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人人都爱女主角10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人人都爱女主角10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张宇不是什么帅哥,也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才华,更没有什么过高的地位,贾母淡淡的问了几句,自然不会再理会他了,这正和他的意。

    就是在吃饭的时候,有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等到自己顺着那人的眼光看过去的时候,他又不看自己了,自己转过头之后,他又开始看自己了。

    自己直视他躲避,自己转开视线他偷瞄,一来一回的,就好像是两只猫在打架,互相试探很久,让张宇开始不耐烦起来了。

    饶是他再不懂古代的礼仪规范,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大声的直接问别人在看什么。

    他给王熙凤夹了一小块鱼肉,小心的把其中的刺都挑出来,然后蘸上符合她口味的酱料,放到她前面一个干净的小碟子里面,然后轻轻问道:“坐在我左前方的那人是谁啊。”

    王熙凤把那块鱼肉吃了,然后低声说道:“刚才不是全都给你介绍了?怎么怎么快就忘了。”

    张宇马上无语了,刚才介绍给自己的足足有一二十人好不好,自己又不是什么学霸,记忆力也不好,而且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谁能记得住那么多的人?

    王熙凤肯定不知道在现代有一个专门的职业,就是去酒宴上面骗吃骗喝的,在酒店里面举行什么订婚,结婚,满月酒,大寿,丧事之类的仪式,去的人很多,男女双方的亲戚同事朋友老乡什么的,彼此都不太认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一个人能认清所有的来宾。

    自然有人自来熟的做到那里去吃喝,酒饱饭足之后还会打包回家,碰上有人敬酒也不怕,既然干这一行了,肯定脸皮足够厚啊,照样可以和别人侃侃而谈,没有一个人会怀疑。

    猛地遇见一大群人,谁也记不全啊。

    反正自己刚才被介绍贾家人的时候,自己只能准确的认出来贾母和贾政,其余的有的知道名字靠自己的推断,有的就从他的衣服打扮上面猜。

    这会儿一想,几个名字全都在自己的脑海中回荡,让自己越想越糊涂,干脆直接问人得了。

    没看到一些电视上面经常有万能秘书,万能助理之类的人嘛,一起参加宴会的时候,正主经常记不住那么多的人,秘书就在一边小声提醒:

    “总裁,您正前方是x集团总经理的夫人,她丈夫一个星期前出车祸了,现在还没有出院。”

    “总裁,正在朝您走过来的是事vv集团的项目负责人,很可能是过来谈论招标的事情的。”

    “总裁,您左方的是e主席的孙女,最受宠爱。”

    “总裁,这是w总的秘书,看来找您是有私事。”

    然后总裁就在一边机灵的应对:“啊,夫人您丈夫怎么样了?之前太忙了,只是让秘书看望了一下,应该没大事,可以出院了吧。”

    “对不起,今天是酒会,不谈工作。”

    “哎呦,你可真是天地间的宠儿啊,秀色可餐,看见你,马上就饱了,要是年轻二十岁啊,肯定要火热的追求你!”

    “w总没事吧。”

    张宇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心中都痒痒的很,要是自己有那种地位该多好啊,当然了,一定要给自己配一个鼎力的助手,让自己也能拉风一下。

    在穿越前自己没有什么拉风的机会,在穿越之后……自己好像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王熙凤没有说盯着自己的人是谁,自己应该怎么应对,反而对着张宇唠叨个不行,然后又从头到尾把所有的人又介绍了一边,听的头皮发麻,不过这回倒是记住了,一直盯着自己的这人就是自己原来的情敌,国公府贾国公的嫡长子的嫡长子,俗称嫡长孙的贾琏。

    张宇和贾琏也没有什么仇恨。

    王熙凤原来应该是贾琏的妻子,但不知道怎么得,他没看上王熙凤,现在又娶了别人,如果他看上王熙凤了,那也没有张宇什么事情了。

    知道这是贾琏之后,张宇也没有乱想什么,只是觉得贾琏肯定是想看看娶了自己不要的女人的人到底是什么性子的人吧。

    他和王熙凤说的虽然不是什么亲密话,但是姿态亲密,让贾琏看的眯起了眼睛,让他的妻子琏二奶奶也不高兴起来了。

    张宇和王熙凤凑在一块,丈夫还往这边看,肯定看的不是张宇,而是王熙凤,还听说王熙凤之前和贾琏也相好过一阵子,难道是旧情难忘?

    真是的,嫁了人还不忘勾引人,真是个狐媚子!

