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三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2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三章 我的婢女是帝师2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阿碧吃惊的说道:“你不科举怎么当官?你如果不当官怎么会当皇帝?”

    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吗?又不是所有当皇帝的人之前全都当过官,但也不能说这其中没有关系,慕容复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最后只能说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的计划就是先让你当上官,然后近距离的观察一下皇帝,等到有了权势之后,到时候直接造反或者是干脆篡位。具体的做法就是……”

    阿碧说完之后,看到慕容复正木呆呆的看着她,于是善解人意的说道:“我的这个主意怎么样?你有什么想说的没有?如果有那就说出来,我肯定会考虑的,如果你有好的办法,说出来听听,我也可以直接用,不用我的方法也行。”

    “什么?额,没有,你的方法就挺好的。”慕容复笑笑,心中甚至有些高兴,之前的自己完全看不到一丝的光明,自己只能摸着石头前进。

    阿碧说的主意,在自己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到底说了一个具体的办法,也让自己看到了一丝的光明。

    “少爷,你现在还年轻,先用我的方法用一年,如果真的不想用,一年之后再按照夫人之前的话再做也不迟啊。”

    阿碧嘴上诚恳的说道,其实心中却想着,如果慕容复真的不同意自己的做法,那自己就下狠心,直接把他扔到皇宫里面,让他看看里面的尔虞我诈,到时候别说是前朝的*了,就算后=宫女人的尔虞我诈,都能让他不知所措!

    至于他本人的看法阿碧觉得无所谓,自己完成的是原主的心愿,又不是慕容复的心愿,在阿碧心中慕容复的心愿是当皇帝,慕容家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心愿是当皇帝,谁知道慕容复心中真正的心愿是什么呢?

    阿碧可没有当知心姐姐,贴心小妹妹的意思。

    虽然说这个世界有三个主角,各个身边都有贴心人。

    乔峰,段誉,虚竹从小生活的环境就很好,乔峰的养父母,段誉的父母对自己的儿子都很好,虚竹从小长在寺庙里面,生活环境更是一片安静,最后实际上还有一个师父,连老婆的问题都给他考虑了。

    看着慕容复还有些迟疑,阿碧再接再厉说道:“难道少爷是对科举没有信心?”

    “当然不是!我慕容家藏书众多,里面可不单单有武功秘籍啊,一些大儒的文集也有不少。”

    “那就是没有信心当官?不想近距离的看看大宋的皇帝?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看看他到底配不配当这个皇帝?”

    “怎么没有?我自负不输给任何一个人!”

    慕容复说着也心生向往,对他来说,皇帝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他现在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身边的人更没有见过,连个模板都没有。

    为了高考,高三的学生每个月都会按照高考的模式进行模拟,不知道多少人英语说的结巴,语文没有什么常识,在物理上更是在现实中连家中的电路都搞不清楚,就是因为会考试,考点记得清楚无比,而得了高分的。

    如果没有这些模拟考试,不知道高考到底考什么,不知道多少人会过不去那个独木桥呢。

    虽然慕容复不知道阿碧的做法到底对不对,但是直觉比家里面教自己的那一套管用的很,自己不知道怎么才能成为一个皇帝,如果能近距离的看看真正的皇帝应该是什么样子,说不定,不对,应该是肯定对自己有启发!

    “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少爷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好好的读书,慢慢的往上面考,乡试,府试,殿试,然后入朝堂。”

    “这些我要花费多少时间啊。”

    “时间虽然长,但也不过是三五年而已。反正少爷就是比老爷强,如果少爷进入到朝堂了,肯定整个大宋都知道了,到时候也是名扬天下了,老爷呢,现在谁还知道他啊,江湖上的人虽然知道,但毕竟是草莽罢了。”

    “住口,你竟然敢这样说我父亲!”

    阿碧倔强的说道:“在我心中就是事实啊,别人都说老爷比少爷强,但是在我心中少爷强多了。”

    “好了,别说了!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听到阿碧说自己父亲的坏话,慕容复心中虽然生气,但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生气!

