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1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阿碧把玩着手中的短剑,这个短剑虽然锋利,但也十分的精巧,看着像个玩物倒不是什么凶器了。

    这东西的刃本来就短,阿碧之前只是轻轻的划了一下,顶多就是勉强的刺到肉,看着王语嫣的样子好像要死了一样,不由得暗暗地哼了一声。

    她这个样子被阿朱看到了,阿朱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阿碧,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狠毒阴辣的女子,你嫉妒的嘴脸真是太难看了!”

    阿碧摸着自己的脸说道:“是吗?没想到你还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呢,你竟然比我都了解自己,你管好自己就行了,管这么多闲事干什么?小心老的快!”

    阿朱摸了摸王语嫣的手腕,发现她只是晕过去,这才松了一口气,用劲把她给抱了起来,准备让她到外面找个大夫好好的看看。

    “阿碧,也不知道你有多久没有看过自己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有多难看?少爷是人中龙凤,当然会做出一番大事,爱慕他的女子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你以为你除了表小姐,就没有其他的女人了吗?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把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杀了,你这样的嘴脸真让人恶心,就是不知道少爷知不知道。”

    “呵,教训人的时候,你先了解一下情况好不好,之前是谁先动手的?表小姐幸亏身子娇弱不会武,她身子娇弱成这个样子都敢动手,别说她会武功了,她现在只是昏迷着,但是我说不定就要死了!”

    自己只不过是反击而已,事情还是发生在阿朱前面呢,她就这么说,如果她不在这里,还不知道要脑补成什么样子呢。

    “你明知道她不会武功,根本就不能伤害你什么,你……”

    阿朱再也不说什么了,抱着王语嫣就赶紧往前面走,身后传来阿碧冷冷的话:“阿朱,你是不是忘了你到底是谁的婢女了?你是慕容家的下人,可不是什么王家的下人,以彼之道还至彼之身向来是慕容家的家训,也不知道少爷知道了,会不会夸你今天的举动呢?呵,今天的事情我可要好好的和少爷说说呢。”

    阿朱一愣,浑身马上开始冰冷起来了。

    她从小就和慕容复一起长大,当然知道慕容复的性子,慕容家的家训也知道,往常没有觉得有什么,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使在外人身上的。

    现在慕容复把这些东西使在自己人身上,她就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了。

    就如同宫=斗小说一样,皇帝不爱任何一个女人,炮灰们还是拼命争夺皇帝的宠爱,或者拼家世,或者拼容貌,或者拼才艺,或者拼性情,但是女主却深恨起来了,觉得皇帝这是对不起她。

    马上开始往外发展起来,或者接受一直爱慕自己的太医,或者接受一直爱慕自己的王爷,如果皇帝怀疑女主给他戴绿帽子了,把嫌疑人给杀了之后,女主马上就愤怒起来了,开始各种报复皇帝,而且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同一件事对这两种人来说,评定的标准完全不一样。

    原来看到慕容复手段狠辣,对于有的人客气,有的人谦卑,有的人骄傲,心中还赞自己少爷就是有大家之气呢。

    现在轮到自己身上了,只是让人觉得冰冷。

    阿朱离开慕容家寻找慕容夫人,找到之后,却不敢上前,夫人知道老爷没有死之后,整天阴阳怪气的,不知道打伤打死了多少人,阿朱就自告奋勇的给夫人解忧,虽然她心中是这么想的,但是可没有多谁说过。

    她想着自己也许可以打探一下少林寺,在四周寻找一下消息,看看能不能推断出老爷的行踪,在江湖中行走的时候就碰到了萧峰。

    本来她一个人就好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转,但是和萧峰结识之后,发现他做事稳当,不骄不躁,而且天南海北的都是朋友,想着他肯定能够帮助自己。

    两人就一起游历了一段时间,这时碰到了慕容家的家将才知道慕容复的下落,她想也没想的就告诉了王语嫣,还和她一起过来找慕容复。

    来到这里之后,看到阿碧以少夫人的身份自居,偏偏为了少爷的计划还不能揭穿她,心中本来就不舒服了,还想着阿碧就是一个狐媚子,竟然把少爷给迷住了。

    正在想办法在少爷面前表示一些的时候,突然发现慕容复正有为难的事情,马上就主动提出来给他分忧了。

    原来王语嫣一心都在慕容复身上,帮他做事,之前是熟读武功秘籍,帮慕容复武功方面的事情。

    但是现在慕容复一心往朝堂上面走,她自然要帮他其他的事情了,帮他管府中的事物,帮他出去做事,尤其是在阿碧离开之后,王语嫣把这些事情全都做了,当慕容复说希望去一个家宴上的时候,她想也不想的就接下了这回事。

