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6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6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武大郎早就把昨天的狼狈忘到了脑后,一大早就嘱咐厨子今天早上要吃什么了,潘金莲现在早上嗜睡一会儿,武大郎也没有叫她。

    武松一早起来就在练武,现在天气已经开始变冷了,他身上全都是汗水,把一根棍子舞的虎虎生威,那精壮的身板让武大郎看的十分眼热,不过也没有嫉妒。

    没看到人家需要付出多少的汗水吗,而且练武可是很苦的,他可不觉得自己能撑下来,自己就算练不成又怎么样?只要有钱就行了,到时候雇上几十个这样的武林高手为自己服务都不在话下,武大郎得意的想道。

    “二郎,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啊,之前你没走多久之后我就打听了一下,发现你之前打的那人可没死,而是晕了过去,本来想把你叫回来的,可是又想着你临走的时候不是说要投靠什么大官人吗,我想着你出去了也好,正好能见见世面,对你以后也好。”

    “我就是听说这件事才回来的,之前不回来就是怕连累大哥,现在好了,咱们兄弟两个又可以团聚了。”

    “听说你现在是个都头,还得到了知县的赏识?”

    “没错,本来想回来找哥哥的,谁知道走到景阳冈的时候,看到酒舍突然想喝酒了,然后趁着酒意打死了一只吃人的大虫,这才得到了赏识,其实我就是有些力气而已,不算什么。”

    武松说这话的时候可是真的很谦虚,他这些年外出见过的英雄好汉不知道有多少,比他强的更是有不少,自然也不会自大什么。

    但是武大郎虽然知道这是个人人都差不多会些拳脚的世界,但自己可没有见过什么真正的好汉,又因为他是自家兄弟,当然就是夸了又夸了。

    “对了,知县不是已经让你当了都头了吗?你啊,现在好好的干,我这边再找找人走一下关系,让你的官职也往上面升升,到时候咱们家也出一位当官的了。”

    武松皱着眉头说道:“我还不知道会在那里干多久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什么干多久?你就给我好好的干!要不是我不是一个当官的料,我自己都想去当官了,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做的生意虽然大,但是底子不硬,不知道得赔多少笑脸和好处,苦的不是一点半点的。”

    “难道是有人为难哥哥?到底是谁?我现在就杀到门前,然后去把人杀了给你出气。”

    武大郎没好气的说道:“你倒是滑头,杀了人之后呢?你再离开几年,我再搬家?兄弟两个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不说,这里的家业我抛在这里,然后重新干?你想累死我啊,我现在都多大了,才有这么点家业,照你这样的做法我什么时候才能享福啊。”

    武大郎也不是不能吃苦的人,但他想着自己一定要赶紧积累财富,然后好好的打别人的脸呢,按照武松这势头,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代土豪啊。

    武松听了哥哥的话好像有些生气,直接说道:“我不连累哥哥就是,杀了人我直接自首,自然不会连累你。”

    “嘿,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是个好人呢。”

    对于武松这么无私的人,武大郎恨不得满天下都是,当然了,前提就是这人不自己的弟弟。

    武松刚想皱眉反驳一下,武大郎就说道:“好了,人家看你不错,然后提拔了你,那你就得干下去啊,就算是想走,也要还了别人的知遇之恩啊。”

    武松点点头:“哥哥这话不错。”

    武松在这里住了两三天之后就回去了,自己还没有到县衙那里报道呢,武大郎派了一个机灵点的小厮跟着他回去,帮着他租个宅子,把临时的家先布置起来再说。

    武大郎看到自己弟弟回来了,还是一个官身,本来还想抖一下威风的,但是奈何这个官太小了,而且还不是本县的,而是隔壁县的,让武大郎怎么也抖不起来。

    熟知自己丈夫的潘金莲倒是好笑了起来。

    潘金莲现在肚子的月份虽然大了,但是武大郎还是会时不时的带着她出去走走,反正外出有轿子,真正自己走的时候就上下楼的那几步,也不算什么,他在现代见多了大肚子的女人自己去逛街,还提着不少的东西。

    还有大着肚子还在上班的女人呢,虽然很大一部分人都是为了挣钱,但是还有一些人就是为了锻炼自己一下。

    潘金莲刚开始还真是有些胆战心惊的,但后来发现自己这么时不时的动动,反而更有精神了,也不多说什么了,再一次证明了自己丈夫虽然其貌不扬,但是懂得东西可比所有人都多啊。

    在酒楼里面就是听别人说书,还有打赏店小二让他所说最近的趣闻,小二经常做这些事,说起清河县的新闻趣事来顺溜无比,好像整个县城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一样。

    当听到有名的翠香现在跟了西门庆的时候,武大郎强忍住自己要笑的嘴巴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他抢了美娇娘?”

