早了一点,好了,咱们赶紧吃饭吧,姐夫不是还要上差?”

    李公甫也是满脸复杂,之前府库的官银失窃案已经被告破了,本来他应该松一口气的,但是心情更加的沉重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宁愿希望这个案子没有被告破!

    因为失踪的官银不知道怎么的跑到弟妹的嫁妆里面了,而且两人还傻傻的去拿着官银去买铺子,一下子就被人发现了!

    对此白素贞表示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本来嫁妆中就有银子啊,肯定是谁把东西给换了。

    李公甫也知道官银肯定不是两人偷的,毕竟世上肯定不会有这么愚蠢的人,要知道官银之所以是官银,就是因为它的外表。

    官银的大小体积外表都是有一定模型的,一个个的全都是金元宝形状的,而且在底部还会有‘官府’之类的字样,反正看着就是各种高大上。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偷走了官银,肯定不能直接就这么用,得把表面的官府痕迹给消除了,这都是常识。

    就好像在现代的时候,绑匪绑票需要现金的时候,很多人都不会要新钞,全要的是旧钞,而且还不要连号。

    而且真的拿着刚发行的连号的新钞出去大商场买东西,或者直接存到银行里面的话,分分秒会被发现啊。

    偷了官银的人,肯定会想办法把官银给溶了,然后重新打造成银子,反正银子本身的官府标记肯定得去除了,要不然就是直接打造成首饰,反正不会大大咧咧的就拿这银子去花。

    就好像在现代稍微聪明一点的绑匪都不会拿着连号的钞票去银行里面存钱一样。

    但是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人!

    李公甫在官银丢了之后,马上就贴了告示,说明一下官银丢失的事情,然后发动老百姓的力量,如果发现有什么端倪了,就马上过来汇报给官府,到时候肯定有重酬!

    这都是办案的老规矩了,其实就是让人提供一些线索的,如果有价值的线索,就给点赏银。

    李公甫发誓自己想的最多的就是有人过来汇报一下,自己看见什么可疑的人了,或者说某人原来根本就没有钱,现在突然花钱大手大脚起来了,而且还都是绞碎的银子,十分的可疑。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谁会发现有人拿着官银出来买东西,而且还不是一锭两锭,而是一个包袱里面全都是官银。

    李公甫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这么发生了!

    这人还是自己的小舅子,一切的一切都让李公甫有种做梦的感觉,甚至他也因为要避嫌,所以并不负责这个案子了。

    但是许仙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这些银子全都是白素贞的,但是白素贞指天发誓肯定是有人换了自己的嫁妆银子,但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嗯,不会有人那么蠢的,偷来官银之后,直接就这么花出去了,起码得拿着锤子把银子砸扁,然后用剪子绞成一段一段的吧。

    这么简单的事情谁不会呢,他就说肯定不会有人这么愚蠢的,所以事情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有人知道白素贞的嫁妆银子非常多,所以偷过来官银之后,直接就把官银和白素贞的银子换了一下,白素贞的银子就是普通的银子,怎么花都没有问题。

    白素贞一直没有发现,等到要去买铺子了,这才惹出来乱子,然后被人发现了。

    李公甫在心中这么一推断,越来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之前事情明显就不怎么合理吗,这样才合理!

    显然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就好像总想把世间一切隐秘的事情,全部都用科学的道理讲清楚一样。

    办案人都接受这个解释,不过虽然心中有底,但是嘴上肯定不放松,一副这就是凶手的样子,其实都在慢慢的查真相。

    把许仙关住也是为了让真凶放松而已,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的是,真凶就是那个看起来柔弱无比的白娘子。

    白素贞知道许仙被关起来之后,方寸大失,许姣容夫妻心中也惦记着许仙,但是他们也都知道事情不能这么着急,这肯定要梳通一下关系,得慢慢解决。

    显然白素贞等不及了,直接施展了法术,赶紧让办案人员定下结论,许仙就是偷官银的人,被判了流放,而流放的地方就是杭州——这其实和没有判刑差不多。

    然后带着许仙过来杭州,准备在这里开始新生活。

    白素贞这一切都是瞧瞧做的,许姣容夫妇根本就不知道她在一夜之间竟然忙了那么多的事情。

    果然,上午就得到了许仙被流放的消息,下午人就被送到杭州去了,白素贞赶紧跟上。

    许姣容夫妇觉得这一切真的是太诡异了,明明官银就不是许仙偷的,现在却给他判了刑,但是判流放,只是流放到杭州,这中间肯定有什么隐秘。

    难道官银其实根本没有丢,是有人拿过去用了,现在只是上面的博弈?夫妻两个赶紧把这件事从脑海中忘记。

    白素贞可不觉得这件事到底有什么怪的,还觉得官府办事实在是太拖拉了。

    这天,张员外也十分高兴,甚至红光满面了,一方面是他现在终于有资格加入到三皇祖师会里面了。

    现在自己也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了,动物类的药材谁能有自己家养的那么多?谁能有自己家养的那么好?现在可不是自己巴结着别人,而是别人开始巴结自己了。

    他很快就加入到三皇祖师会里面了,而是还不是普通的成员,而是那种比较有权利的那种。

    二是经过他多方的确定,青大仙之前给自己叼过来的那个蔫巴巴的草竟然是棵兰花!

