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四章 番外:女皇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四章 番外:女皇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偌大的皇宫中很多宫殿都已经封存起来了,留下来的虽然只有一半,但是对于女皇一家人来说已经够了。

    毕竟之前皇宫的主人是皇帝,每年不知道往里面抬多少人,服侍他们的人就更多了,再多的地方再多的宫殿也会感觉地方有些不够。

    但是现在只住着女皇一家人,女皇是薛宝钗,身份贵重的人是她,所以之前皇帝虽然留下很多妃子儿子女儿,但要么十分的识时务,现在已经被封王了,要么已经被贬为庶人了,更加固执的早已经丢了性命。

    大皇子至今还被圈禁,女皇和自己的小孙女一家人住在皇宫里面,就几个人显得皇宫特别的宽敞。

    薛宝钗马上就五十了,在这个年代已经是老人家的年纪,小孙女已经十八岁了,前几年已经成了婚,现在已经生了一个女儿了,薛宝钗对于皇室和内阁的相处已经有了一定的心得。

    越是有心得她越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为人处世,所以今年薛宝钗已经打算退位,把女皇的位子传给孙女。

    大典就在几天之后举行,薛宝钗笑着问她准备的怎么样了。

    孙女昭华有些紧张的说道:“差不多了,不过有女官在一边帮忙,到时候肯定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的。”

    薛宝钗有心叮嘱几句,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决定还是不说了,省得孙女更加的紧张。

    “那就好,你以后就是这个国家的女主人了,什么都不用怕。”昭华张张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

    “是不是你丈夫的事情?难道是他知道你要成为女皇了,所以心中不高兴?你难道就没有和他说明白吗,当初你们成婚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你将来会成为女皇,应该已经有心里准备了,难道他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

    “不是……他只是想做出一番事业。”昭华本来想说的并不是这,但还是忍不住想为丈夫辩解一下。

    自己的丈夫十分的有才华,但就是因为自己成了女皇,所以他再也不能碰触权利,还要处处讨好自己这个妻子,别说他自己觉得难受,就是自己在一边看着,都替他觉得委屈的慌。

    “那你的意思呢?”薛宝钗看着自己的孙女。

    “我?我没有什么意思,皇奶奶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能不能帮一下孙女?”昭华恳求的说道。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拿主意就可以了,之后你成了女皇,会遇到无数比这更困难的事情,到时候我肯定不在了,你该怎么办?难道要一直躲着不出来吗?”

    昭华满脸的不服气,自己这个女皇就是个傀儡而已,能会遇到什么事情?还不是别人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当的无趣极了!

    丈夫和父亲的说的对!昭华更是暗暗的下了决心。

    “那孙女就先告退了。”

    “嗯,你好好的休息吧。”

    薛宝钗好像没有看到昭华难看的脸色一样,下午她接见了王熙凤,两人本来就是表姐妹,王熙凤又是个十分会说话的人,最近几年两人的关系是越来越好,如今已经可以说是闺蜜了。

    对于两人的友情发展,其他人也没有阻拦过,薛宝钗现在不掌权,但仍是女皇,地位不是普通的高,众人见了她当然还得行礼,也有很多人嘱咐自己的妻子要讨好薛宝钗。

    但是有的妇人根本就不愿意,在她们看来女皇的地位还没有自己高呢,还不是听自己丈夫行事?她应该反过来讨好自己,自己凭什么要去讨好她?

    有的则是觉得薛宝钗有些不识抬举,自己已经去奉承她了,但是她还不给自己一点情面,要知道她现在只是一个傀儡而已,傲什么傲啊,小心自己父亲连这一点情面都不给她留!

    有的去讨好了,奈何总是拍到马屁上面,不得女皇的喜欢。

    薛宝钗忍不住抱怨了孙女几句:“小时候看她还机灵的很,不用人教就知道该怎么做事,为人也很乖巧,现在越看越不中用了。马上就要登基了,现在还紧张的不行,一会儿担心这一会儿担心那的,真担心她以后能不能做好这个女皇。”

    王熙凤笑着说道:“她总要经过这一出嘛,习惯了就好了,陛下当初不也是手忙脚乱的吗?到现在您把皇权还有内阁之间的关系处理的十分好,总是要经历了风雨,才能见到彩虹啊。”

    “经历了风雨才能见到彩虹?这句话可是说的非常好,但谁知道到底能不能见到呢。”

    “陛下说什么?”

