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2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2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当然接到了慕容复的命令之后,并不是所有人都十分的高兴,一些心思浅的人自然高兴,在慕容家无论到底过的有多好,但自己毕竟是个下人,有些低人一等的感觉,还是恢复了自由身比较好。

    有些则是想着慕容家就不是什么大气的家族,说不定嘴上说说而已,其实是在看众人的反应呢,如果谁要是高兴了,那肯定被慕容复记在心中,然后暗暗地报复呢。

    谁知道慕容复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一心的开始提拔起来之后招收到的人,有的人高兴,有的人失望。

    一直跟随慕容家的四大家将中只有一个人愿意留在慕容复的身边,为他做事。

    慕容复也不在意,毕竟人在精而不在多。

    慕容复把官场的事情熟悉了之后,对后=宫中的事情还不熟悉,阿碧就在他身边慢慢的指点他,同时还在远在京城的江南开设了青楼专门搜集消息。

    本来慕容复一心只关注朝堂上面的事情,也不关心武林世界的事情,颇有些‘爱屋及乌,恨屋及乌’的意思。

    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偏科偏的厉害,原来严重偏文,现在又严重偏武了。

    谁知道阿碧每天还把这些武林世界的情报放到自己桌子上面,让他有些烦躁:“阿碧,以后这些东西就不要往我桌子上面放了,我之前虽然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但是现在实在是抽不出来时间看这些东西。”

    “呵,这世上的东西都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嗯,少爷你说,如果你认识的人认识另外一个人,就算你不认识另外那人,那你说你算不算也是认识那人?”

    慕容复仔细的想想说道:“如果远了就算了,如果这中间只是隔了一个人的话,那还算是认识的吧。最起码这样的话交情能够好攀一些。”

    “那少爷的关系网就大了很多呢,你现在是大宋的一个小官,但是认识了一位契丹的贵族还有一位大理的王爷呢,其他的大宋人可没有这么大的交际圈啊。”

    “你胡说什么?我身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人了?”

    慕容复有些不明白。

    “那你看了这些密报就知道了。”

    慕容复耐着性子看这些东西,仔细的看了好几遍,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难道自己看的还不仔细?

    阿碧轻轻的给他指了两个人名,慕容复说道:“这两个人有什么不对吗?丐帮现在正在闹内乱,好像有人在对付乔峰,丐帮里面虽然都是乞丐,但毕竟是一个帮派,里面的人数众多,争□□力的人自然也更多。这个?表妹什么时候在江湖上面也传了名声?身边还有一位少年贵公子跟在她身边,两人神情亲密。”

    慕容复皱了眉头,他当然不是在为王语嫣吃醋,而是这描写的怎么这么像自己?如果不是这个少年姓段,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陪表妹开始游玩江湖了。

    “这不都是一些小消息吗?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吗?”

    “公子,咱们现在刚刚开始起步,可不是皇帝那里,每天都有各种准确的消息过来,再说了,那就是青=楼搜集到的各种消息又是一番的复杂错乱,凌乱的不少,咱们要能注意的就是从这些消息中看出来自己想要的。”

    “这个乔峰,还有段誉咱们都不熟悉,但是贸贸然就出现在了少爷亲近的人身边,自然应该引起咱们的警觉,说不定会是有人知道了少爷的计划,然后亲近少爷的身边人来破坏计划呢。”

    阿碧的话马上就让慕容复给跳起来了:“怎么可能?到底是谁泄露了计划!是谁背叛了我?”

    他嘴上一边这么说着,心中早已经开始把怀疑的名单都列出来了,决定宁可杀错一些人,也不会放过一个人。

    阿碧看到他这副炸毛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少爷,我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出现一件事的时候,尽量要以最大的恶意来怀疑它!想想事情最坏的结果!”

    “原来是这样?你继续说吧。”

    “看到这两个人名的时候,我突然想仔细的查一下他们的身份,乔峰和少爷可以并称,但是本人没有什么家世,父母就是一双普通人,在少林寺附近住着,但是影响力一点不输于少爷,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少爷之前能达到那个程度,慕容家的多少人费了多少心血,少爷就算是再不关心也应该知道吧。”

    “你说的没错。”随即又自傲起来了,那些人所有的努力都比不上现在自己一个人的努力!

