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的丈夫是大巫2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咱们杭州虽然也属于江南之地,却是鱼米之乡,再往南的地方,云南那边气候更加的湿润,多有蚊虫,家家户户都要有看家蛇的存在,人家住的是竹楼,看家蛇就盘在下面,家中不但避免了蚊虫毒物,还可以滋养家中的气运。”

    张员外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听的妻子连连点头,张玉堂在一边来了一句:“原来爹你年轻的时候去过那么多的地方。”

    张夫人连忙说道:“这是当然的了,你爹怎么着也是个秀才,当年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呢。”

    张员外更加的得意了,只不过只顾着显摆的,显然已经忘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小青是条毒蛇,谁家的看家蛇都不会是这种尖头的毒蛇。

    “是啊,想当年我也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啊,只不过宦海凶险,爹娘担心这才做了一个富家翁罢了。”

    张员外吹嘘的更厉害了,好像事实就是他说的这个样子,其实张员外当年干什么都是半吊子,考上秀才之后,几次都没有考上举人,于是就跟着镖局的人一起去异地开阔自己的心胸去了。

    结果当然是各种惊险刺激,张员外明显不是什么主角,会的也都是三脚猫的功夫,一圈下来竟然没有受过一次伤,连他自己都觉得是走了狗屎运了。

    后来就和无数的贵公子一样,年轻的时候疯够了,年纪大了就开始接手自己家族的产业,娶了一个父母都满意的妻子。

    只不过他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所以虽然偶尔怀念年轻时候的自由,但也只是偶尔而已,对现在的日子十分满意。

    张员外吹嘘过他的见识之后,又开始吹嘘起自己的文采来了:“这条看家蛇浑身青碧,宛如上好的青玉一样,以后我们就叫它碧玉吧。”

    张玉堂想也不想的否决了:“不行。”

    “那就叫青玉吧。”

    “人家自己有自己的名字好不好,她叫岑碧青。”这也是小青在原著中的名字,张玉堂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直接就说了出来。

    小青在一边温顺的点头,嘶嘶的叫着。

    张玉堂点点头:“好,爹,娘,刚才小青说了,以后大家叫她小青就好了。”

    张员外夫妇一阵无语,在他们看来小青是蛇,怎么能说人话呢?人家说的是蛇语啊,一般人也听不明白啊。

    不过在他们看来张玉堂就是养了一条宠物而已,孩子现在还小,当然会和动物说话了。

    张员外记得自己小的时候还和小狗说过话呢,睡觉的时候还非得把狗抱到床上,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好好,就叫小青了。”

    张员外说完之后,竟然看见那条蛇轻轻的点了点头,突然觉得这蛇不是什么俗物,说不定是个大仙,平常的时候就多注意了一下。

    果然发现了小青不同寻常的地方,小青的身子就好像是一块冷玉一样,摸上去之后虽然冰凉,可一点都不冻手。

    夏天的时候在它身边,马上就觉得凉快了,冬天靠着它的时候,也只是觉得一阵柔软,根本不觉得冷。

    而且还能分辨出来好人和坏人,夜里有贼子上门的时候会提醒,做生意碰到什么心思歹毒的人更会辨认。

    在张员外避免了一场大的损失之后,他成功的结束了对小青的考察期,觉得这就是大仙,是祥瑞降到他们家了。

    可见是他们张家祖坟冒烟了啊,随即又感觉到了苦恼,这么大的祥瑞可不能说出去,如果大家都知道了,官府说不定上门就要把小青带走,然后献给皇帝,绿林上面的好汉说不定也会强抢,这么他们老张家的东西,怎么能给外人呢?

    于是张员外想了一招,开始装起病来了,他的计划只告诉了妻子,因为担心张玉堂年纪小,也没有对他说什么。

    张玉堂这一世还是挺尊敬自己的父母的,听到父亲病了,马上赶了过来,二话不说悄悄的放了一只蛊到张员外的体内。

    这只蛊是他在天上的时候练的,唯一的作用就是提供灵气,张员外是肉眼凡胎一个,如果给了他灵气,不管身上到底有什么病,肯定马上都会好。

    灵气蛊一入到张员外的身子里面,张玉堂就皱起了眉头,张员外根本没病,身上虽然有些隐患,但那都是日积月累下来的,凡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有。

    “你装病?”

    张玉堂的话马上就让张员外一惊:“谁对你说我是在装病?你爹我是真的病了!”