    “没什么。我前几天又做了一点菊花糕,你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薛宝钗顺利的把话题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那好,我可要好好的尝尝了。”王熙凤笑眯了眼睛。

    这菊花糕可是薛宝钗亲自做的,可不是一般的只是在那里动动口,看着下人做,而是从菊花的采摘还有各种馅料的调配,甚至到最后的蒸烤都是自己亲自动的手。

    虽然耗时间了一点,但是做出来的东西酥香可口,而且又能打发时间,看着王熙凤吃的欢快,她心中忍不住生出了羡慕。

    她对这个表姐可是羡慕的很,明明性子暴烈,说一不二,但是张宇那个软疙瘩照样能制住她,一家人现在的日子不知道有多愉快。

    明明王熙凤带着丰厚的嫁妆嫁到了贫穷的张家,但是她的嫁妆一点都没有少。

    明明是个性子强悍的人,张家主动把掌家权交到了她的手上,成为了真正的一家之主。

    明明丈夫没有什么上进心,但是老天让她生了一个有上进心的儿子。

    明明生育困难,结婚好几年都没有孩子,但是这一辈子丈夫也没有碰别的女人,她自己反而一儿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

    王熙凤真是天生的幸运儿啊,自己虽然没有过上这样的日子,但看着身边有这样的人,也忍不住高兴起来。

    不过,如果换成是自己,自己却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自己虽然羡慕王熙凤,但也不会希望成为那样的人。

    因为她向往的就是高处,所以自己现在成了女皇,虽然是个傀儡,但是自己现在已经掌握好了这两者之间的平衡了。

    自己已经不是傀儡,而是一个权利的象征,当自己出现在公共的场合中时,所有人都需要对自己下跪,这样的荣耀对自己来说已经足够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孙女到底能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了。

    转眼就到了薛宝钗退位的日子,她也没有什么不甘心的,自己确实已经上了年纪,而且荣耀不会离开自己。

    薛宝钗和内阁的人相处的十分融洽,经过十几年的相处,双方在碰撞中摸清了对方的性子。

    他们也知道薛宝钗向往权利是因为荣耀,所以权利把握的牢牢的时候,在一些荣耀的场合总会让薛宝钗十分的有面子。

    比如在科举之后的琼林宴上,会让薛宝钗出来亲自册封学子的官位。

    在打完胜仗之后,薛宝钗会亲自册封有功之士的爵位。

    虽然人选是内阁选出来的,但是公布的却是薛宝钗,给足了她面子,别管私底下到底怎么相处,但是公开的场合中,薛宝钗绝对是最耀眼的存在。

    而薛宝钗需要的就是这些东西。

    在盛大隆重的典礼中,一身华服的薛宝钗捧着自己女皇的尊贵皇冠,让昭华跪下宣读誓典然后就会把皇冠戴到她的头上,大臣们全都很兴奋。

    因为如果昭华像薛宝钗一样即位,那么内阁又会和平的延续几十年,多来几次女皇即位,内阁的存在便会固定下来,以后永永远远掌握大权的人是他们这些大臣!

    女皇成为象征的印象会固定在人们的心中。

    在薛宝钗准备将皇冠戴到昭华头上的那一刻,昭华突然站了起来,用力的拍打着薛宝钗的手,薛宝钗没有防备,皇冠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虽然皇冠是黄金打造,里面掺杂着白银,上面又镶着钻石宝玉之类的东西,贵重无比,但是因为宝物纯粹,没有一丝的杂质,所以本身显得十分脆弱。

    被昭华这么一摔,皇冠竟然被摔出了几道细小的裂纹,皇冠虽然贵重,但是它更重要的意义就是皇权的象征,昭华竟然敢这么无礼!

    薛宝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昭华,你在干什么?”

    昭华之前那么大的胆子,完全就是凭借着一口气,现在做完了,心中还一阵的害怕。

    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后路了,只好硬着头皮一口气做到底:“我只是不想要皇冠而已。”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嘛!”

    “我当然知道了,我从来没有比现在这一刻更加的清醒了!薛氏,我告诉你,我现在一刻都不想再忍耐下去了!”昭华大吼大叫的说道:

    “你是皇家的罪人!看看父亲和母亲现在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整天在那个不见天日的院子里面,一点自由都没有!你靠着出卖所有皇家人得到的荣耀,享受起来难道心中就没有一点的难受嘛!”

    昭华抬起了自己的眼睛,直视着薛宝钗,就好像是在盯着自己的仇人一样,在她心中薛宝钗就是整个皇室的仇人!原来皇家是多么的高高在上啊,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所有的大臣都不敢多说什么。

    现在呢,所有的大臣都敢过来指手画脚的,他们凭什么?就连最荣耀的薛宝钗现在不也就是有个面子吗?

