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7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李飞还是面无表情,这让张玉堂有些无趣了:“你难道是个面瘫,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

    李飞根本就不知道面瘫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说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

    这让张玉堂差点翘起自己的尾巴了:“算你识相,以后根本我的话,有你的福气。”

    “我现在已经是个残废了。”李飞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言不发了,张玉堂等了很久才明白他的意思了。

    自己有本事救李飞出去,既然肯花这么大的本钱,那么让他办的事情肯定也不是一般的难。

    也许他之前有本事办到,但是现在他武功没了,说不定根本就办不到了。

    “只要你愿意把自己的命卖给我就行了。”

    张玉堂轻轻的摸摸锁着大牢的铁链,铁链一下子就融化了,在外人看来张玉堂是个高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摸上铁链的时候,一种噬铁的蛊虫钻了出来,把锁链给咬断了。

    张玉堂看似不经意的把锁链扔到了一个角落里面,然后让李飞走了出来,两人正大光明的走出了天牢,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人流中了。

    张玉堂要是喊打喊杀的过来救人了,其他人肯定会乱叫起来,但是他这么正大光明的走了,其他的犯人反而不敢说话了。

    谁知道这个披着斗篷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还这么光明正大,说不定就是有官府背景的人,他们可不想惹什么事。

    等到中午看守过来送饭的时候,发现竟然少了一个人,而且还是马上就要问斩的人,赶紧跑了出来大吼道:“有人越狱了!”

    看守全都跑了过来,发现牢门上面的铁锁竟然没有了,都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开锁的时候,顺道把铁锁给拿走了?

    这也说不定啊,那道铁锁沉甸甸的,十几斤的份量,如果找人回炉之后,说不定还能打一个好的菜刀呢。

    牢房里面热闹起来了,谁也没有注意十几只蚊子大小的虫子慢慢的从窗户那边飞了出来。

    一个个的肚子鼓鼓的,看着胖的喜人,谁也不知道就是这小虫子竟然有个大胃口,而且还有一口好牙齿,铁锁连着铁链被张玉堂给扔到角落里面之后,这些虫子马上爬了过去,二话不说就开始开吃。

    上好的铁在他们嘴里就和吃炒豆一样,嘎嘣脆,吃完之后大大咧咧的飞走了,没被任何人注意到。

    整个牢房全都被检查过一遍之后,发现只少了李飞一个人,其他的人都好好的,看守这才松了一口气,等到询问完其他的犯人之后,发现竟然是个穿着黑斗篷大大咧咧的带着人离开了,马上把怀疑的目光放到看守牢房大门的人身上了。

    在大肆搜捕李飞的时候,又得好好的审问一下看守大门的捕快们。

    看守监狱的大门虽然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每个月的薪水十分的稀薄,但是有很多额外的收入。

    毕竟有很多犯人的家属都想过来看看自己的亲人,免不了要给他们一些银钱,让他们方便通融一下。

    没准这两个人就是被什么人给收买了。

    残忍的杀人犯越狱了,好像还有同伙,这个消息一传播出去,杭州城里面马上就开始人心惶惶了。

    捕快更是忙的要命,杭州是府城,许仙的姐夫李公甫虽然只是府城下面钱塘县的捕头,但是照样非常忙碌,因为谁都不知道李飞到底会逃到什么地方。

    说到底钱塘县还属于杭州城,上面逃走了一个犯人,下面的人肯定也得小心点。

    许仙的姐夫李公甫同样忙的是焦头烂额的,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李飞不是流窜到自己县城啊。

    许仙的姐姐许姣容就有些不高兴了,她虽然是个柔弱的女子,但毕竟父母早逝,是她一手把弟弟拉扯长大的,性子里面也带着一些娇蛮。

    “看你整天忙忙忙的,也不知道整天到底在忙个什么,我之前不是已经对你说了吗?我弟弟打算开一个医馆,正想让你找个好地方呢,看你忙的。”

