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母亲13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母亲13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品慧摸不着纪天虹的来意,试探性的说道:“前面热闹的很,你才回来不和未来的新娘子好好聊聊,跑到我这个老婆子前面干什么?你们都是正好的年纪,肯定有很多的话题。”

    纪天虹的脸色有些难看,避而不答,反而说道:“云翔不在家吗?”

    “云翔怎么会在家里?之前啊,老爷把糖果厂的生意全都交给云飞了,他心中不痛快,干脆离家出走了,说要闯出去一番事业再回来,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对了,你不是一直在上海吗?见过他没有?”

    纪天虹的脸色有些僵硬,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没有,我没有听我哥说到过什么。”

    她说完之后开始懊恼起来了,自己来的时候准备的太不充分了,之前脑子里面全都是展云飞,现在被品慧这么一提,心中想起来了自己大哥在好像在上海见到了展云翔,两人现在的关系还不错。

    心中不禁开始怨恨起来自己的记忆力为什么要这么好!自己大哥也是,没事整天给自己添什么麻烦啊。

    “哦,是吗?那就算了,不过男人吗,就是在外面受点苦也没有什么,不过云翔就没有你哥哥那么好命了,还有你这个这么贴心的妹妹过来照顾他。你要是是展家的人就好了……”

    纪天虹听到这里心开始噗通噗通大声的跳了起来,什么意思?品慧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让自己嫁给云翔?是啊,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展家了,而且还不需要自己主动说什么,完全是对方要求的,面子上面也过得去。

    “你要是成为云飞的妻子就好了,也是展家的人,云翔的大嫂,你是个细心人,到时候肯定也会照顾到云翔的。”

    纪天虹的脸上刚绽放出了笑容,马上僵在了脸上,什么意思?让自己嫁给云飞?这真的不是在讽刺自己吗?

    “云飞马上就要和那位萧姑娘成婚了。”

    “所以我才急着把你叫回来啊。”

    “什么?是你写信叫我回来的?”

    “是啊,你从小就在我身边长大,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和云飞配的人就是你,本来啊,我还以为有人通知了你这个消息呢,后来我发现都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来,这才给你去了一封信……”

    “别说了,一切都晚了。”

    “晚什么晚?萧家那个姑娘就是会唱两个曲子,声音好听,把云飞给迷住了而已,你都不知道萧家害的展家到底赔了多少钱。”

    原来纪天虹也是个不通俗事的女人,但是自从之前在上海找到了云飞,在他身边呆了一阵子,都是自己管家之后,她终于开发出了自己这方面的技能。

    来自自己父亲的管家天分,如果她某一天没了什么去处,到别人家里当个管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到底是怎么回事?”

    品慧就把展家用萧家地皮做生意的事情说了一下:“你看看,云飞明明做生意亏了,但萧家还是要展家给钱,还是给什么分红,哼,咱们啊,一辈子都得养着萧家人了。看看,如果是你嫁给云飞还有这样的事吗。我看啊,那两个都不是什么善于理财的人,说不定没几年就把展家给败空了,到时候云飞肯定会想起你的好了。”

    品慧说的意味深长的,纪天虹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马上就觉得有道理起来了,之前在上海的时候,两人也算是在一起过日子了,颇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她知道云飞有才气,但就是不善于打理庶务,但是自己可以啊。

    当初就那么点钱,还有人过来讨债,还不全都是她出的面?

    想到这里她信心马上足了起来。

    品慧在旁边说着萧雨凤怎么配不上展云飞,而他们两个到底是多么的般配,虽然让纪天虹听的有些脸红,但也没有转身离开,可见心中肯定是喜欢听这些话的。

    更重要的是,平时根本就没有人对她说过。

    她母亲很早就去世了,父兄也不擅长感情的问题,魏梦娴更不用说了,怎么利用怎么来。

    她本来心中就不服气,心中根本就瞧不起萧雨凤,连最基本的先来后到的道理都不知道!

