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五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4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五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柴房里面马上传出了慕容复轻微的呼唤声,听着慕容复关心的声音,阿朱咬了咬嘴唇,把已经昏倒的两个婆子拖到一边的草丛中。

    看到其中一个婆子紧闭的双眼下,眼珠子乱动,身子还轻微的开始挣扎起来,马上就意识到她好像要醒了。

    急忙拿起自己身边的佩剑,又在她的胸口上面狠狠的来了一下子,另外一个婆子虽然没有动静,但她还是为了保险,也在她身上补了一下。

    看到这两个婆子全都没有了动静之后,她这才转身离开,但是走了好几步又停住了,在花丛外面站了一会儿,又转身回来看看这些婆子,发现她们还是原来的老样子,没有一点伪装的痕迹,这才放心下来。

    盯着柴房看了一会儿,悄悄地往那里走去。

    慕容家虽然主子就两个人,但是下人可不少,还有一些被招揽过来的人,柴房虽然就这一个,但是面积可不小,里面满满的都是柴火,摆放的还挺整齐的。

    相比起来,阿碧的身子更显的娇小起来,尤其是刚才把她送过来的下人就把她随便扔在一个角落里面,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慕容复刚开始还敢大声的叫她,

    走近了反而不敢说话了,轻轻的碰碰她,感觉到她身上还有温度这才急促的把她抱在自己的怀中:“阿碧,阿碧!”

    他抱着人站起来就想往外面跑,想找大夫看看她的伤口,谁知道阿碧马上就抓住了他的手,头也抬了起来,冲着他眨眨眼睛。

    “你……”没事?

    慕容复刚说出来一个字,就被阿碧捂住了嘴巴。

    阿碧的武功虽然没有慕容复的高,但是她现在心情很平静,自从踏入慕容山庄之后,处处小心,生怕出了什么差错,让自己以后的计划受阻。

    听到了房间外面人微重的呼吸声,连忙就阻止了慕容复说话,并且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慕容复本来就是因为心情激动,才没有留意到周围的环境的,现在看到阿碧这个模样,心中哪儿不明白呢?

    本来他悄悄地出去自然就会看到到底是谁在外面,但这里是他的家,他向来是想什么做什么,所以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掩饰,直接冲着外面叫道:“谁?是谁在外面?”

    门外的动静一停,然后一个人影走了过来:“少爷,是我。”

    慕容复看着来人说道:“阿朱?你在外面干什么?没有去和我娘报信?”

    “少爷怎么能这样说,我好歹也是你的婢女啊,怎么会向着夫人?而且……你知道这一年来我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吗?你和阿碧就这么潇洒的走了,怎么不带上我啊,夫人每次想到你是带着阿碧离开的,就把气撒到我的身上,我都不知道给阿碧挡过多少的灾了!你当年离家出走,为什么不带上我啊,既然能带上一个人,为什么不再多带上一个人?”

    阿朱本来也是个聪慧的人,根本不会沉不住气,但是这一年来受到的委屈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现在也没有旁人,她心中想着少爷温文尔雅,她又是和少爷一起长大的人,在少爷心中自然有一种特别的地位。

    所以看到慕容复一心紧张着阿碧,对她这么冷漠,对待两人明显就是区别对待,心中哪能不恼呢。

    她说的话虽然完全都带着刺,但是阿朱现在正是上好的年华,美人胚子一个,声音也好听,一脸委屈,就好像是荷花带雨,不但不惹人烦,反而能激起旁人无限的怜爱。

    倒是真的让慕容复看的有些软了心肠。

    主动解释道:“阿朱,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其实……”

    阿碧带着他准备科举然后进朝堂的事情,在他心中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秘密,他本来也没有打算隐瞒,一回到家,就准备对自己的母亲说这些事情,是母亲不停的,还动手打了自己和阿碧,可不是他存心想要隐瞒什么。

    阿碧本来正在装晕,听到他说话,连忙睁开了眼睛。

    她武功不行,但是最擅于权谋,把握人心,前世之所以落到那个下场,原因就是她的主动不设防。

    进到后=宫是她给自己寻的后路,既能常常的伴随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又能帮助他心爱的人解决一些烦恼,阿碧觉得这是两全齐美的事情,因为自己的容颜,即使计谋再高超,她心底还是有些自卑的,觉得这已经满足了。

    但是现在是怎么想觉得自己怎么傻,自己怎么就脑残到那个地步呢?