    “我都是忙的是公务吗,再说了汉文他已经成家了,心中肯定早就有自己的想法了,咱们整天管着他干什么。”

    汉文是许仙的字,李公甫这样称呼自己的小舅子就是为了表示亲近,而且这样称呼着也让人觉得文雅一点。

    毕竟许仙的长相就是一个标准的书生,面目清秀,但是带着一股诗书气,显得特别的文雅,好像一切粗俗的东西都和他沾不上边似的。

    别看李公甫长得是大大咧咧的一副憨厚的样子,其实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没什么背景,就成了捕头,而且人缘相当不错。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合着他成了婚就不是我弟弟了似的,别说现在就是成了婚,就算是他长了胡子当爷爷了,那也是我弟弟!我在一边看着有什么不对?”

    许姣容十分不满意自己丈夫的回答,直接把他的酒壶给没收了。

    李公甫在外面累了一天了,回到家中累的连饭都不想吃,但是喝杯小酒,吃点小菜,绝对是最佳的放松方式。

    他觉得自己能一天天的撑下来,就是因为一天中这段难得的悠闲时光。

    看到老婆把酒壶收走了,他直接就急了:“唉唉,你干什么呢,好好,你说什么都好,我有时间了就去给汉文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地方。”

    “什么有时间了?就明天吧。”

    “明天?明天不行,还有得忙呢。”

    “有什么可忙的,就咱们这小县城里面一年到头能有什么大案子。”

    许姣容直接把酒壶重重的放回桌子上,在李公甫心疼的眼光中,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说的对,咱们这小县城是没有什么大案子,可是杭州城就不一样了,那里是府城,之前不是有个灭门惨案的凶手被抓住了吗?现在逃走了,听说救他的人都是一些凶恶之徒,胆子大的很,连官府都不放在眼中!”

    “真的假的?今天我在街上也听了一耳朵,听说城门上面还有画像呢。”许姣容听到了八卦,把自己弟弟的事情马上就放到了一边,兴致勃勃的讨论着。

    听见夫妻两个又讨论起其他的事情,白素贞忍不住心急起来了。

    许仙长得不错,人也和善,在白素贞眼中自然是千好万好,但是在其他人中,许仙就是一般般的人。

    毕竟许仙只是一个秀才,父母早逝,也没有给他留什么遗产,考上秀才之后,甚至许姣容都没有能力供他读书了,直接找了一个药堂让他去当了学徒。

    家里没钱,更没有什么人脉,也不认识什么有钱有势的人,学问不高,虽然是个秀才,但这是在江南啊,人才最出众的地方,这点学历也不起眼。

    性子说的好听点是温柔善良,说的难听一点就是没有主见,如果娶个强势的妻子还好一点,如果娶个同样软弱的妻子,那真的成了小说种的人物了——重生主角的父母。

    小说种经常有这样的桥段,自己父母怎么都好,就是太懦弱了,完全就是两个包子,还连累死了前世的自己,现在重生之后,就开始发誓要改造自己的包子父母。

    现在又不读书了,成了一个大夫,这样的家世自然在其他人眼中不是什么上好的人选。

    幸亏遇到了白素贞,要不然他这一生真的不知道怎么过,许家没钱,许仙娶了白素贞之后,根本就没有买院子,直接就住到了姐姐家中。

    反正他从小到大就是这么过来的,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但是白素贞就有些受不了了,原来她用自己的原形修炼的时候,整条山脉都是自己的,成人的时候买了一个十几进的大宅子,虽然说就只有她一个人,就算是两进的宅子就可以了,但她就是觉得自己的空间得大一些。

