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6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6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张家养了很多的毒物,但是因为要用的东西很少,只用一小部分,比如蛇身上的毒液还有蛇蜕,如果论斤的话,一斤都不知道有多少,这东西都是按照两卖的。

    所以养的虽然多,其实产量并不高,但就是这微薄的产量已经让张家赚翻了,怪不得那么多人眼红呢。

    其他人家都没有养过这东西,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东西的秘密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这么多东西的步骤到底哪个是什么最关键的,这些多心的下人,只能把所有的步骤都记清楚。

    从这些东西的居住环境开始,到这些东西多长时间吃一次东西,具体吃的都是什么东西都记清楚。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东西搞清楚之后,还在嘲笑张家人傻,谁让他们不知道保密的,然后爽快的辞了工,去了别人家里去养毒物去了。

    张员外身为一个地主,称不上是多善心,但绝对不是那种经常往死里剥削的人,看到人辞工了,刚开始的时候心中也没有多想。

    陆陆续续的人走光了,就觉得不对劲了,打听到其他人家的动静之后,心中更是不高兴了。

    回来的时候脸色难看的很,刚准备动手的时候,张玉堂就说道:“爹,你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吧,我知道怎么办。”

    张员外刚开始还有些不情愿,儿子到底年纪还是小了一些,他怕儿子出于善心下手太轻了,然后让这些人更加的嚣张了。

    谁知道张玉堂直接出手把这些人全都弄死了。

    这反而让张员外更加的担心起来了,儿子太心善了,他觉得儿子会镇不住下人,儿子太心狠了,他又担心其他人会恨上儿子。

    真是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啊。

    “爹,这可不是我下的手,而是我把他们的‘护身符’都给收走了。”

    “护身符?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员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想起了之前张玉堂给他的荷包,戴上那个荷包之后,那些毒物真的不敢再伤害自己了,所以严格说来,那东西确实能称得上是护身符了。

    “就是我之前给了所有接触毒物一个东西,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而是更高一级的毒物而已,就好像是上下级的关系而已,大家身上带着它们的上级,它们自然就不敢再乱动什么了。”

    “那它们有毒吗?”张员外之前也曾经打开过那个荷包,发现里面装的就是一个蜡丸,这里面封的肯定有东西,曾经抓耳挠腮的想要打开,又怕把东西打开之后,就会失效。

    没想到今天就知道了真相。

    “没有毒,纯粹就是起镇压作用的,只有那么点的功效。其他的东西都不是关键,这才是最关键的东西,没了这东西,其他人要想养,非得付出大量的心血不成。”

    张玉堂淡淡的说道。

    对于其他人,他可没有对像自己父母那么客气,直接让人的血肉里面钻了蛊虫,那些可不是沉睡的,全都是活的,看到他们背叛了,现在再让虫子钻出来而已,没有了蛊虫的镇压,再想要和之前一样,就好像养兔子一样养毒物?真是做梦!

    所以别管其他人布置的再和张家布置的一样,喂的东西也一样,甚至请的就是张家之前用的人,但是还得靠运气。

    在张玉堂把蛊虫撤走之后第二天那些背叛的人就有两个死于毒蛇的口中,一个人因为被蝎子蛰了一下死去,还有两个不小心被蟾蜍的毒液沾到身上了,现在正在医馆中,到底什么时候会好,那真的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张玉堂收到消息之后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是正常的养毒物应该死的概率啊。”

    像他们家这样一个人都没死的,就是因为自己的金手指的原因啊。

    张员外点点头,再也不说什么了,就开始再招人了,也没有问那些护身符到底是怎么制成的。

    张家的养殖发展的红红火火,其他人家怎么弄都不成样子,并不是养不成,而是死亡率太大了,根本就成熟不起啊,这样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

    就好像张家去取毒液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受伤,但是他们这两次里面总会有一个人中毒而死,几次下来,再也没有人敢去其他人家中养毒物了。

    哪怕工钱都开到一个月二十两了,有命赚,没命花这不是白搭吗。

    几次之下众人更是相信张家有秘方了,张员外直接宣布了,他们家当然有秘方了,秘方就是青仙子,所有人都开始相信了。

    眼红他们家的人又想了第二招,张家养的毒物虽然不毒张家的人,但是毒其他的人啊,这样住在张家庄子附近的人不是太危险了?

