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14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1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在干旱之后又有蝗灾的地方,甚至半袋子粮食就能换过来一个孩子,有的给点吃的就能让人把孩子带走。

    这倒是让武大郎听了之后感叹不已,要知道在现代,虽然国内有的地方还是很穷,但大多报道的也就是没有学校,孩子受不到什么教育。交通不便,距离遥远,日子过的很苦,地里的东西卖不到外面去,只能白白的烂在那里。

    就算是哪个地方有个大灾,活不下去了,但是因为受灾的地方面积大,媒体每天几遍的报道,让这些受灾地区得到很好的善后。

    一些人经常说自己挣得钱少,买不起车买不起房生不起孩子什么的,其实这些人也能顾得住这些人的基本生活,从来没有听谁说一袋子粮食就可以把自己卖了的。

    就算家中有人得病,没有钱治疗了,家人想要卖自己的命卖自己的身,那起码也要几万以上,从来没有这么廉价过。

    “多去灾地买些人,然后就送到那个岛上去,那些气候温暖湿润,一年可以种上三轮作物,就算什么也不做,山上海中的东西也不少,足够养活他们的。”

    武大郎吩咐之后,停了停然后说道:“到时候多给点吃的,也别勉强他们,就对他们说好了,要带他们去一个岛上,不愿意的就算了,愿意的就带他们过来。”

    他这个样子马上让武松笑了起来,武大郎还有些莫名其妙:“笑什么?难道我说了什么可笑的话了?”

    真是搞不懂自己这个弟弟了,怪不得人家说读万卷书行千里路,现在他在大海上的经验十分丰富,大海就像是他家的后花园一样,现在最远已经跑到现代的印度了,长的见识比这些行千里路的不知道多了多少。

    而且最近听了武大郎足下是个球的说法之后,还产生了在海上环游世界一周的想法,不停的追问武大郎具体的问题,弄得他烦不胜烦。

    武大郎原来就是个学渣,虽然也上过学,但是脑袋就是不开窍,请来了最有经验的老师也不行,但是他的理想是做个学霸的。

    所以来了古代之后,经常和别人炫耀一下自己超前的知识,奈何他就是一知半解,比如他知道地球是在自转,但是如果别人问他地球如果是自己在转圈,那他们跳起来之后,为什么还在原地,而不是在远方这类的高中生物理问题,他马上就会恼羞成怒起来,因为他根本就解释不了,充分暴露了自己是个学渣的事实。

    偏偏这还是他的爱好之一,让他欲罢不能。让他不炫耀这些,就和要了他的命似的。

    比如他也知道一些常识和秘方,但也只是大致的看了一眼,知道大概的步骤,所以现在拿过来赚钱的时候,就只能把自己的思路说一下,让其他人一遍遍的实验,典型的‘领导动动嘴,下面的人跑断腿。’

    现在武松出去晃荡几圈,真的见了不少的世面,而且他还是武大郎唯一的弟弟,在海外就是他说的算,现在海外的人虽然知道武松还有一个哥哥,但是谁也没有亲眼见过,自然更谈不上什么分量了。

    所以武松现在可不是之前的毛头小伙了,而是一方的首领,也算位高权重了,只是一个当一个人地位高了,心中考虑的东西自然就多了。

    就好比在碰到大事情的事情,自然会以事情怎么处在有利的地方怎么考虑,甚至会不惜牺牲少数人的利益,以此来保证大多数人的利益,换句文艺点的话,那就是心变得硬了。

    “大哥,现在遭灾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朝廷又忙着镇压南边的起义军,根本就腾不出手来,就算是真的救灾,就那么一点东西能够什么?还不是饿殍千里?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找不到人,甚至连钱都不用出,直接说能带他们去一片富饶的地方,他们就走的心甘情愿。咱们武家现在虽然富贵了,但是花钱的地方更多了,所以在其他方面能省一点自然要省一点。”

    每个朝代在开=国的时候都是清贫的,这就造成了王朝前几代的皇帝都很英明,在历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最多三四代,三四代之后后人谁还知道他们的名字?

