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8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8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女人听他说的好听,忍不住拉了拉身边男人的袖子:“这小二说的真不错,真应该给几个……”赏钱这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

    就听见一边的男人阴沉着脸说道:“什么真不错,赶紧挑几个拿手好菜直接送上来就行了,还报什么菜名,赶紧下去,我们还急着赶路呢。做些实惠的,我们要赶紧吃了,然后赶路,这雨怎么还不停!”

    女人这段时间十分的受宠,他们根本就不在这个地方居住,这个县城气候湿润,花草开的旺盛,堪称是百花之城,让这个小城处处是景,他们才来到这里欣赏风景的。

    如果她不受宠,男人也不会带着他跑了快上百里来到这个地方欣赏什么风景。

    她大着胆子说道:“这很正常啊,而且现在是初秋,正是秋雨连绵的季节,官人您看,这雨其余也别有一番滋味呢,倒不如我们在这里多住几天……”说着还倒了一杯酒,准备递给他。

    男人现在的心情正是烦躁的时候,哪儿有什么时间喝酒,直接一推,酒马上就洒到她脸上了,浑身都是狼狈无比。

    “喝什么喝?肯定是因为你这个扫把星的原因,要不然我们西门家一向好的很,怎么这次遭了这么大的灾?现在雨还不停,要不是你,我怎么会离开清河县,来到这个鬼地方,现在想回去也回不去?”

    一边的下人突然说道:“大官人,你看外面的雨好像小了一些了,要不然我们就趁现在赶路?”

    西门庆看了半天外面的雨,终于点点头:“好,把马车仍在这里,咱们骑着马回去,赶紧回去!”

    说着站起身来,那女人赶紧拉住他的袖子说道:“可是我从来没有骑过马啊。”

    “那你就别回去了!”

    西门庆说着就甩开她的手,站起来往大门那边走去,小二赶紧拦住了他:“客官,您刚才点的菜都已经好了,我这都给您端上来了,您得给钱啊。”

    刚才西门庆让他快速的上一些东西,他就把店里的锅炉上面经常保温的东西端过来了,大块的牛羊肉,还有酥软的白面饼子,店里面每回都做一大堆,然后放在锅炉中小火温着,匆忙赶路的人总是需要这些东西,味道好又顶饿,每次无论做多少东西,总能全部都卖光。

    西门庆一脚把他踢开:“没眼色的东西!”

    想他之前也是个浑身风度翩翩,满是风流的贵公子,心中甚至全都是风花雪月,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听谁家有没有什么绝色的美人,以及自己怎样才能勾搭成功。

    明明之前干什么都是一帆风顺的事情,现在好了,自己后院非常不平静,死了好几个女人,流了好几个孩子,现在生意也出问题了。

    这次出来本来自己的心情就不是很好,打算在外面散一下心,谁知道自己家的生意又出大问题了,现在外面下着大雨,被困在这里两天了,家中还等着自己回去主持事情,如果自己回去晚了,相信有很多人会愿意替自己分忧的!

    那以后自己在家中就成了‘二把手’了,做什么事都没有自己的地位,连发言权都没有了。

    自己之前的兴趣是美人,对权利不感兴趣,这是因为自己不愿意去碰这些事情,而不是有没有权利的问题。

    就好像老皇帝就生了太子一个人,太子整天都想着享受,做个普通的皇子,根本就不想当什么皇帝。这和老皇帝有好几个儿子,他想把皇位传给谁就传给谁,你要是想享受,正好,皇位根本就落不到你的头上。

    这个时候本来想着逍遥一生的皇子,说不定也开始对权利有兴趣了,兄弟们都在抢凭什么自己不抢啊。

    无论是什么东西,顺顺当当的放在自己面前,和自己拼命抢过来的,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西门庆原来逍遥自在,什么都不用管,但是现在身边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于是现在他什么游乐的心情都没有了,马上就想着回去主持事情。

    只可惜越急越不行,他又是一个相当自负的人,认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同理可证,那也没有自己做不成的事情,如果事情失败了,那肯定不是自己的错,而是其他人的错。

    这次他出来身边也没有带什么人,那就只好把气撒在最近自己最喜欢的美娇娘上面了。

    那个美娇娘可不知道西门庆到底心中是怎么想的,只是想着自己要做到之前那个翠香的程度才好,自己还没有做到她那个称帝呢,怎么能被人厌烦呢?

