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0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10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阿朱并不明白阿碧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住在王府的日子她能做的就是把王语嫣往慕容复身边凑,把阿碧给隔开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慕容复现在走这一条路原来是阿碧指点的,只当是慕容复突然有了自己的主意了,虽然觉得他有些异想天开,但是现在已经走到半路上了,而且慕容复父子都是相当有主见的主,下面的人根本就不能改变他们的主意。

    下面的人议论一番,心中就是有再多的不服气,那也全都忍耐了,谁让自家的主子已经把路都走了一小半呢。

    慕容复和王语嫣在花园里面走了一段时间,两人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毕竟一直以来两人的模式就是这个样子的。

    王语嫣有满肚子的话和表哥说,但是奈何她和慕容复的脑电波就不在同一条线路上,说出来的话总是不合慕容复的心意,王语嫣又实在是喜欢这个表哥,只好暗自揣摩他的意思。

    只可惜越揣摩越是离题八万里,根本想不明白表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容复心中想的都是怎么上位的事情,王语嫣说了一些慕容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发现他根本不在意之后,只好尽力表明自己的心态,自己聪慧而且擅于记各种东西,如果表哥需要的话,自己随时可以配合他。

    两人重复的就是之前的模式,慕容复没一会儿就觉得没趣了,如果是阿碧在这里的话,两个人就会有说不完的话,虽然谈话都不涉及什么儿女情长的事情,但是因为理想目标都相同,反而让两个人的心离的很近。

    知道有那么一个的想法和你完全相同,你刚说完前一句话,她马上就能接下来后来一句话,说话非常符合你的心意,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任谁和这个人在一起都会感到时间的短暂,心情愉悦。

    慕容复和王语嫣寒暄几句,就单独离开到了书房,王语嫣看到表哥离开的背影,感觉到十分的落寞,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忍不住想到了段誉。

    她想的可不是段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怎么讨好她,而是想的是他的口才,段誉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总是有办法让场面融洽起来,自己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本事呢?

    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本事,那她和表哥的感情是不是就更加的顺利一点呢?

    王语嫣叹着气,一脸的哀愁,但是她的容颜是那么的美丽,就算是一脸的愁容,还是那么的漂亮,只可惜没有人欣赏。

    阿朱出来之后正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为她叹气了,更是对阿碧这个在别人感情中间插足的人感到厌恶。

    她之前遇到了萧峰,被他的气度给折服,忍不住对他生了好感,但是不知道对方喜欢不喜欢自己,想起人来就有些忐忑不安,心情竟然出奇的和王语嫣的有些相似,所以这会儿过来劝她的时候,竟然有很多话说到了王语嫣的心中,一时之间,两个人的关系倒是亲密不少。

    只可惜两个人在感情上面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互相的安慰一下,然后让心中的烦恼不那么的焦心而已。

    王语嫣的到来,在王府里面只是荡起了小小的涟漪,引起的震动远远没有她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大,王府中的丫鬟都是阿碧让人调养好的手中又有这些人的卖身契,这些人自然向着她,但是跟在慕容复身边的慕容家的人就看阿碧有些不顺眼了,明里暗里给阿碧上眼药,甚至直接说两个人一点都不般配。

    慕容复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是阿碧在一边却有些不悦,她最烦的就是在一边看不清形势,又自以为聪明觉得自己做的很对的人,别人拍马屁的时候,都能稳稳当当的拍在马的身子上面,但是他们每次都拍在马腿上面,还是受不了教训。

    在阿碧看来这些人不是受不了教训,而是教训太少而已。

    阿碧马上把王府中的闲钱给抽出来,然后再郊外买了一个稍微大点的庄子,因为地段荒凉,所以价钱稍微的便宜一点,然后就开始找人整理这个庄子。

    种些府中都能用到的蔬菜,再养上一些平常的家禽,以后再府中宴客的时候,也能顺道说上一句:这都是自家庄子里面养的东西,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比平常的新鲜不少,大家也尝个乐子。

    庄子后面连着一个光秃秃的小山,从上到下蜿蜒着一条小溪,上面除了荒草之外什么都没有,阿碧让人在上面全都种满了桃树。

    知道这山十分的‘瘦’,土质不少,自然养不出什么甜蜜的桃子,接出来的果子肯定十分的酸涩,但是自己需要的是它的花朵而已。

    到时候开花之后让人把花瓣都撒到溪水中去,让里面的鱼以这为食,到时候肉质更加的细嫩,长时间了,颜色还会变的桃红,色香味俱全。

    虽然这中间需要的时间长一点,但是慕容复本来往上面爬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总有一天能用得到的。