    现在阿碧终于满足了,自己的计谋知识还在,而且还有了美貌,可以说是满足了自己之前一直渴求的东西。对于爱情早就断了心,不奢望有孩子,更不指望有丈夫。

    整天得哄着自己丈夫,给他好处,生怕他不喜欢自己。孩子更是得用心教养,生怕自己老了,他不给自己养老送终,还得挑一个好儿媳,不要再中间挑拨离间。

    何必呢?

    阿碧现在想的很清楚,自己一个人又不是不能潇洒,虽然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不会改变想法,但是现在的自己可不会。

    无欲则刚说的就是阿碧这样的人。

    她偷偷的看到了阿朱的脸色,连忙咳嗽一声装作自己才刚刚醒过来。

    她看到阿朱的脸色就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更不用说阿朱又啪啪的说了一大堆了。

    更何况她前世近距离观察过白莲花,马上说道:“阿朱,你可是怨我和少爷离开的时候没有带你走?”

    阿朱哼道:“我哪儿敢怨恨少爷啊,如果没有慕容家我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呢。”

    “那就是在怨恨我了?”

    阿朱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否认。

    慕容复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了,在他心中阿碧当然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了,两人其实就是一体的,阿朱说是怨恨阿碧,其实就是在怨恨自己,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他刚准备说话,阿碧悄悄地掐了一下他的手,慕容复马上就会意起来,说起来这也是两人的默契。

    之前两人在外面的时候,慕容复不是很懂人情世故,不是不懂,而是想法和其他人不一样。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好像当驸马一样,谁知道如果当了驸马,那真是牺牲一个人,幸福一大家。

    当上了驸马之后,皇家的恩宠肯定是有的,也会有个虚名,官职还不低,但是别想掌握什么实权了。

    毕竟历史上驸马造反的可是有很多人,而且成功的也有,这已经给后来的皇帝警醒了,皇家可能会重用驸马的家人,但绝对不会重用驸马本人。

    如果驸马想要经商,成为一代土豪,没问题,给你皇商的资格!如果驸马想要成为一代文豪,没问题,皇家所有人都开始给你吹捧,皇家喜欢了,民间自然不用说!如果驸马想要成为旅游家,没问题,什么都别管,皇帝包揽你所有的旅费,还会派侍卫保卫你,想到哪儿玩就可以去哪儿玩。

    但如果驸马抱着一腔热血想要成为朝堂重臣,想要在朝堂上面呼风唤雨?呵,那还是省省吧。

    皇家心好点,给你配个温柔的公主,夫妻之间也会相敬如宾,没什么好心的话,直接给你配个彪悍的公主,把你加闹得是鸡犬不宁,至少三代没什么安稳,别小看三代,已经差不多一百年了,足够一个国公府变成大街上的乞丐。

    但是慕容复可不这么想,他想的是这就是一个捷径,驸马和皇家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公主有啊,他娶了公主之后也算是皇家的人了,自然能手握重权。

    因为不管怎么说,自家人用着总比外人安心。

    他这样想自然也没有错,就好像一个千古年来的命题‘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到底该先尽忠还是先行孝一样’正方和反方全都有理了。

    在一个类型的人眼中,当然应该先尽忠了,在另一个类型的人眼中,当然应该是先行孝了,重点在于这件事到底是谁来看,谁来判断。

    慕容复是个江湖人,却做着朝堂的梦,心中想着朝堂的事情,自然也是用江湖人的心想的,可不是用大臣的心想的,不是错不错的问题,而是从一开始就想错了方向。

    而阿碧最擅长的就是想这方面的事情,经常来提醒慕容复,两个人在家中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但是在外面,阿碧自然会注意一下慕容复的面子问题。

    当慕容复做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的时候,两人挨着的话,阿碧就会在手上用劲,两人离得远了,就给他悄悄地使眼色。

    当然了阿碧天生就擅长这方面的东西,如果让她想江湖人的事,她反而拿不准了。

    慕容复刚准备说出来的话,马上又咽下去了,等着阿碧开口,两人在外面一年多,到底有了不少的默契。

    阿碧突然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她平时声音清脆,虽然现在因为受伤了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但也没有这么黏腻:“大少爷自然要带我走,我和少爷两情相悦,想到外面过一段日子怎么了?难道你想跟着我们出去,在一边伺候我们吗?”

    阿朱马上尖叫起来:“你们两个?不可能!”

    自己和阿碧同吃同住,她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啊,怎么会偷偷的和慕容复相好了?

