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人都爱女主角7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人都爱女主角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什么资本不资本的?”张氏隐约的有些明白,但眼前就好像是有了一层雾一样,又有些看的不是那么透彻。

    “一家好女百家求啊,要是妹妹长的好像天仙一样,性子又温柔,性情天真善良,而且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又善解人意,能歌善舞,又有才气,别说嫁给什么大户人家了,说不定啊,都能把皇帝给迷住了。”

    张宇尽量的往好处说,他当然不指望自己能从妹妹的婚姻上面得到什么好处,只是单纯的想让妹妹过的更好而已。

    现在也不是标榜什么女人自主的年代,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增加一些妹妹身为女人的资本,而且自身也要强大起来。

    就算之后娶妹妹的人家真的对她不好了,也会看在他的面子上面尽量的忍耐一些。

    张氏舔舔自己的嘴唇,当然心动了,前朝也有不少这样的传说,都是一些皇帝的宠妃出自民家的,什么卖草鞋人家的女儿啊,杀猪匠人家的小妹之类的东西。

    如果真是宠妃是大将军的女儿,大儒的孙女,世家的女儿这类人,民间反而不怎么重视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类人天生就是贵人,做皇帝的宠妃就是本来应该的事情。

    反而是一些自己身边的人突然蹦出来一个金凤凰,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这也最为津津乐道。

    虽然离那个前朝的市井女人成为宠妃,连皇后都要抗争的年代已经隔过去几百年了,但是这段故事至今仍在人们心中流传,张氏自然也知道。

    这甚至还是伴随她长大的童年故事,就好像‘狼来了’之类的故事一样。

    “前朝是有这样幸运的女人,但是你妹妹哪儿有这福气啊。”

    “娘,有没有福气那是上天定的,可不是咱们说的算,谁知道小妹到底有那福气没有啊,所以咱们现在就得往这方面培养!”

    自古以来的命数,奇迹不都是人为的制造的吗?

    一个人造反成功了,马上就流传出了很多的传说,比如母亲当初生他的时候梦见龙了,或者干脆就是自己杀过龙之类的。

    还有人到处宣扬自己女儿的命格,什么天生就是凤凰命啊,未来一定会是最尊贵的女人啊,如果要是相信了,那娶了她,自己肯定就是真龙天子了啊,娶了她,将来生来的儿子肯定是真龙天子啊。

    谁知道到最后娶了他们的女儿到底是因为女人的命格,还是因为自己的努力?

    但是前提是女人要是不包装自己的话,永远就没有这个机会。

    “培养什么?对,对,我现在就去找个大师看看我们家有这个命数没有。”

    张宇马上哭笑不得起来了:“娘,先把小妹培养好找找高人看也行啊,要不然就她这个样子,谁能看出来个什么?”

    小妹马上就十岁了,虽然最近吃的好些,已经长高了,脸色也红润了不少,但还是个孩子,没有一点少女的苗条,除非就是恋童=癖,否则哪个男人会喜欢这一口啊。

    “怎么培养啊。”

    “找几个先生教她各方面的东西不就行了,让她未来能比的上熙凤就好了。”

    张氏满脸的不乐意,王熙凤是什么人啊,那一身的细皮子肉就是娇养出来的,从小到大还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呢,这么多的钱花在了女儿身上,而不是儿子身上,就好像要割她的肉一样。

    这让她差点跳起来,然后说不行了。

    面对母亲满脸的不赞同,张宇也没有急,诗人说‘天生我材必有用’,换句话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张宇天生就是一个被领导的人,一辈子都是打工的命,绝对不会成为下命令的人,就连他自己都有这个自知之明。

    但是他的脾气非常的好,耐心特别的足,水滴石穿的劲头在他身上很普通。

    “娘,你看咱们包子里面的野菜,就是地上随便长的东西,大家都知道这东西能吃,没有毒,但是吃的很少,如今咱们做成包子卖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过来买,都说好吃,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还能是为什么?你挑的都是最娇嫩的叶子,用的油又多,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怎么会不好吃呢。”

    富人嫌弃这低贱根本就不会碰,穷人没有条件,最多就是洗干净用水焯了,然后就摆上来了,哪有张宇弄得这么精细。

    “就是这个理,同样一种东西就看怎么对待他们了。小妹现在就像是路边长的野菜,咱们就要把她弄成好看的包子,虽然中间会花费很多精力,但是回头一看,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值得的。”

    张氏想想原来根本就没有人要的野草,现在根本供不应求的野菜包子,慢慢的点点头。

    其实她一切都听自己儿子的,如果张宇不解释,直接对她说要怎么办,她也没有办法,何况现在还在她面前解释半天。

    “你想做什么就做吧。这个家是你在做主的,不用什么事情都和我说了。”

