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7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翠香甚至暗恨自己没有早想到这个办法。

    她当初要是留在武家,然后和西门庆勾搭上不就好了,在武家武大郎对自己好的很,自己不用受什么委屈,而且因为离西门庆远的很,自然也不怕他腻烦什么。

    翠香越想心中越是暗恨,和武大郎在一起的时候,还忍不住施展自己的魅力起来,这让潘金莲气的够呛,一直以来好吃好喝的,整个人都胖了不少,心态更是良好无比,尤其是为了孩子还在陶冶自己的情操,每日做的事情都高雅无比,现在竟然动了胎气。

    武大郎平常经常说什么是药三分毒的话,所以不让她吃什么药,主要都是食补,没想到这次竟然亲手端了药过来,更是让她觉得委屈的不得了。

    “你招惹的人真是要上天了,嘴里吃着肉,还看着小野菜,都是你想的好主意!反正我是再也不想看见她了,你赶紧想个好主意。”

    “你放心,就算是你想见她,我也不让你见了,以后再出什么事怎么办啊。”

    “都是你,好好的走什么歪门邪道,非要送别人美人,还要自己调养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武大郎越和气,潘金莲就越有底气,埋怨源源不断,但随着她话说的越多,心中的郁气就越少,到了最后竟然饿了起来,喝了一碗粳米粥,又开始数落起武大郎起来了。

    她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一边的武大郎看的分明,她之前脸色苍白,感觉随时都能晕倒的样子,但是现在声音比之前响亮了多少,而且脸色也开始红润起来了。

    现在她的肚子里面怀的可是他们老武家的下一代啊,比他们兄弟两个唯二的男丁重要很多,就是让她骂上两句出出气那也没什么。

    所以不管潘金莲在说什么,他都点头称好说是,到最后弄得潘金莲反而恼了:“你怎么翻来覆去的就这几个字啊,是不是我刚才说的是什么你都没有听到心中去啊。”

    “怎么没有听?你都说了什么我听的不知道有多仔细呢。”

    “是吗?那你给我重复一遍。”

    武大郎的脸马上就成了一个苦瓜了,倒是把潘金莲给逗笑了:“瞧你那傻样子。”

    马上把之前的事给揭过去了,毕竟她说的那些话就是事后诸葛亮的事。

    就好像有人拿钱去炒股,赢了赚了很多钱,其他人就会说,我真傻啊,怎么不跟着他炒股呢,要不然现在资产都不知道翻了多少倍了。

    如果那人输了亏了不少钱,其他人又会转了口风:“幸亏我把钱给存到银行里面了,一年也能吃不少的利息呢。”

    如果让潘金莲处在武大郎的位置上,自己铁定不如他:“你不是经常说自己是个聪明人吗?那赶紧想想办法把那个翠香给解决掉。”

    “放心,她之前想着从我这里离开我就想好的办法,只不过我之前知道她不是个什么聪明人,却没有想到她竟然那么的不聪明,还敢上门出来威胁我来了。”

    潘金莲忧愁的说道:“如果是二弟在这里就好了,他起码是个官身,其他人再怎么也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不那么过分。都是你,非要他给什么柴大官人送什么礼品,八竿子打不到的人,今生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了,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武大郎听见她这么说也没有什么不满,反而揶揄地说道:“怎么了?难道你都忘了之前自己抱怨过的话了?”

    “我抱怨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说。”

    “呵呵,好,我知道了,就算那些话都不是你说的行了吧。”武大郎懒得和她争辩,好像之前抱怨武松花钱如流水,不会过日子,经常交结一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的人不是她一样。

    本来还以为武松会在柴进那些呆个十天半个月才回来呢,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就回来了,问武松怎么不在那里多呆些时间,没看到之前一口气就在人家家中住了一年多了吗?如果要是受人冷落的话,肯定早就走了,哪儿会住那么长的时间啊。

    谁知道武松直接说道:“我在外面没有犯什么罪需要躲起来的,干什么去柴大官人家啊。这次是过来送礼,自然送到了就回来了,哦,柴大官人十分的高兴,还给了一些回礼,还有一封信给你呢。”

    信很短,主要就是说武大郎太客气了,所谓四海之内皆是兄弟,他只是尽举手之劳了,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有什么事需要他的尽管找他帮忙。

    通篇都是很客气的话,如果是之前武大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是刚才听到武松的话之后,武大郎竟然深深的感觉到柴大官人竟然还挺不容易的。

    信里面竟然满满的透露着欢喜的意味。

    如果之前去投靠他的人都是自己弟弟这样的,武大郎觉得自己很容易明白他的心情。

    就算自己再怎么喜欢交朋友,但是过来的人全都是避难的,等到风头过了之后,一个个的全都离开了,有危险了,全都过来了,没有危险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想到自己,突然有个人在和平时期就开始和自己往来,就好像是个正常人似的,自己怎么能不高兴?

