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八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7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八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慕容复急切的说道:“你说的不错,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父亲,肯定要在他面前表现一番,那我们就先不急着走,先把当年的事情查个清楚,然后给父亲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可是时间太长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发生的事情也不少,我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查起。”

    “那就先从少林寺开始查吧,看看那个地方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老爷的,让他一直躲在那个地方。”

    阿碧说的十分随意,她本来就擅长斗智斗勇,而且又有原主未来的记忆,当然知道的很清楚。

    知道了结果,从后面往前面推,自然容易的很多。

    慕容复一怔,有些不太情愿,看看慕容家那么多的藏书就知道了,慕容家的武功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知道知道别人的武功了,才知道怎么用别人的武功还回去,慕容家就收集了很多门派的武功秘籍。

    父亲藏身于少林寺自然也是去偷武功了,只要是慕容家的人都明白,这有什么可查的?

    但是慕容复也没有开口提醒,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她去查,等到她查出来之后,淡然的说道: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成功的赢上一局,证明一下自己的智商还是在线的,在有的地方比阿碧强!天知道这一年的时间他被阿碧打击过多少次了。

    要不是阿碧在前面拿着那个‘复国’的胡萝卜吊着,自己这个小毛驴怎么会顺着她规定的方向走?

    啊呸呸呸,‘复国’才不是什么胡萝卜呢,自己也不是毛驴!

    谁知道仅仅过了三天的时候,自己就被阿碧给打了脸,看着她搜集过来的东西,慕容复只是觉得自己是在听天书。

    本来是查自己父亲为什么在少林寺的,为什么会扯到大宋和契丹?这高度上升的是不是有点高了?这两件事能掺和到一起吗?

    慕容复突然觉得自己手中不是轻飘飘的纸,而是重若千斤的石头,让自己差点拿不起来,这中间肯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慕容复竟然不敢看了起来。

    阿碧随手把已经洗好的草莓拿了过来,塞一个在嘴里,感受着那酸甜的滋味,笑道:“少爷怎么不看?您不看怎么知道老爷是在下多么大的一盘棋?”

    慕容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看向阿碧查出来的东西,阿碧也没有闲着,思考着晚上到底要吃什么东西,中途下楼一趟对小二嘱咐了一大堆,饭点的时候让他们把东西都端到二楼。

    资料并不多,薄薄的几页纸让慕容复看了一个多时辰,看完之后,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自己父亲心胸真是宽大啊,能想常人不敢想的事情,更敢做常人不敢做的事情!

    乱世才能出英雄,慕容博为了复兴大梦,搅和了吐蕃、大理、大宋、大辽好几个国家的政局。

    首先对大宋的人(少林寺方丈)说,契丹人要夺取少林寺的武功,少林寺方丈就找个很多好友,设局把契丹人给杀了,谁知道这些契丹人就是契丹贵族带着家眷走亲戚的队伍,完全杀错人了。

    别说方丈到底怎么后悔,反正那个契丹贵族,不但是太后的族人还是大辽三军总教头,这么一折腾,契丹和大宋的关系更不好了。

    然后把大理的大师杀死在少林寺中,又把少林寺的武功给了吐蕃的大师,让吐蕃的大师对少林寺的武功更加的垂涎,从而造成大理,吐蕃与大宋的关系都不好。

    虽然说这其中根本就没有涉及到什么皇族中的人士,但是慕容博选出来的人都是在一国中能说得上话的人,换句话说就是能影响高层的人。

    想着局势越乱,天下越乱越好,慕容家正好可以复出,复国自然不是什么梦想。

    这个计划很简单,简单来说就是杀几个各国的重要人物,让这几个国家互相怀疑,最好能打起来,让天下大乱,自己乘乱而起。

    慕容复看完之后为自己父亲的想法感到佩服,但是对他的做法有些看不惯,这手段实在太恶劣了,可是父亲也是为了复国,正义和邪恶的小人在慕容复的脑子里面不断的打仗。

    没一会儿就让他涨的脑子有些疼,到最后竟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判断了。

    “阿碧,你说父亲他做得对吗?”