    琏二奶奶在心中暗骂,脸上就露出了笑容,看着张宇夫妻两个说道:“看看这两个人,好像还是新婚似的,真是一刻也不能分开啊。”

    她这样一说,其他人也把目光放到了两人身上,全都开始打趣起来了,倒是贾母有些不喜,觉得大庭广众之下就应该端庄一些,马上说道:“听说王家姑爷是过来赶考的?住的地方找到没有啊,要不然就住下来吧。”

    王夫人在一边接口道:“我心中也是这么打算的,我嫡亲的大哥就这么一个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忍心她受什么委屈,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想让她嫁过来,只可惜没什么缘分,长住是不行了,那怎么也得短住一段时间。”

    琏二奶奶说道:“正是这个理儿啊,怎么着也是王家的姑奶奶啊,您当然也心疼人了,京城人多,又是皇城根上,什么东西都贵,能省上一点就是一点,过日子吗,还得节省一点才行。这时节客人也不多,空的院子也多,我正好收拾出来一个。”

    话外的意思就是张宇是穷鬼,在京城连房子都买不起,也暗含了王家小气的意思。

    张家穷,但是王家有钱啊,直接买一个宅子送给张姑爷不就行了吗?现在没有,明显是小气不想送啊。

    王熙凤笑嘻嘻的说道:“我的嫁妆倒是很多,本来想在京城买个宅子的,谁知道我们家老爷就是不同意,说我们家底全都在老家呢,这次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所以就先租了一个院子,这样更省事。”

    贾母不悦地说道:“都是一家人,哪儿能住在外面,而且人老了,就是喜欢热闹,家中这几年人越来越少,清静的不行,让人听着都心酸的慌。”

    王夫人在一边听着,眼圈马上就红了,连忙搂住了一边的宝贝开始心肝似的叫了:“我的珠儿和元春啊,现在真是想见上一面都不能了,幸亏还有宝玉,要不然啊,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贾政本来正在悠闲的喝酒,今天见了张宇,地位没有自己高,学问没有自己深,又不停的吹捧自己,他本来心中就得意,突然听到王夫人在这里哭号,脸上马上就挂不住了,马上把酒杯放下,拍着桌子说道:“你在这里瞎说什么呢,元春可是大有前程的人,你别在这里说这些丧气的话好不好,至于珠儿全都是你溺爱的了,好好的一顿饭全都让你给搅和了!”

    要不然贾母还在这里,他都想着拍屁股然后走人了。

    “母亲,您说是不是,元春被四皇子看上也是她的福气啊,这可关系到咱们整个贾府的命运啊。”

    贾母连连点头:“老二家的,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了,珠儿聪慧但是身子骨向来不好,这不是咱们都知道的事情吗,他走的早市老天爷喜欢他,早早的就把他给招走了。元春也是有福气的人,四皇子是什么人谁不知道?如果他能再进一步,元春能生下儿子,这可是富贵不可言啊,总不比一辈子留在你身边好?再说了,你还有宝玉。”

    贾宝玉一听祖母叫自己的名字,连忙离开母亲,猴儿一般的溜进了祖母的怀中,相比自己的母亲,贾宝玉还是对贾母更加的亲密一点。

    王夫人看着儿子和贾母腻歪的样子,马上心窝子就感到一阵疼痛,自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和小儿子全都和贾母更加的亲近。

    贾珠倒是比较亲近自己,但是身子骨一直很弱,人又聪慧,贾政对他要求的严格,贾政比自己大哥聪明,无论在各个方面全都压自己大哥一头,自然也要求自己儿子也压大哥的儿子一头。

    谁知道贾赦本人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但是贾琏却精明的要命,三年前就过了科举,现在还在朝中为官,又通过自己的外祖家娶了一个大家之女,小日子过的是蒸蒸日上,让贾珠拍马也比不上。

    去年贾珠病重而死,幸好妻子的肚子里面还有一个遗腹子,要不然可不就是绝后了吗。

    对于大儿媳争气的生下来一个儿子,王夫人可没有什么高兴的,在她看来,就是大儿媳的命数不好,才让贾珠早早的就走了。

    原来一切都好好的,全都照着自己的思路走,再过几年,这个国公府成为他们二房的东西也不成问题。

    但是最近几年不顺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来!好像老天爷不再眷顾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和自己的心愿反着来,一切都从贾琏不让王熙凤进门开始的!

    贾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自己的外祖家联系上了,然后娶了一个大家之女,夫妻两口子成天和自己作对!

    自己的大儿子病死了。

    自己女儿被送去了四皇子的府上!明明三皇子才更有前途好不好,结果贾母一声令下,女儿就被送到了四皇子府上,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熬出头?

