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3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3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原来慕容复只是看着是个贵公子一样的人物,其实对诗书这些东西了解的根本不深,现在正在慢慢的填充自己的不足,越来越真正的像个贵公子一样的人物了。

    原来他出门拜访谁,身上穿的衣服佩戴的饰品,甚至该用怎样的语气说话,都要先和阿碧商量一下。

    但是现在他去见什么人,自然该知道穿什么风格的衣服,在现代,在重要的场合中,女人可以争奇斗艳,穿各种颜色各个风格的衣服,甚至学着男人穿西装都没有关系,还会被人称赞一声有性格。

    男人就不行了,只能穿西装,大多数人选择的都是黑色的。

    但是在古代就不一样了,男人的常服有很多,青色,蓝色,紫色,褐色等等都可以选择,而且每天身上佩戴的香囊还有玉器,熏香,甚至是挽发的簪子布条之类的东西都不会重复。

    大户人家的男主人虽然都是由下人搭配这些东西,但是自己也有这方面的眼光,看的不舒服了,马上就把伺候的人给换下来。

    慕容复的这些东西虽然也是由阿碧打点的,但他可没有什么品鉴的眼光,无论穿戴什么都觉察不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也许他本人是自傲的,觉得自己穿什么都好看,但是他没有什么鉴赏的眼光却是事实。

    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点亮了这个技能,之前丞相大寿的时候,他着装完全是自己搭配的,配合着自己的谈吐,不知道多少人夸他是一表人才。

    慕容复现在知道自己出去的时候该穿戴什么,乘坐什么轿子过去,都带些什么东西,就算阿碧不叮嘱,他自己全都能办的妥当无比,但是一涉及到武林中的事情,他马上又想着用原来老一套的办法解决。

    慕容复现在心中甚至有些害怕,害怕自己这个习惯永远改不了,在朝堂之上明明已经可以熟练的运用权术了,但是碰到武林的事情,还习惯用拳头去解决,武功比权术更加的贴近自己的心。

    如果今天是拜访同僚,或者和上级一起出行,他早就习惯了提早半天的时间收拾东西做准备,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去少林寺,他首先想的竟然是带些干粮,然后骑着马一路奔向少林寺!还有些埋怨阿碧竟然这么浪费时间。

    完全是个武林豪杰的做法,多么可怕的习惯!

    “我之前让你收拾东西,就是让你去准备干粮,然后咱们骑马赶过去呢,都忘了你让人备轿子的事情了。”

    慕容复是文臣,文臣当然是坐轿子了,现在有多少文臣会骑着马狂奔的?最多就是选择一个温顺的马,让人牵着,自己稍微的骑上一会儿。

    谁知道阿碧听了马上就笑了:“少爷竟然有这想法?这想法也不错啊,起码有些武将就是这样做的,起码你还没有想到用轻功马上飞过去呢。”

    慕容复一怔,马上哈哈笑了起来,然后声音稍微低了一下,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一样:“这段时间我练武练的少了,功夫都退步了不少,轻功也是一样,如果是之前一口气从京城赶往少林寺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现在肯定不能了,中途得休息一会儿才行,没说是因为丢脸。”

    “少爷既然敢说出来,肯定就不怕丢脸了。”

    慕容复心情彻底的爽快了,开始让人打听河南那边的官位体系去了,看看自己都能拜访谁,一个人呆在书房里面再也不觉得急躁了。

    阿碧半天的时间打点好了一切,首先雇了轿子到码头,然后走漕运,漕运上面有一艘即将南下的官船,目的地虽然不一样,但是方向却是一致的。

    慕容复去拜访过后顺利的登上了官船,一路到了河南,到了地方开始拜访知县,住到县衙里面也没有急躁,而是等知县有时间了再一起去少林寺。

    文人做事讲究的就是一个程序,知县首先往方丈那里送拜帖,然后隔出来一段禁区,让大人还有家眷过去,一来二去的又得花费一天的时间。

    因为事关自己的家人,慕容复实在有些焦急,阿碧赶紧拉着他乔装打扮去了少寺山,结果上面正唱着大戏!

    害死乔峰父母的‘带头大哥’被人揭露了出来,男主之一的虚竹的身世也被揭露了出来,最后还爆出来慕容复和乔峰的父亲竟然都没有死,而是藏身于少林寺的藏经阁中,最后欲出手的时候,被神秘的扫地僧给制服了。

    最后萧远山和慕容博竟然被点化了!

