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4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五鬼很快就把小青交代的事情办好了,赶过来一大群黑压压的五毒之物。

    张玉堂直接说道:“很好,对了,你们想不想成为鬼王?”

    五鬼中一个叫白福的人是首领,其他人都服气他,白福直接就拒绝了。

    这倒是让张玉堂有些意外了,哪儿有人不想长生的?鬼的寿命也只是要长一点而已,可不是和天地同寿,时间久了,同样也是要消失在天地间的。

    张玉堂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们,发现白福说的是真心话,其他几个鬼魂脸上也是这样的表情,显然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这下子张玉堂是真的好奇了:“为什么?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心愿吗?”

    世上的万事万物肯定都有自己的心愿,就连一棵树也会有,如果它真的有自己的意识的话,说不定这心愿简单的很,就是我想照到更多的阳光,我想要有更多的雨水之类的简单的目标。

    白福说道:“我们可不是什么无欲无求的鬼,当然有自己的目标了,我们希望能成为人。”

    呵!张玉堂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鬼竟然想成为人!

    人的寿命只有百十年,鬼虽然不是永恒的,但寿命起码也是人的几倍十几倍啊,张玉堂一点也不明白这些人的想法。

    自己最喜欢的虽然是炼蛊,但是长生什么的也喜欢,毕竟活的长久,才能更好的发展自己的爱好啊。

    “想成为人?这倒是更加的容易了。”

    白福几个鬼听了激动不已,但又有些不相信了,张玉堂就是一个凡人吧,能有这本事?

    “张少爷,如果你能让我们变成人,我们五鬼之后就听你的差遣了!”

    张玉堂想着自己找几个尸体炼制一下,然后让五鬼他们上身,给他们穿上一副皮囊也很容易办到,点头就答应了。

    回头就开始准备毒物的养殖,张员外这几天的心情就好像是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的,还不能预测。

    他联合几个药材大户,说出要进三皇祖师会的事情,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甚至还有人说,如果三皇祖师会的那些人不同意,那他们干脆就组成一个药材会,大家团结在一起,绝对不会让药材的价钱下降。

    最后三皇祖师会同意让他们进会了,但只想让一部分人进去,毕竟当领导的人越少,才能领导更多的人啊。

    张员外没有被选上,照样是个普通的老百姓,这让他有些闷闷不乐,自己怎么说也是倡导人啊,现在什么职务都没有混上,这情景不是和之前又一样了嘛,自己每年还得朝人进贡啊。

    这反而让他比之前更要郁闷了,回到家中又听下人来报,说庄子里面不知道怎么的多了很多五毒之物,之前种的药材快被吃光了,张员外赶紧跑过去看,看见那么多的毒物,差点晕了过去。

    药材没了,以后这地也该废了,这么多毒物,这毒什么时候才能清好啊。

    更是狠狠的骂了下人:“这么多的毒物,你让我过来想害死我啊。”

    下人委屈的说不出话来,他们自己也害怕啊,没想到老爷听了消息之后,就这么积极的过来了,这让他们想拦也没有办法啊。

    黑压压的一片,就是不害怕这些毒物,也有很多密集恐惧症犯了的人。

    张员外本身就有些怕这些东西,现在发现自己又多了一个病症:密集恐惧症。

    明明之前他也挺喜欢把银子金子堆成山的感觉啊,当时只觉得越多越好,可没有密集恐惧症啊。

    他骂完之后,又感到害怕了,家里别是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大部分人的家中都会有老鼠,但这也是只有几只,很少有人家中到处都是老鼠,足足几百上千只的情况出现啊。

    “要不要请个大师看看?别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然后把这些东西都吸引过来了啊,或者就是小人作祟?

    就在他想很多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儿子正在那里看着:“玉堂,你在干什么?赶紧回来。”

    张玉堂歪歪脑袋走了过来,张员外没好气的说道:“你也不害怕,胆子真是大,这点倒是像我。”

    “害怕?怕什么?”

    “这些东西……”张员外说着有些恼羞成怒了:“怎么的?你是嫌弃你爹我胆子小是不是?我告诉你其实我也不是害怕,就是……”

    张玉堂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就是有些恶心是不是?”

    “没错,就是这样。”张员外赶紧点头:“要不是这些东西我能恶心成这个样子?这东西我根本不怕,就是太多了,有句话怎么说的?蚂蚁多了都能咬死大象!说的不就是这个理?”

