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9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9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等到夫妻两个独处的时候,潘金莲时不时的瞄着武大郎,弄得他有些摸不着自己的头脑:“怎么了?你看什么呢?”

    “我说西门庆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翠香跟的就是他!西门家现在这么惨,该不会和你有关系吧,难道咱们走的时候,你把家产全都卖给了西门家的对头了?”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不行吗?你快说到底是不是!”

    “答案很重要吗?”

    “额,也不是,算了,就当我没问。”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潘金莲早就发现了武大郎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谎,这可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品质。

    如果他不想让自己知道的话,直接就不对自己说,根本不会用谎言覆盖什么。

    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明显就是不想让自己知道,潘金莲也没有什么深追的意思,她只是突然回想起之前自己知道的线索,然后把它串联起来,推理出来一个东西。

    甚至对自己来说,这个东西正确不正确是一回事,重要的是这些东西是自己想出来的,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什么结果。

    再说了,做生意哪能不磕磕绊绊的,谁知道武大郎什么时候和西门家结下的梁子。

    武大郎笑着说道:“放心吧,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和西门家的事情都是生意上的事情,当初的时候只是稍微的设了一个局,谁知道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对了,这几天一直下雨耽误了路程,都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烦不烦啊,刚才我听说这里还有一个说书的女先生,等到明天也把她请过来说上一段,不知道你想听什么。”

    “随便说什么都好,就算是说一样的都没有关系,一样的东西经过每个人的口说出来的都不一样,听的时候也新奇的很。”

    青县的雨淅淅沥沥的又下了三天,等路边彻底干又花了两天时间,虽然一直在屋子里面几乎没有出去过,但是潘金莲从来没有无聊过,刚开始武大郎请人过来给她说书。

    到时候就请人过来给她画画,甚至请有名的厨子现场做几道雕工精巧,做法复杂的菜肴,反正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过来,到走的时候,潘金莲还有些意犹未尽地感觉。

    不过她也没有什么不舍得,因为她知道未来的路上还不知道有多少惊喜等着她呢。

    沧州离清河县在现代几个小时就到了,在古代快马加鞭也只用几天,普通做马车过来的人,最多半个月的时间,但是武大郎一行人愣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一路游玩过来。

    柴进对于武大郎搬家到这里十分的高兴,甚至在武松给他送过信之后,还专程派了人去接,知道武大郎想陪着潘金莲一路游玩慢慢走之后,甚至还提前收集了路线上值得游玩的地方给他,地主之谊只能尽到这个份上了。

    武大郎来到沧州之后,就住到了柴进给他准备的院子里面,里面不但仆人丫鬟婆子齐全,而且还有产婆在这里,准备的已经够周全的了。

    但是武大郎还不放心,不是不放心柴进,而是认为人手还不是太充足,又找了几个大夫和有经验的妇人过来这才放心。

    到了新宅子里面没几天,潘金莲就生了一个儿子,因为还小,也没有起什么正经的名字,只是小郎君,小郎君的叫着。

    因为潘金莲要做一个月的月子,武大郎本来担心她无聊,想找女先生进去给她说书,或者请几个唱小曲的。

    但是直接被潘金莲给拒绝了,自己刚生了儿子,每天怎么看都看不够,哪儿有心思看其他的东西?

    因为风俗习惯,武大郎每天隔着窗户和潘金莲聊几句就离开了,不过她每天吃的饭他十分的上心,而且闲暇的时候也没有忙自己的生意,反而给柴进出一些生意上的主意。

    柴进是沧州的地头蛇,说是只手遮天也不为过,名下的铺子农庄生意不知道有多少,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猜着他现在到底有多少的财富。

    但却从来没有人猜对过,不是因为人们往少了里面猜了,而是往多了里面猜了,柴进手中远远的没有那么多的钱。

    他赚的多,花销更是大,而且这些钱还不是花在自己身上,而是花在别人身上了,谁知道有什么困难了过来找他,他一定会帮忙。

    就好像之前武松在他家白吃白喝住了一年多,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而且武松这是只是很普通的。

    还有需要钱的,从柴进这里拿走一大笔钱的;朝廷的嫌犯躲到这里,柴进拿钱疏通关系的……一笔笔的全都需要钱。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柴进花了这么多钱没有一点用,如果他有什么事需要这些人帮忙的,这些人肯定也不会推辞什么。