    “那怎么行,你是我娘,你才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呢,事情当然要对你说,然后让你给掌掌船舵。”

    张宇的一席话让张氏眉开眼笑地,马上同意了张宇的做法,特意把张小妹给叫过来,嘱咐一番:“你哥要请先生教你,你可要好好的学,别丢人啊。要不然,你还是在家绣花吧。”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学什么,张小妹赶紧点点头:“放心吧,娘,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张氏和张小妹都不去亲自摘野菜了,王熙凤自然也不去了,随便一个钱就让人专门往家里送这些野菜了,张氏也没有管。

    小吃店的生意是越来越好,因为种类繁多,每天都有新口味的东西,吸引了不少人来吃,虽然是小本生意,但不到半年的时间当初盘铺子的本钱已经被全赚回来了,剩下的都是盈利的。

    王熙凤虽然有些吃惊,但这点小钱也没看在眼中,现在正在操心给张小妹请先生的事情,她找到人选之后,就对张宇说,谁知道一连几个都被张宇给否决了,最后干脆直接问了:

    “你到底想找什么样的先生啊,我找的可是各个类型的都有,你怎么全都不满意?”

    “哎呀,像棋琴书画,吟诗作对,唱歌跳舞这些东西都是次要的,一个女人可以会这些东西,也可以不会这些东西,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要教她一些做人的道理,还有生活的态度。”

    “那请个教书先生不就行了?书里面不是什么大道理都有吗。”

    “那也不能死教啊,其实也不用专门学什么,我其实就是想找一个坚强又圆滑聪慧的人跟在小妹身边,日日影响她,最后让她也成为那样的人。”

    张宇说了半天,王熙凤终于明白了:“合着你是要找一个嬷嬷啊,这可不太好办啊,别人的嬷嬷当初都是奶娘,从出生一直跟到大的,最后出嫁的时候也会一直跟着,对一直跟着的小姐比自己的女儿还亲,不知道多忠心耿耿,但是小妹这样子已经晚了啊。”

    她还有没说的是,人心是最莫测的东西,有的奶娘一直忠心耿耿,对从小养大的小姐比自己的亲女儿还要好,小姐对她也比自己的亲娘要亲密。

    但是有的奶娘就把小姐做成自己的傀儡了,只有有奶娘的都是有钱人家,当家的主母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事情要忙碌。

    要忙着管家,要忙着忍受婆婆太婆婆们的苛刻,还和小妾姨娘都法,要忙着关心丈夫的仕途,要小心处理娘家婆家的关系,还让防着要爬床的丫鬟,心怀不轨的表妹,以及外面的各种狐媚子。

    甚至还要想着自己怎么才能生下儿子,女儿一天还见不上一面呢,顶多就是每天问上一句,见女儿的时候,说不定会会故意喂她不好的东西让她生病,故意掐她打她让她哭泣。

    这样的话,才能把丈夫从别的狐狸精那边叫过来,这样才能陷害别的狐狸精,解决一个心腹大患。

    注意到自己女儿最需要的是什么的母亲非常少,小姐也许一辈子都被奶娘控制,什么都不敢说。

    不过自己丈夫是个再单纯不过的人了,而且还是个男人,王熙凤当然不会把这些内宅的*全都说了出来。

    “不是奶嬷嬷,而是宫女!对,是宫女!”

    “什么意思?”

    “皇宫中肯定有很多宫女,这些宫女到了年纪大了之后,肯定会出宫,然后投奔自己的亲人养老,但是一个几十年没见的人突然回家了,中间肯定有不少的矛盾,说不定家中根本就容不下她,咱们就找这样的人来教小妹就好,其实也不算教,就是服侍她,咱们给她养老。”

    王熙凤真是摸不着丈夫的想法了:“这样的人肯定年纪都和娘差不多大了,肯定不能服侍几年,而且还负责给她们养老,这就是亏本的买卖啊。”

    说到最后她话风一转:“其实也挺不错的,最起码这人也服侍过贵人是不是,我这就找找。”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王熙凤知道丈夫的想法和别人不一样,有时候这样甚至更能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王熙凤因为娘家瞧不起自己,早就和王家断了关系,连面子上面的功夫都不做,但是女人在一起总会说一些家常话,王熙凤很快就得到了消息,最近皇帝病重,皇宫中为了祈福,就从皇宫中放了一批年纪大的宫女太监。