    甚至心中还有丝丝的窃喜,要知道身边的人全都是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自己真正的班底根本就没有一个人。

    至于阿碧阿朱也只是下人,伺候自己而已,根本不能让他们出去做什么。

    庄子里面唯一能够教训他的就是自己母亲,整日嘴中说着:“你这么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当年你父亲早就……”

    就连自己的那些下属当着自己的面也经常说自己父亲的事情:“少爷这件事做的不错,老爷如果现在还活着,看见了一定会很高兴的,毕竟他当年就……”

    反正自己对那个父亲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有的就是大山一般的压迫感,如果自己不会做的事情,父亲会做的很好,如果自己会做的事情,父亲做的更好。

    这么优秀这么完美的父亲都不能复国,那自己能实现这个目标吗?

    往常慕容复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想法,时间紧迫,学习任务繁重,根本不允许这么悠闲,跟着阿碧的这段时间,身体上虽然受了很多苦,但是精神上反而放松了很多,不但不觉得苦,反而轻松了很多。

    好像身上放下了沉重的枷锁一样,而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背负了这么沉重的东西。

    “少爷,那你现在赶紧用功吧。一次次的慢慢考试,取代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很好,如果取代了一个秀才或者举人的身份就很可能有纰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发现。”

    “好,我知道了。”

    拿着新的户籍,阿碧他们虽然被分到了新的村庄和田地,但是并没有住到村子里面,而是直接住到了附近的小镇上面,毕竟还要读书,住到村子里面来回的跑,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村子里的人都是原来逃难的人组成的,谁对谁都不熟悉,现在正在慢慢的磨合中,对这对小夫妻的印象就是清高的很,现在不赶紧把荒废的土地收拾一下,反而开始读书了,读书?那可是有本事的人做的事情啊,是他们这些泥腿子应该做的事情吗?

    但是心中虽然是这么想的,看到真的有泥腿子走出这一步了,他们心中还是存着一些敬畏之心的。

    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村子里面有人读书,如果能成了一个秀才老爷,那对整个村子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复杂的感情之下,村里的人不知不觉中对他们客气了很多,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他们的来历。

    阿碧给慕容复找的是个很普通的教书先生,其实就是一个秀才,屡次科举都没有成为举人,然后灰心丧气,干脆当起教书先生了,这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儒,但是对学生也是宽厚,胸中所学尽数教出,不会藏点什么。

    来到他这里大多都是启蒙的学生,年纪幼小,十岁以下的居多,十岁以上的很少,像慕容复这样的年纪的更是唯一一个。

    但是很快就发现他已经识字了,而且文采也不错,甚至不亚于自己了,本来以为他是来找事的,谁知道慕容复是真的对科举一窍不通。

    慕容复虽然过惯了苦日子,但还有些低不下自己的头,看着比自己强的人都有些不服,更不用说比不上自己了。

    阿碧也没有打击他的自尊心,在她看来有些傲骨也是挺好的,于是自己去和教书先生说了自己家的事情。

    成功的把慕容复塑造成了父母是不爱名利,归隐山林的人,从小也是这么教育慕容复的,谁知道村子里面遭了灾,就逃出来夫妻两个人,慕容复的心态一下子变了,他要进到官场里面,做一个为民的好官,这样就不会出现自己那个村子的惨事了。

    之前他喜欢看的就是一些游记,传奇小说什么的,甚至梦想着当武林侠客,现在转了目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想找个先生教导一下。

    在阿碧看来,自己也不算撒谎啊,虽然具体的事情说的不对,但是大致方向也没错啊。

    慕容复的父亲诈死了,再也没有管过儿子,慕容复的母亲整天就是思念丈夫,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

    慕容复从小就开始练武,关注的可不就是武林中的事情吗?这么大的人了,对科举一窍不通。

    慕容复表现出来的就是这个样子,教书先生也没有怀疑,只是直接转变了自己的方法,让他开始做题,别的学生还需要启蒙,至少要学一年才能下场,慕容复今年就可以下场试一试。

    慕容复每天忙的团团转,不但要做教书先生留下的课业,还要完成阿碧留下来的东西。

    做多了之后,发现阿碧出的题目远比教书先生的更好,就直接问了起来:“阿碧真是大才啊,总感觉你的水平比先生的还高,既然这样的话,我还拜师干什么!”

    “你傻啊,科举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且去考试的时候还要有保人,当官之后还要有同乡,这些人都要联系的紧密一点才行。当皇帝就好像是一个好的厨子,治理国家就好像是慢火煲汤,得慢慢的来,调节其中的各种复杂关系。成为皇帝之后,你其实不用有什么事情的解决办法,因为朝堂之上有无数的人会给你出主意,你要想清除的就是到底该选什么主意,这人为什么会出这个主意,那人为什么会出那个主意,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没有。换句话说,你要考虑的就是人心,而不是什么大事!”

