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3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3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张玉堂也看清了整条蛇的样子,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真是一条不错的蛇啊。”

    真是练蛊的好材料啊。

    如果材料是这的话,也不知道到底能练出多么逆天的东西。

    小青在一边有些不乐意了,倒头也变成了一条青蛇:“嘶嘶。”

    我也是条不错的蛇啊。

    张玉堂认真的说道:“你们可不一样,她是材料,你不是,你是我最重要的宝物。”

    “嘶嘶。”小青高兴的想把自己的身子盘起来,发现自己的本体实在是太大了,稍微的动一下动静就大的很,马上缩小的了体型,一米有余,摇摇尾巴,轻松无比。

    “哎呦,你又变成原型了,本来还想让你给我按摩一下肩膀的。”

    “嘶嘶。”

    “现在变成原形?算了吧,还是维持着这个形态吧,你不是没有那个白素贞修为深吗?看她人形维持的都十分的困难,你就更不用说了,还是用自己舒服的形态吧,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白素贞之前突然变成了蛇,看她那样子,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蛇,肯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青没有她的法力深,自然也维持不了多长的人形,还是顺其自然的比较好。

    小青欢快的点点头,等到张玉堂在石凳上面坐好之后,在他身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趴了上去。

    张玉堂一回到家中,张夫人早就知道了,赶紧吩咐下人准备好点心,亲自送了过来。

    点心全都是刚做好的,上面还带着热气,香味更是甜美,各种咸甜味的点心配上有些苦涩的茶,很快就能让人舒缓自己的身子。

    张夫人小心的把东西放在桌子上面,还轻轻的摸了摸小青的脑袋,感觉到它头上细腻的鳞片之后,顿时嫌弃起来自己手上的镯子了。

    之前这个青玉镯子本来就是自己最喜欢的,通亮剔透,但是和小青身上的鳞片一比,顿时落了下乘了,就好像顽石一样了,不行,自己得再找一个更好的。

    吃的和喝的的东西都是双份的,而且还都是大份的,张玉堂向来讲究,现在吃这些东西就相当于喝下午茶,只是稍微的垫垫肚子而已,一会儿就该吃饭了。

    而且他在前世已经活成了老祖宗了,别管到底名声有多大,权势有多高,要有那个代称起码得有一个符合的条件,那就是活的要长久。

    就算是个普通人,如果真的活的长寿,真的长寿!要知道在现代活个一百二三十岁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全球几十个总能找到,但是如果活到二百岁了,那可是真正的长寿了。

    如果再加上眼不花耳不聋,日常生活完全能够自理的话,就算是国家总统叫人老祖宗也不算什么。

    张玉堂前世活的时间长,自然有自己的养生之道,平时做什么事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桌子上的东西稍微吃点就放下了,还剩下一大半全都进了小青的肚子里面。

    蛇的饭量很大,因为没有牙齿,所以消化的就很慢,所有的东西都下肚之后,小青的肚子马上鼓成了一团,看看喝几口茶又开始练字的张玉堂。

    小青的尾巴勾住了他的右手,把他的右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面,让他给自己揉揉肚子。

    小青的鳞片质地坚硬,如果是有危险的时候,竖立起来的话,边缘比刀片还要锋利,但是顺贴的时候,摸着十分的细腻光滑,一点都看不出来危险。

    至于它的肚子那里更是柔软无比,淡青几乎发白的地方好像是世上最柔软的存在,滑腻的好像把人的手指都粘住。

    张玉堂看了它一眼,轻轻的给它按着肚子:“等会儿都是你爱吃的饭菜,看你到时候要怎么吃!小机灵鬼。”

    他右手悬空练字,左手只是轻轻的按着纸张,只要注意一点不用左右也可以,它勾着自己的左手按着肚子,不是机灵鬼是什么。

    “嘶嘶。”

    别管来多少,我全都能吃了。

    张玉堂漫不经心的点头,然后把所有心思都放在练字上面:“好了,我要开始练字了,别打扰我。”

    小青顿时乖乖的眯上了眼睛,保持了彻底的安静,努力消化自己肚子里面的食物,等一会儿晚饭的时候,自己还要大吃特吃呢。

    果然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小青又吃了不少,让张玉堂看的无语:“你怎么投胎成一条蛇了呢?你应该是一只猪啊。”

    小青还没有反驳呢,张员外就不乐意了:“玉堂啊,你怎么能这样说青仙子呢。”

    自从得知了小青是雌性之后,张员外对小青的称呼就变成了一个文雅的名字,再也不叫什么大仙了,而是直呼‘青仙子’了。

    不过张玉堂表示这名字也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如果小青变成了小白的话,自己父亲肯定会直呼‘白仙子’了。

    小青在张家悠闲度日,张玉堂就是想干什么大事,这副小身板也不给什么力啊,只好专心读书,没事的时候发展一下自己的爱好炼蛊,小日子过的也充实无比。

    那个白娘子再也没有上过门来,听小青说她正在抓紧时间修炼,希望提高自己维持人身的时间,现在已经在闭关了,没有个十几年的时间根本就不会出来。

    这样也好,真不知道白娘子怎么会死脑子成这个样子,她不是要报恩许仙,然后嫁给了他了吗?小青和自己做夫妻又怎么了?