    “也算不上是抢,那西门大官人对翠香十分的感兴趣,经常过来见翠香,被那个富户撞见了好几次,后来赶紧把人送给了西门大官人了。”

    “就这么送了?”武大郎很不满意:“难道就没有打起来什么的?”

    就算那个富户家中已经有娇妻了,翠香到了他家是个良妾,但也是他的小老婆啊,才嫁给他几个月啊,难道这么快就没了兴趣,把人给送走了?

    难道这个富户就是个面人,谁都能欺负两把?被人得罪狠了,也不敢说什么?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对方没有自己这么个热血的弟弟?

    “什么打起来啊,西门大官人不知道给了他多少的好处,有了这些好处有多少的女人买不到啊。”

    小二在这里说着,旁边桌子上坐的人也在听着,不由得问道:“可是那不是普通的女人啊,是翠香啊,听说她吹拉弹唱无所不通,不但是朵可人儿,还是朵解语花呢。”

    借着声音开始低了起来:“听说还是从秦淮那边过来的呢。”

    虽然不知道秦淮那边到底有什么特产,但是一提到那边首先想到的就是那边的青楼女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姑娘,全部都是国色天香的顶级美人。

    “真的吗?怪不得翠香姑娘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在这个县城里面就没有比得过她的。”

    “你这么说难道是见过她?”

    “当然了,这次那个大户送走了翠香,不知道得了多少好处,西门大官人可是很大方的。”

    武大郎没兴趣知道这些,他只要知道西门庆现在想的是另外的人就知道了,自己赶紧壮大实力才是正道。

    之前自己派出去照顾武松的小厮差不多一个月回来一趟,回来之后都会说说武松的近况,虽然在他嘴里面武松哪儿都好,但看着整天无所事事的,这可不算是被重视了,不被重视哪儿有升官发财的机会啊。

    看来武松根本就不适合什么官场啊。

    果然不到一个月,武松就辞官回到清河县了,说是不适合当官,但是早已经从小厮那里知情的武大郎怎么会不知道,武松喜欢的就是宽松的环境,说话做事喜欢直来直往,而且性子有些倔强。

    宋朝本来就是文官的地位高,武官的地位低,他处在最底层,还有到处奉承人,虽然知县欣赏他,但武松又不是他的孩子亲戚,自然不会每次都给他擦屁股。

    武大郎夫妇都没有说什么,毕竟武家富裕,别说养一个人了,就是再养十个人也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看着武松整天没事干,武大郎心中也不是个滋味,想着要怎么才能给他找个事做。

    如果不给他找什么事做,他肯定又会在家中惹事,然后跑出去投靠自己的兄弟,最后又上了梁山,这可不行,绕了一圈,武松的命运不是又回到了原地了吗?

    不过想到他之前去了沧州,武大郎倒是想到了一个主意,沧州靠近渤海,正好可以行船,也许自己可以发展一下海运。

    而且当地也有认识的人啊,柴进,这人可是沧州当地的大户,家中有钱,势力也庞大,家中有□□皇帝御赐丹书铁券,还亲口说过就算是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自己也敢藏在庄里。

    他救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武松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最重要的是这柴进可是后周世宗嫡派子孙啊,虽然后周早已经灭亡不知道多少年了,但肯定是正经的皇家子弟啊,自己就不相信他没有什么野心。

    想到这里他马上给武松找了个事做,让他去看望一下柴进,理由也是现成的。

    当年柴进帮了他,现在总要感谢一番吧,整理了两车的礼品,然后让武松带人送过去。

    武松有些不情愿:“柴大官人帮过我,我自然记在心中,如果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我就是舍了我这条命给他也不足惜,还送什么礼品啊。”

    “你给他你的命,这是我这个当哥哥的送给他的行不行?就当他救了你的命的感谢,我是个商人,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谢他,只有这些东西,你送过去了难道他会不要?”

    “这当然不会,人就算是空着手过去,他都欢迎的很,更不要说带着东西过去了。”

    “那就行了,而且现在和他搞好关系,说不定未来还会用得着,说不定咱们一大家子都会去投奔他呢。”

    “咱们家不是好好的吗?难道出了什么事?”

    “现在当然没有,我是说万一,未来的事谁说的准呢?”