    就好像现代人有的小两口结婚,觉得买九十平的房子就可以了,但是有的小两口觉得一百五十平的才可以,要留出来健身房,书房,婴儿房,至少还要有两个客卧供客人居住。

    有的则是觉得必须买两千平的别墅才行,前面得带上花园,后面得戴上泳池。

    更有人觉得五千平才可以,还要有停飞机的地方,最好是海景房,附带一处私人海滩。

    白素贞原来觉得一条山脉都有些耍不开,更别说只住着一间房了,只可惜自己的嫁妆虽然多,但是许家姐弟都是善良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用她的东西。

    如果按照白素贞的想法,许仙直接住在自己在杭州城里面买的那个宅子就行了,自己还可以帮着他开一家医馆。

    但她也知道自己只能想想而已,毕竟如果许仙直接住到自己的房子里面,那就相当于入赘了,如果自己花钱养活许仙,那他就相当于是吃白饭的了。

    无论过去多长的时间,人的有些观点总是不会轻易的改变。

    白素贞也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些人的看法。

    所以她只能在这里敲敲边鼓,吹一下枕头风,比如告诉许仙应该有自己的本事,不应该再给自己的姐姐添麻烦了,比如说自己应该开了医馆,最好在人潮多的地方,这样生意才能好。

    自己从成婚当天就开始做准备了,但是现在好几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一点进展,让她等的都有些心烦了。

    白素贞用法力听着远方许姣容夫妇的说话声,因为要专心,举止难免就有些僵硬了。

    就连许仙一直在旁边叫她都没有听到。

    等到她回过神来才问道:“相公,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你刚才就是在发呆,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对了,你开医馆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许仙有些犹豫的说道:“我还不知道我现在的能力到底行不行,而且姐姐现在正在给我找地方。”

    白素贞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之前看的那个地方不是不错吗?就是钱塘县城最繁华的街道上。”

    许仙点点头:“那个地方是不错,人流也大,但是……租金也不便宜。”

    许仙说到金钱的时候难免羞涩了一点,白素贞却没有觉得有什么,吃喝修行不都得靠这些东西吗?

    虽然经常说一些东西就是无价之宝,根本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它的价值,但要是说它的价值的时候,肯定还会需要用钱来衡量啊。

    比如说一颗仙丹落入凡间了,别人如果是我用上海市中心一套别墅来换,和我用一亿现金来换,虽然价值上差不多。

    但大部分听了感觉房子就是房子,还是金钱听起来感觉更加的震撼一点。

    因为大家都会想着,如果有房子的话,我会住进去,再也不用看着房价绝望了,但是有那么多的金钱我到底该怎么花呢?

    再买房子投资,还是吃喝玩乐一辈子?那么多钱,就算整天什么都不干,就让那些钱躺在银行里面吃利息,如果不花钱大手大脚,而是十分有节制的话,这些钱完全可以够自己玩一辈子。

    白素贞不觉得提起钱有什么丢人的:“这有什么?反正我的嫁妆丰厚的很。”

    “这怎么能行呢?这是娘子你的嫁妆。”

    “这不都是一样吗?你过的好,我就过的好。”白素贞虽然是个女人,毕竟是个蛇妖,说话比其他的女人更加的直接一些,但是让许仙听的心中十分的暖和。

    “娘子,你真好……”

    “相公……”

    两人又在那里黏糊了起来,最后白素贞成功的说服了许仙,先拿自己的嫁妆银子帮助许仙开店。

    白素贞的嫁妆虽然多,但这都是她自己使的障眼法,其实都是一些树叶石头什么的,然后在这上面做法,让别人看着是金光闪闪的。

    这些在短时间内看着摸着和真东西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变回原样,如果是魔道中人,自然不怕什么,但如果是白素贞这样准备修仙的人,自然不能把自己使用法术让石头变成银子的东西花出去。