    此时夜色已经降下来了,屋子里面点上了烛火,之前要的饭菜全都上来了,熬的十分到位的骨汤还有菌汤,味道诱人的人,桌子旁边还摆了不少装着各种肉类和蔬菜的盘子,阿碧正准备吃火锅。

    “对不对有什么区别吗?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成功。好了,少爷,过来吃饭吧。”

    “我现在哪儿有心情吃什么饭?”慕容复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走了过来,这一年他已经见识了不少阿碧的手段了,她总有办法让其他人按照她的意思往前走。

    现在如果不按照她说的做,自己再问她什么,她肯定是不会说了。

    阿碧不喜欢自己做饭,倒是挺喜欢在酒楼里面吃的,毕竟只要有钱,在这里什么都能享受得到,而且什么都是最好的,这质量完全能对得起自己出的价钱。

    想吃什么他们都能帮你弄过来,你就算什么都不想吃,一点食欲都没有,他们也会报出一连串的菜名,总有一个符合你的胃口。

    阿碧给慕容复涮了一个鱼丸,看着他吃到嘴中,这才笑眯眯的开口道:“老爷如果成功了,自然是后人的英雄,说不定到时候什么头衔都会往他头上加,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但是他失败了,无论他到底做过什么,怎么做的,谁还会注意呢,就算是注意到了,也不过是笑柄罢了,写到书中也只会是个反派,供人取笑。”

    慕容复听到她这么说自己的父亲,心中还是有些不高兴:“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成功呢?说不定他已经成功了。”

    “少爷,自欺欺人有意思吗?如果成功了,慕容家还会是这个样子吗?老爷会用继续藏匿下去吗?怎么会有人把他的踪迹给捅出来?要知道在外人的眼中,他已经消失三十年了!三十年啊,这日子已经够长了,够有些家族有三代人了!”

    阿碧说了一大段的话,也不亏待自己,连着吃了很多的肉菜,吃到半饱,这才有情趣的把肉烫熟了,然后用娇嫩的蔬菜叶子裹着吃,并且摆了一个好看的造型,欣赏够了,这才一口气把东西吃下。

    “所以呢?你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慕容复不悦地说道:“难道是说我父亲就是个跳梁小丑,赔了夫人又折兵?”

    “没有,我的意思是,老爷一个人耗费了这么大的心里制定了这么一个大的计划,中间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别的人知道真相了,会怎么评论都没有什么,但是你是他的儿子,自然心中有谱了。老爷都耗费了这么大的精力了,少爷你可不能输给他啊。老爷的计划庞大,您的计划也不小啊,一路考上去,成为权臣,然后架空皇帝,让皇帝退位,自己称帝。这其中一步错,步步都错,甚至比老爷都劳心劳力了。”

    阿碧首先给慕容复戴了一个大帽子,慕容复的脸色果然好看不少:“好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不用说这么多。”

    慕容复是个喜欢听别人夸奖自己的人,稍微的谦逊几句,等着阿碧再夸自己呢,谁知道接下来的半天都没有音了,他往阿碧那边一看,发现阿碧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他顿时有些心虚,声音因为急切显得有些尖锐:“怎么了?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少爷这么喜欢听别人说好话。”阿碧笑嘻嘻的说道,根本就不害怕他的沉脸。

    慕容复性子别扭,喜欢别人捧着他,而阿碧向来是个擅于捧别人的,这是她之前一贯的生存法则。就算别人撂了她的脸,只要自己能达成目的,这些东西在她看来都不算什么。

    就好像宫中的女主和女配一样,女配被皇帝伤了心,最大的可能就是毒死皇帝,让自己的儿子当皇帝。而女主则会爱上别的男人,给别的男人生孩子,最后毒死皇帝,让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孩子当上皇帝。

    在原著中,原主一心喜欢慕容复,不管他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都一心陪在他身边;而之前喜欢慕容复的王语嫣,为慕容复高兴而高兴,悲伤而悲伤,最后仍然嫁给了大理的皇帝。

    阿碧现在虽然不喜欢慕容复,但是愿意为了他的愿望而付出一切!

    “你!”不能上当!不能上当!不能上当!慕容复在心中默念三遍,觉得自己的气终于消了,不能和阿碧在口头上面较量,这是他之前得到的教训,要不然输的一定是自己。

    “所以少爷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吗?”阿碧正经的说道,好像之前开口调笑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殊不知她这个样子真的像逗猫的人,把猫逗得炸毛了,赶紧离开一脸正经的看着炸毛的猫,好像刚才那动作根本就不是他做的一样。

    慕容复楞了一下,点点头没有说话,看着眼前还散发着香味的饭菜没有了一点的胃口,直接打开房间去了隔壁。

    阿碧也没有打搅到他,自己吃完之后让人收拾好了桌子,在另外一间房间里面睡下了,她知道慕容复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安静一下。

    在等待的时候,阿碧照样该吃吃该睡睡,干什么都没有替慕容复着想,一天之后,慕容复一个人出来了,脸色发白,还有了黑眼圈,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但是眼睛肿却透漏着不一样的光彩,显得精神十分的好。

    “阿碧,我决定了,现在就要去科举考试,就算是母亲父亲不明白也没有关系,父亲都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可不能怕苦!”