    这种心情估计武松是理解不了的。

    “这次给他送礼,不但是为了感谢他,还是为了交好他,说不定以后我们这一大家子还会去投奔他呢。”

    “咱们家怎么了?”

    “没什么。”

    潘金莲在一边不高兴了:“你不说我说,反正这又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接着就把翠香的事情好好的说了一遍。

    “二弟,你现在虽然辞了官,但是人脉什么的不是全都有吗?就不能找个人好好的治治那个翠香?”

    武松听了之后直接站了起来:“还需要找什么人?我大哥对她这么恩重如山,她竟然是个白眼狼,我直接去把她杀了就行。”

    潘金莲一听这话有些后悔,夫妻两个之间也没有什么秘密,武松之前那几年虽然对外说是出去学艺,但是她是知道的,其实就是因为一起乌龙杀人事件,他才远走他乡的。

    虽然说是乌龙,人根本就没有死,但起码他敢动这个手啊,如果武大郎再次动手把人给杀了,拍拍屁股走人了,到时候连累的还不是他们家吗。

    如果潘金莲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武家兄弟,这两个人突然来到她的跟前,她选择的自然就是高大英俊的武松了,但现在她认识武大郎在先,而且熟知两个人的性子,跟着武大郎自然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时候自己说的话,提的要求自己都忘记了,但是武大郎却一直记的。

    如果跟着武松?哼,每天要么跟着他逃命,要么在家中每天辛苦的等待,整个人到时候肯定老了不止十岁。所以她对武松可没有任何的花花心思,甚至还有些可怜她未来的弟媳妇。

    之前自己这么说了,难道武松该做的不是找找之前当官的朋友,让他们说和一下,怎么就直接起了杀人的心思?

    “好了,你赶紧给我坐下,你就是杀了她又怎么样?也不怕她脏了你的手?”

    “对对,就是这个道理。”

    “杀了人之后你打算怎么办?二郎,你做事的时候可不能冲动啊,要想想后果,之前咱们家就咱们兄弟两个,光棍两条,自然什么都不害怕,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多了你嫂子,还有你侄子,以后啊,咱们武家会越来越大,到时候你头脑一冲动,让武家怎么办?”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让那个小妇人威胁咱们不成?”

    “我自然会给她一些教训,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还有之前你不是一直在问我为什么要给柴大官人送礼吗?这清河县咱们是呆不下去了,以后我准备把家搬到他那里去。”

    “难道就是为了那个小妇人?”

    “当然不是,现在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咱们在这里又没有什么人脉,大户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想巴结一下知县吧,一个比一个贪婪,但是沧州那里就不一样了,柴大官人就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和他交好,对咱们武家也有好处。翠香这件事来的正好,正好把她处理了,咱们就走。”

    “大哥你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那咱们这不就是逃跑吗?这算什么事啊。”

    “呵,你就看我的吧,而且有时候做事并不是把人杀了更好。”

    “大哥,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先去和柴大官人说说,如果你们也去了沧州,肯定会喜欢那里的,而且我到了那里也有乐子耍了。”

    “当然是真的,我之前早就想这件事了,无论有没有翠香这件事,我都想把家搬到那里。”

    “大哥,你这个主意肯定没错!到了那里柴大哥你一定会照顾你们的,我先出去和其他人说说这个消息。”

    武松说着就跑了出去,这风风火火的性子也不知道到底像谁。

    武大郎说的这么坚决,其他人就是有再多的不解也先都放在心中了,就看他到底是怎么办的。

    而且经过这一出的事情,潘金莲对于搬家的事情也不那么的抵触了,现在出了这么个小事就没有人帮他们家,等到以后出了什么大事更是不用指望谁了。

    等到翠香下一次登门的时候,武大郎直接给她出了一个新奇的点子帮她争宠,翠香回去之后使了出来,果然又让西门庆新鲜起来了,让她得意不已,可没过两天西门庆发现她没有什么新鲜的点子,和其他女人没有什么区别之后,就再也没有登门,急得翠香又找上了武大郎。