    京城十分的大,闲人更是多,只要有钱就能找到不少人干活,阿碧手中银钱充足,一声令下,本人又在这边亲自指挥,庄子每天都能变一个模样。

    对于阿碧的离开,慕容复没有半点的表示,毕竟阿碧又不是离开他了,而是出去为他做事去了,就和从小到大在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一样。

    直到半个月之后,慕容复才派了一个丫鬟过来叫阿碧回去,阿碧也没有理会,之后又连着派人过来叫阿碧回来,看到阿碧还是没有动静之后,干脆自己带着人亲自过来了。

    庄子里面要改修的地方很多,慕容复刚过来的时候还有些不满,觉得阿碧的架子有些大,觉得自己不能给阿碧什么好脸色,让她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没想到来到这个庄子发现这里的人都十分的忙碌,而且阿碧对自己说了庄子的规划,以及以后送礼里面可以加的几样特产之后,慕容复早把自己来的目的给忘了。

    主人家的屋子早已经建好了,阿碧让人准备了这里最新鲜的饭食,原料新鲜,有些更是一些野菜,野物,但经过猪油和各种香料烹调,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开。

    这顿饭最明显的就是一个特点,那就是味道鲜,十分的鲜,恨不得让人把舌头都吞到肚子里面去。

    而且明显就是超值的享受!

    慕容复若有所思:“以后这几道菜在宴客的时候可以用,到时候起一些文雅的名字,这些材料低贱,很少有人吃,但是换个名字就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现在自己做什么事都喜欢随手遮上一层皮,说什么话都需要先在肠子里面绕上几道弯然后再说出来,但饶是如此,在这些文人中间,自己也只是一个小狐狸而已,心眼根本耍不过别人。

    但是这样的自己,如果重新回到武林世界,肯定会把那些武林的豪杰耍的团团转,但是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毕竟一个国家的稳固需要的是读书人,需要的是聪明人,朝堂上的事情注定是聪明人的游戏,如果能斗过这些聪明人,那其他人自然不在话下。

    “阿碧,你看我现在变了吗?”

    阿碧笑道:“当然变了。”

    慕容复看着她的笑脸说道:“难道在你心中我变了这是好事?可是表妹她……”

    阿碧打断他的话:“如果你没有变,那我可是要哭了,我跟着你离开慕容家现在都快两年的时间了,如果你没有变,那就是没有一点的进步,还在原地踏步,离那个目标自然就是更远,梦想不是遥遥无期吗?”

    完全都不用听慕容复说什么,阿碧完全知道王语嫣又在那里劝谏他了,而且这话说的慕容复完全不爱听。

    “呵,你说的也对。”慕容复马上就想到了自己父亲,之前只是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就是高山,让自己一辈子都爬不到上面去,但是现在只是觉得父亲也就是一个稍微聪明的人而已,如果换做是自己,自己同样能想到那个计划,而且还会做的更加的完美。

    “少爷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当然是请你回去的。”慕容复现在心情十分的不错,说起话来自然也开始带着笑意了:“之前前叫你几次,你都不回去,这回只好让我亲自过来请了。”

    阿碧正色说道:“少爷,我可不是赌气留在这里的,少爷的决定下的晚,本来就比其他人慢了几步,像铺子庄子什么的,其他人根本不用操心,家里人早就准备好了,但是少爷不一样,什么都没有,还得慢慢的准备,我要是不在这里盯着一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造好呢。”

    “不错,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你也要出去应酬啊,这几天我听说丞相家要举行宴会,你也出去走走关系,看看能不能弄到一张帖子,送多厚的礼都没有问题。”

    阿碧低下了头说道:“少爷现在还没有官身,平时和读书人一起聚会不用在意这个,但是夫人小姐间的聚会就很注意这种身份了。”

    “那有什么,贵妇人的眼界窄不看这些东西看什么?我娘不也是一样?不过顺着她的心意往下面说,讨好一下她们就行了。这些人目光短浅,更容易讨好。”

    “可是我现在真的离不开,要是能晚几天就好了。”

    阿碧不用多说,慕容复看着整个庄子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地一样看着就有些头疼,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自己要是交给其他人自己也不放心啊:“那好,再晚一天吧,后天你再回来,到时候我亲自过来再接你。”

    慕容复说着慢慢的摸到了阿碧的手,阿碧一抖,把他的手给抖掉了,有些嗔怪地看着他。

    慕容复以后她是害羞了,直接说道:“阿碧,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一定不会辜负你!”

