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番外:甜蜜的诅咒2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番外:甜蜜的诅咒2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乾元五十年的时候,乾元帝在宫中不甚摔倒,昏迷了三日才醒过来,毕竟年纪已经有些大了,他这么一摔,真的让前朝和后-宫的人全都不安心起来了。

    毕竟他现在还没有立下太子,现在几个皇子都是正值青春的年纪,最大的儿子孩子都有好几个了,早几年就开始接触朝堂,已经拥有自己的势力了。

    乾元帝如果就这么去了的话,这些皇子肯定就会争夺的厉害,现在才建国五十年,经济才算开始发展起来,历史上每朝每代都会出现一些昏君。

    但这些昏君出现的时候都是朝代的中后期,因为这个时候国家才开始有财力了,能享受了,钱可以乱花,人才也可以乱杀了。

    但是前期朝代还不稳,谁如果想这么做了,皇帝没当两年就会被人给拉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任性的资格。

    现在可没有让昏君出现的资格,更没有让皇子内乱的时机,如果皇子们真的开始打斗起来了,不用外敌侵=略,国家马上就会灭亡了。

    所有人都开始慌张起来了,乾元帝的病情成了最重要的事情,太医院的太医们全都留在皇宫里面商量对策,没有一个敢回家的。

    就算是回到了家,那也不停的有人上门过来询问,自己出事也就算了,要是连累了家人那就不好了。

    皇子们也在磨肩擦掌的准备大展身手,宫中各个势力都开始联合了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乾元帝不知道有多少真爱和次真爱。

    遇到真爱的时候,那真是在后=宫中独宠一人,什么都给最好的,遇到次真爱的时候,同时宠爱两三个人,一会儿偏到了这里,一会儿偏到了那里。

    所以宫中有好几个皇子都是刚生下来就没有了生母了,又是联合生母的家族的,又是联合养母的,都想着自己能登上大位。

    有的性子偏激的甚至想要逼宫,反正乾元帝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太医们说的支支吾吾的,谁知道他还能不能醒过来呢?

    每想到这些人全都被白玉给压了下来,突然拿出来了一道圣旨,说皇帝准备让她的儿子称帝,引起了所有人的不满,也不知道白玉从哪儿知道那么多的把柄,把所有人都压下来,然后就开始准备儿子的登基大典了。

    谁也拿她没有办法,毕竟她面上有皇帝的旨意,上面的字迹确实是皇帝亲笔写的,加盖的玉玺也是真的,经过所有人的辨认,全都是真的。

    而且还得到了皇帝的亲兄弟王爷的支持,要知道这个王爷和当今的圣上可是同母的,只不过两个人相差的年纪太大了而已。

    乾元帝起义之后,刚开始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最后会胜利,因为他的底子实在是太差了,最后日子越来越好,势力越来越大,所有人都开始有了希望,父母的心情更是好,剩下乾元帝二十多年之后,竟然又有了一个小儿子,生下来就是王爷,和乾元帝这个草根不同,生下来就是掉在了福窝窝里面了。

    再加上其他的皇子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人选,而且白玉的儿子还十分小,肯定不能亲政,到时候国家大事肯定还是他们这些重臣做主。

    所以所有人都同意立白玉的儿子为皇帝了,连登基的日子都选好了。

    至于乾元帝吗,现在都七十多了,看看历史上,哪个皇帝八十岁还在皇位上面?就算是不死,那也起不来了,就算今年不死,那直接当个太上皇就行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安排合情合理的很,甚至觉得乾元帝就算是清醒了,对于他们这个主意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

    在所有太医都放弃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乾元帝竟然自己醒了!

    就算不是医生的人,也会有一定的常识,比如一个健康人一直很健康,偶尔得了一场大病,很快就会死去,如果是一个从小到大一直是有病的人,身上经常大病小病不断,再来一场大病,反而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仍然在这个世界上虚弱的活着。

    比如一个少年摔了一下,很快就能爬起来,一点事都没有,一个成年人摔了一下,只是有点小毛病而已,一个老年人摔了一下,很快就能转成重病,然后去世。

    重点不是摔这一下,这只是一个引子,一下子就把身体上面的各种毛病全都引发出来了。

    乾元帝就好像是一个少年人一样,之前的昏迷好像都在充电一样,充满了自然就醒过来了,让无数的太医都大呼奇迹,在这个君权在上的年代,所有人都想着这是祖宗保佑。

    乾元帝感觉自己昏迷这段时间的经历十分的神奇,他年少的时候也经常去酒楼里面去听书,只不过没钱打赏给说书人,都是白听而已。

    说书人经常说些热血或者神奇的事情,比如书生做梦魂飞到千里之外见到了一个大家小姐啊,比如女鬼复仇,比如妖精变成人,比如正直的清官被阎王爷要求去地府断案什么的。

    乾元帝原来听的神奇,但心中根本就不相信这些东西,只是觉得这就是说书人招揽客人的手段,如果吹牛可以赚钱的话,那些说书人说不定都能说成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尤其是自己阴错阳差地走上了称霸的道路之后,阿丑没少给自己造奇迹,也不知道她怎么有那么多鬼点子,没少往自己头上加光环,因为自己已经知道了真相,知道了神迹的秘密,所以对这些东西更加的不相信了。