    这对人对己完全是双层标准好吗。

    没有这条蛇过来烦人正好。

    张玉堂在八岁这年考上了童生,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但也算是出类拔萃了,张家稍微庆祝了一下,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张玉堂明显有些不满意:“爹,我考上了童生,你们怎么不高兴啊。”

    “怎么不高兴?你可比你爹我强多了,想当年……”张员外一说话就歪楼,隔了十万八千里的事情都能让他连到一起。

    张夫人不满的打断自己的丈夫:“孩子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啊。绕那么大的圈子干什么?你爹现在是心中烦的要命,其他的事情影响了他的心情。”

    “到底是什么事?”

    张玉堂这么一问,张员外也没有隐瞒他,之前是不想儿子知道分心,其实也没有什么故意隐瞒他的意思。

    杭州这地方就是江南的一部分了,经济发达,自然人才辈出了,不管干什么肯定得有钱财作为基础,无论你干什么家境都得好。

    当然了,寒门出的人才同样也不少,有钱和有才也不是属于必须的条件,特例当然不算了,说的就是平均数。

    一百个有钱人家中有才的人能占到七十,一百个贫寒人家中有才的能占到二十就算是好的了。

    杭州才子多,当官的也多,富商更多,大夫当然也多了,张家从事的行业就是医学界。

    张家没有大夫,也算是个小小的书香之家了,张家名下有很多的田地,还有庄子,雇了很多人打理这些田地,这些土地里面就种了一点粮食蔬菜供自己吃,其他种的都是各种药材。

    人身灵芝什么的都是山里面自生自张的东西,但是一些常见的药材种的多了也能赚大钱,起码比单纯的种粮食要赚的钱多。

    杭州的大夫很聪明,早早的就成立了一个三皇祖师会,其实就是现代的医协作协之类的组织,组织是民间自发组建的,但是在官府里面也有报备,完全是一个合法的组织。

    上面有时候还会下任务给这个组织,其实也是双赢的事情。

    一方面大夫们的权益得到了保障,人多力量大,大夫们的底气也足了,另一方面上面有关于疾病方面的时候,直接过来找三皇祖师会的人就行了,一过来马上就能抓住重点。

    张家在三皇祖师会中没有人,只能竭力的巴结里面的人,希望自家的药材能卖一个好的价钱,如果得罪了三皇祖师会里面的人了,人家一声令下,杭州所有的药铺医堂全都不能买自家的药材,张家马上就会破产。

    张家其实在这方面一直做的不错,药材的买卖进行的也很顺利,奈何管事的人换了职务,和张家打交道的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人是属饕餮的,怎么喂也喂不饱。

    做这一行不就是为了赚钱嘛?刚把前面那个恶狼喂饱,后面马上就又来了一个恶狼,赚的钱恨不得全都塞到他们的肚子里面去了,自己做这一行还有什么用?

    张员外想的洒脱:“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要不然咱们就不干这一行了,从明年起全部种粮食,这东西可从来不怕人不买。”

    他嘴上说的十分洒脱,但是脸上的表情明显就是不情愿的,可见心中根本就没有释怀。

    张玉堂摸了摸小青冰凉的鳞片说道:“爹,那咱们家也加入到这个三皇祖师会里面不就行了。”

    张员外心中巴不得是这样,但是嘴上假意推辞道:“咱们家虽然也算富足,但又没有开药馆,那里面的人都是大夫,和咱们家根本没有关系啊。”

    张玉堂马上看出了父亲的言不由衷,人都是这样,看到特殊的权利之后,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废除它,而是怎么挤进去,享受这其中的权利。

    “怎么没有关系了?三皇祖师会供奉的不是三皇吗?神农不是在里面吗?要知道神农可是发现百草百药的人,他可不是什么大夫,和咱们家干的事情差不多。我觉得咱们家就是有资格。”

    张员外心中越是意动,嘴上越是拒绝。

    “爹,你和其他大量种植药材的人家也都商量一下,就算全部不能进去,那也得选几个有实力的人进去,然后好为大家做事啊。”