    毕竟这上面都有因果。

    如果……毕竟未来的事情谁都不清楚,如果有一天一个人就剩这一两银子了,本来的命运就是,他靠着这一两银子存活了下去,未来还成了一个重要的人物。

    比如成为了大将军,最后保卫了边疆,成为了大臣,和女干臣不停战斗,最后保住了很多人,成为了大善人,资助了很多人,最后这些被资助的人有很多成才的。

    但是这一两银子突然失效了,变成了一块石头,这个未来的重要人物就这么被饿死了。

    这因果肯定是要算到白素贞的头上的,所以她如果是只想让别人看看,就可以使用法术,如果真的是花出去的话,那肯定是得用真钱。

    所以等到许仙要租店铺的时候,白素贞耍了手段然后拿到了真的银子,两人欢喜的去看店铺去了。

    白素贞手中的银子多的是,直接租下各个地段的店铺都不成什么问题,所以两人看的地段也越来越好。

    许姣容虽然知道弟弟夫妻两个正在看店铺,但到底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丈夫实在是抽不出来什么空。

    之前是在忙府城里面的事情,每天都要巡查,生怕那个逃走的犯人逃到了他们这里,现在县城的官银又失窃了,让李公甫忙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就连许姣容这个妇道人家也觉得现在的贼子实在是太猖狂了,简直要把官府给踩到脚底下了,这样的人必须好好的治治才行!

    这要是到了现代,两件案子的意义,就好像有人去抢了银行的金库,然后还在警局潇洒的走一回,在警局的墙上留下自己的墨宝:愚蠢的朝廷鹰犬啊,你们是永远都抓不到大爷我的。

    无论是贼子还是警局的人全都出名了。

    让整个杭州城的捕快忙的团团转的两个人现在在深山里面,不过现在这深山是属于张家的了。

    张家就在这里养毒物,因为环境适宜,养出来的质量更好,而且周围人烟稀少,更适合保密,张玉堂带着人来到这里,别说外人了,就连张员外都不知道。

    饶是李飞现在心存死志,对一切都看开了,面对这么多的毒物也有些头皮发麻,而且这可不是什么身体上的厌恶,纯碎就是心理上的受不了。

    不过他也不怎么担心:“你这么大费周折的把我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喂虫子?”

    张玉堂轻轻摸着那些虫子,好像是在抚摸自己最爱的情人,不过李飞表示,如果那些虫子换成了一个美人,或者是一只毛绒绒的动物,他还比较容易接受一点。

    这些满是鳞片的冷血动物,或者身上都是粘液的软体动物,他实在是没办法接受。

    “这些东西是最好的东西,它们心思简单,而且用处也大,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它们。”

    李飞诚实的说道:“我真不明白它们除了吓人还有什么作用。”

    在他心中想的就是张玉堂可以无视官府的存在,肯定是在搞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既然是见不得人的事情,那肯定就不能让别人看见了,这里就是他的秘密基地。

    在外围养一些毒物防止别人进来,如果有人故意或者无意进来,然后被毒物咬死了,谁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深山有毒物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硬要找死谁管啊。

    对于他的说法张玉堂不赞同:“这都是我们家养的东西,都是能赚钱的,你瞧不上的这些毒液粘液,都是上好的药材,在外面就算是买也买不到!”

    “额,是吗?蛇!”李飞正在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条大蛇向着他们游了过来。

    本来是震惊于它的体型的,但是等看仔细了,发现它就好像是碧玉雕刻成的一样,浑身都透着灵性,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自己在大叫的时候,这条蛇好像在鄙视的看着自己。

    这怎么可能?

    不过到最后李飞一点都不害怕了,反而觉得这是祥瑞了,就好像看到黄颜色的老虎,一个比一个跑的快,甚至还有些自认为勇猛之士准备把它杀了扬名,但是看见白颜色的老虎之后,一个个比一个兴奋,这已经不是老虎了,而是祥瑞!