    武松一想自己最近这一段时间住在家里,确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这才放心了,当日就带着两大车的东西离开了。

    看到他走了,潘金莲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她现在对这个二弟越来越不满意了,他简直就是一个散财童子,花钱大手大脚的,一个人花钱比他们夫妻两个花钱还要多。

    而且还交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整日去自家的酒楼里面吃喝,不掏钱就算了,甚至还会和客人起冲突,弄得她现在想给武松说个娘子都找不到什么合适的。

    原来自己的日子顺畅无比,现在这个小叔子来了之后,给了自己多少气受?更可怕的是,人家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什么。

    武松走了两天之后,翠香突然找了过来,她现在披金戴银的,看着就是个贵妇,她过来是炫耀一下的,说一下自己现在过的到底有多好,顺便警告武大郎一下,别把她的过去给说出来。

    要知道她自己往自己的脸上可是贴了不少的金,把自己说成是个小官之女,因为被家人连累,所以流落到了秦淮,因为不想被送给不喜欢的人,就逃了出来,一路受到艰辛,现在终于找到命定的人了。

    就算是有人查到了她假装卖身葬父,查到了她跟着武大郎还有其他的人一阵子,那又怎么样?这都是自己受到的‘艰辛’!

    如果未来她看到了比西门庆更好的人,那西门庆自然也会成为‘艰辛’中的一员。

    武大郎本来就没有什么威胁她的打算,自然就点头了,这可把潘金莲气的够呛,她之前也是知道翠香的事的,只是以为武大郎本来买了翠香想送给贵人,现在翠香爬到了高处,根本不理会自家了。

    如果一直不搭理也就算了,现在上门耀武扬威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欺负他们武家没人?

    “看她那个猖狂的样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看中她的,真是个白眼狼,如果没有咱们,她还不知道卖给哪个穷酸了,大郎,你刚才那么客气干什么,有这么上门侮辱人的吗。”

    对于武大郎之前的表现,她十分的不满意。

    武大郎嘿嘿笑道:“那个翠香本来就只是有些姿色而已,要不是我之前培养她那么些日子,想让大官人为她痴迷,真是做梦!”

    “这你也知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吭声!”

    “我想说的是翠香又不是什么真正的金枝玉叶,如果她那性子磨上几年说不定还能有大好的造化,但现在她才学了几个月,皮毛而已,其他人看见了也就图个新鲜,时间久了自然就会腻了。现在在我面前嚣张,到时候啊,受了冷落还不知道要怎么求我呢。”

    “你就在这里吹吧。”反正潘金莲是不相信。

    “那你就等着看吧。”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潘金莲看的目不转睛,都不知道天底下竟然会有这么曲折的事情。

    没过两天翠香又过来了,这次头上戴的东西又重又多,上次过来的时候,戴的虽然也不少,但是首饰主次分明,搭配的还算是合理,勉强是个贵妇,这次整个人就好像是个行动的首饰台,光能看见能闪瞎人的首饰,根本就看不清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了。

    脸上也没有上次的微笑了,穿戴着这些东西就好像是穿着‘盔甲’一样,暗示别人自己正在受宠。

    这次过来就说西门庆对自己不热乎了,原来他府中之前的一个宠妾现在怀孕了,她让武大郎替自己整点药,想个办法,自己要让那个贱人流产。

    武大郎随口应了,但根本就没有行动,翠香又过来了还是满脸的恼火,那个宠妾的孩子掉了,西门府里面的女人众多,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动的手,但是她竟然想开了,虽然自己受伤不能怀孕了,竟然从外面接进来一个美人,现在西门庆正是眼热的时候,自己已经受了冷遇。

    翠香前前后后的来了好几趟,不是炫耀自己得宠了,威胁武大郎好好的给自己办事,就是自己又受了委屈,希望武大郎赶紧给自己出气。

    西门庆府中的女人众多,各个都有着好手段,今天她得宠,明天她得宠,风云变幻的很快,离翠香进到西门家还没有两个月呢,她就已经彻底的失宠了,现在已经差不多半个月没有见到人了。

    刚开始还想着自己应该离开西门家,之前自己在外面的时候西门庆不是一天来看望自己好几次的吗?现在自己在他家了,他又不欢迎自己了。

    还有府上那么多的美人,现在不都全在受着冷遇吗?

    可见是因为自己离得他近了,想让武大郎给自己找个地方,但是看到武大郎对自己的妻子好的很,突然想到,眼前这个人也不错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