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七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6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七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6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陈婆子本来就没有见过这架势,看到这情景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浑身害怕的如同筛糠,这是身体上面的自然反应,但是心中却奇异的一点都不慌张。

    甚至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但是因为慕容夫人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自己克制不住的害怕,心中却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害怕,因为阿碧之前把慕容夫人的未来表现全都说了出来。

    慕容夫人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像这样的小人物,如果是之前惹了自己不高兴,自己早就一掌打死了事,毕竟在大户人家中,奴婢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人,而是一个物件,想打就打想杀就杀,随手卖了转赠给别人都是常有的事情。

    她因为丈夫订下了复国的目标,自己甚至都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什么武林人士,而是豪门大户一样,对这些规矩看的不知道有多重要。

    真正这样的人家都是把规矩给记在心中的,她倒好,外表不知道有多重视。

    人家段誉是下一任的皇帝,虽然这是未来的事情,但现在他也是一个世子,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什么人都没有带,照样追上了美人,结拜了兄弟,经历了奇遇,在江湖上面留下了自己的传说。

    慕容复可从来没有孤身一人去闯荡过江湖,身边总是跟着人,这不是慕容夫人吩咐的,也是她从小教导儿子从而形成的观念。

    慕容夫人往房间的正中间一坐,气势凌人,而且周围还恭敬的站着不少的下人,就好像县令一样,坐在中央,四周站着两排拿着板子的衙役,还没有等嫌疑人说什么呢,自己这边先给他来个下马威,让嫌疑人的心中首先胆怯三分。

    “就是你在慕容家散布流言的?慕容家是什么样的存在?哪儿容得你在其中造谣生事?你好大的胆子!真是肥了你的狗胆!”

    看着陈婆子那趴在地上,害怕的好像再也起不来身一样,慕容夫人心中对自己的威仪感到满意,但一想到自己审问的是这么一个人,心中马上没了兴趣。

    要不是流言关于自己丈夫,这个肮脏的人还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早就让人弄死她了。

    阿碧早就教她应该怎么应付了,而且还允许她自己做一下调整,让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意思表达正确了就行,不用死记着自己说的话。

    陈婆子感觉自己的任务十分的轻松,马上说道:“回夫人,这不是小的胡乱说的,而是外面都是这么传的啊,我之前在外面办事的时候听到的,夫人说的没错,我就是嘴碎,听到外面的一些传言,这大嘴巴子就是管不住,非要和其他人说说不成……”

    慕容夫人没有在意她后面说的话,只是抓住了自己想听的词汇。

    “你说什么?外面什么外面?就你这样的还能自由的出入慕容山庄不成?”

    慕容夫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山庄的守卫不严实,甚至还想着这其中到底是不是出了叛徒之类的事情,越想越远。

    陈婆子一愣马上说道:“老婆子是负责出去买下人平时吃的蔬菜还有鱼肉的,因为要买新鲜的东西,自然每天都去外面。”

    慕容夫人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外人想进慕容山庄自然是十分困难,但是山庄里面的人总是要吃喝拉撒吧,就算山庄占地面积再大,还能在这里养猪,建了馊水池不成?

    慕容夫人的脸色发红,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手不自觉的抚摸着椅子的把手,好像尽力在压抑自己的怒气。

    “人不怎么样,嘴巴倒是挺会说的,还不赶紧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全都说出来!”

    “是,夫人。”

    陈婆子马上按照阿碧的话说了起来,其实事情也很简单,就是她出去买菜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流言,回来之后忍不住和庄子里面的人学了一嘴。

    慕容家虽然管的严,但这流言又不是其他人,而是关系到他们,所以都忍不住有了兴趣。

    最后就传到了慕容夫人的耳朵里面。

    陈婆子说每句话的时候,总是不忘加上一句:听外面那些人说。

    反正没有一句话是她自己的意思。

    慕容夫人气的够呛,倒是一边的慕容复说道:“所以说,外面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

    “那是肯定的啊,要不然这种事不会连老婆子都知道了。”

    慕容复一想也对,这件事本来肯定是个高级的秘密,但是到最后知道的人越来越多,自然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娘,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去外面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然后才能开始做准备。事不迟疑,我现在就出发。”

    “你出去干什么?你能顶什么事?”

    听到母亲的话,慕容复一愣:“娘,这件事□□关重要,总不能让下人去做,还是我亲自出面比较好。”

    慕容夫人抿了抿嘴唇说道:“你最近练武练的怎么样?”

