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的母亲14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的母亲14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展云飞受到了鼓舞,每天都在挖空心思想自己到底怎么写出更好的文章,奈何他完全就是闭门造车。

    如果他想写一点乡村生活之类自然清新的文章,也许还能写的别具一番的风格,看的人可能也不会少。

    但他处于一个小县城里面,非要写一些关于国际局势的文章,看着完全就是牛头不对马嘴,又写一些自己觉得非常不错的诗篇,完全就是无病呻=吟,更是让人觉得不喜。

    写国际形势完全不对,大方向完全错了,写现代诗又没有实际内容,在一个小县城里面还能博得一些名声,在上海那里都是高端的顶级人才,说实话让这些人跨越百年,凭借自己的本事吃饭,那完全就不是什么问题。

    说不定还能压得现代人喘不过气呢,更别说是展云飞这个同时代的人了。

    不过哪儿都有一些钱权交易,看名侦探柯南的时候,里面经常有一种案例,不是有人盗取了别人的研究成果自己获取了大奖,然后让成果的真正研发人给杀了。

    就是有人研发了重大的东西,有人希望分得一杯羹,结果被拒绝了,那人心中不忿,就把研究人给杀了,自己占据了研究成果。

    两者都是在成功之后,金钱名利都来之后才被主角给拆穿揭发出来的。

    著名的奖项杂志都不用说了,更何况纪天虹找到的杂志社只是一个小杂志而已?不过到底也不敢太过分,找的是个一般的杂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就好像一些国产的牌子,听着也耳熟,但要是想要想起来,那也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展云飞虽然对自己上了杂志,但不是一流的杂志有些遗憾,但这个杂志也不错啊,也听说过这名字,心中自然更是骄傲一番,觉得是金子迟早就是要发光的,自己的发光处果然还是上海。

    展云飞一门心思全都在自己的杂志上面,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用处,连薪酬的问题都没有问,整天埋头在创作,这时谁都不能打扰自己,就算自己最喜欢的女人也不行。

    萧雨凤不明白他的创作,只是看他到了饭点不吃饭过来叫他,直接被他给呵斥走了,萧雨凤心中委屈,干脆和他冷战起来了,但是展云飞过了几天终于创作完了,又好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和萧雨凤说笑,几次三番的,萧雨凤特别的受不了他的阴阳怪气。

    展云飞没有时间,糖果厂的管理就让萧雨凤管了,萧雨凤心中十分的不自信,拉着自己的家人给自己出主意。

    萧家人全都没有什么经验,又不听展老爷的,完全是听别人说的怎么好,怎么干。

    有人说糖果厂现在太小了,应该再扩建一下才行,萧雨凤觉得不错,而且还能造福当地的百姓,没看到之前的股东原来就是普通人,现在都富成什么样子了吗?股东一多,到时候发的分红也多,县城里面肯定会出来几个万元大户的。

    萧雨凤也不懂什么金融经济,看到有人想要入股,她就同意,不到半个月,糖果厂的股东就由原来的十几个上升到现在的几百个人了。

    一家之主成了股东,往后自己家就有了分红,一家人全围着萧雨凤念佛。

    之前展云翔在的时候,股东都没有增加过,因为糖果厂根本就不需要融资,而且县城里面展家本来就是一手遮天的人物,也不需要送给谁股份,让他庇护自己什么的。

    对于后来眼红的人全都冷漠以待,但是萧雨凤却是来者不拒,那则钱过来的人直接给股份,就算没有钱,透出这个意思的人,萧雨凤还借钱给他们,让他们买股份。

    这样名气怎么不好?

    众人全都开始贬低展云翔来抬高萧雨凤和展云飞了,展云飞再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发现碰到的人都对自己和蔼无比,更加的热情了,不停的叫自己‘大善人’。

    他刚开始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明白之后,连连说自己娶了一个好妻子,还打算不但是糖果厂,就连展家其他的产业也弄成股份制的东西,尽量的造福大众。

    而且资金汇聚的越多,生意不是越做越大吗?