    小青游到张玉堂的面前,身子盘旋了几下,让张玉堂坐在自己的身上,长长的脖子仰着,在半空中弯了一个弧度,小心的搭在张玉堂的肩膀上,它现在小臂粗细,张玉堂倒也不觉得难受。

    李飞看到这一幕简直都有些羡慕了,真想尝试一下坐在祥瑞身上到底是什么感觉,不知道自己家的祖坟到底会不会冒青烟。

    张玉堂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看到他的表情满满的都是羡慕,没有一丝的贪婪这才点点头,表示自己的满意。

    他确实挺满意的,因为前世的时候他不知道见过多少人贪婪的嘴脸。

    比如自己炼出来的蛊虫,远远的称不上是好看,一般人看见了都会感到恶心,但是亲耳听见自己说他们的功效的时候,又开始震惊起来了。

    就好像你去买东西,一下子说了很多的条件,有些条件都是异想天开的,自己心中都认为这就是不可能有的东西,但是人家商店里面偏偏就有这些东西,而且完全符合你刚才说的条件,这怎么不让人震惊呢?

    等到知道这些东西是真的之后,脸上就忍不住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脸变的比谁都快。

    李飞这个样子挺好的。

    “你这样的性子挺好,之前在牢房里面的时候,你说过,只要我救了你,你这条命就是我的,可以为我做任何的事情。”

    李飞:……

    我之前什么都没有说好吗,不过都把人救出来了,当然得给他卖命了。

    “有什么需要用得到我的地方随便说。”

    “是这样的,我开了一个拍卖堂,什么是拍卖堂?其实就是以物换物的地方,这个地方不用金钱流通,就是互相换东西,那些东西自然都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了,肯定有很多珍贵的东西,这就需要看场子。”

    李飞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废的手脚没有说话。

    “现在看场子的人已经找齐了。”

    李飞:……

    合着我刚才就是白操心了。

    “但是还需要一个领头人。”

    李飞:说话不要那么一惊一乍好不好,而且,你觉得这个任务我能胜任?

    “我觉得你挺不错的,心思缜密,而且武功也不错。”

    李飞慢吞吞的说道:“我觉得是你把现在的我和之前的我搞反了,我现在也不是自夸,以前的我还是真的挺符合你说的标准的。”

    “之前的你有这样的本事,现在自然也有,我说过,我这个拍卖堂里面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你完全可以恢复到之前的程度。”

    “你难道还能让时间倒流不成?或者直接让我变成另外一个人?”

    李飞开着玩笑,在他看来张玉堂有些不正常,要么是他真的有本事,自己显得不正常,要么就是他真的是在忽悠。

    张玉堂拍拍自己手下的‘小青牌’王座,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当然不能了,但是它们能。”

    李飞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地方一群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黑色虫子正挤成一团,可能现在正是它们的午饭时间,李飞看着黑色虫潮一片翻动,强忍住心中的不舒服。

    努力的想想心中美好的东西,终于把那股恶心感给压住了:“你是在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它们可以修复好你断掉的经脉,更可以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你愿意吗?”

    “我需要付出什么?”李飞永远明白这世上没有白吃的早餐,尤其是当自己以为师门可以庇佑自己的时候,他们却挑断了自己的经脉,废了自己的武功,生怕被自己连累了。

    “只要你能坚持住就行了,等你成功了,我再说条件吧。”

    李飞咬着牙说道:“好!来吧!”

    他紧紧的盯着张玉堂,也不见他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更没有什么可疑的动作,只是简单的挥挥手,一大群的虫子就爬了过来。

    这些虫子并不是自己刚才看到的那群,而是又冲过来一群,之所以李飞有这样的认知就是因为这群虫子和之前的那虫子的颜色完全就不一样。

    这些虫子就好像是蚯蚓一样,身子软绵绵的,颜色有些发灰,手指肚长短,李飞也喜欢钓鱼,鱼饵用的全都是自己挖出来的蚯蚓,一些人厌恶这些东西,李飞还有些不理解。

    但是看到这么多相似的东西朝着自己涌过来之后,李飞觉得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些虫子把自己紧紧的包围,就好像自己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样,这些虫子竟然真的在啃自己了,就好像春蚕在啃桑叶一样,刚开始有种酥麻的感觉,随之而来的就是刺痛。