    张玉堂没有说话,再一次确认,就父亲这脾气,准能长命百岁!这心也太宽了,比太平洋还宽呢。

    张员外看着外面的五毒之物,又用眼角的余光看看儿子,想看看儿子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怕这些东西。

    感觉到父亲的眼光,张玉堂就转过头看他,这个时候张员外反而不看他了,等到张玉堂再转过去头的时候,张员外又看了过去。

    如果反复几次之后,张玉堂觉得太无奈了,直视前方,也不看父亲了,直接说道:“爹,你在看什么啊。”

    张员外不说话,就好像没有听到这话一样。

    “爹,我是在和你说话。”

    “是吗?”

    “是的。”

    张员外让下人直接走开,悄悄的问儿子:“你为什么不害怕?难道我儿子还是一个当将军的命?”

    张玉堂无奈的说道:“这有什么好害怕的?它们都是和小青一样的东西。”

    “你这是什么眼光啊,这些丑东西怎么和青仙子一样呢?青仙子浑身就好像是青玉似的,让看的人都忍不住多摸上几下,和它多亲近亲近,这些东西呢,丑的不堪入目!而且青仙子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仙子。”

    张员外没有说出的是,如果地上的全都是青仙子的话,那青仙子也太不稀罕了。

    听完张员外的话,张玉堂没有说什么,倒是他腰上的腰带却轻微的晃了晃,张员外也没有注意。

    倒是张玉堂轻轻的拍拍腰带,青玉似的腰带这才开始正经的当起腰带来了。

    “这些不是五毒之物,而是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

    “这些五毒之物也可以入药,以后咱们家就可以养这些东西。”

    张员外倒是觉得儿子有些异想天开:“咱们家之前又没有养过这些东西,这完全是两行啊。”

    “那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药材?”

    “这还用说吗?这当然是啊,但问题是咱们家之前没养过啊,要真的养了还不知道能死多少呢。”张员外没好气的说道。

    “那要是养成了呢?”

    “养成了?如果真的养成了,那咱们家肯定得再上一个台阶啊。”张员外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五毒之物越毒,入药的时候药性反而越好,但可不是那么好抓的,药铺里面的那些全都是专人去深山里面抓的,每年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没听说过谁家要养这些东西,如果咱们家真的养了,那天下恐怕只有咱们家了。”

    “所以啊,我看着这些东西就好像看着金元宝一样,怎么会感到害怕呢。”

    “唔,说的也是,如果真有这么多的金元宝的话……”张员外说了一半转移了话题:“如果是真的真是太好了,前提就是咱们家真能成功的话!”

    张员外之前看的时候还有些害怕恐惧,现在看着这些毒物竟然有些惋惜了。

    如果一个人一辈子不发什么大财,平平淡淡的活了一辈子,当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但如果这个人做过一个美梦,在梦中自己中了五千万的彩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肯定会十分的失落。

    上帝给了他一个苹果,等他吃的时候发现这就是虚假的东西,这人肯定就会想尝尝真的苹果的味道。

    张员外原来看着这些东西没什么感觉,现在无论怎么看,眼神中都带着一股惋惜劲儿,恨不得眼前这东西马上变成金元宝,觉得给了自己一个美梦,然后又把这个美梦给捅破的儿子这会儿真的可恶极了。

    “我会养。”

    张玉堂说的斩钉截铁的。

    张员外更加的怀疑了:“你会?你是怎么学的?可别告诉我这是书上写的,然后让你看到了。”

    张玉堂:……

    他本来确实是想这么说的。

    就好像无数的穿越者找的借口那样,原主不会现在自己突然会的东西,不是在梦中神仙教的,就是在书中找到的。

    别人问神仙长的什么样子,一口咬定迷迷糊糊的根本就看不清楚,但就是一脸和蔼的样子。

    别人问那书呢,一口咬定自己也不知道在什么书上看到的了,书名完全就记不清了,更别说作者了。

    原来他觉得这样的借口也挺好的,现在想想突然觉得有些傻,古人虽然没有现代人的见识多,可不是傻子。

    就好像近视眼一样,是看东西模糊,而不是看不见东西,大部分偏偏觉得一个一直戴眼镜的人,突然不戴眼睛了,那肯定什么都看不清了。

    这借口真的是太傻了,张玉堂突然不想用了。

    “是小青告诉我的。”

    张玉堂摸摸盘在自己身上当腰带的小青,决定把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去。

    父亲都把小青当成是大仙了,肯定不会追究什么的,因为大仙本来就应该无所不知。

    在家摇摇羽毛扇,马上就能知道千里之外的事情,掐掐手指马上就知道前后几百年的事情。

    果然他把借口推到小青身上之后,张员外没有一点怀疑的意思,反而得意的说道:“是吗?我当初第一眼见青仙子的时候,就觉得它非同一般!看看,现在不是好了吗?青仙子什么都知道!它也是蛇,这些五毒之物啊,就相当于它的族人,它是组长,怎么能不能指挥起来这些小东西呢?”