    这一幕幕让围观的武林人士看的是心血澎湃,这可谓是近年来武林中发生的最大的事情了,从三十年前的布局开始,到现在揭露真相,让人感叹不已。

    最让人吃惊的还是少林寺的底蕴,这么两个心机深沉,假死几十年的人竟然被少林寺的僧人这么容易制服了,而且假死的时候都选择隐身在这里,可见少林寺真的让人敬服啊,要不说人家怎么流传千百年呢,而且每代还会被皇室的人追封呢?

    如果慕容复现在没有进入朝堂,那今天的变化也会让他看的有些目不转睛的,甚至心情会激动的有些不能自已。

    但是现在看来这些计谋就是太简单了,慕容博设计让方丈杀了萧远山一行人,萧远山现在回来报仇了,把方丈的儿子给扔了,让他们父子不能相见,慕容博竟然和萧远山想到一块去了,一个为了怕人报复假死,一个暗中追查真相假死。

    看着大戏已经落幕,阿碧问道:“少爷,咱们现在离开吗?”

    “不走,去看看我爹!”

    慕容复顺着慕容博离开的地方追了过去,等到了地方才发现,父亲正在和一个白衣女子对峙,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母亲,两个人的话也不知道说到什么地方了,慕容博闭着眼睛不说话,慕容夫人也不说话,但是泪流满面。

    慕容复马上光明正大的现身了,阿碧悄悄地躲在一边,现在少爷处理的是家事,她一个外人可插不上什么手。

    慕容复的父母两个人看到慕容复出现在这里,虽然有些意外,但好像一点都不吃惊,或者说他们什么时候在慕容复的眼前都是平静的,有威严的,随时都会吩咐慕容复做一些事情,给他制定一些规则。

    但是慕容复对自己的父母可没有之前的敬畏之心了,不是不尊敬他们,而是就好像是个成年的太子一样,就算再尊敬自己的父母,还是忍不住想做这天下的主人。

    “爹,娘,原来你们都在这里。”

    慕容夫人连忙说道:“复儿,你快来劝劝你爹,他现在竟然想出家,咱们母子两个该怎么办啊。”

    慕容复看着慕容博,两人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了,之前他在自己心中虽然还有些影子,但都是一些特别深刻的印象自己才有记忆,因为怕自己忘了父亲,他甚至在心中都是一遍遍回想自己父亲的,那些久远的记忆都带着一种朦胧的美感。

    但是现在看到父亲活生生的站到自己面前,他反而有种陌生的感觉了,甚至忍不住生出了一个疑问:这真的是自己父亲吗?

    慕容复原来就好像一个习惯看黑白照片的人,现在突然看到高清镜头下的人,猛地有些接受不了。

    慕容复轻轻的说道:“爹,慕容家的家训你难道都忘了吗?”

    “我当然没有忘,只不过我现在是想通了而已。”

    “但是我没有忘,说起来我之前从来不觉得复国有什么好的,是你们把这个目标强制的灌输到我的脑海中的,现在你轻飘飘一句想通了,就没有想过我该怎么办嘛?我能想通吗!”

    慕容博淡然的说道:“这就要靠你自己体悟了,你现在也长大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慕容夫人已经在一边哭道:“复儿还小,不能离了自己父亲啊,慕容山庄要是没有你这个顶梁柱,以后怎么还能再武林中让众人信服啊,都是刚才的老和尚不好,非要你出家,你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慕容博出手就把她给制住了:“我本来就已经死了很多年了,现在仍然当我已经死了不就行了吗?这是又不关大师什么事,一朝醒来,之前的种种就如同在梦中一样。”

    慕容夫人看见自己实在是劝不住自己父亲,连忙拉着慕容复的手说道:“复儿,你赶紧劝劝你爹吧,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他肯定听你的。”

    慕容复实在不知道该和父亲说什么,颇有些叶公好龙的意味,当龙不在的时候,千方百计地寻找,当龙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反而被吓的晕过去了。

    “爹,我会成为皇帝的。”慕容复在‘我’这个字上面加重了音调,但是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在意。

    慕容博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早就说过了,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说着就飘然而去,他武功本来就很高,假死的这么多年又躲在少林寺里面专心研究武功,比之前更是胜了不止胜了几倍。

    之前要不是看在跟在自己身后的是妻子,他这会儿早就走的无影无踪了,躲在少林寺的群山中,如果自己不出面,任何一个人都找不到自己。

    慕容博自觉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转身就走,他轻功高强,一袭黑衣飘然,好像一片竹叶一样在半空中飘荡,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天边,没有一丝的痕迹让人追寻。

    慕容夫人连叫了几声,空荡荡的只有自己的回音,她呆愣了片刻,回头就扇了慕容复一巴掌,她不认为是自己挽不回夫君的心,只是觉得儿子实在是太没有用了,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活生生的把丈夫给气走了,只有把责任推到其他人身上,自己才会好受一点,哪怕这个其他人是自己儿子。