    “哦。”

    张玉堂淡淡的说了一句,张员外本来以为他已经相信了,谁知道张玉堂该干什么干什么,脸上没有一点悲伤,显然已经拆穿了自己装病的事实。

    张员外得意的同意还有些奇怪:“咱们儿子真聪明,也没有人告诉他什么,他怎么那么心细如发丝,竟然看穿了我是在装病?难道看了什么医书?我张家祖上也没有当大夫的啊,夫人,你们家那边呢。”

    张夫人白了他一眼:“我娘家那边也没有,再说了,他现在才多大,就算有医书能看明白?现在只不过是跟着我识了几个字罢了。也许咱们儿子天生就是大才!”

    张员外一拍自己的大腿:“说得对啊,我得赶紧进行我的计划。”

    儿子这么聪明,他都差点忘了儿子不识字了。

    两人只顾着说话,根本就没有看见窗户那边开了一道缝,一条青蛇静静的趴在那里听着,等到两人商量完之后,又轻轻的爬走了,它动作飞快,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四五岁男童的身边。

    男童正在倾听一个密封罐子里面的声音,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有些毛骨悚然,但是他好像听到了人间最美妙的声音一样,时不时的点头,说声:“加油。”

    小青顺着他的腿往他身上爬,最后盘到他的脖子上面,远远看去就好像他戴了一条玉带一样。

    小青轻吐着舌头:“嘶嘶。”

    “什么?你知道我爹娘在做什么?”

    “嘶嘶……”

    “等会儿!”张玉堂赶紧摆手说道:“不要说出来,让我自己猜!看我猜的对不对!”

    “嘶嘶……”

    “我当然知道了,而且就算我不说,我爹娘过两天也会公布了,他们夫妻两个就不是什么慢性子的人,哪像我?为了我的蛊啊,我就算等更长的时间也行!”

    张玉堂说完之后,顺带的夸夸自己,小青本来想鄙视他的,但是看着他胖乎乎的小脸带着得意的神情,愣是表达了赞同,自己的命中人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啊。

    果然第二天,张员外就传了风声出去,说是自己梦到了一条青蛇,这肯定是大仙给自己的指示,所以他花重金找了一条青蛇,没过几天病就好了。

    当然了,至于他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花钱找的蛇,这些都用春秋笔法给模糊了过去,重点是这条蛇是自己家的看家蛇,福气蛇,自己家要供奉起来!这样他们家的日子才能越过越好。

    小青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虽然大家都对蛇有些害怕,但是小青一看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品种的蛇,外形十分的好看,而且又有灵性。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她,但是知道的人看她第一眼,已经不是惊慌恐惧了,而是:哎呀,这有条蛇!什么啊,这不是张家的小青吗?

    日子久了,家中有老鼠的人甚至还会过来借小青去抓老鼠,猫吃老鼠,蛇也吃老鼠啊,而且看小青这体型也不小,胃口应该比蛇好多了。

    小青:“嘶嘶……”我是死也不会吃老鼠的!

    张玉堂在一边点头:“吃老鼠是不好,但是田鼠竹鼠就没问题了,一个个肥嘟嘟的,而且肉质十分的鲜美。”

    “嘶嘶……”没错,没错,今天晚上咱们吃竹鼠吧,这季节,正是竹鼠肥美的时候!

    张玉堂点点头,对着借小青的人说道:“小青可以去你们家赶老鼠,但也只是赶走,她不吃老鼠,只吃田鼠竹鼠。”

    借蛇的人嘴角抽了抽:我看是你想吃田鼠竹鼠了吧,一条蛇知道什么?不过话说那些不都是老鼠嘛。

    “好好,只要小青能把我们家的老鼠全都抓了,我院子后面有一处竹林,里面的田鼠全都是你们的。”

    张玉堂点点头:“那好,咱们就成交吧。小青你快去吧,用你身上的王霸之气赶走那些鼠类。”

    小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飞快的游走了,她什么都不用干,只用去那户人家的家中就可以了,释放一下身上的妖气,动物向来比人类要敏感的多,全都飞快的逃走了。

    等到主人家回到家中一看,家中确实非常干净,就是太干净了,自己家养的几只鸟也都飞走了,从此之后自己家好像和养动物就绝缘了。

    这效果简直是太好了。

    不过晚上的时候,张玉堂成功的吃到了竹鼠,他向来不是亏待自己的胃,一早就到厨房里面叮嘱着。

    厨子按照他的说法做着,心中本来还在吐槽,也只有张家这样的富贵人家才会任由孩子糟蹋东西,没想到做出来的东西清香无比。

    端上了餐桌之后,更是征服了所有人的胃,竹鼠成功的登上了张家的餐桌,成了一道常菜。

    没多长时间,张玉堂就开始进学了,张员外本来以为儿子调皮惯了,根本就坐不住,谁知道张玉堂沉稳起来比谁都做的住,还得了先生的不少夸奖。

    张玉堂本来就识字,现在其他孩子是真的在学东西,他只不过是在复习东西而已,在课堂中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了,成为了老师的爱徒。