    以前自己要亲自出马把一个个人都打败了,这样才能收服他们,但是现在自己只是穿着官服什么都不用说,自然有无数人发自内心的尊敬自己。

    虽然说京城这地方权贵多,十个人中间有八个都有大大小小的背景,但是自己能让剩下的两个人尊敬自己已经十分的了不起了。

    “所以我就查了一下,果然发现了不少的秘密,十几年前,老爷派人对少林寺方丈说了契丹贵族要偷袭少林寺,方丈把那一行契丹人全都打死了,其实还有人没有死,那就是那个契丹贵族的刚满周岁的小儿子,后来被方丈送给一对姓乔的夫妇抚养,而且方丈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对乔峰更是十分的愧疚。至于那个段誉,真的是个娇滴滴的公子哥,浑身的气度也不一样,更是心善无比,这样的人自然生活在一个十分宽和的环境中,我看了一下方向,然后才知道他是谁。”

    “他是谁?”

    阿碧没有说话,而是让慕容复自己猜,慕容复最近接近的书籍非常的多,书房里面还悄悄地放着一幅地图,就是为了激励自己。

    慕容复仔细的看看地图,半晌之后拍了一下桌子:“他从大理的方向来,段是大理的国姓,我记得当今大理的皇帝没有子嗣,别说儿子了,就连女儿都没有,但是他的兄弟却有一个儿子,说不定就是这个段誉。而且……”

    后面的话慕容复没有说出口,也不是自夸,王语嫣的容貌绝美,就是堪称天下第一也不为过,之前让她帮自己办一件事,她抛头露面,不知道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现在还有人向自己打听她呢。

    那个段誉如果真是大理的世子,其实也和大理未来的皇帝差不多了,从小到大娇生惯养,见过的绝色美人自然不知道有多少,自然不会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就能把他给勾引跑的。

    想到王语嫣,他心中又是一阵烦躁,她倒好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丝毫不知道多少人在暗地里打听她,让自己给她收拾烂摊子!

    不等阿碧自己说什么,慕容复自己就说道:“果然啊,武林的事情也不能放,所有的事情都是息息相关的。”

    也不用阿碧劝什么,慕容复自己就开始管着这方面的事情了,而且他感觉现在的时机要比自己父亲那个时候的时机更好。

    要知道在他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从小在大宋长大的贵族,也没有再大宋游历的大理未来皇储,如果知道了,以自己父亲的大胆,说不定制造出来的计划更大。

    慕容复可没有什么煽动其他人的心思,来杀死这两个人的想法,就算是成功了那又怎么样呢?到时候大宋就算乱的那么厉害,自己可以揭竿而起,但是还会有无数比自己更优秀的人揭竿而起!

    更何况自己为什么要打仗呢?慕容复冷冷的想到:大宋的小皇帝已经开始长大,但是太后还是不肯还权于他,左右丞相又斗的厉害,连皇帝也没有办法。

    这让慕容复清晰的认识到,自己要的是实权,可不是什么虚荣的高位,如果现在让自己来选择,自己就算是当丞相,也不会当那个傀儡皇帝。

    皇帝年幼,重用的全都是老人,慕容复在这中间根本插不上手,但是他重用新人肯定是迟早的事情,自己只要搭上这一班车就可以了。

    慕容复整天研究的是皇帝太后和各个权臣的性子,对于自己的学问倒是放松了很多,虽然才是一个小虾米,但已经开始在权利欲-海中开始拼搏了。

    朝堂上的都是聪明人,杀人的时候血不见刃,而且范围更大,一个获罪不但是全家人,九族都会被牵连,一方失败不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全族的事情。

    真正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一个有了好处,他家看门的小厮都能傲气朝天,一个人失败了,刚生下来三天的婴儿,也免不了死的命运。

    虽然说大宋比之前的刑法要宽容不少,朝堂上的人获了罪很少杀死他都是被贬谪的,但是从世上最繁华的京城里面,到不毛之地的天涯海角,一大半人都死在了贬谪的路上,另外一些人也会因为水土不服而死去。

    真是让刽子手给杀了的话,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真要是在贬谪的路上死去的话,那真是拿钝刀子割人,看着亲人一个个的倒下,心思要是再纤细一点的人,说不定就要被气死。

    忙碌的时候,慕容复就会看看武林中的消息,就好像在努力的学习中放松一下就行。

    现在在朝堂上变法争斗的厉害,文字狱又开始兴起,一篇文章就可以这样理解,那样理解,把一个人判做死刑,真真是一点都不能放松,绞尽脑汁的想办法。

    别说身在局中的人了,就连在局外的人看的都有些惊心动魄,紧张的不能自已。

    慕容复现在官位低微,虽然经过几年的钻营,但也只是有了上朝的资格而已,每次都站在队尾,连进到金銮殿里面的资格都没有,站在门口那边听里面的人说话,从来没有发言过一次,慕容复严重怀疑皇帝到底记不记得还有自己这个人!