    虽然他没有说那一天到底是哪一天,但是两人都知道到底是哪一天。

    “那我就等着少爷的话了。”

    慕容复得到满意的答案就走了,一边贴身服侍的侍女过来了,小心的上了花茶,她是阿碧亲自买过来的,手上握着她的卖身契,而且对她也不错,从吃穿到感情亲情的都关切到位,自然是忠心耿耿。

    她是阿碧培养的心腹,除了一些事情需要保密之外,有些事情也会对她说。

    她一过来就埋怨道:“少爷这是要干什么啊,怎么来去匆匆啊,府中还住着表小姐呢,一看就是勾人的狐狸精,也不让您回去,还不知道她安的到底是什么心呢。”

    “我回去?我为什么要回去?他现在正是要用人的时候,刚才叫我过来就是让我去想办法,然后去参加聚会,我不在家,这事自然落到了表小姐身上,看她到底能办的怎么样!”

    慕容复不会是个好情人,但是个非常有事业心的人,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利用一切的条件复国,为了这个他可以舍弃任何的东西,包括自己的感情。

    所有人在他眼中只分为两种人,一种就是有用的,一种就是没用的,现在阿碧在他心中就是有用的人,所以对自己非常的好,就是不知道王语嫣在他心中到底是哪一类人了。

    阿碧现在对慕容复没有什么爱慕之情,对王语嫣也说不上是嫉妒什么,但是现在慕容复正是要奋斗的时候,身边自然需要有用的人。

    比如像自己这样帮他办事的人,或者说就是当个解语花,能让男人放松的人。

    侍女马上笑道:“原来夫人是这样想的,那这样就好了。”

    “嗯。”阿碧歇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始指挥外面的人,让这些人开始加快进度了。

    第二天慕容复没有过来,根本不用阿碧问什么,府中的眼线已经传过来消息了:王语嫣是个能人,已经把之前慕容复说的事接过去了。

    阿碧也不放在心上了,庄子上的事情忙完了,就开始忙铺子里面的事,人如果想要忙,总是能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

    两天之后,慕容复没有来,王语嫣倒是来了,身后跟着一脸焦急的阿朱。

    王语嫣是个美人胚子,无论穿什么都很美,更何况她现在是一身白衣,脸上有股愁容,就好像将要升天的仙子一样,那样子差点让阿碧看呆了眼睛。

    王语嫣姿态优美,走的时候用了上来,就像飞了一样,更显得仙气逼人,她来到阿碧前面说到:“我要走了。”

    “走?表小姐要去哪儿啊。”

    “自然是回原来的地方。”

    这时阿碧的丫鬟跑了过来笑道:“好消息,真是好消息啊,少夫人,少爷身边的小厮过来了,奴婢刚才打听了一下,说是马上要接你回府呢。”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过来告诉阿碧这个好消息,走到了跟前才看到王语嫣也在这里,马上开始规矩起来了。

    “是吗?那赶紧收拾一下这就走。表小姐要走就请便吧,我就不送了。”

    阿朱在一边马上变了脸色:“阿碧,你怎么和表小姐说话呢,你别忘了你的身份!表小姐要走,你也不劝劝,你不知道她现在有多伤心!”

    “我劝有什么用?再说了,我就是不说什么,这不是有人上着赶着吗?”阿碧看着阿朱已有所指。

    “等等!”

    王语嫣直接叫住了阿碧。

    “表小姐还有什么事?难道是缺了路费?还是不想走了?”

    “都不是,是我走之前还想做一件事。”王语嫣轻轻的说道:“那就是杀了你。”

    她从自己的长袖中抽出来一把短剑,朝着阿碧刺去,虽然动作迅速,但是她不会武功,被阿碧狼狈的躲了过去,眯了眯眼睛,握住她的双手,把她手中的短剑打掉,自己拾起来之后,朝着王语嫣的胸前刺去。

    眼前的一切发生的十分快,让阿朱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马上恼了:“阿碧,你在干什么!你竟然敢伤了表小姐!”

    说着就一掌朝她打去,两个人打的难解难分,王语嫣捂住自己的胸口,看到自己手中有血流出来马上尖叫一声,然后晕倒了。

    阿朱看到她这样,连忙过来扶她:“表小姐,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啊,阿碧,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狠毒的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她!”

    “我出手自然有分寸,只是给她一点小教训而已。她伤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阻止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