    “这倒也是。算了,你小孩子家的懂什么,赶紧读书去吧。”张员外得了主意之后,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肃着脸说了他一顿就离开了。

    倒是第二天张夫人悄悄的说了:“你爹心中得了你的主意,不知道有多高兴,今天已经去和其他人家说去了。”

    张玉堂点点头没有说话,暗地里也开始实行了自己的计划。

    张家种的都是一般的药材,在无数的药材大户中根本就不出彩,张家在这方面只能说是规规矩矩的,也没有什么秘方,但是现在自己来了。

    要知道在中药中,不但植物可以入药,就连动物也可以入药,这类的东西除了大家都知道的一些虎豹之类的昂贵东西,各种五毒里面的东西也不少。

    有的取它们身上有毒的部分,要的就是以毒攻毒的作用,有的取它们身上无毒的部分,这部分是它们身上唯一无毒的地方,宝贵的狠。

    张玉堂选了一些白花蛇,乌梢蛇,蕲蛇,脆蛇,全蝎,土鳖虫之类的五毒之物,打算把这些东西练到最好,然后充当药材。

    最后的蛊是万里独一的王,但是要变成质量更好的药材,十个里面成就一个就可以了,张玉堂召唤五毒之物向来有一番自己的方法,只可惜现在能力没有达到那么高,只能召唤过来一小部分。

    他干脆拜托给了小青,小青是妖物,控制这些东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奈何小青根本就不想离开张玉堂,直接找了几个为自己办事的。

    这个世界妖物都是合法存在的东西,那鬼魂的存在自然也是真的了,有些鬼因为心存怨气不愿去阴间,但是本身又没有什么实力和阴间的勾魂使者相斗的,就会投靠实力大一些的人物。

    平时给他们办事,求得他们的庇护。

    小青手下也有这么五个鬼魂,把他们召唤过来之后,直接就把他们给派了出去。

    “等到他们完成任务之后,让他们在家里停上几天,让我好好的研究一下。”

    小青有些不屑的喷了一口气:这些人有什么好研究的?等到他们完成任务之后,就赶紧让他们滚蛋,谁也别想留在张家!

    “我还没有见过他们这样的鬼魂呢,正好看看他们能不能变成鬼王。”张玉堂的仙骨已经恢复了,实力也在慢慢的提高,双眼虽然能够通灵,但是见到的也都是一些刚死去人的魂魄。

    这些魂魄有的马上就被勾魂使者给带走了,有的在地上茫然了一会儿,然后就这么消散了。

    他还没有见过这么有自我意识,还有些神通的鬼魂呢,让他们自相残杀,互相吞了对方也不知道能不能成为鬼王。

    张玉堂慢慢思考着,脸色平静可以堪称是面无表情了,但是眼睛却有些发亮,相称之下十分的诡异。

    小青却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十分高兴,算了,砍在张玉堂十分高兴的份上,自己就不介意了,等到他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就让他们在张家多留一段时间吧。

    小青摇摇自己的尾巴,欢快的想道。

    张玉堂给自己洗完澡之后,随意的批了一件衣服,就开始给小青洗澡,各种洗澡的东西一样不缺,如果不看洗澡的主人到底是谁,任何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很讲究的大家闺秀在洗澡。

    张玉堂先把小青的整个身子大致的洗了一遍,然后拿起来粗硬的猪毛刷在它身上刷了起来,刷子大大小小型号的有十几把。

    宽大的可以在他的脊背上面刷,最小只有它的一个鳞片大小,轻轻掀开鳞片之后,仔细的刷着里面的细肉,服务非常的周到。

    刷子质地虽然坚硬,但是小青的鳞片更是坚硬,张玉堂用的力气再大,那也只是相当于在给它挠痒痒,让小青十分的舒服,因为张玉堂总是一个鳞片一个鳞片的清洗。

    因为太喜欢这种感觉了,小青觉得自己这些鳞片看起来都差不多,或者说小青觉得这些鳞片在张玉堂的眼中都差不多,所以它经常在张玉堂不注意的时候,把被洗刷好的鳞片重新的换个地方。

    想让张玉堂误以为这些鳞片还没有刷,让他帮自己再刷一遍。

    但是这个时候,张玉堂总是能挑出来已经被自己刷好的鳞片,跳过去那些,继续刷接下来的鳞片。

    对于张玉堂有这个天分,小青既开心又失落,开心张玉堂对自己这么熟悉,失落自己再也不能戏弄到张玉堂了。

    给小青洗澡要远远花费比给自己洗澡多的多的时间,但是张玉堂一点也不嫌烦,小青更不嫌弃了,两人都觉得这是增进感情的最好方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