    慕容复听着虽然觉得有些道理,但还是嘴硬的说道:“那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用学,到了那个地位自然就懂了。”

    “是啊,天下确实有这样的人。有的人不用别人教就知道怎么当皇帝,有的人被别人硬是扶到皇位上,仍然当不好皇帝。少爷你啊,虽然不是最后一种,但绝对不是第一种!”

    慕容复虽然知道阿碧说的是事实,但心中还是有些不好受,甚至在心中还在反驳:自己只是没有那个机会而已,如果自己生下来就是太子,那自己肯定会是个好皇帝。

    “呵,别的就不说了,就说咱们那个庄子里面,有多少人是服气少爷的?如果把咱们那个庄子比作是一个国家,您就是皇帝啊,夫人就是太后,下属就是您的朝臣,您看看那个国家您治理的怎么样?太后专政,朝臣倚老卖老,就连后=宫也没有一个可心儿啊,您要处理朝政,她们偏偏拉着你谈情说爱,你这个皇帝还有什么可羡慕的!”

    慕容复被她说的真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山庄里面的事情在普通人家确实很常见,老夫人当然是说一不二的,少爷没有权威,当然得一个个的收服父亲留下来的人,表妹整天见了自己就脸红,要么就说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

    但是把这个概念转换到国家上面,这这么想就感觉怎么不对了。

    慕容复死死的盯着阿碧说道:“你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些事情的?”

    难道阿碧天生就比自己聪明?难道自己连一个婢女都比不上?慕容复越想眼睛越红,自己谁都比不上,看来复国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梦了。

    “这有什么难的?别人不都说局外者明吗?我没有处在局中,当然看的清了,少爷可是局中最重要的人啊。”

    这么一说倒也是。

    慕容复脸色一红,赶紧说道:“好了,你赶紧出去吧,我要读书了。”

    一个月之后慕容复顺利的成为了童生,又过了半个月成了秀才,虽然很顺利,但他可不是第一,心中高兴都没有多少,更别说什么骄傲了。

    就这么一个小地方自己都不是魁首,更何况是整个大宋呢?

    所以他马上加把劲继续用功,准备考取举人,日子过的很快,有一天他看到阿碧正在帮他收拾东西,不禁有些奇怪:“考试还有几个月的时间,难道现在就要出门?该不会太早了吧。”

    他现在也有几个相熟的朋友了,平时一起谈论诗词,虽然他心中还有傲气,但也觉得确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自己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更何况自己还有扬名的打算,知道一个人优秀,自己可不能说,而要让别人说自己优秀才行,慕容复现在正在用自己的才学试图让这些人服输。

    “时间是还早,但是少爷忘了现在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拐着少爷从山庄里面出来,当时还说只和少爷出来一年就要回去。”

    慕容复突然沉默了,发现自己根本不想回去,甚至有些埋怨阿碧竟然还记着这件事,如果她忘记了,自己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忘记。

    他觉得自己难受的很:“那我不考举人了吗?之前你说的那些计划全都不要了吗?”

    “怎么不要啊,当然要了。只是让少爷回家一趟而已,一年没有回去还不知道家中的人急成什么样子了,回去正好说一声,少爷当然可以继续往上面考啊,只不过少爷的身份必须隐瞒住才行,要不然肯定不会录取的。所有的一切都要你自己决定。”

    慕容复一听到这里,马上就放松了,他还以为阿碧不管他了呢。

    之前被她管着,心中总是不舒服,现在她不管了,心中更加不舒服了。

    慕容复思索了一阵子说道:“正好收拾东西,咱们先回慕容家,等事情处理好了再回府城,不会耽误考试的。今天先不急着走,我先和友人说一下再走。”

    看着慕容复自己有主意,阿碧心中也很高兴:“少爷怎么想就怎么做吧。”

    第二天慕容复把之前交到的好友全都叫到一个雅致的酒楼里面,一群人谈天说地高兴无比,这才把自己要提前走的事情说出来,其他人没有一个怀疑的,反而全都祝他一路顺风。

    慕容复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井井有条,这才和阿碧一起回到了慕容山庄里面了。

    虽然一年没有回来,但是山庄还和以前一样,原来看着只是觉得这里很幽静,是个好地方,现在看来只感觉这就是一滩死水,无论砸入多大的石子,都是波澜不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