    也许这些前几代的皇帝不是不想奢华,而是根本就没有这个条件啊。

    想要享受?举国上下全都是烂摊子一个,国度都打烂了,人都跑完了,还需要从外面迁人过来。

    想要美人?之前的贵女不是已经跟着家人一起被杀死了,就是赏给之前有功之人了,新的贵女还没有形成呢,跟着自己打-天下的将领文人们,那之前都是混不下去的人,大多娶的都是村妇,能娶一个小吏教书先生秀才之流的女人已经是烧了高香了,更何况之前都忙着逃命,谁还有时间学着什么识字唱歌跳舞啊,瘸子里面愣是挑不出来一个将军。

    武家在外面建=国,虽然面积很小,但那时在海外啊,困难程度不知道有多高,钱当然要省着来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能帮助一点还是多帮助一点吧。”

    武松看着武大郎突然笑了,自己原来就是一身粗布衣服,但是在外面呆久了,自然有人伺候着自己,知道在什么场合给自己准备什么衣服挂饰,说句大不敬的话,自己现在就是面对皇帝,也不会慌的不知道自己的手脚放在哪里。

    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眼光,但是大哥还是原来的样子,富贵之后就恨不得把所有的黄金银子全都挂在身上,虽然粗俗无比,但是自己当初挣大钱之后不也是这个样子吗?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赚钱了?

    恨不得把所有的财富都挂在身上,像全天下的人炫耀一下。

    哪怕是皇帝皇后,他们的衣服哪个不是价值千金啊,朝服更是用金线宝石翡翠无数,只不过这些人的眼光好,知道怎么搭配,贵重的东西虽然多,但是搭配的让人十分的赏心悦目。

    其实大家炫富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自己变了,但是大哥却没有变,看着满身俗气的大哥这种心中的滋味还不赖。

    武松看了一眼武大郎身上的黄金粗链子,突然觉得顺眼无比:“那好,就依照大哥的话吧,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没事了,现在岛上的东西不是越来越完备了吗?我和你嫂子也要早早的准备一下,现在正在教你侄子学游泳呢,在大海上不会游泳可不行啊。”

    武大郎啰啰嗦嗦的又说了一大堆的话,武松就在一边微笑着听着,最后直接被打发走了,跟着他一块来的人都是他的心腹。

    这种心腹可是他真正的心腹啊,因为这几年来,他带着人在大海上面来往了几十趟,总不会次次都十分的平安,遇到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危险,这些人跟着他出生入死,当初也死了不少人,留下的都是精英。

    武松对这些人说武家要占据一个无人岛建国的时候,所有人都同意无比,如果这事真的成了,那他们可都是有了从龙之功了,富贵三代不在话下,这些年他们这么拼命干什么?还不是为了有一个好的前程?

    这么一站队,他们虽然明面上是武家的人,其实说准确一点就是武松的人,和武大郎可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看到武大郎对武松挥之即来,心中马上就有些不忿了,哥哥对弟弟这个样子,本来是没有什么的,但问题是这弟弟可不是一般人啊。

    没听说皇帝家中无家事吗?皇帝家中的事那就算是再小,那也是国事。

    马上就有人说了:“老爷,这大老爷也太过分了,竟然这么指使你,他自己没有一点本事……”

    武松马上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别说了,他是我大哥!而且……算了,你们赶紧准备一下,咱们马上就前往河南,那里可是重灾地。”

    武松本来还想解释一番的,但又想到这就是他们兄弟两个的事情,外人知道有什么用?

    自己就是一匹总喜欢在外面闯荡的野马,总是随着自己的性子,但是大哥就是缰绳,总会指引自己的方向。

    “老爷,我们去就行了,您就别去那个地方了。而且刚才柴大官人正找您呢,肯定是有要事,那您还是赶紧去一趟吧。”

    “柴大哥找我?有什么事找我大哥不就行了?我一年差不多都在海外呆着,算了,先去看看再说吧。”

    等到武松找到柴进的时候,发现屋子里面还有其他的人,面貌有些熟悉,但愣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了,他干脆也不管了。直接问道:“大哥找我有什么事?”

    柴进笑道:“武兄弟快来看看这是谁?”

    武松看着之前熟悉的人,但还是没有想起来,倒是那人开口了:“二当家的看着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而且比之前更加的精神了,我们这些人经历了不少的事情,倒是显得有些老了。”

    他嘴上说着自嘲的话,脸上也带着笑意,但是眼中羡慕的光芒是怎么也挡不住的。

    说实话,这样的人,武松见的多了,一些不知道真相的人,都以为他们武家是走了大运了,才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富成这个样子,不是撞大运是什么?