    “怎么不可能?你又不是我心中的蛔虫,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阿碧不屑的说道。

    名义上她和阿朱都是慕容复的贴身侍女,按照一般来说,贴身侍女是很容易倾慕服侍的少爷的,因为女子见的男人毕竟少,而且慕容复样貌英俊,武功高强,还有一点才气,为人虽然冷漠,但一点都不好色,无疑是很让人倾慕的人。

    但是阿朱并不喜欢慕容复,所以虽然是他的侍女,但是让干一件事绝对不会干两件事,整天就想着外面的世界,如果有事情需要往外面跑,她比谁都要积极。

    原主就不一样了,她恨不得整天守在自己少爷身边,就差把自己当成一个挂件,然后挂上去了。

    阿朱原来也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一听马上就受了刺激。

    “你!阿碧你怎么能这样?少爷的身份是我们能高攀的起的吗?”

    “为什么不能?我爱少爷的心可不比任何一个人少!而且我和少爷可是两情相悦啊。”

    阿朱一听这话马上朝着慕容复看去,看见慕容复脸色没有一点变化,还是那么的平静,双手紧紧的搂着阿碧,十分的紧张她,马上就相信了,还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心中甚至对阿碧升起了嫉妒的心思。

    阿朱对慕容山庄可没有什么感激的心情,虽然要不是当初慕容山庄给了她一口饭吃,她马上就饿死了。

    也许这就是男主会爱上的女人独有的性格,总是和别人想的不一样。

    阿朱觉得自己在慕容山庄好像就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所以她每次都想往外面跑,外面没有什么尊卑,能让她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她对上外面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自在的说出他的名字,但是对上慕容复母子,只能恭敬的叫公子,夫人。

    现在知道阿碧和慕容复好上了,心中竟然隐隐的觉得阿碧胜了她一筹了,因为慕容复母子就好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低下头说道:“你们要是提前告诉我,我也好在中间为你们两个人说好话啊。”

    “一个丫鬟为我们说好话?你以为你的脸很大?”阿碧不屑的说道。

    阿朱猛地抬起头,狠狠的看着阿碧说道:“阿碧,你这是怎么了?一年不见,你竟然变了这么多!”

    其实还有一句话憋在她心中没有说:难道就是因为你攀上了高枝了?

    她说完之后,掩面而走,看着背影就知道她无限的悲伤。

    她跑出去之后,发现没有一个人出来追她,更没有人过来和她解释什么,她怨恨的跺跺脚,眼睛一转,往慕容夫人那边走去了。

    等到她离开之后,慕容复才皱着眉头说道:“你好端端的说话那么尖酸干什么?咱们之间又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秘密,你直接对她说了不就行了。”

    “君失密,则失臣,臣失密,则*,守密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少爷,你现在还没有成功呢,就忍不住把计划说了出来,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的危险,你难道想嚷的天下皆知吗?呵,那也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成功。”

    慕容复马上低头不说话了,在大事上,她向来比自己有分寸。

    他果断的转移了话题:“你的身子没事了?我娘的功夫我知道的很,她刚才绝对没有手下留情,还是你的武功高了不少?”

    “这一年来我动脑子的次数不知道有多少,每天都够忙的了,什么时候练过武?不退步就是好的了,我那是早就有准备。”

    阿碧说着就把自己的外衣解开,慕容复脸色微红,转头看向一边,阿碧不耐烦的说道:“看你那样子!脸皮怎么一点都不厚?这样能成什么大事。”

    “脸皮厚到底有什么好的?”

    慕容复刚问完这句话马上就后悔了,果然,接下来就听阿碧说些开=国皇帝的事情,哪朝的谁谁,就是因为脸皮薄所以才失败了。

    好在阿碧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没有说多久,直接说道:“我身上穿了两层的防护衣,这些衣服就算是军中的强弩都会遮挡几分,更不用说人的巴掌了。”

    阿碧也没有夸大其词,从古到今不知道多少的高手死于军中,尤其是乱箭之下,几千几百人朝着你一个人射箭,你能抵挡得了一柱香,两柱香?十柱香?细小的箭都是这样了,更不用说强=弩了。

    阿碧前世经常上战场,虽然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但是稍微的离远一点观察一下战况还是必须的,防护措施肯定要做好。

    而且她从小没人疼爱,到处都遭受人的嫌弃,自然养成了比较自私的性格,说白了就是怕死,没人疼爱自己那就自己疼爱自己,自己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

    里面一层就好像是贴身的内衣一样,把上半身双手都遮挡的很好,料子十分的柔软,外面那层就好像是个背心一样材质比较硬。

    双层的防护化解了慕容复夫人的内力,现在只是稍微的有些闷疼,之前的那副状态全都是装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