    回到各自家乡的也不少,但是很少有人能过上好日子的。

    王熙凤打听了几天,终于悄悄地请了一个老宫女过来,也没有说什么银钱,只是说伺候自己的小姑子,张家还负责养老,于是那个崔姑姑没两天就悄悄地到了张家。

    来到的当天,张宇也见了一面,发现这个崔姑姑长的是相当的普通,板起脸的时候,甚至有种刻薄的感觉,但是微笑的时候,又变的和善起来了。

    事后张宇想了半天,觉得让别人感觉差别这么大,主要就是气势和表情,其实崔姑姑就是一个普通人,能熟练的运用各种气势,她果然不愧是从皇宫中平安出来的人,果然有两把刷子。

    这个技能很实用啊,尤其是在皇宫中,如果妹妹能学上几分就行了。

    张宇和崔姑姑认真的谈了一下,他不求自己妹妹能嫁到什么高门大户中,只希望她能成为一个聪明的人。

    对于他的目标,崔姑姑倒是有些惊奇,但还是欣然接受了,如果张家真的给了她足够的尊重,还会给她养老,就算是张宇想送张小妹进宫,自己也会拼了命的帮忙的。

    崔姑姑就这样留在了崔家,而且十分有本事,十分会教导人,张宇总觉得她把张氏还有小妹当成是自己属下的小宫女来教导了。

    不过这样也好,张家包子铺的生意越来越好,张宇干脆又开了一家分店,里面又加了不少的新种类,一家开在西边,一家开在东边,正好能兼顾所有人的生意。

    但是生意就算再火爆,张宇也没有开什么分店了,在他看来自己做这生意已经到了极限了,可以往其他方面发展了,不过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的方向。

    一天看到崔姑姑正在教张小妹做胭脂,这才有了开脂粉店的想法,这里本来就是暴利的生意,而且看着张小妹学的小心翼翼的样子,他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刚开始胭脂店里面只卖做好的胭脂,等到有了人流之后,又开始教人做胭脂,小门小户的人谁学过这手艺啊,因为愿意学的人多,所以学费也很便宜。

    真正学制胭脂还是需要天分的,胭脂本来的做法很容易,就是采过来各种花揉碎了,然后又蒸又煮的,中间加上一些磨碎的香料,然后把一大碗的花汁熬成膏状就可以了。

    但是颜色香味功效什么的都要自己判断,大家能做出来的都是一般的货色,能做出来顶级货色的还是只有少数人,起码在前来学这些东西的小门小户的女孩中,张宇没有发现这样的天才。

    其他的脂粉店的人本来还有些嘲笑张宇,认为他一个书生根本就不懂什么经商的事情,真是瞎指挥!竟然只是收取一点小小的费用,就教这么多人做胭脂,如果大家都学会了,那谁还过来买脂粉啊。

    没想到张宇的生意竟然这么好。

    这些生意人也不是什么傻瓜,马上就明白了,一般人能有什么天分?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也是一般的,知道胭脂难做之后,肯定会更喜欢价钱更高的胭脂了,因为她们也开始知道了物有所值。

    之前看小小的一盒胭脂竟然要二两银子,所有人都觉得贵,但是现在亲自做好之后,发现工序竟然这么复杂,里面竟然需要添加这么多的东西,花费的时间还长,最后做出来的说不定还不好用,那上好的东西那么贵的价钱当然值得了。

    因为做这些东西出来的时候,肯定要比自己之前制作的时候,花的精力更多!

    不少的商家都开始增添一些教人做胭脂的服务了,而且做的好的,商家还可以收购,真正开始之后,所有人发现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就和收刺绣差不多好吗。

    会绣花的人多了,但是能绣双面绣,绣的东西马上就能从布上面出来的绣娘全天下才有几个啊。

    做胭脂和刺绣应该差不多,道理一样可以运用得当。

    县城里面马上就开始流行起来制作胭脂了,就和做荷包一样,别管做的好看还是不好看,反正这也成了每个女孩必备的技能的。

    张小妹和王熙凤都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做出来的东西只能让人勉强看出来是胭脂,估计除了她们两个之外,其余的再也没有人敢用了。

    张家的情况渐渐的好了起来,搬到了一家好几进的院子里面,下人也多了很多,铺子也接连开了好几家,王熙凤之前补贴张家的嫁妆又都被张宇给补了回来,而且还有壮大的趋势,而且还都是张宇亲自给补的。

    王熙凤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显然走路都带着风,心情十分不错。

    平儿也大着胆子开起玩笑了:“少爷对夫人自然是没得说的,说不定嫁到国公府的日子还没有这么舒心呢。”

    王熙凤玩弄着手上的银镯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可能吧,虽然不知道当家太太到底是什么滋味的,反正他肯定不会亲自给我做首饰的。”

    她之前准备的首饰盒很大,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能装满就算不错了,谁知道这才几年不到,首饰盒都快满了,全都是张宇亲自做的东西,原来木头的到现在银的都有,虽然不是很精致,但是也脱离了粗糙的范畴了,文雅点说句古朴也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