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9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9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慕容复开始瞒着阿碧做一些事情,阿碧知道之后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比较悲伤,要知道她之前做的帝师,可不是皇太后。

    而且……

    阿碧冷笑道,之前自己已经做的太多了,说的太多,也管的太多,让之前的心上人对自己十分的不满,说是除掉自己一点犹豫都没有。

    就好像是小皇帝长大之后,就看自己之前常年握权的太后母亲不顺眼,自己内心十分的有想法,想法设法从母亲那里把权利夺回来,看到母亲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仇人一样。

    丝毫忘了,如果没有母亲的话,才几岁的他有自己资格什么运气什么才量成为皇帝?

    她可不会再犯傻了,把所有的坏事都做尽,等到慕容复渴望纯真善良的时候,一把翻出来自己做的坏事,然后把自己杀了。

    四大家将被慕容复找过来之后,对他的做法有些看不惯,觉得他根本就不可能成功,还不如和之前一样,继续在武林中奔波呢,幸亏他们不知道这是阿碧的建议,要不然肯定会把阿碧给杀了的。

    慕容复现在的眼界可之前可是一点都不同了,他开始能从人的细微表情中分析出来人的心情,更不用说这四大家将本来就是武林中的豪杰,根本不用什么‘微表情’,向来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

    当然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但也没有和他们解释什么,只是强制的让他们听从命令就行了。

    甚至想着,自己到底还要不要假死一回,让慕容复‘死了’,这样以后王复做的事情才不会被扯到慕容复的身上。

    毕竟如果成功了还好,如果失败了……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他现在做事自己思考之后,就会和阿碧开始说了,阿碧却表示反对:“少爷,制造假身份这件事就要从长计议。一个好的身份就应该有迹可循,比如你现在的王复的身份,就算你不想站在朝堂之上了,重新做回慕容复,但是有一天需要的时候,其他人也不会怀疑,因为王复这个身份经得起查的。反之如果你某一天在朝堂上腻歪了,突然想流浪江湖一阵子,自然也可以用慕容复这个身份,更是经得起查,因为这身份曾经做过什么事都清清楚楚的,任何人都不会联想到这是两个人。”

    “可是我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用得上。”

    “同样的道理,你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用的上。一个精心经营十几年的可以有迹可查的身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是一个后路。”

    “你总是对的。”慕容复郁闷的说道:“我没有一次能说的过你。”

    阿碧突然笑了:“我再能说又能怎么样?我又当不上什么皇帝,能当上皇帝的是少爷你。”

    慕容复突然赌气说道:“那又怎么样?说来说去还不是我没有用,说不定哪天你觉得我太笨了,然后就去扶持别人去了。”

    “少爷是要赶我走吗?”

    “我现在说的是你要离开我好不好,你这怎么又突然扯到我身上了?”

    “我早就说过了,不完成少爷的梦想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慕容复听到她这样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那完成之后呢?”说完之后,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一下子。

    自己每次都说不过阿碧,可是每次都不受什么教训,自己父亲为了复国花了三十年布置了一个计划,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成功的迹象,自己也不比父亲聪明什么,三十年够吗?

    说不定得两个三十年,到那个时候都七老八十了,也不知道自己还在不在了,更不知道阿碧还在不在了,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自己问那么遥远的事情干什么。

    阿碧不知道他心中的纠结,笑嘻嘻的说道:“那就看少爷你对我的态度了。”

    如果对她好,反正她这辈子没打算爱上任何一个人,也不打算成亲,那就负责给自己养老好了,平时也不用管自己,只要在自己死去的时候,把自己装到棺材里面埋到土里或者是把尸体烧了,骨灰撒到河里就行。

    如果不对她好,那她就另外再找出路。

    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要求竟然这么低,或者说从来就不敢相信,从这一方面来说,她又是可悲的,竟然没有人了解她。

    不过也是,这要求就是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更何况别人呢?就好像一个白富美,嘴上不说什么,别人也得认为她找老公的条件肯定有苛刻的一二三条,就算这几条不是每个都苛刻,但其中综会有几个苛刻的。

    谁会想到她想的就是和一个差不多的男人结婚,生一个孩子,然后老公或者另外有情人,或者经常出任务一走几年,几年都不见面,全不成问题呢。

    就算她说出来自己的要求,别人也只会因为她在说反话而已。

    “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慕容复郑重的说道,那庄重的神色惹得阿碧想笑,慕容复看她好像有些不相信,急忙说道:“要不然我发誓?”