    不少人都觉得武家发家太快了,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猫腻,如果换了是他们,他们肯定也能发家了。

    要知道其他人发家至少得经过两代人的努力才行,这么一比较,武家当然遭人眼红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他们的眼神就是这样,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就和眼前的人一样,因为见的多了,之前那份熟悉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了,饶是那人那么说了,他还是没有想起来这人到底是谁。

    但是他现在接人待物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自然也不会让人看出来什么,只是客气的说道:“这人啊,就得锻炼,要不然这精神气就保持不了,活在这世上谁不是在受累啊,只不过受的累不一样罢了。你们在陆地上受累,我在海里受累罢了,比你们还危险呢,那船会翻,但是陆地可不会翻啊。”

    几个人又客套了几句,宋江愣是没有发现武松都没有认出他来,武松现在就好像是主人一样,占尽了全场的气场,话题都围着他转,主导权就在他的手中。

    宋江不好意思明说,只好给柴进使了眼色,柴进脸色一苦,但还是说道:“二郎,今天宋大人过来是找你有要事相商的,他现在负责一地的赈灾,奈何手中实在是没有多少钱粮,所以才过来找你,怎么也是朋友,之前也结拜过,你就帮帮他吧。”

    武松挑了挑眉毛,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几年前自己把人打晕了,还以为是打死了呢,这才过来投奔了柴进,那时候就在柴府碰到了这个人,宋江当时也是逃难过来的,因为杀了人那时还有些惊慌,一惊一乍的,好久都没有缓过来气。

    还不小心把炭盆推到自己身上,要知道那时候可是冬天啊,里面是烧的正好的碳,要不是自己闪身及时,肯定会被烫伤。

    虽然说自己不是什么女子,但是大男人也不能在身上留下个什么伤疤啊,这成什么样子了。

    当时自己就想打他一顿,还是柴进过来劝架的,又说了一通的好话,说宋江这人仁义,帮过哦多少英雄好汉什么的,那时候自己年轻,竟然相信了!

    还和他结拜成了兄弟!

    也不看看这人的气质,也没听说他有什么本事,自己当时竟然和对这人十分的敬佩,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了。

    “赈灾?宋大人?宋大哥之前不是说犯了事,然后准备上梁山的吗?怎么又回到了官场上面?再说了,赈灾可是大事啊,朝廷怎么会不发放粮食和银子,难道就让他一个人去赈灾?朝廷的人应该不会真的这么糊涂吧。”

    宋江的脸上有些尴尬,朝廷上面没有多少的钱,但是灾又不能不赈,只能象征性的拨出一点银子,然后就是开仓放粮。

    放的当然就是风调雨顺时期往仓库里面储备的粮食了,放完之后,再不够的话,然后再从远方调过来粮食。

    这中间当然会花费大量的钱财,但是只要找到一些顶罪人就可以了,找到这些‘贪官污吏’之后,把这些人给杀了,然后抄了他们的家,自然会有很多的钱财。

    历史上不少的钦差大臣都是这么做的,谁在拿着尚方宝剑,代天子巡查的时候不杀自己贪官?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根本就显示不出来自己的英明!

    这样不但能有不少的钱财出来,还能平息百姓的怒气,一举两得,但是这个方法宋江却不能用。

    因为用上面两种方法的人自古就是两种人,一种就是真正的清流,自己家节省的不得了,虽然位高权重,但是穷的叮当响,要不是皇帝看不过去,时不时的赏赐一些东西,说不定真的得饿死。

    这样的人没有什么缺点,不爱金钱甚至不爱权势,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在青史上面留名,自然怎么苛刻怎么来,对自己都那么的苛刻了,就不用说对付别人了,这可是真正的狠人啊。

    第二种就是有背景的人,过来办事的时候顺便替自己的主子收拾一下不听话不对付看的不顺眼的人,既解了心中的烦恼,又有了资金的来源。

    这两点宋江可是都做不到啊,他既不是什么为了能在青史上面留名能马上死去的人,也没有投靠任何一个人。

    前者是他无法做到,后者是他不能做到,毕竟他地位低微,又是曾经造反现在又被招安的人,还没有造反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官而已,现在被招安了,更不是什么重要的官职。

    这也没办法啊,皇帝放着那些忠心耿耿的人不用,难道非得重用你这个曾经背叛过的人?呵,大宋又不是没有人了。

    他现在地位尴尬,虽然说在上梁山之前只是一个小吏而已,但是在梁山上面可是坐的是第一把交椅,权利享受惯了,他怎么能甘心再趋于人下?

    但无奈的是,原来在梁山上的时候,他那点领导智慧还够用,一群人不是曾经在朝廷上受重用,比如林冲,曾经是八十万的禁军总教头,来到梁山之后,看到那么点人,根本就没有兴趣在这里争权夺势,一心救想着到底怎么才能绊倒原来害自己的奸臣,然后重新回到朝堂上面去。

    另外一群人就是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只要能活着就好,知道自己脑袋不灵光,甘愿接受别人的领导,比如李逵这样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