    自己站在外面看不见皇帝的样子,皇帝肯定也看不清自己的样子,那就是那件衣服,就让自己不得不跪下,没上朝一次,虽然做的就是一个听众,但是慕容复心中的心情越来越激动,往上,自己一定要往上!

    慕容复学问虽然不及朝堂上的重臣,但是结交起关系来,往往是真情实意的,就算受到了什么侮辱也觉得这就是自己应该的,自己从别人身上得到了一些东西,自然需要付出一些东西,他也不觉得自己这是受到侮辱,而是觉得这就是一个交易。

    现在大宋相对来说十分和平,根本就不是什么出现乱世的时候,但是阿碧看中的就是慕容复这份心胸,他之前没有什么目标的时候,就愿意为了家族的目标付出一切,更别说现在自己心中有目标了。

    朝堂上面的位置都是固定了,除了要功绩还需要资历,更是有年纪的限制,慕容复虽然在一步步的往上面爬,但是上升的力度却十分的慢。

    但是慕容复却没有什么不满的,走的慢也好,这样基础更加的扎实一点,而且自己管的人可不算少,就算是自己的武功不比一些高手那又怎么样?现在谁还敢过来杀自己?

    慕容复一边留意朝堂上面的消息,一边还注意武林中的消息,发现很多人都往少林寺赶的时候,马上对阿碧说道:“最近我也有段时间,咱们收拾一下往少林寺那里去一趟。”

    “少爷,到底怎么了?那么急干什么?”

    “现在各方的人马都在往少林寺那里过去,肯定有大事要发生,说不定就是我爹当年的计划被暴露出来了。而且,既然我爹没有死,说不定乔峰的爹也没有死呢。”

    阿碧一怔,她虽然知道萧远山没有死,但并没有对慕容复说,慕容复现在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肯定是他自己推断出来了,自己的少爷心思真是越来越缜密了。

    “好,少爷,我这就马上收拾东西。”

    慕容复点点头,坐在书房中等着,谁知道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了,阿碧还没有回来,他不免有些不悦,出去之后才发现阿碧还在收拾东西,而且东西越收拾越多,她竟然调过来三辆马车!

    “阿碧,你这是在做什么?”

    “少爷不是说让我收拾东西吗?”

    “咱们这次是去少林寺,用不着那么多的东西!这次又不是去郊游!”

    慕容复看着阿碧准备的东西确实有些眼熟,仔细一想这不正是他们出去郊游用的东西吗?一箱箱的衣物首饰,还有一些常用的笔墨纸砚,各种惯用的熏香器物,还有一些精致的小袋子,里面放的是准备打赏的东西。

    “少爷,咱们这次去少寺山怎么不拜访一下当地的知县?还有管辖的知府?可不能就这么匆匆忙忙的去了,还得找个名头,嗯,就说咱们成婚这么多年了,还没有孩子,又梦见了少寺山,觉得这就是佛祖指点,所以这才专门去拜访。要不然其他人肯定觉得奇怪。”

    被阿碧这么一说,慕容复马上就冷静下来了,狠狠的一拳砸在了一边的柱子上面,让下人吓了一跳,阿碧也有些吃惊:“少爷,你怎么了?”

    说着赶紧拉着他的手过来看,并且让贴身的丫鬟去拿伤药过来,她当然知道这点小伤对慕容复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有的是柱子也不可能是他的手。

    但是阿碧从来没有在人前,尤其是京城里面的人面前暴露过他们会武功的时候,这可是他们的杀手锏,出其不意的时候肯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大作用。

    所以在人前的时候慕容复只要露出自己有武功的样子的时候,她都会给慕容复遮掩,果然,慕容复之前虽然没有用内力,但是柱子仍然微微的凹下去一点,慕容复的手只是有些微微发红,连肿胀都没有,更不用说流血了。

    阿碧拿到药膏之后,让所有人都退下去,把药膏抹在他的手上轻轻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了?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难道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吗?如果真是这样,发出来也好,人的火气发泄出来了,这才会伤到身子。”

    慕容复有些泄气的说道:“听闻话本中的修仙人士都会有自己的心魔,不但实力修为跟得上,就连心境心胸也要跟上,要不然一辈子都会止步不前,现在看来,武林倒是成了我的心魔了。”

    “我现在也算是一条小鱼了,虽然斗不过朝堂上面的那些老狐狸,也算是个有计较的人。但是一听到武林中的事情还是乱了方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