    李飞发现这还不是噩梦,接下来才是噩梦的开始,这些虫子竟然钻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了。

    李飞现在怀疑张玉堂和自己是不是曾经有仇?而且还是深仇大恨!仇恨到自己都被关到大牢里面了,马上就准备问斩了,还过来把自己偷出来,觉得这样死了真是太便宜自己了,准备给自己施以虫刑!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准备说些什么,余光看到了自己身上一半还露在外面,另外一半已经钻到自己身子的无数虫子,连惨叫都来不及,直接白眼一翻就晕过去了。

    张玉堂无奈的说道:“这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亏我还这么高看他。”

    “嘶嘶。”

    “你问这到底是什么虫子?这可就说来话长了,当初我还在天庭的时候,被关到了大牢里面……”张玉堂巴拉巴拉说个不停,说到自己都口干舌燥了,才把自己到底是怎么培养出这种灵虫二代的。

    “嘶嘶。”

    “你觉得也挺好看的?嗯,咱们眼光就是一致,这么美丽的东西李飞竟然欣赏不了,这真是……”张玉堂摇摇头,表示自己的遗憾。

    这种灵虫可是当初在天牢里面的那种虫子的变种二代,能提供的灵气更加的纯粹,对于凡人来说,滋养自己的身体再好不过了。

    能重新的让自己的细胞更加的有活性,断掉的手脚,经脉什么的,再重新长好就是小事一桩,李飞本来应该是奇迹的见证者,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这么差,直接就晕倒了,真是让张玉堂失望坏了。

    不过这也是自己看中的人,以后得好好的锻炼一下他才行。

    张玉堂看看天色说道:“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去吧,今天可是有你最喜欢吃的兔子呢。”

    “嘶嘶。”

    “嗯,肯定红烧的,麻辣的全都有。”

    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张玉堂就从小青的身上下来,让它跟在自己一边,人们看到小青虽然会吓一跳,但是仔细看清楚了,还会和张玉堂说两句:

    “小青越来长的越大了。”

    “小青到底什么时候蜕皮啊,这肯定是上好的药材,看它吃的这么胖!”

    小青感觉自己的鳞片都要竖起来了,自己怎么胖了!自己这是威武好不好!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晚饭的时候它还是只吃了平常饭量的一半,让张员外担心的不得了:“青仙子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得了什么重病?”

    “有人说它胖了,不好看了。”

    张员外恨不得马上跳起来:“谁说的?青仙子怎么胖了?这是威武的表现好不好,这是谁啊,这么没有眼光!你看看知府大人,还有杭州的武将军,不都是这样的威严吗?”

    张玉堂默默的想了一下那两个人的模样,之前节日宴会上的时候自己见过他们,他们的样貌记得已经不是太清了,但是两个人都挺着一个圆滚滚的将军肚,这个印象还是很明显的。

    也是哦,现在可是以胖为美的年代啊,父亲的话证明小青确实胖了。

    张夫人也赶紧说道:“就是啊,那些人都是什么眼神啊,青仙子是最标准的身材,我绣东西的时候都是按照它的样子绣的,大家看了都说有福气呢!”

    张玉堂赶紧看了一下自己和父亲腰上的荷包,还有母亲手中的帕子,惊人的视力让他发现无论是自己荷包上的玉蟾,还是父亲荷包上的老鹰,母亲帕子上面的月季花,身形全都非常的圆润,全都比正常的东西要胖上一号。

    怪不得有福气呢,这福气都把东西给撑胖了。

    看来小青是真的胖了,张玉堂默默的想着。

    小青把身子高高的扬起,头对着所有人的视线,嘴里不断发出嘶嘶声,在反问这是真的吗?