    “练武?最近还不错。”慕容复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突然会这么说。

    “不错?最近又招收了不少的武林人士,你有时间就和这些人过过招吧,其余的事情就不要管了,这件事我自有主张!”

    慕容复皱着眉头,越来越不明白母亲的想法了,虽然不知道母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是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她就变成是这样一个人了,一个人整天躲在房间里面思念自己的父亲,其余的什么事情都不管。

    虽然说是不管,但背地里面牢牢地掌握着大权,完全掌握着慕容家的动向,指挥着慕容复让他干什么,虽然再也没有出过面,但是谁都知道她的地位。

    没想到她竟然准备亲自出面了。

    “娘,难道你想亲自……”

    “我要做什么不用你管!你只要专心练武就好了。”

    慕容夫人说着就好像一阵风用轻功赶紧离开了,刚走没有多久,又回来了,冷冷的说道:“不要让我知道你在骗我,如果这件事是假的,我会让你知道什么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她明显就是在警告陈婆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马上就离开了,来到外面之后,随意去了一个酒楼果然听到了慕容博的事情。

    听到这些人对慕容博的污蔑,她心中恼恨不已,直接在酒楼里面开始大打出手。

    她的武功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酒楼里面都是一些武功十分稀疏的人,自然全都不是她的对手,慕容夫人心情虽然舒畅了,但是造成的影响却十分的恶劣。

    一个武林高手竟然随意的杀害普通人,仅仅是因为他们说话不好听,很快就成了人人喊打的魔头了。

    慕容复仍在慕容山庄里面没有动静,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挖开了自己父亲的墓,果然在其中根本就没有发现父亲的尸体。

    他有些想不明白,这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自己母亲怎么那么冲动,还去外面求证。

    慕容复找人打听之后听说母亲往少林寺的方面赶去了,也没有阻止,只是派人过去找人,派过去的人都是这些日子招揽过来的高手。

    没想到阿朱竟然主动说自己也要过去,慕容复可没有打算让她过去,毕竟少林寺那个地方还是男人去比较好。

    奈何她说什么深受慕容家的大恩,现在正是报恩的时候,她一定会把慕容夫人给好好的带回来云云。

    现在慕容夫人不在家,慕容复可不想再出什么乱子,没有同意阿朱的说法。

    谁知道几天之后,阿朱竟然留下来一封书信自己离开了,信上写的和之前说的差不多。

    慕容复看着乱糟糟的家里,心中烦躁不已。

    阿碧没有特意打听慕容家的消息,但是最近慕容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只要长耳朵的人都知道了,她直接就回了慕容家,路上果然顺畅无比。

    她悄悄找到慕容复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在院子里面练剑,周围没有一个人,阿碧也不着急了,等到他练完之后停下来,这才开始鼓掌。

    慕容复虽然是在练剑,但可不是钻研什么武艺,而是从小到大练武一直伴随着他,在他笔还拿得不是很稳当的时候,就可以把剑握的很牢了,而且还可以像模像样的使出几式剑招。

    所以对练武已经不是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东西了,而是成为了自己的习惯,是自己的一部分,就好像自己再不喜欢自己的手的模样,难道还能换一双手不成?这又不是什么玄幻的小说世界。

    他现在心一烦躁就开始调节自己,而练武就是调节自己的办法,如同跳舞,想快就快,想慢就慢,一直到现在这个办法的效果还不错。

    既然是静一静,所以他把其他人都赶走了,这时听见掌声,明显就有些不悦,抬头看过来,看到是阿碧,这才松了一口气,浑身明显就是放松下来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外面等我嘛?”

    “等你?谁知道你会在这里呆到猴年马月?这都多长时间了?既然你不来,我当然就要过来找你,几日不见你的武艺好像又提高了。”

    “之前一直在读书,所以根本就没有练武,都有些生疏了,现在只不过是捡起来而已。”

    “哦,那你还想去科举吗?还是按照夫人之前给你指点的路子继续走?”

    “我当然还是要去科举了,半途而废向来不是我的性格,只是这段时间家中有些事情,我要处理了才会继续有这个心情。”

    “是外面关于慕容家的事情吗?”

    “你也听到了?呵,也难怪,你向来消息灵通一些。”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

    “现在我也正在烦恼,我娘已经去少林寺了,让我留在家中,之前都是她坐镇在这里,所以我也不能轻易的离开,省得……”

    “省得什么?没有了你难道,慕容家就会乱起来吗?”