    正欲抱住他的大腿的时候,又被西门庆一脚给踢开了,正好滚到武大郎那一桌的前面,本来一家子正吃的高兴的,突然被人这么打搅了,任谁都不高兴。

    全都放下筷子往这边看过来,武松是个暴脾气,马上大拍着桌子说道:“你干什么?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西门庆本来急着走路,不想搭理武松,谁知道正好瞄见了潘金莲,她本来就长的漂亮,现在怀孕了身上更增添了一股温柔的气质,大肚子正好被桌子给挡着,愣是让西门庆给看直了眼睛。

    不过看到她也正厌恶的看着自己,和之前冲自己嚷嚷的蛮子一起,还以为他们是夫妻两个,至于一边的武大郎早被他给忽视了。

    马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自以为风流的说道:“小生在这里赔礼了,有空请小姐到府上游玩,在下乃是清河县西门家的……”

    他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段话,像一只孔雀一样炫耀,可把潘金莲给恶心坏了,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面:“这是哪儿来的狗,在这里叫什么叫?还让人吃饭不让了,没一点心情了!大郎,咱们走吧!”

    武大郎赶紧把她的手抓起来,轻轻的在她手上吹吹:“你小心点,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真是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不在这里吃那就不吃了,小二,把我们刚才点的菜全都装起来,送到我们的院子里面去,赏钱少不了。”

    武大郎一行人看也没有看西门庆一眼,直接离开了,这轻视的态度让西门庆急红了眼睛。

    又愈发的想到了自己的境遇上,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家中出事的原因,如果不是家中出事了,这些人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

    他没有行动,之前摔倒在武大郎他们桌子前面的女人倒是忍着疼痛站了起来,对着武大郎他们出了气,准备骂他们几句,然后讨好西门庆。

    “你们知道这个大官人是谁吗……”

    她这话弄得潘金莲更加的厌恶了,之前自己也是一个伺候人的奴婢,还因为惹得大妇不喜直接被卖掉了,也就是这些日子过的舒服一点,看着刚才这个女人被厌弃的样子,潘金莲心中本来还有些可怜,还准备如果这女子真的被人扔在这里不管了,那自己就帮帮她,没想到现在她竟然会这样说。

    “我管他到底是什么人?他之前都那样对你了,你现在竟然还在给他说好话,也不知道你这个大官人到底会不会感激你!”

    女子被她说的有些恼羞成怒了:“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西门庆没想到自己带过来的这个小妾竟然护着自己,一时间心情大好,大发慈悲的说道:“你就和我共乘一匹马吧。”

    看着掌柜的派了好几个人都提着食盒跟在武大郎他们身后,很明显就是给他们送过去,马上不屑的说道:“哼,别打肿脸充胖子了,还让人把东西送过去,直接把厨子叫过去给你们做不就得了,你们也就这点程度了。”

    说着直接往店外面走去,身后的美娇娘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后,外面的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毛毛细雨甚至让人感觉不到雨意,但是路边上却泥泞无比,没走几步,她的裙子下摆全都是泥巴,鞋子也全都湿透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潘金莲了。

    潘金莲之前也是从外面过来的,但是浑身干干净净的一个泥点都没有,这说明有人在小心的护着她,要知道现在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路上到处都是泥泞,你自己小心不沾着泥,别人可能会不经意的把你甩到你的身上,防不胜防,这让她无比的羡慕,尤其是骑在马上,虽然有西门庆护着,但也只是扶着她不让她从马上掉下来而已。

    一路上又累又饿,整个身子都没有了知觉,连着赶了一天的路之后,她马上就发起了高烧,西门庆急着回去,骂了她一顿,随便把她扔在一个医馆里面撂下一些钱财,直接走了,临走的时候骂骂咧咧的让她好了之后直接回去。

    她在病重经历了一番的生死,再也没有回去清河县,直接离开这里,远远的找个人把自己给嫁了,还想着自己可不能落到翠香那个结局。

    这一生西门庆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小,更没有想过要找她的想法。

    潘金莲一行人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把吃食全都摆上,听着外面淅沥的雨声,虽然有些意境,但还是给人有些太安静的感觉,这时武大郎他们在自己身边大口的吃喝,这热闹正好冲散了这份寂寞,让潘金莲也有了胃口。

    武大郎向来知道钱应该怎么花,所以之前从酒楼里面出来的时候,直接让酒楼里面说书的人跟了过来。

    这几天连着下雨,虽然酒楼里面也滞留了不少的客人,但大家都是有事出来做,结果被雨拦在这里的,心中焦急的很,自然心情烦躁,哪儿有什么心情听什么说书啊。

    说书人本来也不是酒楼里面的掌柜的请的,而且互利互惠的关系,租他的地方,也给酒楼这里带过来生意,自己赚的钱都是客人打赏的钱。

    最近半个月他没有挣到一分钱,但是该给酒楼里面的租金还是一分不少,心中不知道有多急,所以听见武大郎让他过来,他连忙过来了,虽然听的人少,但给的赏钱可不会少。

    武大郎他们吃着饭,说书人就说了一段精彩的段子,引得几人都叫好。

    等到吃完了,水果茶水糕点端上来之后,给足了说书人足够的赏钱,武大郎才开始问道:“之前那个西门大官人是清河县的那个吗?”