    慕容复果然没有再提起阿碧的事情。

    王语嫣首先去打听宴会的消息,然后想得到一个帖子,然后去帮慕容复打听他想知道的事情,她想的倒好,但是第一步就走的有些不顺利。

    她打出王家的旗号,人家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迫不得已又打出慕容家的旗号,人家更是不在意,一个江湖草莽而已,提出来都是侮辱。

    金钱人家看不上,武功更是嫌弃无比,根本就没有门路拿到帖子,最后迫不得己只好亲自出面,谁知道一些贵妇根本看不上她,一些男子倒是看上了她的容貌,非要纳她为妾不行,王语嫣觉得自己这一生都没有经历过这几天遭受到的侮辱。

    想想都让人恶心不已。

    从小到大她见过的男子都是俊秀不已的,在她面前没有任何一点坏心眼,都十分的尊重她,就算看到她之后喜欢她的段誉,那更是一个温文的人,事事以她为主,自己皱一些眉头,他都心疼不已,从来都没有人在自己面前说过什么污言秽语,想到自己之前的经历,真是让人恶心。

    王语嫣真恨不得自己失忆,把这段记忆忘了,因为这都是对自己是侮辱。

    别说王语嫣办不到,就连阿朱在一边看着都为王语嫣感到心疼,在慕容复过来问的时候,还主动为她开解。

    谁知道慕容复根本就没有问她什么过程,没有问一点王语嫣到底用了多少手段,使了多少力,听说她根本就没有帖子,更是没有进去之后,脸色就变了。

    虽然没有斥责王语嫣,但是眼神冰冷,直接就让人把阿碧接回来,说如果是阿碧,事情肯定不会是这样。

    王语嫣当时就心痛不已,不知道自己表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之前虽然神情冷淡,但还算温柔,现在竟然变成这个市侩的样子。

    就忍不住哭道:“表哥,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就没听说我的苦衷吗?”

    “你的苦衷?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就是你的蠢笨造成的!之前阿碧办事情向来俐俐落落的,从来没有这个样子过。”

    他没有说的是,阿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想到了主意,然后事情解决的很轻松,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表妹这么愚蠢呢?

    竟然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找那些男人,也难怪那些男人会起肮脏的心思!

    王语嫣心中冰冷,觉得表哥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但是她不认为这是表哥自己变的,而且受外因的影响!

    肯定是阿碧!是阿碧的愿意,表哥才变成这个样子的,王语嫣一门心思的认为,如果不是阿碧的话,表哥肯定不会变成这样!

    王语嫣难得的强硬起来了:“既然表哥这么想,那我就离开了。”

    “那我就不送你了。”到底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表妹,慕容复心中还是有点温柔的,只是他的心思向来不在这里:“以前慕容庄子里面的人随你调遣,你都能平安的来了,肯定也能平安的离开吧。”

    慕容复说着就离开了,他要想想自己到底应该怎么补救,随着殿试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他越来越没有信心,如果不走通路子,自己根本就别想考上!

    王语嫣看着慕容复飞快的离开,又和新招揽的人商量到底要怎么挽救。

    王语嫣突然感到慕容复庸俗的很,她强忍着不适问道:“阿碧现在在哪儿?”

    “不太清楚,听说是在郊外的一个庄子里面。”

    “你打听一下,然后咱们就过去。”

    “表小姐,咱们还找她干什么?”

    王语嫣张张嘴没有说话,觉得自己想法太恶毒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别人逼的,眼神恍惚的说道:“我要离开这里了,在离开之前想要和她告个别,嘱咐她几句,让她好好的照顾表哥。”

    阿朱找人打听到地址之后就带着人过来了。

    谁想到王语嫣是打着杀了阿碧的主意呢。

    阿朱虽然没有想到,但总是觉得自己十分理解表小姐的做法,现在听到阿碧的话虽然惊慌,但还是赶紧去找大夫去了。

    但是这里是京城离江南有十万八千里呢,慕容家的势力在这里刚刚的打开,阿朱什么人都不认识,只要就近的找到一个医馆,谁知道这里面都是男大夫,表小姐伤到的是胸,哪儿能让男人看呢,之前慕容山庄就养着女大夫,现在一个都找不到。

    折腾到最后还没有看大夫呢,王语嫣反而醒过来了,她本来就是轻伤,之前只是有些晕血,还有些惊吓,根本就没有想到阿碧竟然敢跟她动手。

    她听着阿朱之前说的困难,也有些愤怒不止,但是自己的胸口摸着虽然有些疼痛,但是私下里解开衣服看的时候,发现伤口并不深,只是这么一会儿,血已经不流了,隐隐的有些结疤的倾向,心中暗送了一口气,让阿朱不要找大夫了,自己涂了一点身上携带的上好的金疮药的药膏。