    “这怎么可能?慕容家管理的向来很好,不要说就是一两天了,就算是一两年也不会乱起来。”

    “那你还担心什么?”

    慕容复迟疑了,他不是担心什么,而是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初你就错了,知道你父亲的消息之后,你本来就应该去找你父亲,他诈死肯定有自己的心思,你是他儿子,如果找上门,说不定他会对你说。”

    “那我娘也是一样啊,如果她找到我父亲了,父亲照样会对她说……”

    “那可不一定,你身上流着慕容家的血,但是你娘可没有。咱们走吧。”

    “走?往哪儿走?”慕容复疑惑的说道。

    “反正你在家中也没有其他的事情,现在离府试还有半年的时候,就趁着这段时间把你爹的事情给解决了吧。而且……”阿碧说着偷笑起来了。

    “你笑什么?”慕容复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有些怪异,忍不住问道。

    “而且少爷的知识可不牢固啊,之前能考上秀才可是千辛万苦,如果再不努力读书的话,我真担心下一场考试,如果考不上的话,哈哈,那可得再等三年!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复国,但是那个时间肯定要在本来的基础上面再推三年。”

    阿碧毫不留情的说道,她说的可是事实啊,慕容复之前想的是复国。

    注意是‘复国’,而不是‘建国’。

    慕容复是鲜卑慕容氏后裔,本来就不是汉人,而是鲜卑族,而且从小的环境让他有种以鲜卑族为荣的感觉,内心深处根本看不起汉族文化,虽然说知道四书五经,但也只是粗通而已,有些地方理解的根本不到位,更别说能写出什么文采风流的诗词了。

    虽然号称是公子,其实根本算不上是什么贵胄,就是一个稍微文雅一点的武夫罢了。

    索性秀才是官僚的最底层,吟不出什么诗也没有什么不妥的,但是如果到了高位上,没有点名作流露出来,不说其他人,就连皇帝都会太满意了。

    慕容复脸色发红,要是以前肯定要暴怒,但是经历了之前的考童生考秀才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水平,别说案首了,就连前几名都没有占到,水平只是中等,知道自己技不如人,心中只感到难堪,却没有之前那么的生气了。

    “我知道了!”

    他从牙齿间挤出来这几个字,然后把手中的剑给收起来:“那咱们现在就走吧,别耽误了时间,我现在就吩咐一下下人。”

    “好。”

    慕容复本来行动迅速,想快些把这些事情办好,但是看到阿碧这么悠闲,倒是显得自己太狼狈了,只好尽量维持自己的风度,让自己看起来大气一点。

    慕容复明说了自己是出去找母亲,也没有人拦他,两人离开慕容山庄之后,慕容复就迫不及待的往少林寺出发,但是阿碧却一直不紧不慢的,每日里只顾着打探消息,让慕容复有些不满:“你还打听这些干什么?到了地方不就是什么都知道了吗?”

    “少爷这么想就错了,我们就应该心中先有把握,心中有个猜测,猜一下老爷现在为什么要假死,为什么要藏身到少林寺,然后见了老爷问过他之后,有种‘果然如此,我就是这么想的’那种感觉。”

    慕容复不耐烦的说道:“何必多此一举呢?到时候直接问我爹不就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阿碧转转眼睛说道:“到时候老爷虽然会和你说,但是心中肯定会大失所望。”

    “什么意思?我爹和我都多少年没有见过面了,怎么会大失所望?你要想说什么就说,别说一半藏一半的,让人听了心中不舒服。”慕容复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而且显得我很笨似的!

    说完之后,听到阿碧这么贬低他,他竟然没有生气,慕容复自己都觉得奇怪,转念一想又不是很奇怪了,谁让自己过去这一年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多了?经历了暴风雨之后,再淋一些小雨都没有什么感觉了。

    “少爷,如果之前的传闻是真的,那么老爷这么做肯定有他自己的主意,但是他偏偏谁都没有说,只是一个人实施,说不定在老爷的心中,其他人都是累赘,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知道了只会拖自己的后腿。但是如果少爷想明白了老爷为什么要这样做,到时候直接说出来,老爷肯定会高兴无比。”

    慕容复没有说话,仔细想了想发现阿碧说的也很有道理。

    说不定自己父亲现在正处于没有知己的寂寞状态,如果自己理解父亲,让父亲引以为傲,这无论对谁都是好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