    张玉堂前世不爱和人交流,但是并不是不擅长和别人交流,他深深的知道自己在得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到底要付出什么。

    如果要活的自在的话,身份是不可少的东西,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隐藏自己,高调的展示自己的聪明。

    小青在刚开始的时候,还跟着他去课堂,但没多长时间就没兴趣了,张玉堂去外面读书的时候,她可以自由活动,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晒着阳光睡觉或者跑出去做些修炼的事情都可以,张玉堂在她身上下的有蛊,没有一点伤害性,只是跟踪定位,所以放松不少。

    张玉堂放完学直接去了张府的后花园,后花园没有过多的打理,多了几分的野趣,不过该有的设施一点都没有少,亭子石凳都在那里。

    现在太阳还没有落山,自己可以在外面看会儿书,嗯,还可以摸摸小青冰凉的鳞片。

    张玉堂到了后花园,马上就看到了两个正在对峙的女子,两个女子都是豆蔻年华,十分的漂亮,人家虽然说也有很多美人,但是这两个女人显得妖媚无比,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她们,比平常的女人更加的鲜活。

    一个穿着白衣,嗯,这是白蛇,一个穿着青衣,这是青蛇。

    张玉堂惊喜的说道:“小青,你终于舍得变成人身了?这太好了,我在学堂里面上了一天的课了,你赶紧过来给我按摩一下。”

    小青虽然一直跟着张玉堂,但是相比人身来说,她还是更喜欢自己的本体,这样的话更加的自在,张玉堂也很喜欢她的本体,也没有多她有什么约束。

    白衣女子马上盯着张玉堂看了看,然后呵斥道:“小青,你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在凡人的面前私自泄露自己的真身!以后你还想不想成仙了!”

    小青撇撇嘴说道:“我从来没有成仙的想法,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样更自由一点。”

    白衣女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妖要成为仙这中间都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你现在这个样子顶多活上几百年然后就消失在天地间,难道这就是你的初衷?”

    小青转转眼珠子说道:“玉堂又不是什么凡人,他是……”他是天上的仙童,和常人自然不同。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玉堂给打断了:“我们两个是有姻缘的人,这一世自然能在一起。”

    “你们两个……小青,你现在就跟我走,你几百年的修行不能毁于一旦!你竟然在凡人面前泄露自己的真身,更是罪加一等,还是赶紧跟我回去忏悔吧。”

    白衣女子说着就过来拉小青,小青有些迟疑,张玉堂直接拦在了她的面前:“你是谁啊,和小青是什么关系啊,怎么说着就把人拉走啊,她现在是我们张家的人!”

    白衣女子忍下怒气解释道:“这位小弟弟,我叫白素贞,真身是条白蛇,是小青的姐姐,人和妖是不能在一起的,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的缘分,趁着现在没发生任何事情的时候,还是赶快分开吧。”

    张玉堂好奇的说道:“那你们父母是一条白蛇和一条青蛇吗?要不然你们姐妹两个的颜色怎么不一样?”

    “我们不是亲姐妹,只是同族而已。现在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人和妖是不能在一起的……”

    “可是我们有着姻缘啊,小青如果不能还了我的恩情就不能成仙啊。”张玉堂慢慢的说道。

    “姻缘?”白素贞仔细的看看他们两个:“你们两个有姻缘?”她说着用手掐着法诀,打算算一下两人的因果,突然感觉前面就是一阵迷雾,自己竟然什么都算不出来了。

    白素贞大吃一惊,之前她也算过小青的命运,命运十分的清晰,现在却变成了一团迷雾,而张玉堂的命运自己根本就算不出来。

    之前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现在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怎么会这样?”白素贞摇摇头难以相信:“明明之前不是这个样子啊。”

    “所以说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如果小青不和我在一起的话,就不能成仙,你现在想让小青离开我,就是说不希望她成仙了?”张玉堂连着反问,白素贞直摇头:“不是这个样子,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归根结底来说,你就是希望小青过的不好。”

    “小青是我的姐妹,我怎么会希望她过的不好?我们姐妹两个都认识几百年了,你才和她认识多长时间?”

    张玉堂耸耸肩膀:“所以说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啊,有的人在一起几百年几千年照样不对付,有的人见上几分钟就很投缘啊。”

    “你!”白素贞还准备说什么,突然身子晃了晃,然后倒在了地上,她捂着自己的头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变成了一条白蛇,这条白蛇有水桶粗,几十米长,盘在一起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嘶嘶大叫几声,马上腾空飞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