    他心中想的好,赶紧实施起来,展老爷刚开始还心烦展家的事,没想到展云飞现在一出手,展家马上就赚了不少,高兴之下,他也没有细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不停的得意,对魏梦娴说云飞是他最得意的儿子,弄得魏梦娴高兴无比,看萧雨凤的脸色也没有那么的冷淡了。

    等到纪天虹再回来的时候,对她又开始冷淡起来了,要知道她之前对纪天虹好,完全就是想压一压萧雨凤,现在看来萧雨凤是个好的,那自己自然也不用再压她什么了。

    她这举动让纪天虹心痛不已,好在从上海带回来的最新的杂志和报纸,以及展云飞又在上面‘发表’出来的东西,让展云飞对她温柔无比。

    看到萧雨凤竟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纪天虹也决定帮自己的哥哥做生意,她心细,胆子又大,在做生意这方面甚至比纪天尧还有天赋。

    和品慧说话的时候听到她漫不经心透漏出来的点子,自己回家稍微的一琢磨,马上就成了实用的东西,纪天尧的生意在她的支持下更是扩大了好几倍,还把纪管家给接到了上海享福去了。

    事业上面处处顺利的纪天虹唯独在感情上面不顺畅,这让她的脾气开始不好起来了。

    本来已经隐约有女强人的影子,偏偏在感情方面不自信,更是被萧雨凤这个女人压着,她的心情能好才怪呢。

    展家的生意本来就是一般,结果展云飞夫妻两个接受了很多人的资金入股,如果趁着这个机会扩大自己的事业,完全可以走上另外一个巅峰。

    但两人全都没有这个意思,钱全都积累到账面上,开始发红的时候全都不少人家的,不到两个月就开始亏空起来了,三个月过去之后卖了两家店铺才让所有人的分红给凑齐了。

    展家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到最后发不起分红了,两人想要解释,根本就没有人听,反而又把展云翔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之前展云翔在的时候月月分红都不少。

    现在展云飞接手了,每个人的分红少了很多不说,现在更是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展云飞心高气傲,自己本来是为其他人好,没想到这些人根本就不理解自己!

    他开始闭门不见,还觉得自己这是有风度的表现,谁知道这些人见不到正主心中更加的烦闷了,把展家围起来之后直接闯了进入。

    展老爷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直接躲到了房间里面,连声喝骂,要让展云飞解决这个问题,魏梦娴一听到这事马上就晕倒了,萧雨凤出来阻拦,却被神情激动的人给推倒了,从台阶上翻滚下去,脑袋又撞到了墙壁上面,血流了很多。

    这些人过来本来就是凭借人多力量大的原因,现在看到闯了祸了,全都走了,生怕被展家给盯上,家主不管事,纪管家早就走了,仆人更是胆小,萧雨凤晕倒在这里好大一会儿了愣是美人发现!

    最后还是品慧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准备查看一番,这才看见晕倒的萧雨凤了,赶紧叫萧家的人还有展云飞过来,当然也没有忘了去叫大夫。

    大夫过来一看,脑袋上面就是撞了一下,没多大的毛病,品慧觉得就是轻微的脑震荡,只要休息好就行了,倒是肚子那里有点大问题,直接流产了。

    萧雨凤有孩子了?萧家人还没有有什么惊喜的时候,就又失望起来了,因为惊喜和失望来的太快,反而对这个孩子没什么太大的期望。

    因为萧雨凤受了冲撞和惊吓,而且晕倒之后隔了很久才叫大夫,如果想要孩子的话,必须好好的调养一下,而且还要保持良好的心情,如果不然,可能还会流产,而流产的次数多了,就会变成习惯性的流产。

    同样的事情有的孕妇做了什么事都没有,而有的孕妇做了,孩子马上就会掉。

    所有人都一阵惋惜,倒是品慧一脸的吃惊,这个大夫是县城里面医术最高明的大夫,但是品慧原本觉得也没什么,现在看来他什么器材都不用,完全能和现代的西医相比了,而且还能担任心理医生,没看到每个方面说的头头是道吗?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大家都在关心萧雨凤,虽然说她到现在还没有醒,但是所有人全都坐在一边,小声的说话,一边担忧的看着她。

    没有一个人对品慧过来道谢,品慧也不在乎这些,谁知道第二天早上那个大夫又来了,原来是魏梦娴病了。

    所有人都没有太大的吃惊,毕竟魏梦娴身体不好使大家全都知道的事情,一天动不动就晕上几次的人身体能好?