    张玉堂看着它细长的眼睛,反驳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没错,是那些人眼瞎了!”

    小青欢快的又多吃了三碗饭。

    它现在的食谱和张家人的食谱一样,张家人吃什么,它也吃什么,虽然看着十分怪异,但这被张员外又视为是小青是青仙子的证明。

    一般的蛇谁敢这么吃啊,青仙子不是祥瑞是什么?

    看见自己安慰好了青大仙,张员外吃完饭又去看自己的灵芝去了,现在灵芝活的好好的,这灵芝一个巴掌大小,伞盖十分的漂亮,就好像是个青衣女子正在跳舞旋转的裙角。

    种下这几年来,虽然完全没有长大,但是颜色越发好看了,虽然比不上青大仙的鳞片,但已经是一般的玉的亮度了。

    这东西年代越久远越好。

    一年两年的人参根本不值钱,也没有什么效果,一两百年的就不同了,正好这个灵芝长的这么好,可以当作是自己的传家宝。

    现在这个灵芝差不多有十年了,到自己孙子长大的时候差不多就有五十年了,再传个两三代就可以卖个……不不不,这是张家的传家宝,怎么可以卖呢,应该再传个二三十代才行,到时候说不定就成了有价无市的国宝了。

    张员外满脸笑容的做着白日梦,口水差点流了出来,回过神来赶紧把口水擦擦,开始伺候这个灵芝,其实也不需要伺候的多勤,这样反而会把灵芝给伤了。

    张员外早就有了心得,稍微的浇了一点泉水之后,就把周围刚长出来的草铲除了,全部都是自己亲自动的手。

    看到一处带刺的草的时候,张员外迟疑了一下还是放过了这些草,这些草颜色有些发暗,带着一些灰扑扑的感觉。

    是张玉堂亲自种在这里的,说是什么灵草可以让灵芝长的更好,张员外可没有看出来一点的与众不同,但是种好之后,灵芝好像更加的鲜活了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等到自己把之前养的牡丹搬过来几盆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吧。

    张员外搬牡丹的时候,小青正好撞见了,闲来无事的也看了一会儿这些开的艳丽的花,张员外难得开始卖弄起来了。

    从牡丹的品种开始介绍,再到各个名字的由来,小青还没有听一半呢,直接就离开了,让张员外有些郁闷,随即又想开了,好东西也不是人人都能欣赏得了的!

    不过一天之后,小青从外面叼过来了一个蔫巴巴的植物,送到了张员外的面前。

    张员外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认出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植物没有精神急了,根须也有些断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养活,本来想直接扔了,但想到这也算是青大仙送给自己的礼物了,就种到了灵芝的旁边。

    嗯,距离很远的旁边,然后精心伺候着。

    张玉堂这几天看书的同时也去看李飞,生怕他熬不过去直接死了,最后发现他虽然经常晕过去,但生命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才放心下来。

    灵虫一天改造之后,第二天张玉堂就把他包的好像是木乃伊一样,放在屋子的床上了,等着他身体表面的伤口长好。

    伤口还没有长好,又拿出来一条泥鳅一样的东西,钻进了他的脑袋里面,李飞感觉自己的整张脸抽搐的不行。

    “这到底是什么?”

    对于自己能活到现在还没有死,李飞也十分的佩服自己。

    “忍住吧,等到你好了,就是一个全新的人了。”张玉堂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父母正在招待白素贞,想想蛊虫带给自己的消息,他就忍不住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之前白素贞还没有成婚的时候,张员外夫妇有意不让张玉堂和她多接触,生怕传出来什么闲话,但是现在她已经是个媳妇了,限制就放松了一点。

    白素贞就好像是随意的过来走亲戚一样,但是张玉堂知道她只是过来提前打一个预防针而已,果然,等到半夜的时候,白素贞直接就闯到了张玉堂的屋子里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