    感觉到身上的伤口一凉,心中更是高兴。

    阿朱看着她的神色十分好,连忙安慰道:“表小姐,咱们回到慕容山庄之后,再找些女大夫仔细的看看。”

    “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用那么费心了,我可没有那么的娇气。”

    阿朱看到王语嫣的情绪已经好了,赶紧说道:“表小姐,那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我已经找好马车了,表小姐身子上面有伤,就不能再骑马了。”

    “越快越好。”

    “那好。”

    王语嫣虽然嘴上说的是越快越走,但她就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姐,自然不能那么赶,等到阿朱把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但是王语嫣嫌弃早上有些凉气,又等到快中午的时候走,走到一条繁华的街道上的时候,王语嫣突然看到了慕容复,赶紧让人停下来:“阿朱,你快看看那是不是表哥?”

    “是,是少爷。”

    “那太好了,他是不是过来接我的?”王语嫣终于露出来一点笑容了,甚至忍不住想着,如果是真的,那自己就可以原谅表哥了。

    阿朱皱着眉头看,只见慕容复和一大群人在一起,一起走着还说说笑笑地,神情甚至还有些恭敬和谄媚,还要待在看看,轿子里面的王语嫣已经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看见慕容复还没有说话呢,就看到他脸上那谦逊的笑容了,心中马上不喜起来,赌气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另一边还好几顶轿子停了下来,阿碧正好从一个轿子上面下来。

    她没有往前走,反而走到了一边的轿子前面,然后像个丫鬟一样,给轿子里面的人掀起来轿子的门帘,然后搀扶起里面的人,脸上陪着卑微的笑容,让王语嫣在一边看的舒心不已。

    就是嘛,阿碧本来就是个丫鬟,干的就应该是这样的活,只可惜现在她服侍得不是自己。

    阿碧好像扶着一个老佛爷一样,处处陪着小心,绞尽脑汁的说着笑话,抬眼正好也看到了慕容复,他今天和一些读书人聚会,聚会上还会请几个德高望重的人,到时候可以宣扬一下他们的名声。

    两人虽然隔得很远,但是目光竟然交汇在一起了,彼此眼中有些笑意,然后趁着没人发现的时候,又各干各的事情了,彼此都比之前更加的小心了。

    王语嫣看到这一幕,突然觉得这是刺眼的很,更有一股感觉,慕容复和阿碧还是挺般配的,两人都是那么的渴望名利,往上爬的时候不惜任何的手段。

    她突然没有了兴趣,冷哼一声回到了轿子里面:“赶紧走吧!”

    “那少爷……”

    “现在别在我跟前提他!”王语嫣现在心情复杂的很,就好像本来喜欢的是才学渊博的书生,自己最喜欢看他吟诗作画的样子,谁想到这个人只是装装样子而已,其实是个喜欢拿着大刀杀猪的屠夫,那不仅仅是不敢相信的程度,三观完全是被颠覆了一样,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阿朱不敢再说话了,赶紧让轿子抬起,飞快的离开京城了。

    一连几天阿碧都累的要死,一直到慕容复开始殿试了,这才轻松了一会儿,殿试结束之后,放榜出来,慕容复照旧是末尾,但好歹已经有了资格了。

    尖子生自然看不起这个位置,因为越优秀越容易入皇帝的眼,能得到优秀的官职,考到最后的谁还记得谁啊,所以有不少觉得自己虽然能上榜,但是肯定会考取末尾的人,都会再等三年,然后来一个一鸣惊人。

    有了资格之后,更要注重人际关系,慕容复等着上面的人给自己安排空缺,最后成了一个小小的翰林了。

    虽然官位小,但比起来很多扔在等空缺的人来说,一切都很顺利。

    有了官身之后,慕容复才松懈几分,开始留意自己身边的人,这才发现,还是自己成为王复之后新收到的人努力为自己办事,之前从慕容山庄掉过来的人对自己吩咐的事情只是敷衍了事,有的甚至明着阴奉阳违。

    这到底是为什么?按理说后者跟在自己身边的时间更长啊。

    慕容复没有问阿碧,而是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面仔细的想,最后终于明白了,慕容山庄的人都是武林中人士,自家的家训虽然是复国,但知道的人并不多,这些人心中的目标就是自己当武林盟主。

    但是自己后来收的这些人不一样,这些人目标就是自己能进入朝堂,成为一代权臣。

    慕容复想明白之后,直接把慕容山庄的人都赶走了,而且十分的客气,以后他们想留在慕容山庄就留,不想的话,那自己另谋生路也可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