    “啊,这样就对了,少爷。”

    阿碧笑嘻嘻的说道,看着慕容复下定了决心,赶紧帮他收拾东西,然后两个人快速朝着府城赶去。

    阿碧首先在僻静的地方租了一个院子,现在离府试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各地的考生陆陆续续的都在往这边赶,有钱的自然来的早,提前在这里准备,没钱的来的自然晚一些。

    之前的各种书籍笔墨纸砚也都准备好,还时不时的去主考官家中去看看,这些人虽然不会泄露题目,但是言谈中总会透露出来一点考试的倾向,这一点倾向已经不得了了,可以让人从十几本书中选出来一本重点观察。

    阿碧还拿出了之前搜集到了各种答案,有的是成功考上举人当年的试卷,有的是主考官之前主持的府试中偏爱的试卷,虽然府试三年才有一次,听着好像时间很长,但是这么多年,再加上各地的试卷不同,阿碧之前竟然搜集了不少。

    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用府试的模式来考研慕容复,在规定的时间内,让他答完规定的题目,在这中间就和考试一样,不能任意的进出房间。

    第一次,慕容复觉得十分的新鲜,第二次,慕容复觉得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第三次,慕容复觉得身体是读书的关键,第四次……

    最后慕容复真的受不了了,直接拍案而起:“阿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竟然把我安排在茅房边上,有你这么做事的吗?我怎么吃饭睡觉啊!”

    明明第一次的时候,准备的还十分的充分,自己的住宿条件也十分的舒服,后来条件越来越差了,之前自己全都忍了,这次竟然让自己坐在茅厕旁边答题,这个阿碧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看来自己之前真的是对她太好了。

    “少爷,到府试的时候,分配的地方都有随机的,谁也不知道谁会坐在什么地方,有的人可能会被分到有阳光,光线好的地方,有的人则会被分到阴暗的地方,这谁能预料得到呢?更何况茅房周围肯定也会被分配到人啊,说不定少爷的运气很背,被……”

    “你快别说了!说的让人恶心,好了,中午不用给我准备饭了,现在都反胃了!”

    慕容复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到底还是没有拗得过阿碧,或者说,慕容家对他的洗脑真的很成功,为了能够复国,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尤其是在能看见光明的情况下,自然更加的有干劲。

    第一次在茅房旁边答完题之后,他一连几天都没有什么胃口,而且题目都答的惨不忍睹,自己看了就知道自己没戏。

    不过又经过了几次倒是习惯了不少,转瞬间几个月的时间瞬间而过,科举马上就开始了,阿碧给他准备的东西十分的充分。

    大大小小的东西装满了一个大大的箱子,让慕容复看的头疼不已。

    阿碧还递给他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慕容复打开之后,发现这里面写的就是这一段时间以来,慕容家发生的事情,慕容夫人没有找到自己丈夫,但似乎找到丈夫还在的政局,就在少林寺的附近住下了。

    没有什么消息就是好消息,慕容复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精神更好了,心情也不错,提着阿碧给他准备的东西就离开了。

    但是走到考点附近的时候,他又有些尴尬起来了,因为和其他人相比起来,自己提的箱子也太大了。

    看看其他的考生,无一不是风度翩翩的,手上拿着两个小袋子,稍微的检查了一下身体就进去了。

    轮到自己的时候,检查东西都花费了好大一会儿的功夫,虽然这里面并没有什么违禁的东西,但是身后身边人看自己的目光就让自己有些难堪,最后还是凭借着偌大的毅力给忍耐住了。

    府试的时间一共三天,每个人一个房间,这三天的时间里除了出来上茅厕之外,全都在这个房间里面。

    慕容复这才发现自己带的这个箱子就是个百宝箱,里面就没有自己不需要的东西,自己想找什么东西都能在这里面找到。

    晚上睡觉用的被褥,吃饭用的小炉子火炭,除了用料十足的饼子,各种卤味之外,还有常用的调料,甚至还有好几块冻在一起的肉汤,成块状,添上一点水,把饼子撕碎扔在里面,在后两天的时间里面是难得的享受。

    阿碧想的十分周到,茅厕附近果然有考生在那里,第一天还好,第二天的时候,那个考生看见上厕所的人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杀父的仇人一样,到了第三天,根本就没有撑下去,直接晕倒被送出去了。

    看到别的考生甚至是周围来往监视的官吏和小兵眼中的同情,慕容复高傲的表示,这人的素质真的太差了,这点苦都受不了,如果是自己坐在那里,三天的时间里照样吃喝正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