    就是展老爷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妻子是个玻璃人。

    昨晚上她没有出现没有让任何人心中有疑问,就算是展老爷心中都吓的够呛,更不用说魏梦娴了,她肯定是晕倒了,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她哪天不晕上几次啊,展老爷都已经习惯了。

    不说他了,就算是魏梦娴的心腹齐妈,看到太太晕倒了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熟练的把人给接住,扶到了床上,轻轻的唤几声,发现她没有应答之后,看到外面乱糟糟的样子,自以为是明白了她的想法。

    她以为魏梦娴是想等到事情结束之后再清醒过来,所以到了晚上也没有叫人,等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才开始叫人,这一叫才发现魏梦娴根本就没有醒。

    齐妈把香喷喷的小米粥,爽口的小菜,香浓的熏肉等丰盛的早饭全都摆上桌的时候,香味全都已经飘了出来,让闻到的人食指大动,更别说昨晚上就一直晕倒,没有吃饭的魏梦娴了。

    “夫人,起来吃饭了。”齐妈温和的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

    她大着胆子推了推魏梦娴,轻轻一推,魏梦娴就顺着她用力的方向直接倒在那里了,这让她吓了一大跳,声音不由得尖锐起来了:“夫人!”

    她的声音虽然尖锐,但是引过来的人没有几个,谁让展家根本就没有几个管事的人呢?

    最后还是品慧过来了,不悦地说道:“到底再叫什么?一大清早的就不能安静一会儿?”

    看着魏梦娴好好的躺在床上不由得讽刺起来:“哈哈,夫人倒是好气度,身边人都这样了,还晕在床上呢。”

    魏梦娴本来就是一个柔弱的美人,保养的十分好的脸色有些苍白,所以每次脸红的时候,那种红色,就好像雪地上面的胭脂,诱人的很。

    而且她几十年来一直使用的就是这一招,从年轻的时候一直装到现在,除了品慧怀疑她,齐妈知道真相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齐妈颤抖着说道:“夫人是真晕了。”

    品慧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承认之前的每次都是装的?”

    齐妈怨恨的说道:“夫人现在都这样了,你还在这里幸灾乐祸的,看来夫人想的果然没错,你就是不怀好意,专门等着抓夫人的把柄,当年就不应该让你过门,你就是个灾星,要不然夫人也不会晕倒了。”

    “她又不是第一次晕倒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品慧上前在魏梦娴的人中上面狠狠的按按,发现魏梦娴根本就没有醒过来,眼皮子下面的眼珠也没有动。

    这肯定不是装的,品慧赶紧把手放在她的鼻子下面,感到下面有微微的气流,知道她还在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真的生病了怎么不叫大夫过来啊。”

    品慧赶紧去把昨天那个大夫叫过来了,仔细的问了齐妈,齐妈刚开始还不说,好像生怕品慧知道了打什么坏主意了,等到大夫过来的时候才说了昨天的事情。

    大夫皱着眉头说道:“夫人这是怒火攻心,越早发现越能即使的治疗,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晚上还有小半天的时间了,可能……”

    齐妈这边马上跪了下来:“大夫,求求你救救夫人啊,你想要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就是要我的命都可以,我愿意一命换命救夫人啊。”

    大夫被她抱着腿挣脱不开,心情不由得更加的恶劣了:“你不让开,我怎么开药方啊,而且我可不是阎王爷,不懂换命的法子。”

    “这么说夫人还有救?”

    “当然……”

    “那你刚才还这么说!”

    齐妈只听魏梦娴的,平时在展家谁的话都不服,但也没有人在意,全都认为她这是忠心耿耿,现在没想到她对着外人也是如此,马上就有人反感起来了。

    “你一惊一乍的还怎么让我说啊,我说的只是难办,又不是说不能治,再说了,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啊。”

    品慧皱着眉头说道:“大夫,那你赶快开方子吧,赶紧让夫人吃药。”

    老大夫写了一手的好毛笔字,不是在现代的时候医生写的那些除了自己人再也没人能看懂的草书,而是真正的楷书,让人看的舒服无比。

    写好方子之后,他才有心的说了一大篇的理论,反正在品慧看来,魏梦娴就是突发的脑溢血,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植物人,到底能不能清醒过来,谁也不知道,不过就是没死罢了。

    对于这个说法品慧能接受,但是齐妈可接受不了,直接骂道:“真是个庸医啊,开了方子治不好人,你说什么大话,开什么方子?滚出去,给我滚出去,我再换了大夫!”