    几个大户人家都要让张家的庄子搬走,张员外一着急,干脆听儿子的,把养毒物的地方全都搬到了深山里面。

    还别说深山里面比外面的平地更适合养毒物,养出来的东西更好了,张员外干脆把山头全都买下来了。

    郊区的小山头都有地契,可以买卖,再往里面的深山就没有了,反正根本就没有人买,张员外把有地契的全都买了。

    弄的张家的家产缩水了一半,但是想想高质量的毒物,心中再多的不舍也全都忍了下去。

    这天张员外夫妇带着张玉堂突然去走了亲戚,这都是常事,之前张玉堂也没有问,到了地方也知道原来是白素贞要成婚了。

    白素贞孤身一人,自然没有什么亲人,就邀请了街坊邻居过去,张员外一家人自然全都过去了。

    白素贞这边亲人少,新郎许仙那边也是人丁单薄,许仙同样是父母双亡,不过还有一个已经成婚的姐姐,但是婚礼也十分热闹。

    小青缠在张玉堂的腰上充当着腰带,看着穿着吉服的新娘子,心中十分的羡慕,倒是张玉堂看惯了白素贞一身白,再看她穿红色的衣服,十分的不习惯。

    参加完婚礼周,回到张玉堂的房间之后,小青再也不想变回原形了,变成了一个穿着青衣的俏女子,在房间中走来走去,催着问张玉堂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成婚。

    “自然什么时候都可以,怎么?难道你羡慕了?”

    “当然了,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祝福。”

    “是吗?我倒是觉得你还是穿青衣比较好看,那红色的丑死了。”

    这话倒是说到了小青的心中,她身上的青衣就是她的蛇蜕而化,其实也是一件宝物,自然不是什么凡间的布匹能够媲美的。

    她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裙子在她的身下转了一个青色的圈,显得格外的好看。

    “这是当然了,这可是我的蛇蜕做成的,不是一般的衣服,能够自动清洁,而且还有防御的作用。”

    “那你除了这一件之外,再做一件吧,再做一件华丽的青衣。”

    小青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做那么多干什么?这一件够我穿很长时间了。”

    张玉堂笑着说道:“做一件十分华丽的,等着你在婚礼上面穿。”

    小青惊喜的大叫了一声,扑到了张玉堂的怀中:“真的真的真的?”她不敢相信的问了好几遍。

    随即又有些迟疑了:“可是人间的婚礼都是穿红色啊,凡人都是这样,咱们这样会不会不好?”

    小青虽然天真,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她平常虽然喜欢用法术捣乱,但也知道不能弄出大乱子,要不然人间的除妖人可不是吃素的。

    而且这样的人还不少,有和尚有道士,甚至还有祖祖辈辈都是以除妖为职业的人,各个法术都不弱,而且还有自己的看家本领。

    “结婚的时候穿的可不是都是红色的,前朝的时候,有穿黑色带金首饰的,还有穿青色的,在遥远的西方还有穿白色的呢,不管是什么颜色,都带着自己的寓意,你就放心吧。”

    “那我就做一件最好的吉服!”

    “嗯,你先把样子画出来,然后再搜集材料,慢慢来,不急。”

    “嗯。”小青刚才还高兴着,转眼间就低沉了下来。

    “怎么了?”

    “我现在是蛇妖,一百年才蜕一次皮,之前已经没有存货了,不过没事,这一百年蜕皮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可是只能做一件衣服啊,还有你的吉服呢,这该怎么办啊,还要等一百年。”

    两件吉服需要两百年的时间,今生今世都做不好吉服了,那岂不是说他们根本就不能结婚了吗?

    她这想法让张玉堂哭笑不得了:“你专心做你的就可以了,我的吉服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自己怎么说也是个修仙者啊,怎么会连一件衣服都搞不定?

    “那你打算穿什么样的啊。”

    “反正差不多每天都有人要结婚,直接去看看他们身上穿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就好了。”

    “你说的也对。”

    小青从这天开始热衷于出去参加别人的婚礼了,看看其他的新娘子到底穿的是什么。

    原来她搜集的宝物都是一些对修仙有益处的东西,现在开始喜欢亮晶晶的东西了,什么宝石玉石翡翠之类的东西,看中了就往自己的箱子里面扒。

    张玉堂发现之后又让她送了回去,她还有些不愿意:“为什么啊,这些都是我自己看中的!”

