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1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的丈夫是土豪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武大郎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炊饼好像是在恨自己的仇人,他恨的当然不是炊饼,而是自己现在的处境。

    自己竟然变成了那个有名的武大郎了,要知道这人的下场可不大好啊,全世界就没有不知道的。

    正在发呆的时候,突然从门口跑过来一个人:“哥,我在外面惹了事,打死了一个人,现在出去避避难,现在就走了。”

    脚步都没有停,说完这句话马上就要离开,武大郎赶紧拉住了他:“走?你要去哪儿啊,身上什么也没有带,到了外面还能怎么样?在外面流浪说不定比在牢房里面还要苦!”

    现代新闻上不是说了吗,有些在外面逃亡了十几年几十年的罪犯被警察抓住的时候,有些人甚至开始放松起来了,觉得自己心中已经放下了重压。

    就是啊,在外面整天担惊受怕的,不知道自己该往什么地方走,还不如直接呆在牢房里面呢,没看到监狱里面还有两菜一汤的吗?小日子已经比普通民众好多了。

    “好叫哥哥知道,我此去沧州,那里柴进柴大官人最是仁义,我这次就是去他那里避难,你不用担心什么。好了,哥哥我走了。”

    武大郎一拍自己的脑袋马上想明白了,现在是古代而不是现代社会,监狱的伙食肯定没有那么好,最重要的还是这里是水浒传的世界!

    水浒传是什么世界?完全没有什么爱情故事,完全就是兄弟情义的世界,把‘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这个道理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在现代都知道出门靠兄弟的道理,在现在就更加不用说了。

    “等会儿。家里还有一些钱你全都带着,还有你现在急匆匆的走了,还没有吃饭吧。”武大郎说着手脚也没有闲着,把家中的积蓄全都拿了出来给武松带上,还有刚做好的炊饼,水也装了一壶,又拿了两件衣服,用块布裹成了包袱,递给了武松:“拿着,赶紧走吧,放心吧,别担心家里,等风声过了别忘了回家看看。”

    武松也不是什么煽情的人,拿着东西就走了,几个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武大郎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自己继承了原主的感情,但现在不舍得是自己这个兄弟竟然样貌这样好,身高八尺,仪表堂堂。

    用现代化说那就是刀削般的脸,剑眉星目,八块腹肌,人鱼线,公=狗腰,完全都不少,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各自高挑,脖子下面全是腿,看着就让人有安全感。

    那形象也不用多说,看着就是个演主角的料,如果是配角,那这部戏肯定是配角推翻主角,成为主角的戏!

    只可惜这些东西全都不是自己的,他和武松怎么说也是亲兄弟啊,怎么人家就捡着父母好看的地方长,自己专捡着父母难看的地方长呢?

    武大郎倒也没有多大的伤感,只感叹了一会儿就开始忙自己的事了,毕竟他前世长的也没有好看到哪儿去。

    武大郎看着屋子里面的炊饼,拿起一个尝了尝味道,这其实就是现代的馒头,不过吃着有淡淡的麦香味,十分的不错。

    怪不得原主能凭借着卖馒头,娶了媳妇(潘金莲),买了房子(一栋二层小楼房),日子十分富裕(潘金莲整天无所事事,心中寂寞无比,轻易的被人勾引了)。

    就原主这才能,别说在古代了,就算是在现代都是了不得的技能啊,到哪儿都能被人称作是人才。

    武大郎在穿越之前也是个勤快的人,初中毕业就去给人打工,到了修车厂里面干了五年,攒下了点钱,回到县城自己开了一下简陋的维修店,反正每月赚的比他当初打工的时候赚的多多了。

    最后成为了一代土豪。

    当然了,如果你要是想着武大郎赚钱多了,把自己的店精心装修了一下,然后开了连锁店,最后开了4s店,几十家的店铺,最后日赚斗金,成了一个土豪那就错了。

    当他想着把店重新装修一下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虽然没有出五服,但绝对出了三服的亲戚家的遗产,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土豪。

    那就是一个有钱人越有钱,穷人越穷的时代,土豪变得越土豪,直到来了这个年代。

    武大郎想着家中的钱财刚刚被自己全都送人了,心中忧郁,看来今天还是要去卖炊饼,手中没钱心中慌乱无比啊。

    武大郎摇摇头把装着炊饼的担子放在自己肩膀上面,走家串户的卖炊饼,实在是累的不行了,那就停在街角旁歇歇。

    原主还真是一个勤劳本分的分,叫卖一天之后,嗓子没有哑,肩膀脚板上也没有磨什么血泡子,毕竟原主早早就磨出来厚厚的茧子了,虽然说摸起来粗糙无比,但也起着非常大的保护作用。