    齐妈刚开始惊吓的时候,还以为魏梦娴是死了呢,没想到只是晕过去了,晕过去而已,这算什么大病啊,品慧请过来的肯定是个庸医!

    小毛病都让他看成大毛病了。

    齐妈看着品慧还不走,直接把人赶走了,还让自己信得过的人守着魏梦娴,自己亲自去找大夫去了。

    对于齐妈明摆着不相信自己的做法,品慧只是撇撇嘴,根本就没有说什么,自己虽然看魏梦娴虽然不忿,但还不至于对着一个生病的人下手。

    齐妈跑到外面又找了几个大夫过来,谁知道几个大夫过来之后看到魏梦娴的状态之后,根本连方子都没有看,转头就走了,这人要是醒过来了,也是中风,完全好不了,只能细心的调养。

    齐妈觉得这些都是庸医,最后花大价钱求神医,反而招过来几个跳大神的,魏梦娴的状态越来越糟糕,展家花了一大笔钱连一分都没有好,反而被骗了不少。

    这个时候纪天虹回来了,提议把魏梦娴送到上海的大医院里面看看,里面的医生都是全国都有名的,甚至还有洋大夫。

    展老爷心中对大城市有些畏惧,展云飞是想着上海什么都是好的,两人都同意把魏梦娴送到上海去。

    一辆车上最多能坐五个人,纪天虹带着司机,魏梦娴,展老爷和展云飞,根本就没有萧雨凤的位置。

    几个人去了上海之后,直接把魏梦娴送到了大医院里面,一个星期之后,魏梦娴还真的清醒过来了,就是有些中风,半边的身子都不能动,还需要人每天照顾。

    这就是一个小事,直接把齐妈叫过来就好了,展老爷被纪管家邀请在上海好好的玩玩,魏梦娴在上海的医院里面每天都要花上不少的钱财,最后展云飞只好带着阿超每次回到家中拿钱。

    到最后来回奔波的实在是太频繁了,展云飞不想回去,直接写信让萧雨凤往上面寄钱。

    萧雨凤本来还想跟着他去上海的,没想到竟然接受了这么个重要的任务,只好在家中开始筹钱。

    展云飞在上海用钱的地方非常多,展家人现在都过来了,所以必须买一套房子,魏梦娴在医院的费用,展老爷出门游玩的费用,展云飞需要创作结交人脉的费用。

    萧雨凤在家中辛苦的筹钱,还要满足各个股东的分红,她又不是什么爱低头示弱的人,最后实在是支撑不起来,只好一家家地卖铺子卖厂,甚至连展家的宅子都卖了。

    品慧也没有阻拦,看她把展家爱的宅子卖了,直接去了上海投奔自己儿子去了。

    到最后只剩下一个糖果厂了,这个厂虽然没以前赚钱了,但已经是最后的生意了,萧雨凤不想卖掉,就以这个厂子为抵押借了不少的钱。

    到时候了,萧家也没有把钱还清,借钱的郑老爷很快就把糖果厂给收走了,他经验老道,处事圆滑,所有人根本就没有怨恨到他身上,反而把展家和萧家给怨恨上了,郑老爷轻松的接收了糖果厂。

    他现在的野心也开始大了起来,不满足于这个县城了,展家都能往上海发展,那自己为什么不行呢?

    郑老板按照自己的方法管理厂子,换了很多人,毕竟怎么说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吗。

    展家找不到人,剩下的人就把火气全都发泄到萧家身上了,他们出去买东西的时候价钱都比别人贵,很多甚至买不到,根本就没有人想和萧家来往,门口也经常被扔垃圾什么的,甚至在一天夜里不知道被谁放了一把火,虽然萧家的人都逃出来了,但是家已经没有了,最后只好用剩下的一点钱去了上海,准备投靠展云飞。

    而展家的人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萧家人全都过来了,才知道展家什么都没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