    “你这样偷偷的拿走,别人根本不知道,心中肯定会着急。”

    “谁让他们不好好的保护好这些东西的,现在是弱肉强食的时候。”小青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要是有人把你最心爱的东西抢走,然后因为你打不过他,所以只能忍着了?”

    “哼,就没有我打不赢的人。”

    “如果呢?”

    小青不说话了,直接变成原形装死,听不见,听不见。

    “咱们未来都是要成仙的人,多一些因果可不好,看看白素贞就因为有人救了她的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仙呢,一点东西就能打发走的,何必让它隔很长的时间然后变成大的因果?”

    张玉堂也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从别人的手中看到什么好的东西了,自然也想要,把东西拿走,然后给他们一点自己不要的东西不就行了?

    不过通常来说,自己不要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东西。

    各种各样的蛊虫,不论是调养自己的身体,还是救自己喜欢的人,杀自己的仇人都是很好的选择。

    “那我把这些东西都放回去?”

    “放回去干什么,直接交换不就行了?你就看我的吧。”

    张玉堂现在手上也有不少的金钱,直接盘下了一个经营不善的铺子,这个铺子面积不小,就是位置偏僻,显然不是什么做生意的好地方。

    不过张玉堂要的就是这样的地方,把里面布置成了一个拍卖会的地方,让小青去给自己找一个杀过人见过血的绿林好汉过来当保镖看门。

    自己又打造了很多面具,面具用的是各种各样的材料,从各种木料到金银铜铁的都有,而且什么款式的都有,能覆盖整张脸的,只覆盖半张脸的,还有只露出来一只眼的,让人眼花缭乱。

    这个面具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面具的额头正中央是中空的,用树脂覆盖着,谁都会认为这就是一个标志而已。

    这个树脂点只有指甲盖大小,里面正好能放一只蛊虫,这只蛊虫就是隐藏人的,可以彻底的迷惑住人的视线,并且改变人的声音,让人的声音变得尖细起来。

    这并不是人的声音变得尖细了,而是在其他人听起来声音变得十分的尖细。

    蛊虫加入到面具之后,就算是再熟悉的人面对面站着也不会发现。

    一切安排好之后,就等着小青过来了。

    小青办事相当的靠谱,而且本身还有一股野兽的直觉,也可以翻译成是超能力--超直觉!

    她带回来的几个人都是彪形大汉,手上虽然沾过血,但杀的都是该杀的人,性情也十分的憨厚,跟了小青之后,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好好的有个家,再也不用逃命了。

    张玉堂看着这么多人十分的满意,唯一不满的就是还缺一个有手腕的头领,他想了一下之后,直接去了城里的大牢里面。

    杭州城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流言,张家虽然也在这流言中,但肯定不是所有的流言都是关于张家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张家的脸也太大了,竟然让所有人对其他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了。

    前不久杭州城里面出了一个灭门惨案,杀人凶手很容易就被抓住了,听说是自首的,这里面肯定有着故事。

    张玉堂披着黑色的斗篷去了天牢里面,几只蛊虫爬向了看守大牢的人,从他们耳朵里面钻进去之后,这些人就好像被催眠了一样,看见张玉堂就和看见空气差不多,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张玉堂没有打听过那个凶手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在天牢里面走了一圈之后,突然发现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其他犯人看见自己了,神情全都十分激动,有些人在哀求,有些人在恐吓。

    但是一个人十分的风轻云淡,根本不看自己,呆呆的坐在那里,好像一个得道的高僧一样。

    “你就是李飞?”

    李飞就是那个自首的凶手。

    李飞仍然盘腿坐在那里不说话,倒是一边的人大叫了起来:“没错,没错,他就是李飞。”

    “你想不想出去?”

    李飞终于正眼看了他:“如果能活的话,谁不想活?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新的身份,一直保住我,我这条命自然就是你的了。”

    “你之前是怎么回事?我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说来听听。”

    李飞脸色一点都没有变,直接说道:“我家境不错,家人送我去读书,但我发现自己对学武更感兴趣,所以就被家人送出去学武,回去之后发现家没了,一个衙内看中了我妹妹,但是我妹妹抵死不从,于是家人全都死了,告官没有用我直接把他那一家子给杀了,回到师门的时候,师门的人把我交出来了。”

    他脸色平淡就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而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那你现在后悔吗?”

    “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一家人的命抵他一家人的命,我觉得非常值得了。至于师门的人,我也没有什么仇恨的,是我看重了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分量。”

    张玉堂拍拍手说道:“很好,你被录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