    “发誓就算了,话说的再多也没什么用,主要就是看你的行动,到时候你真的对我好,就是撵我我都不会走。”

    慕容复听到她这话,心中马上舒爽不已,嘴上再也没有说什么了,但是心中却暗暗发誓,到时候谁也越不过阿碧去。

    慕容复忙着外面的事,阿碧就忙着府中的事情,首先要在京城里面买一个宅子,然后买点下人,找个管家,开铺子,忙的真是团团转,而且自己做的每件事都会和慕容复说说,也让他知道自己的辛苦。

    慕容复在外面忙碌了一天,他现在地位低下,之前那点自傲心早就不知道遗落到哪儿去了,每天都是在讨好别人,怎么在其中得到益处,有些时候真的要撑不下来了,看着阿碧忙活的事情,又咬牙坚持下来了,自己总不能连一个小女子都比不过。

    慕容复现在是彻底的看明白了,如果拼实力,自己根本就过不了殿试,要知道一起考试的人大部分都是读了十几年的书,甚至还有不少的头发花白的人,都是参加了无数次考试的人,实力不足但是经验绝对充足。

    自己没有这个实力,只能曲线救国了,而且他也知道这中间的龌龊事情,有些人根本没什么真材实料,但还是通过各种手段考上了,有些就是捐官,还有些是皇帝给的恩惠,所以做官的人不是什么才学过人的,但是心眼一个比一个机灵,自己只能在其中慢慢的学。

    现在他不用阿碧再出面了,自己开始派人出手探查要考试的东西,不用什么准确的东西,只要一个大致的方向就可以了。

    他的人虽然功夫不错,出入皇宫不成什么问题,但是根本听不懂什么复杂的话,大白话还好,文言文的东西只会坑坑巴巴的说几个字,发音千奇百怪,让他就是猜破脑袋也猜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

    慕容复现在深切的觉得提高手下的知识素养的重要性,现在这根本无法交流啊。

    正当他深深的苦恼的时候,两个娇客上了门,王语嫣竟然带着阿朱过来了。

    慕容复忙着自己的大业,哪有时间陪自己的表妹?匆匆的见王语嫣一面,然后就离开了。

    他现在不想什么事情都依靠阿碧,但是手下没有一个可以重用的人,武功高的大字不识几个,精通文墨的人又不会什么武功,相比起来,慕容复还是难得的文武双全的人呢,明白了这一点的慕容复难得的有点骄傲了。

    颇有点拿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的短处相比,得意的时候不免何阿碧说话的时候提起来。

    阿碧马上就明白了他的心思,顺着他的话往下面说,差点把慕容复夸成一朵花了,原来吃饭的时候就他们两个人,就算有时服侍的下人听到了,也只是以为夫妻情深,在妻子的眼中,丈夫什么都是最好的。

    但是现在王语嫣来了,还是慕容复的表妹,自然也在同一张桌子上面吃饭,听到阿碧的吹捧马上就有些不高兴了。

    王语嫣虽然只是读了很多关于武学方面的书,但也是有才气的女人,听到阿碧的夸奖,心中虽然觉得也有些正确,毕竟表哥在自己心中确实是最好的,但觉得还是有些夸大了。

    而且表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只要自己心中明白就行了,这么当面刻意的吹捧到底是什么意思?看着就让人觉得有些厚颜无耻,一点也不符合中庸之道。

    她马上就开口了:“表哥自然是最好的,但还要小心谨慎才是,圣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些人肯定也有值得表哥学习的地方。阿碧,你现在……现在虽然是表哥名义上的妻子,但也不能什么都顺着表哥啊。”

    她和慕容复青梅竹马,两人几乎没有分开过,之前慕容复突然离开不知所踪,她心中不知道有多担心,好不容易得到他的消息,说他回来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看望他呢,他又离开了,这次要不是正好碰上给表哥办事的家将,她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自己什么都不差,论身份,她是慕容复的表妹,论容貌,也不是自己谦逊,她真的没见过几个比她更漂亮的女人,论爱慕,自己身子娇弱,向来对打打杀杀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为了自己表哥,愣是看了无数的武功秘籍,并且把这些事情全都记在自己心中,渴望随时都能帮到他。

    但是慕容复现在有了自己的主意,还打算干一件大事的时候,竟然带着一个丫鬟走了,对自己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想到这里她心中就不由自主的开始难过起来了。

    而且就好像全天下的任何一个女人一样,当男人对自己不好的时候,首先怀疑的不是自己不好,更不是男人不好,而是另外一个女人不好。

    王语嫣想也不想的就认为这是阿碧在其中使坏,现在看着两人是名义上的夫妻,更是忍不住嫉妒起来了。

    只不过她向来温婉,性子柔弱,也说不出来什么难听的话,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的讽刺了。

    阿碧的脸色不知道有多厚,听了她这话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笑嘻嘻的说道:“是啊,表小姐。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在我心中少爷就是最厉害的!”