    就好比一个国王帮了乞丐的忙,等到国王有难了,这个乞丐当然也会帮他的忙,但问题是,如果国王有了自己都解决不了的事情,非得找这个乞丐帮忙的话,那已经证明他的处境非常不妙了。

    要么就是他的国家快亡了,所有人都在寻找他然后准备杀了他;要么他被人逼的快死了,完全被囚禁住,无法表达自己的愿望了,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需要等到乞丐帮忙的话,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好。

    如果让任何一个人想,恐怕都希望自己能平平安安的,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吧。

    柴进救助的人太多,而且回报他的人又少,毕竟他救了别人的命,那些好汉们也希望自己能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而不是给他什么金钱,所以他虽然赚的钱多,但是花的更多,是真正的花钱如流水,而且还不是花在自己身上。

    武大郎挺喜欢这样的人的,毕竟有这么一个人当自己的朋友,自己做什么事都放心,就算是有了什么危险也不用害怕。

    但是他却不想成为这样的人,这不是和他的土豪本质相反吗?土豪是什么?那就是让自己过的更好的人,可不是让别人过的更好的人。

    就算是要帮助别人,那也得等到自己高兴了。

    不过他一来到沧州就受了柴进这么大的恩惠,当然记在了心中,就给柴进出了几个赚钱的点子,柴进手下也有各种能人,他贸然的掺和进去也不好。

    所以武大郎直接把自己之前开酒楼的经验还有方子全给了柴进,这可以说就是他开酒楼的机密了。

    柴进知道武大郎原来就是开酒楼发家的,虽然不知道他开的酒楼到底是大还是小,但这肯定是人家看家的本领,所以怎么也不肯要,最后还是武大郎说自己以后不想做酒楼的生意了,想做其他的生意,柴进这才收下了。

    而且在武大郎提出来帮柴进管理酒楼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答应下来了。

    柴进本来以为武大郎是想在他手下做事,当一个平稳的富家翁的时候,谁知道等到武大郎把酒楼管理的很好,一切都上了正轨,酒楼的生意大好之后,武大郎又想着离开酒楼,准备做自己的生意了。

    柴进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想走,直接问道,是不是有人怠慢他了,毕竟武大郎是新过来的人,自己名下的酒楼里面有很多的老人,自己也不是什么□□的人,也不想为了谁特意赶走谁。

    “没有,大官人,我之前就说过不打算干酒楼的生意了,而是打算做其他的生意。但是来到这里就一直受你的恩惠,所以我的新生意也不着急,就想着先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

    武大郎可不是什么喜欢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他反而是恨不得别人能狠狠的记住他做的好事。

    果然,听了他这话,柴进顿时感动不已:“大郎,你竟然帮我到这种程度?只不过借了你一座宅子而已,就是一件小事,你不用帮我到这里,对了,你准备做什么生意?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武大郎要的就是柴进这种态度,柴进再是一个喜欢结交朋友,心胸宽广的人,自己一来就麻烦他这麻烦他那的,和现在自己帮他的忙,然后再让他帮自己做事,他虽然都不会推辞什么,但明显就没有这么用心了。

    “我们一家子刚来到沧州,您就帮了我们这么多,没有您的帮助,我们肯定不会这么顺利。再加上我的新生意准备的时间有些长,所以就想先报答您一点,之前到您的酒楼里面帮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而已。”

    “什么一点生意?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原来生意虽然好,但是现在前来吃饭的人都得提前打招呼,要不然就没有位子,真不知道你的那些点子都是怎么想到的,原来你的生意在清河县应该非常好吧,也不像过不下去的人啊,怎么突然想搬到这里住了?”

    也不怪柴进突然有这个疑问,向来投靠他的人都是落难的人,无论这个人之前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反正现在是一点都使不出来,他本来以为武大郎也是这样的人,但现在看好像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潘金莲的事情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武大郎可没有和任何人分享这个秘密的准备,只是说道:“清河县里的大户太多,我酒楼里面的生意非常不错,眼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之前还能互相牵制住,但谁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平衡就会被打破了?所以我就想着还是及时抽身比较好。毕竟钱财不算什么,家人的姓名才是最重要的,之前听我家兄弟说了柴大官人的事情之后,我心中就有了这个主意。”

    “武兄弟真是胸中有丘壑的人啊。”

    本来见到武大郎第一面的时候,柴进有些失望,毕竟他最喜欢结交的就是各种英雄好汉,什么是英雄好汉不好说,但肯定是相貌堂堂,一看就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度啊。

    就好像武松,宋江这些人,比起一般人都更加的英气挺拔一些,毕竟宋朝的时候文风重,没有一副端庄的样貌,根本就别想做官。

    没想到见面之后,武大郎一次次的刷新了自己对他的印象,让人不知不觉中忽略了他不起眼的外形,反而注重他的气度了。

    “想必你临走的时候摆了那些人一道?”