    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品种,但是想到青大仙知道自己喜欢牡丹这样的花,所以也送给自己花当礼物,这份心意实在是太感动了,以至于给小青的饭菜又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希望青大仙以后再送给自己多点礼物。

    张家有钱,日进斗金,又有本事,现在又加入了三皇祖师会里面,还有福气,养毒物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发生一点伤亡,家中供着一条灵蛇,能保佑祖孙好几代呢。

    由于种种原因,张玉堂从原来的一个一般人,马上就变成了一个高富帅了。

    家里有钱有权有本事有福气,独生子女,没有人争什么家产,父母和善可亲,张玉堂瞬间成了各个大户人家眼中的乘龙快婿了。

    每天过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有些人家已经是张家不能拒绝的人了,而有些则是张家不想拒绝的,那家的女儿还是不错的!

    但是张玉堂可没有什么心思,直接来了一句:“等我考上举人再说吧。”

    张员外举得也是这个理,如果张玉堂能考上举人,到时候儿媳妇的人选肯定要更加的优秀,张家下一代的基因也会更好一点。

    所以张员外夫妻两个开始拒绝了,而且拒绝的理由也十分的正当,一些理智的人家已经接受了,毕竟如果张玉堂真的考上举人了,女儿的处境肯定会更好。

    有些则接受不了了,觉得张家就是不想接受,这些人不是一直高傲惯了,根本就没有被拒绝过,就是觉得到时候张家的门第高了,虽然看不上自己家了。

    张玉堂只要出去了,就能碰到各种各样的意外。

    某小姐放纸鸢的时候,纸鸢掉在了他的前面,某小姐突然落水了,周围就张玉堂一个人,某小姐好像和他有了私情,风言风语的好像是真的一样,她的父母找过来讨说法了,让张玉堂烦不胜烦。

    小青经常在张玉堂出门的时候,伪装成玉带缠在他的腰上,这些事情就是发生在她的面前的,可想而知她到底有多愤怒了。

    正当她想亲自出手的时候,张玉堂阻拦了她:“你不能出手,还是让我动手吧。”

    “为什么,难道你心疼那些小妖精了?”

    张玉堂马上无语了:被一个真正的妖精说成是妖精,她就没考虑过当事人的感受吗?

    “你说错词了,应该是心疼你这个小妖精了。你现在身上的妖气还没有稳定,出手的话一定会留下自己的气息,说不定会引来什么麻烦。”

    这个世界一些得道高僧总会一些法门,这些法门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出来一些不对劲的事情,看出来妖气更是轻松的很。

    一家人中出了意外之后,总有人会想着到底是不是妖邪作祟,说不定还会过来找高人看看,如果是假冒的高人,他们自然也不会担心什么,但如果是真正的高人的话,说不定会追查到他们身上。

    小青听了之后心中马上美滋滋的。

    张玉堂第二天直接带了行礼说要进京赶考,天知道现在距离考试还有一年半的时间的。

    但是张玉堂说出来之后,张员外夫妇也没有阻拦,毕竟路途遥远,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到了京城里面也可以熟悉一下环境。

    还要给他找一个镖局里面的镖队,准备护送他过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而是路途遥远,什么土匪水匪众多。

    什么一个书生去赶考五年都没有回来,最后被人发现他是被强人杀了,什么一个做官的举人上任去了,几年之后才发现这个举人早就被人杀死了,现在当官的是拿着他的文牒的冒牌货啊。

    这样的事情虽然少,但绝对有,张员外夫妇担心的一点都不多余。

    但是张玉堂坚决不同意,最后张员外没有办法了,直接说道:“要不然你就带着青大仙过去,要不然就别去了,省得发生什么事情,我和你娘还要担心。”

    张玉堂点头同意了,话说他本来就想着带着小青的,他不止带着小青,还带上了家中一直珍藏着的宝剑。

    这下子张员外不担心儿子了,反而担心起自己家的宝剑了。

    这个剑是张家祖上传下来了,本身带着一定的灵性,而且还可以破邪,张员外肉眼凡胎看见的是眼中的古董,觉得这样的好东西就应该好好的供奉起来才行。

    张玉堂却知道这些的东西就应该多用,越用材越有灵气。

    小青现在在人形还有原形之间的转换非常的有自制力,就算是喝了雄黄酒,整个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也不会变回原形。

    但是自身的妖气还是收敛的不够彻底,自己在外面行走的时候,还是带着一把宝剑为好,可以遮挡一下小青身上的妖气,而且京城那地方□□,谁知道到时候会碰到什么?

    不过他虽然要去京城,但不是现在,要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好才过去。

    张玉堂离开张家之后,首先就朝着自家的山谷走过去,自己还在那里藏了一个病号呢。

    到了地方之后,发现李飞正在练武,之前他被废了武功,又被关起来那么长的时间,自己的武艺虽然没有忘,但已经生手了,现在正在慢慢的熟悉。

    张玉堂看他打的虎虎生威,趁着他收手的功夫问道:“能不能打个降龙十八掌?”

    “那是什么?”

    “威力很强大的一招,一共十八招,每一招使出来就会飞出一个龙的图案,而且拥有龙的力量!”

    “我不是变戏法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