    王语嫣虽然不是林妹妹,但是心思纤细的程度却一样,听到她叫慕容复叫少爷,心中却是一阵高兴。

    看来两人就是名义上的夫妻,实际上和之前的主仆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在婢女心中,自己的主人可不就是最厉害的吗?

    一顿饭吃下来,三个人的气氛还算融洽,下人把东西收拾走之后,三人端起茶开始慢慢的喝,王语嫣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样子,过来服侍得丫鬟有些不解,她们不知道几人的真实关系,看到表小姐还在这里,顿时有些看不上眼。

    这表小姐看起来知书达理的,行事怎么就这么怪异呢?现在就是该回自己院子的时候,还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是看上了自家的少爷?

    王语嫣不是喝茶就是在痴痴的看着慕容复,但也没有开口打搅什么,站在她身后的阿朱倒是恼怒了起来,少爷和表小姐是多么好的一对啊,阿碧非得加在他们中间干什么!

    本来想把阿碧直接叫出去,让她给王语嫣两个人留下私密的空间的,但是看到周围服侍的人,口中那句‘夫人’到底还是叫不出口。

    只好在身后拼命的给阿碧使眼色,又是使眼色,又是咳嗽的,时不时的动作还挺大的,看不见她异常的人就是傻子了。

    本来在一边规矩的站着,等着伺候人的下人们看到她这个样子,心中还有些鄙夷,这个丫鬟一点都不合格,也不知道表小姐到底是怎么带出来的,心中这么想,连带着对表小姐也看低了三分。

    阿碧笑嘻嘻的让下人全都出去了,然后让慕容复和王语嫣到花园中去走走,房间里面只剩下她和阿朱两个人了。

    “阿朱,你刚才动作那么大,到底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阿碧,你先说,咱们还是不是好姐妹?”

    “当然是啊。”阿碧拨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说道,虽然两人的人生目标完全不同。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以好姐妹的身份问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表小姐和少爷明明就是好好的,你在这中间插上一道子算什么?你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

    说完之后,哼道:“就算你喜欢少爷,那正妻也是大小姐的,你最多就是个小妾!可是现在偏偏和少爷一起到外面来当什么假夫妻。”

    阿碧不在意的说道:“我喜欢少爷啊,少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怎么敢违背他的命令啊。”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当初就应该推辞,说自己没有这个本事,让表小姐配合她,表小姐也算是和咱们一起长大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心中难道不清楚?”

    “我当然清楚了,就是因为十分的清楚所以才不敢提,少爷过来隐姓埋名是做大事的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说什么我都完成,说句实在的话,少爷一路走的艰辛,这中间不知道吃了多大的苦,差不多见的所有人都要讨好他们,我自然无所谓,碰上人该奉承就奉承,该下跪就下跪,表小姐能受的了这个苦吗?我倒不是小瞧她了,就怕耽误了少爷的大事。”

    阿碧说的虔诚无比,要是她的神情里面少了那么些的讽刺,那就更好了。

    “你!你怎么知道表小姐做不好这些事情?阿碧,你变了,再也不是我的那个好姐妹了!世上的好男儿那么多,你怎么就瞧见了自己身边的!”阿朱满脸的失望,但是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之前去找夫人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大侠,武功高强,为人豪爽,呆在他身边的时候,就算什么都不说,还是有一种别样的安全感。

    阿碧讽刺的笑了:“那是,事情没有落到你身上,你当然说的轻松了!表小姐不是来了吗?那正好帮帮少爷吧!好了,没事你可以出去了。”

    阿朱看着她的样子,实在是想往她嬉笑的脸上打上一巴掌,但又想到自己也没有什么立场,只好愤怒的离开了。

    “等会儿。”阿碧在她身后叫住了她:“小心你的脸色,要知道这里可是读书人的战场,可不是什么武林人的江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