    “我之前堂堂正正的做生意,不知道受了多少气,还得陪着小心,现在离开了,再也不准备回到那里了,自然会动些手脚。我把之前的产业卖给了不同的人,现在那些大户争夺起来,平衡已经被打破了,相信不久就会乱起来了。算了,不提了,反正我也看不到这些事情了。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

    “真是好气度。还不知道你以后打算做什么生意呢。”

    “我打算做海运的生意。”武大郎也没有隐瞒,直接就说了出来。

    柴进皱着眉头说道:“海运?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生意,也不太了解,不过大海汹涌,不出事还好,如果出了事,整整一艘船上的人谁都别想跑掉,而且这应该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很可能会得罪漕运上的人。”

    “怎么会得罪他们?他们漕运上的人管的是运河的事情,在运河上面收钱,还能管什么大海不成?”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漕运的人现在势力很大,收钱又多,有很多人就想着走海路,然后绕过去,可惜这些事在他们看来就是在抢他们的饭碗,他们都会出来阻止。”

    漕运海运都是通过水用船来运送货物,干的都是南上北下的事情,走陆地的他们自然不管,同样是走水路的,他们就不会坐视不理了。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想做的生意不一样。”

    “都是做水运的生意,怎么会不一样?货物通过水流南北调运一下赚的当然多,但是也要考虑一些其中的风险的。”

    “我知道,不过我做的不是南上北下的生意,甚至不是宋朝的生意。”

    “武兄弟你这么说,真是让我迷糊了,不是宋朝难道还是是其他国家的生意不成?”

    “没错,我打算做大宋和其他国家的生意,不过走的不是丝绸之路,而是从海上过去,这样带的货物更多,一次行走几艘,十几艘的船只,利润更大一些。漕运做的就是大宋里面的生意,这两者一点都不掺和,他们也管不到我的头上去。”

    “可是海上的风浪大,危险更多,在陆地上遇到了什么盗贼之类的人,一整队的人还可能逃脱几个人,或者说严重点还能留个全尸,但要是到了海上,那可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一整艘的船,一个人都逃跑不了啊。”

    “正是因为风险大,利润才大啊,而且做这方便生意的人也少,就算是有人眼红了,大海那么大,全凭本事,谁也不用担心谁抢谁的生意。”

    “你倒是想的全面,既然你已经有准备了,那我也不多拦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说。”

    “我刚来到这里,认识的人也不多,所以打算找些造船的人造一些船,还希望您引荐一些人。”

    “造船?那不如买现成的呢,造船花费的时间太久了,这不是耽误生意吗?”

    武大郎笑道:“之前我已经看过这些船了,都太小了,出海可以,但肯定经受不住太大的风浪,我想组织一个船队每次都在船上航行好几个月,这些小船根本不行。”

    “好几个月?”柴进大吃一惊:“看来你真的准备大干一场了,好,我这就去帮你找,如果这里找不到,那就是到其他地方找也要给你找到。”

    三天之后,柴进没有找到什么造船的人,倒是得到了一条消息,有人干不下去了,想要卖船。

    武大郎过去看看船,发现这条船还没有用多长时间,大小也合适,虽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类型,但还是买下了,毕竟造一艘好船,差不多需要半年的时间,自己都能趁着这段时间做一次生意了。

    武大郎直接转换了思路,先购买着船只,然后慢慢的打听造船的人,让他们给自己造符合自己要求的船。

    潘金莲早就出了月子,虽然对孩子还是一刻不见就想得慌,但刚出生的孩子需要大量的睡眠,她不想打扰他,正好空出了时间。

    武大郎一口气买了七八只船,因为买的都是大船,身上的钱都花得差不多了,正好要组织船上的人手,还有想一下到底船上要装什么东西上去。

    他自然是随大流的装一些大宋传统的东西,丝绸,茶叶,瓷器什么的,准备换宝石黄金或者其他的稀罕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