    阿丑?原来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个人,没想到这个时候又想起来了,乾元帝摇摇头,把她抛到了脑后,他对原来十分喜欢柳青青,对阿丑十分的厌恶,但是现在这种厌恶感已经消失了,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活的时间够久了吧。

    自己都快怨恨这个女人五十年了,而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少人活到五十岁呢?五十岁已经能算是一辈子了,这也算是恨人恨了一辈子了。

    这段时间怎么说呢?自己的魂魄和身体完全分开了,*十分的沉重,但是魂魄十分的清醒,周围的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全都知道,就是动不了,现在自己终于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这让他的心情十分的好。

    原来他是个控制天下的人,之前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这心情就别提到底有多郁闷了。

    乾元帝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好,只不过魂魄刚回来所以对身体的掌控不是很灵敏而已,不过这也不算个什么事,等过了两天就好了。

    因为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他也不是很担心自己的身体,太医们发现乾元帝虽然醒了,但是身体不能动弹,嘴巴甚至只能说些含糊的字眼,也觉得这就是正常的现象,毕竟乾元帝的年纪已经大了,能醒过来已经是大事了,半身不遂什么的相对来说也只是一些小问题罢了。

    谁都没有想过乾元帝的精神状况竟然会这么的好。

    而乾元帝现在说句话都困难,自然也不会说自己身体的状况,正在他闭目养神的时候,白玉过来了,她穿着代表身份的贵妃服,虽然重达几十斤,但是完美的把自己的美貌还有威严全都衬托出来了。

    她看着乾元帝担忧的说道:“陛下,我还以为……幸亏您醒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是乾元帝最近二十多年最喜欢的女人,乾元帝急忙说道:“到底怎么了?”

    白玉看着一边的下人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乾元帝以为她是再担心自己的话被别人听到,就让房间里面的人全都出去了。

    白玉从袖子里面拿出来自己的袖子,擦了擦眼泪突然:“没想到你竟然醒过来了,那些太医不是说你很大可能醒不过来了吗?”

    她的语气有些怪异但是乾元帝根本就没有听出来,反而笑道:“可不就是祖宗保佑吗?”

    “是啊,祖宗是在保佑我,可不是在保佑你!”

    她这话讽刺的那么明显,乾元帝再糊涂也听出来了,不由得奇怪的看着他。

    “爱妃你到底说的是什么啊。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前朝有什么事情?”

    乾元帝说着就想站起身来,但是身子实在是太僵硬了,只能干着急,而且在心爱的人前面好像一个窝囊废一样,没一会儿就让他急得满头都是汗。

    正当他想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说出来的时候,白玉已经冷冷的说道:“我是说,之前如果你死了,那也就算了,但是看你这半死不死的窝囊样!就知道是上天在给我机会,让我把心中所想的说出来,减轻一下自己心中的负担,不让你做一个糊涂鬼!”

    乾元帝要说的话马上停住了:“什么糊涂鬼?”他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有什么事情瞒着他的。

    “我进宫的时候才十几岁,正是我一生中年华最好的时候,你当时已经四十多岁了,虽然保养的好,但足够当我爹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朕老了?那你当初还进宫干什么?原来你在心中一直都是这么想的!那刚开始就不应该让你进宫!”

    “你以为我想来!算了,这些事情都不说了,刚开始你对我也挺好的,什么都向着我,一心想着我,干什么都相信我,那时候我也是爱你的,但是你为什么不总是相信我呢?有几次是别人在陷害我,你为什么包庇那些毒妇?最后还把我撵出了皇宫?”

    乾元帝淡淡的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前朝向来和后=宫是紧密相连的,我要重用妃嫔的父兄自然要给她点甜头,用别人好为我卖命!那些都是迫不得已的情况!”

    “好一个迫不得已,你难道就没有自己的能力吗?做什么事都要靠女人,这就说明你没有这个能力当皇帝!我在宫外的时候失势了,我的家族就被打压了,我也开始过的艰难了,为什么?那些贱人凭什么这么对待我?所以我就回来了,我要这天下最高的权势!以后只能我踩着别人不能让别人踩着我!”

    乾元帝嗤笑道:“难道你还想当皇帝不成?”

    他面上十分的轻松,但是背地里却开始积攒力气,准备开始反抗。

    “当然不是,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心,而且只要是我儿子当皇帝我当太后就行了,儿子掌握了这个天下,我只要掌握住了儿子不就行了?就好像之前我掌握你一样!”