    小儿子虽然也亲近自己,但从小就被抱到贾母那里了,明显是和贾母更加的贴心,一直到现在还在贾母的院子里面住着呢。

    王熙凤又嫁了那么一个没用的人,一点都不能帮到自己,王夫人越想心中越烦。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现在贾琏还不忘往她身上插刀子:“是啊,二婶,宝玉可爱的很,要是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就好了。”

    还不等王夫人说什么,他就转移了话题:“对了,张兄就别推辞了,还是在这里住下吧,我的学问虽然也不是很好,但到底也是三年之前考上的,说不定有什么地方能帮到你。”

    张宇踌躇了半天说道:“如果真有需要的话,我肯定会过来找贾兄的,但是我已经租好了房子,而且还要拜访老师和同乡,在贾府的话真的不方便,不过日后肯定邀请你一块游玩,就怕到时候会没有空。”

    “我怎么会没有空呢,什么时候都行。就这么说定了。”

    张宇点点头,无论谁和他说话,他都没有忘了王熙凤,两人不是互相夹菜,就是说些悄悄话,就好像是和自己在家用餐一样。

    这倒是让琏二奶奶有些嫉妒了:“你们的感情还真好呢,这次张兄弟出来考试,还不忘带着妻子,怎么没有把孩子也带过来?”

    这个时候王夫人和她好像站到了统一战线上面了,用手绢轻轻的擦着自己的嘴角,有些幸灾乐祸:“你不知道,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孩子呢,凤哥儿也不是我说啊,你这都快嫁过去三年了,怎么还没有怀孕啊,是不是身子哪儿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啊,京城的大夫高明的很,等到明天拿着我们老爷的帖子请过来太医们过来看看。”

    琏二奶奶虽然也没有孩子,但是嫁过来才一年多的时间,而且一年前流过一个孩子,现在身子刚调养好,生孩子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确实如此,女人的身子骨是最重要的。”

    等到吃完饭之后,张宇两人就离开了,刚出了贾府的大门,王熙凤就咬牙切齿的说道:“幸亏你没有同意住在贾府,要不然我还真的能被气死!听听他们说的那话,我没有当场骂他们就是我的修养好了!”

    吃顿饭吃的都是气,不是被当成是打秋风的穷亲戚,就是讽刺她不能生孩子,真的要住到贾府中,每天面对这些人,自己说不定都要短寿几年。

    “他们说他们的,咱们不听不就行了,生什么气?刚才是不是没有吃饱?那正好,看看京城这边的小吃有没有合自己胃口的。”

    “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啊。”

    “哎,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干嘛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呢?别人越是看不惯你,你越要过的好好的,反过去让他们不好受。”

    “什么事情到了你的嘴里都变得简单了。”王熙凤没好气的说道,但心中奇异的已经没了怒火,嫁给张宇之后,别的不说,自己肯定得长命百岁,跟着一个就没什么事是大事的丈夫,自己的心胸也在不知不觉间开阔起来了。

    两人又买了一些卖相不错的小吃,赶着在禁宵前面回到了家,睡觉之前,张宇又开解道:“孩子的事不用想那么多,想找大夫看就看,说不定是我的原因呢。”

    他这可不是光说好听的,自己是穿越者,谁知道灵魂在穿越的过程中受到什么辐射没有,影响不影响肉身?

    王熙凤没有说什么,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好自己都知道,她不相信天下有任何一个男人像他这样维护自己一直不怀孕的妻子。

    张宇一夜都没有睡好,原来两人的睡姿都挺正常的,昨天王熙凤的力气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大,就好像是一条蛇一样缠在自己身上,那力度好像要把自己要勒死一样。

    不过第二天看着妻子也挺正常啊,还说准备在京城逛逛,看看能开什么铺子不能,张宇也就把疑惑放到了心中了,继续进行科举前面的最后冲刺。

    贾府中贾琏一个人在书房里面,妻子过来送鸡汤都没有让她进来,继续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沉思。

    本来经过他的努力贾府中的局势已经渐渐的偏向了大房,要知道自己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当上了官,而且和贾政还是同一品级,以后肯定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几个月前,贾元春突然被送到了四皇子的府上,她以后会是贵妃,那么登基的就是四皇子了?虽然说贾元春只是个幌子,但是贾府这些愚蠢的人明显是相信她是受宠的,二房渐渐又占了上风。

    虽然说贾元春未来肯定会死,难道自己在她死之前就得一直忍让着?

    还有那个王熙凤,之前明明给她选了一门不好的亲事,怎么现在看着日子还过的挺不错的?

    看来自己真是失算了,穷酸读书人中自然有没有骨气的,本来想着张宇就是一个臭脾气的酸儒,喜欢的是善解人意的女人,自然不喜欢王熙凤这样的母大虫,没想到张宇竟然是个有奶就是娘的人,只要有钱,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什么人都能容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