    如此往来几次之后,西门庆府中其他的女人就觉得不太对劲了,这个翠香没有什么家世不说,长得也不是很漂亮,而且性子更是谈不上有什么好的,偏偏这样的人把大官人迷的神魂颠倒的。

    翠香得宠之后,其余的人更是狠狠的盯着她,有的试图找到她的弱点,有的试图走她的路子,有的更是想学她的一举一动。

    那么多的人盯着她,终于发现了,每当她出去之后,总会拿出一些新鲜的东西,有的是歌曲,有的是舞蹈,有的更是一些点子,或者是服装首饰打扮,就算是她们女人都感到好奇,更别说男人了,肯定会受到不小的吸引。

    很快就有人决定在翠香外出的时候盯着她,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教她的本领,翠香没有发现跟踪的人,武大郎却发现了,直接告诉了她。

    翠香发现其他女人全都聪明的很,自己刚从武大郎这里学了什么新鲜的东西,在西门庆那里才使出来一两次,就有其他的人学会了,自然不想让她们也从武大郎那里学到什么东西,干脆和这些女人狠狠的斗了起来。

    现在发现这些人竟然想找到武大郎,更是发狠了心,变得心狠手辣无比,连着害死了几个人,武大郎原来在慢慢处理着自己的家当,听到西门府中死去了不少的女人,还有几个成型的男胎被流了出来,马上飞速的开始处理自己的家当,然后组成一个车队慢慢的往沧州那里赶去。

    这个慢慢赶路真的是很慢,每天只走两个时辰,还分为两个部分,上午走一个时辰,下午走一个时辰,马车走的和牛车差不多,人们小跑地速度都比这个快。

    结果第一天刚离开清河县城,就在清河县下面的一个小镇子上面休息的,光是离开清河县的地界就用了快十天的时间,因为每当到了一处地方,武大郎就会询问这里有没有什么风景名胜地活着特产没有,如果有的话就会停下来一天半天的过去欣赏美景,品尝风景。

    其他人可没有任何埋怨的,毕竟武大郎是按照天数付钱的,一个月能到地方,这些保镖们就能拿到一个月的钱,两个月到地方,他们就能拿到两个月的钱,当然恨不得时间越拖越晚。

    武松也不着急,他走过的地方虽然远,见到的人也很多,但大多数都是来去匆匆,根本没有好好的欣赏什么风景,现在哥哥嫂子赶路这么慢,他也能好好的打听一下各个地方的英雄,有时间了甚至打一架,一起吃顿饭什么的,又认识了不少的人。

    潘金莲更是不着急了,原来她有些不愿意,自己的肚子都这么大了,清河县她很熟,什么时候生了自然什么都能准备好,现在开始搬家了,谁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会生?到时候如果是个荒郊野外的,连个接生婆都没有该怎么办啊。

    谁知道这一路上走的缓慢无比,而且每到一个地方都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吃住都在城镇里面,武大郎什么都打点好了,这让她有一种丈夫是万能的感觉,心中再也没有什么惶恐了。

    当他们到了青县的时候,遇到了大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因为不急着赶路,所以心中也没有其他人那么焦急,武大郎一行人直接租住了一个院子,潘金莲有时候也会到外面的酒楼里面吃饭,就是为了外面的热闹劲,

    这天她到酒楼的时候,有不少的人看着她,因为就算是离酒楼再近,那从外面赶过来也需要百十布,现在雨又下的这么大,潘金莲身上一滴水也没有,连鞋袜还有裙子最下面的地方也都是舒爽无比。

    谁让几个人抬着轿子把她送过来呢,武大郎和她两个人坐着轿子过来,走进酒楼里面开始点东西吃。

    不少人都羡慕不已,有的羡慕武大郎有钱气派,有的羡慕他竟然有这么个漂亮的妻子,还有的人羡慕潘金莲能这么舒服。

    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看着武大郎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潘金莲做,让店小二把菜名全都报了一遍,又说了几个趣闻,让潘金莲点菜,看到自家桌子上面也空荡荡的,之前都在说事,还没来得及点菜,马上对一边的男人说道:“大官人,我来点菜吧。”

    那个男子长的十分俊俏,满身都是风流,就是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眉头紧锁,一看就知道有什么心事,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吃饭的心情,听到她这么说,随意的点点头。

    女人赶紧也叫店小二过来报菜名,这个县城虽然小,但是这个酒楼可是这里最繁华的地方了,里面讲究的很,店小二说的菜名好听又好记,他说的又非常的快,嘴皮子不停,不知道赢了多少喝彩,还有不少的客人打赏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