    东西好吃,价钱也不贵,一天下来全都卖完了,但就是太便宜了,一天累死累活的也没有挣多少钱,这让武大郎有些不满。

    不过谁让自己没什么本钱呢,就算想干点别的也不行啊。

    一连卖了几天的炊饼,武大郎也是有意不在家的,回来之后悄悄地打听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官差上门,仔细的打听一下,才知道武松确实和人打架了,只不过那人可没有死,而是晕过去了。

    武大郎一想,自己也真够笨的,那武松打虎之后还当了一个小官,这肯定证明他没有杀过人吗,要不然能当上关?只可惜自己当初也在想着事,竟然没有想出这一出。

    不过他也没有打算叫自己弟弟回来的想法,毕竟武松有自己的机遇,出去之后可以结交不少的人脉。

    连着卖了半个月的炊饼之后,武大郎终于积攒了一些钱财,打算第二天就卖些其他的东西,最后一天挑着东西卖东西的时候,竟然得了一个媳妇。

    一个大户人家卖丫鬟卖给了自己,武大郎知道这户人家为什么选自己,就是因为自己长的难看,而且家里穷,也知道卖的到底是个什么性情的人,本来有些不愿意的时候。

    一看到潘金莲眼睛马上直了,真是太漂亮了,转念一想,自己在现代的女人不都是冲着自己的钱来的?对自己也是亲热无比,让无数的男人都暗骂自己‘癞□□吃了天鹅肉’,但是也都听话不已啊。

    甚至还有想怀孕生子借机嫁给自己的,武大郎这么一想在那大户人家看来,就是有些犹豫,干脆又把价钱放下来一点,最后让武大郎成功的带走了一个美娇娘。

    武大郎心中满意自己能省下一点钱,却听到跟着自己走的潘金莲一路上哭哭啼啼的,心中开始不耐烦起来了,现代的女人虽然不爱他,爱的是钱,但是一个比一个的有眼色,非常会讨好自己,难道现在自己花了钱还要找罪受吗。

    当下就说道:“别哭了,你要是不愿意跟着我走,我现在就把你卖了,正好赚了差价,得些银子!”

    潘金莲被他一吓,当即就停住了,也不敢多说什么,静静的跟在武大郎的身后。

    武大郎满意的点点头,回到自己住的街道上之后,见人就说这是自己远方投奔过来的表妹,当有人表示怀疑,说两个人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的时候,武大郎直接吼道,武松还是自己的亲兄弟呢。

    众人一想也是,自此就流传武家的人样貌都是好的,就是武大郎给长残了。

    潘金莲在武大郎身后听他这样说自己的身份,有些安心又有些心慌,却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

    武大郎什么也没有解释,回到家中稍微的做了顿饭,又开始忙活起明天的生意了,现在就要发面,天不亮就要开始蒸炊饼了,武大郎把潘金莲指挥的是团团转。

    看到她把每件事都搞砸之后,气的武大郎直接骂道:“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真不是,我从来没有干过这些活。”

    “你不是丫鬟吗?又不是什么小姐,难道每天还在那个大户人家中享福?”

    潘金莲张张嘴,发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最后只是说道:“我们干的不一样,我学的就是一些伺候人的活计,和那些粗使不一样。”

    “哎呦,合着这端饭刷碗洗衣服这些事情就不算是伺候人了?那有钱人家都不用别人帮着洗衣服,吃饭的时候全都自己端饭啊。”

    潘金莲咬咬嘴唇说道:“我学的都是弹琴,跳舞这类的东西。”

    合着是搞文艺的,武大郎恍然大悟,但是随即说道:“那你学的怎么样?看你那家主人把你给卖了,肯定也学的不怎么样办。”

    “我觉得自己学的……还不错。”

    潘金莲还有些不好意思夸自己,只是委婉的说了出来。

    “哼,我倒是看你还有的东西需要学呢,要不然人家也不会把你卖了。”

    “不是这样的,其实就是因为我学的太好了,算了,没什么你就当我没说过。”

    自己才艺出色,而且长得漂亮,所以才被家中的大妇不容,不过这事到底说出来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而且这人看着粗鄙无比,自己就算是说出来了,他也不一定能听明白。

    武大郎干完活之后已经快半夜了,直接和潘金莲躺在了一张床上,自己是一家之主,可舍不得吃什么苦,自己赚的钱自己享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至于潘金莲吗,娇小姐一个,如果让她躺到地上睡觉,说不定第二天直接就会发了烧,到时候自己自己还得花钱给她看大夫,得不偿失!