    “没用的东西!你刚才说那些废话干什么?你应该多说说温情的话,让你爹舍不得走,什么完成复国的大业在你身上?那是之前以为你爹已经死了,慕容家的责任是在你爹身上,你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吗!连你爹都留不住,你还能干什么?我当初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

    慕容夫人连打带骂,姣好的面孔狰狞着,宛如厉鬼一般,哪还有之前的仙子样子。

    慕容复也没有躲,慕容夫人打他的时候用尽了力气,没一会儿就打的他头破血流的。

    等到慕容夫人打的累了,这才整理了自己的衣装,冲着慕容博消失的地方看了半晌,然后说道:“我先回慕容山庄了,你留在这里不许走,直到把你爹给请回来,要不然你就不要回来了,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等到她离开之后,阿碧才从一边走了过来,不是她不想拦着,而是她根本没有出来的愿意,这是人家一家三口的事情,她拦着算是怎么回事啊。

    而且看慕容夫人那手段狠的,自己儿子都打的很猪头似的,更何况自己这个在她眼中的狐媚子呢。

    “少爷,你到底是怎么了?就算不躲,那也换个姿势啊,让夫人下手轻点。”

    慕容复摇摇头,突然笑了:“我为什么要躲?现在我还清慕容家的恩情了。”

    少林寺风景不错,慕容复也没有离开的意思,随地找了一个能看见远山的地方突然说起了自己的心情历程:

    “在我参加科举之后,我突然发现我原来的生活到底活的有多不正常,嗯,不说女儿家的事了,先说说男人的事情吧。我见过穷苦出身为了儿子读书借钱给人下跪的父母,也见过在为了儿子能读书的外室跪在门外求着男人给自己一个名分的母亲,更有寡母刺绣刺瞎了眼睛为了养活儿子的,还有家事清明,从三岁就给儿子请名师的父母,甚至还有……为了儿子杀死自己丈夫的妃子,这些人全把孩子看的比自己更重要,一心一意的想要让他们好,我的父母呢?”

    “我刚懂事,父亲就在我面前装死,发誓让我为大燕复国,母亲更是个好的执行人,开口闭口就让我复国。当时我以为这些全都是正确的,为了这个目标我死了都没有关系,现在想想我真是傻啊。”

    “慕容家还有多少人呢?男丁就我一个了,就算我当了皇帝又怎么样呢?慕容家的荣光还有谁能看到?有时候想想这些真的觉得挺没有意思的,但是我除了做这件事之外,还能干什么呢?”

    慕容复这个脆弱的样子实在是难见,饶是阿碧有些铁石心肠,这会儿突然生出来一股冲动,想要好好的抱抱这个脆弱的男人,为他遮风挡雨。

    她的手指动动,刚抬起了一半,慕容复马上笑了,笑的灿烂无比,好像之前脆弱的样子就是自己眼花一样,却把她吓得半死,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真是莫名其妙。

    她连忙把自己的手背在后面,有些做贼心虚,感觉自己的心跳比往常都要大。

    “怎……怎么了?”

    阿碧这难得的表现慕容复也没有注意到,轻快的说了:“之前的事好像斩断了我所有的羁绊一样,不管复国是谁提出来的,反正现在就是我的目标了,而且我是真的想成为皇帝,现在一个个的都对我恨铁不成钢的,等我真的成了皇帝之后,不用我反击什么,这些人的脸色都难看的很。因为慕容家世世代代想要完成的目标被我一个人完成了!我一个人!没有借用到慕容家的一点力量!我比慕容家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

    这天两人在这里呆到了天黑才离开,慕容复虽然没有喝酒,但是之前积累的郁气终于爆发了,对着阿碧说个不停,最后还保证道:等到他成为皇帝之后,阿碧一定会是他的皇后。

    被阿碧一巴掌扇了过去,呸,谁稀罕你那三宫六院管理人的位置啊。

    趁着夜色两人赶回县衙,慕容复脸上有伤,又敷了一夜的药,痕迹已经不太明显了,又找了一点粉遮瑕,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第二天知县沐休带着慕容复又上了少林寺,这里平时虽然有人上香,但都是在外面,新上任的方丈领着慕容复一行人在寺中游览风景,谈天说地,下棋茗茶,悠闲自在,一点都看不出昨天紧张的气氛。

    慕容复在这里呆了一天之后,马上离开了,没有马上回京,而是找到了王语嫣,此时王语嫣正和段誉一起闯荡江湖,慕容复自然也见到了段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