    “我竟然不知道你竟然是这样的毒妇!呵呵,和你比起来德妃,淑妃她们算什么?来人啊!”乾元帝早已经忘了朕这个自称了,最后一句话鼓足所有的力气开始大叫了起来。

    白玉吓了一跳,随即就喊道:“都别过来!本宫有话和皇商说!”

    本来乾元帝都听见外面的宫女太监侍卫们的脚步声了,没想到白玉一声令下,这些人又转了回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他浑身一震,再清楚不过了,这些人全都已经是白玉的人了!

    所以再也没有说什么,反而开始假装虚弱,暗地里面积蓄力量,眼神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戒备起来白玉了。

    白玉看到他戒备地眼神反而高兴起来了:“你之前对我那么好,为什么不一直的继续对我好呢?既然你不对我好,那我就找一个对我好的人。”

    “难道你生的那个是个野种?”

    “什么野种?虽然不是你的孩子,但也是皇家血脉啊,是王爷的孩子,再过半个月就是这孩子登基的日子了,呵,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毕竟你们也是亲兄弟了,要是你没有孩子过继他的孩子也很正常啊。”

    “朕是有孩子的!朕是不会把皇位传给兄弟的!”

    白玉笑嘻嘻的把桌子上面的茶壶盖子拿起来,然后把自己手帕放到茶水里面,没一会儿帕子就湿透了:“所有的太医都说了,你肯定不会好起来,就算醒过来也只能一辈子就躺在床上了,我也相信这就是真的,要不然的话,我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你怎么不起来打我呢?想当年你不是英勇的很吗?赐死这个妃子,赐死那个妃子的。”

    “你过来就是要说这些的?”

    “当然了,本来我还想着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面的,但是这样我的负担实在是太大了,光想找个人说说,反正你也活不久了,不是吗?好了,我已经说完了,陛下,你该上路了。”

    白玉说着就把那个湿帕子小心的扔到他的脸上,盖住他的鼻喉,慢慢的往上面泼水,如果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这当然没有什么,但对于一个浑身瘫痪,一动都动不了的人来说,马上就会呼吸困难,窒息而死。

    皇上马上就死了,自己心中的秘密也说了出去,自己半个月之后就是太后了,哈哈,天下难道还有比这更加让人高兴的事情吗?

    白玉得意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开,马上就僵硬住了,因为皇帝已经可以动了,他把挡住自己呼吸的帕子扔到一边,狠狠的踹了白玉一脚,她的头撞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面,哼也没有哼出一声,然后就晕倒了。

    乾元帝慢慢的支撑住自己的身子,打开一边的密道,然后飞快的离开去找自己的心腹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像是个闹剧一样,白玉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牌的人,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大的胆子,一个女人竟敢把所有大臣玩的团团转,没有一个人能想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对于白玉的判决不用皇帝说什么,这些恼羞成怒的大臣就会提出最苛刻的刑罚。

    王爷吓得跪地求饶的时候,白玉却很平静:“宫中的妃子也有知道的,还有配合我的呢,说到底女人还是比男人聪明。”

    “都是谁?朕要把她们全都赐死!”

    “呵,我不会说的,有本事你就把宫中的女人全都杀了,要不然你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疑心重,别人怎么会背叛你呢?”

    “贱人,要不然你长的像青青,你以为你会成功吗?”

    “呵,你以为那个青青有多干净?她比我干净不到哪儿去,你的后=宫中没有一个纯真的女人,就算有,也全都被你逼死逼疯了!”

    “拉下去,拉下去!”乾元帝恼羞成怒的说道,然后派人彻查自己的后宫,从建国以来所有的妃子,虽然年限有些久远了,但只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还是能知道一些秘密的。

    果然发现自己的后=宫中竟然没有一个干净的女人,别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害人的,全都沾染上了鲜血,一时间他对女人的兴趣大失。

    以后平静的日子里面,甚至想到了阿丑,如果自己当初没有赐死她,而是当她当柳青青的挡箭牌,青青说不定还是干净的。

    乾元六十年的时候,乾元帝又碰到了一个女人,真正的干净纯真善良,就好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但是在宫中没过两年女人彻底的变了,马上被乾元帝舍弃了。

    乾元六十六年的时候,乾元帝又爱上了一个女人,只可惜只不过是在重复自己之前的老路而已,每个女人都会开始虚伪然后黑化。

    他开始变得更加孤僻,把自己的皇位看的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因为只有这个东西才不会背叛自己!

    乾元帝死的时候,没有人为他感到悲伤,所有人都开始庆幸:这个老怪物终于死了,霸占皇位一百多年本来就不是人,就是怪物!天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夺。

    神秘人在地府中大笑:“人活的久果然更加的有意思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