    潘金莲看到武大郎躺在自己身边,虽然还早就有些心理准备了,但事情到了临头还是忍不住紧张和绝望。

    谁知道自己等了半天也不见武大郎扑过来,没一会儿还响起了他响亮的打呼声,潘金莲骨子里面其实就是一个文艺小青年,特别喜欢浪漫的事情。

    如果她是个千金大小姐的话,那一定就是最常见的话本当中的那种最常见的千金大小姐。

    一个深藏在闺中的千金大小姐,出去游玩的时候,猛地碰到了一个穷秀才,两人开始私会,最后私奔了,穷秀才努力学习最后考上了状元,小姐的父母也原谅了他们,从此之后所有人一起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

    武大郎平时也不打呼噜的,但最近实在是累坏了,每天都是倒头就睡,呼噜能打的震翻天,潘金莲本来肯定会嫌弃,但是这会儿竟然觉得这声音悦耳无比,一时间恨不得它永久的响下去,响的时间越长自己就越安全啊。

    到最后竟然破天荒的在这声音中睡着了,甚至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直到被人粗鲁的推醒:“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她刚醒过来的时候还想发泄一下起床气的,等明白自己的处境之后,小脾气赶紧全都收了起来。

    “赶紧洗漱一下,然后帮我的忙。”

    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发亮了,武大郎估算了一下时间,大概五点多,不到六点的样子,他赶紧把火生起来,然后开始揉面团,准备开始蒸炊饼。

    潘金莲洗漱好之后,木头桩子似的站在那里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你过来和面。”

    “和面?怎么和?我以前没干过这事情啊。”

    武大郎也没干过这事,要不是有了原主的记忆,他能干这么利索?

    “亏你还是个女人呢,这点小事都干不好,这面现在已经发好了,你只要用力的揉搓它们就好了。这点小事会做吧,没有一点什么技术含量。”

    潘金莲看着自己精心染好的手指甲,心中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走了过去,用力的揉搓那一大团面,她力气小,没一会儿就双手发酸,只觉得武大郎是这世上最可恶的男子。

    武大郎也没有指望她能帮什么忙,只是给她找点事情做,主要还是自己做事,在他的手下一个个胖馒头马上成型,他甚至还做了一些小兔子之类的造型可爱的东西。

    等到蒸出来之后,看着也十分的喜人。

    两人赶紧吃了早饭,虽然知道都是一样的东西蒸出来的,但是潘金莲忍不住抓向了那些造型有些可爱的馒头,吃在嘴里,愣是觉得有些不一样的味道。

    武大郎的手也没有多么的巧妙,只是简单的做了大致的造型,但因为别人都没有见过,所以显得很是别致。

    吃完饭之后,武大郎把东西全装好,挑着东西又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让潘金莲把家中,尤其是厨房那里给收拾干净。

    厨房那里因为蒸了很多馒头,现在那里一片狼藉,该刷洗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潘金莲忙活了半天才整干净,只觉得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劳累过,连饭都没有吃,直接躺到床上睡着了,一直睡到武大郎的东西都卖完回来了。

    男人在外面累了一天赚完钱回来了,发现屋子里面黑灯瞎火的,晚饭更是没有着落,任谁的脾气都不好。

    不过看着屋子里面收拾的挺干净的,武大郎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话,而是又去外面买了一点菜,自己开始做饭。

    虽然现在条件不好,但是他在吃的方面可不会亏待自己,一荤一素还有一个甜汤,菜的分量都很大,潘金莲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才起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她累了一天什么都没有吃,现在正是胃口大开的时候,比平时多吃了一倍不止,但在武大郎看来,她还是吃的有些少了。

    等到了第二天武大郎走的时候才说道:“昨天我带回来一些东西,你好好打理一下,把家里也装饰一下。”

    潘金莲疑惑的去找,最后在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一个大的水盆,里面放满了水,不少的花草都在里面扔着,应该是武大郎昨天回来的时候带的,因为有水,一直到现在还挺新鲜。

    潘金莲马上就来了兴致,准备找出几朵最漂亮的来插花,可是找了好几回都没有找到花瓶,只好找了一个像样的陶罐洗刷干净之后,把东西放进去。

    看惯了精美的瓷器再看这些陶罐有些不顺眼,不过到底还是自己花了大力气找过来的东西,折腾了半天,而且放在那里,屋里也柔和了几分。

    晚上等到武大郎回来她还和他抱怨了几下,武大郎说道:“什么锅就要配什么盖,咱们这房子里要是有了一个瓷器能配套?根本一点都不搭吗。”

    他可不会实话实说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钱买什么瓷器。

    潘金莲看着有些破旧简陋的屋子,一想倒也是这个道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