    说书人掂量了一下钱袋子,虽然没有打开,但就是冲着这分量也知道钱绝对不会少,他也是消息灵通的人士,马上说道:“哎呦,可不是嘛,小人的消息也算是灵通的,这附近几个县城的富户也不少,如果你以前问我,我知道的还可能不太详细,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啊,西门家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我可就知道的详细了。”

    “发生了不少的事?能发生多少事?”

    武松不屑的说道,就那么几个人在一个大宅子里面能有什么事发生?还能比一个人外出冒险,然后遇到的形形□□的经历刺激,碰见的各种古怪的事情多?

    “小人可没有说谎啊,本来嘛,西门庆这人到底是谁,可能清河县本地的人知道,但是这是哪儿啊,青县!离清河县还隔着几个县呢,隔了都快百里地了。一些普通的事儿啊,根本就传不到这边来,这西门家家宅不宁,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的冤魂,这其中牵扯到一个叫翠香的小妾……”

    本来说书人就没有亲眼看过什么事实的真相,听到的事情本来就有些夸大,再经过他自己的一番艺术加工,完全变了一个味,就算是本人来听,都不一定能听出这是他自己的事情。

    西门一家本来行事就有些霸道,不知道干了多少惹人厌的事情,但是因为有权有势,别人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他家,但是他们家最近就好像唱大戏一样,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首先是他的宠妾翠香把西门家搅的是鸡犬不宁,本来就是别人送过来的一个玩意,因为有几分的姿色还有些手段,竟然想着成为西门家的夫人,铲除了不少西门庆宠爱的人,暗地里害了不知道多少未成形的婴儿。

    看不得别人比她好一点,谁知道她人害了不少,这时西门家的生意突然出了问题,本来清河县的大户就那么多,每个人的势力就那么多,这就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谁知道清河县一家富户突然要搬家了,就把一些资产全都卖了,别看这户人家发家地时间不长,赚钱的速度可不慢,手下的几家生意全都是日进斗金的,不知道惹了多少人急红了眼睛,正想下手的时候,这户人家就变卖了资产,准备搬到其他地方。

    其余几家大户把这家的资产给买了下来,底子一下子厚了起来,西门家没有赶上,硬生生的就差了一截,其他人一看西门家也不过如此嘛,就想着把西门家的产业也给吞并了。

    西门家的日子一下子艰难起来了,那翠香看见情况不妙,转身就投了其他人家中,不过那家人也只是勾着她而已,根本就没有娶她进门的打算,只是和她偷=情,让她说些西门家的事情,被西门家的人知道之后,马上处死了她,只可惜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都是风雨了。

    西门家被不少人嘲笑,生意更是差了不少,原来头上的□□又被其他人家给收买了,日子真是一落千丈。

    潘金莲疑惑的问道:“这不是真的吧,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个西门庆怎么还可能在外面呆着小妾出来游玩?”

    说书人低声说道:“这些事都是下面的人在操心,什么时候轮到主子操心了?说句大不敬的话,那王朝灭亡的前面,有识之士知道朝廷完了,皇帝知道什么?照样吃喝玩乐,穷奢极欲,事情到了跟前他才会明白。”

    武大郎笑嘻嘻的说道:“那照你这么说,西门家也到了这一步了?”

    “那是肯定啊,您又不是没有看到他今天有多着急?说实话,那个西门庆啊,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来到这里本来身边就带着小妾还不安分,还有功夫再招惹其他的女人,看看现在西门家真的出了大事了,他什么都不管了,直接想回去,不说他是西门家的少爷,就是普通人也比不上啊,对女人竟然这么粗暴,哪有您这位大官人心思这么体贴啊,这么会照顾娘子。”

    说书人笑嘻嘻的说着好话,说的武大郎心花怒放,又打赏了一份钱财:“这几天下雨,我们也不急着赶路,每天你都过来给我们说些趣事,好处少不了你的。”

    “哎呦,您就放心吧,保准让您满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