    刚才在他眼中十分厌恶的东西,没多大一会儿现在已经换了好几个称呼了。

    “方子呢?这些毒物到底该怎么养啊。”张员外毫不客气的要方子,张玉堂没有给方子,反而给了他一个荷包,里面装的是自己炼制的一种蛊。

    本身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就是因为等级高了一点,可以让其他的五毒之物镇定下来,就好像老虎巡山的时候,其他的东西也不敢大声的说一句话,生怕老虎把它们给吃了。

    “这里面的东西就是我配制好的,你戴上就可以了。”

    “怎么?方子放在我手中,你难道还不放心?”张员外没好气的说道,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到大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方子确实放到他手中好一点。

    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到,这东西竟然会在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的手中。

    张员外把荷包拴到自己的腰上,然后一步步的往前面的五毒之物面前走去,小腿肚虽然都有些软,但这一点也没有影响他前进的步伐。

    果然,他走到那些东西中间的时候,它们全都避开了张员外,当然了,如果张员外作死非要抓上一把,摸上一摸的话,那些毒蛇蝎子什么的可能会反抗。

    但是走到中间已经是张员外最大的胆子了,当然不会再碰触什么了。

    张员外连着叫了几声好,显然十分的满意。

    晚上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就是全鼠宴,虽然之前那些竹鼠全被吃光了,但现在上的全都是田鼠。

    一个个的全都是吃粮食长大的,肥嘟嘟的,吃起来比田鼠更是的香,让小青差点撑了肚子,又是张玉堂好几顿给它揉搓。

    最后干脆拿它当枕头,让它多劳动一点。

    “看你以后还吃那么多不吃了。”

    张玉堂有些郁闷:“我的功劳才是最大的吧,现在这怎么成了小青的犒劳宴了?”

    小青得意的冲他嘶嘶两句,谁让他把功劳推给自己了?

    而且小青也真的有点本事,自从知道了张玉堂的用意之后,有事没事的也去那些养五毒之物的地方转转,用自身的威压镇压这些东西。

    为了养这些东西,张员外又雇了很多人,可一听工作的内容,愣是没有多少人敢过来,最后张员外不得不拿出了绝招,把工钱提高了很多倍,这才有不怕死的过来。

    虽然拿着高工资,但伴随着的高风险也不少,弄的过来干活的人,恨不得买个棺材放到家里,每天带着遗书过去干活。

    但是一直到第一批的毒物已经可以卖了,也没出什么事,不知道让人放松了多少。

    张家养毒物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在这里看笑话,等到看见张家发了大财,养出来的毒物都是上好的药材,而且没有出一个人命。

    所有人都知道张家有了养这些东西的秘方,不知道多少人拐着弯的过来打听这些东西。

    对于这些人的疑问,张员外统统只有一个说法,那就是青仙子的恩赐。

    说到青仙子几乎杭州人都知道,就是遇到不知道的人,那些知道的人也能给他普及一番,都能编成一个话本了。

    话说啊,几年前张员外根本就没有孩子,一天做梦就梦到了青大仙,青大仙说要供奉他,张员外就开始供奉,结果没多久张家就有了一个胖儿子!

    这些年青大仙被供奉的十分舒服,就开始满足张员外的各种各样的愿望。

    张员外嫌弃自己家的药材种的不好,青大仙马上就折腾来五毒之物了!

    故事说的有多曲折就能多曲折,把小青的本事说的大的很,知道的,知道小青是条蛇,不知道的,还以为小青是许愿树呢,在它面前许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张员外听到越来越离奇的故事之后,心中也开始纳闷起来了,青仙子到自己家的时候,张玉堂早就出生了好不好。

    就是因为儿子和青仙子亲近,所以他才开始装病,让青仙子名正言顺的留在自己家好不好。

    儿子能出生就是自己的能力,青仙子虽然帮了自己家很多忙,但是这一点它绝对没有帮忙啊。

    奈何他越是和其他人试图讲明白,其他人越是认为他这就是试图在掩盖,不希望别人窥视他私家的本事,弄的张员外越来越郁闷了。

    不过等到小青出去一趟,然后弄回来一个两个手掌大小的灵芝之后,张员外又欢喜起来了。

    没事,怎么说都没事,你们这些凡人还把青仙子的本事往小处说了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