    昭华恶毒的说道:“看来你出卖了皇家所有人,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啊,现在你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说的好听,还以为自己是女皇!我成了女皇之后,照样是个傀儡,朱郎是多么一个有才华的人啊,我如果成了女皇,他就成一个吃闲饭的人,再也不能有自己的理想,看着自己的儿子孙子在受罪,难道你就不会做噩梦吗!”

    昭华也许是憋的足够久了,心中的想法滔滔不绝的说了出来。

    总结出来就几条,父母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实在是太受罪了,她这是在解救自己的兄弟姐妹!

    自己的丈夫太受委屈了,整天郁结于心,让自己看着都不忍心。

    如今她要替天行道!

    薛宝钗对于这个孙女真的是失望了:“你要说的就是这些?”

    “当然……当然了。”昭华有些不知所措了,在她看来自己已经说的够多了,在她的心中这个时候奶奶应该惊慌失措,吓得魂魄都掉了,怎么现在还这么镇静?

    这一定就是装的!没错,这一定是装的,奶奶向来一点本事都没有,就是那些大臣的傀儡,出卖他们一家人自己得到了荣耀,现在一定是心慌不止。

    薛宝钗摇摇头不说话了,昭华一个人站在那里孤零零的,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反正现在奶奶还有各位大臣表现的样子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更不是父亲告诉自己的那个样子。

    昭华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之前跟着她一起到来的太监突然昂起了头大声叫道:“薛氏!你还不快认罪!我要让你跪在祖庙里面跪到死!”

    原来这个太监一直低着头,甚至缩起了脖子,旁人也没有多看他一眼,只是以为这个太监没有见过什么大的世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看他。

    没想到他现在这么站出来大声呵斥,竟然还有几分的气势。

    他抬起头之后,所有人都看见了他的脸,现在内阁制度已经实行十几年了,朝堂上的大臣也有一小半更新换代了一次,有些人根本就不认识他是谁。

    有的人虽然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

    有的人显然是已经认出来了,但也只是挑挑眉头,并没有什么慌张的。

    丞相首先开口了:“大皇子?我记得您的禁期并没有到期限,内阁也没有同意让你出来的命令,你这是私自出来?”

    他这样一说,剩下的没有反应过来的人才明白了,这人就是薛宝钗的儿子,当年的大皇子。

    “我呸!我想出来就出来,还需要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叫嚷什么!你们和这个毒妇一起当初逼死了我爹,害死了我的兄弟姐妹,也不知道她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现在我就是在替天行道,来人啊,还不赶快把这些罪人给我抓起来!”

    另外一个太监打扮的人有些不满的看着他,自己娶了昭华,就是为了驸马的资格,然后竞争皇位的,要不然谁愿意伺候昭华那个贱人,不准自己有小妾不说,反而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勾勾搭搭的,看了就让人恶心!

    可怜了自己的心上人柔娘,至今还在隐姓埋名,根本不敢见自己一面。

    自己这个岳父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当初一听让他反抗,吓的魂都没有了,现在倒是抖了起来,难道他还以为这个皇位还是他的?

    因为心中的不满,驸马并没有做什么,大皇子得不到相应,赶紧慌张的看了驸马一眼,催促道:“驸马,你在干什么呢?还不赶紧的,等到事成之后,我马上封昭华为镇国长公主,也封你为镇国公!”

    驸马知道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直接叫道:“来人,把宫殿全都围起来,这里的一只苍蝇都不准放走!”

    “是!”外面马上就响起了响亮的声音,夹杂着盔甲摩擦的声音还有兵器碰撞的清脆声,显示出了外面进来的这只队伍还是很有秩序的。

    驸马得意的一笑,把身上的太监服脱掉,露出自己华贵的外衫,这才说道:“诸位大臣应该知道该怎么选择了,我们现在要的是皇位,要对付的就是当年逼迫皇爷爷退位的那些乱臣贼子,还有这个毒妇薛氏,其他人只要站在我们这边,富贵荣华马上就来!”

    他的话马上就引起了一阵骚动,看着驸马成为人群的中心,大皇子十分的不高兴,众人的目光应该集中在自己身上!一会儿登皇位的人也应该是自己!他抢自己什么风头?真是没有眼色!

    还有自己的那个小女儿,自己被圈起来了,她倒好,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从来没有想过要来看看自己这个老子,如果自己不出来,她不是要当女皇了?虽然说其实并不掌权,只是那些大臣的提线傀儡而已,但是风光不是照样都有?

    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公主,肯定不会这么风光!

    还想让自己给她长公主的称呼?真是做梦去吧!这两口子没有一个好东西,大皇子不忿的想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