    她心中的信心越来越足,但毕竟也见过不少的大场面了,心眼也多了起来,并没有完全相信品慧的话,离开之后先去调查了一番,结果发现品慧说的还挺玩转的,事实比她说的厉害的多,心中才彻底的下定了决心。

    离云飞结婚还有两天时间,她又回去了一趟上海,毕竟她这次回来的太匆忙了,什么都没有带,这次再回来的时候,直接带了三个大皮箱,里面装满了自己的东西和礼物。

    一个人从省城的车站没办法回来,还是纪管家放不下心亲自去接了自己女儿。

    纪天虹的衣服都有好十几套,化妆品首饰更是不少,这可不是她乱花钱,而是在上海这些都是必须的东西,你没有这些东西别人在心中根本就看不起你。

    同样去参加宴会去了,别人身上都带着各种金银玉钻的首饰,你自己头上就扎个红头绳,让别人心中怎么想?

    这就好像别的男人都穿西装过去,你直接背心裤衩上阵,如果你是位高权重,金字塔上的塔尖的存在,别人可能还会夸奖你几句不拘小节,有魏晋风范什么的。

    当然了,至于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了。

    不过现在还处于需要巴结的状态,而不是被巴结的状态,别人不当面嘲笑你傻,而是背地里看不起你已经是给你最大的面子了。

    纪天虹的东西还算少的,但是这几天每天换一套衣服,今天穿旗袍,明天穿洋裙,后天又穿学生装,脸上画的妆,还有发型都不一样,让别人看的大开眼界,别人就是想这么整都没有东西啊。

    而且她带回来的礼品,虽然看着也不是很珍贵,但是上面的包装盒还有标牌什么的全都是洋文,立马让东西看了高档无比。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管家的女儿,是展家的下人,但谁也不敢瞧不起她了,反而对着纪管家开始恭维起来了,夸他生了一个好儿子,你看现在有出息的不行,要不然女儿回家一趟能带回来这么多的好东西?

    不停的有人围着纪天虹追问上海的事情,让纪天虹说的口干舌燥的,私下里和品慧抱怨不停,说这些人多没有见识,一件小事都惊叹不已,完全忘了自己第一次去上海的时候也是个乡巴佬,看什么都惊叹,嘴巴都合不上去。

    品慧笑道:“现在可是有不少人想去上海呢,想去大城市里面看看,哪怕是在那里玩两天呢?但是上海也没个熟人,谁敢去啊,要是有人组织大家一起去上海的话,就是让交钱肯定也有不少人会去!”

    品慧说的就是在现代已经十分流行的旅游团了,虽然现在自驾游也开始兴盛起来了,但是旅游团还是长兴不衰,毕竟人们心中都有点‘有熟人带着还是好一点的心理’。

    比如你想去上海迪士尼游乐园了,自己一个去,和报团去,后者肯定会省不少的事,就算中间花多点钱,照样有无数人愿意。

    在现代有无数的旅游团竞争着,生意还是很火爆,更何况现在根本就没有旅游团这个概念呢?

    如果有人做这方面的生意,肯定火爆无比。

    可别小看小地方的人,要让他们一辈子住在大城市里面,他们可能活不下去,但如果是去旅游一趟,很多人都愿意。

    就好像去五星级酒店住一晚,吃一顿豪华大餐,每天吃每星期吃肯定没这么多的钱,但一年去一次,三年去一次,五年去一次,八成以上的人都有这能力。

    纪天虹眼睛一闪,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可以和自己哥哥说一下,两人又说一会儿话之后笑着离开了。

    结婚的时候,其实最忙的肯定不是新人,展云飞没什么事就和纪天虹聊天,在他看来以前的那个小姑娘现在终于长大了。

    今天纪天虹穿了一身时髦的旗袍,看着展云飞在试穿红色的吉服忍不住说道:“如果你穿上西装肯定会更好看。”

    展云飞的眼睛一亮:“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啊,现在流行的就是西式的婚礼,新人就在教堂里面举办婚礼,浪漫无比,唉,我要是早想到就好了。”

    展云飞之前看着红色的吉服还十分满意,现在看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

    纪天虹犹豫的说道:“其实也不是不能这样办。”

    “怎么?难道你有办法?快说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来之前就给你们准备了洋人结婚用的洋服了,只不过看你们都准备了,就没有开口。”

    西装本来是打算送给展云飞的,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还留在自己那里,而且……自己还买了一套便宜点的婚纱,当时自己也没有什么念头,只是想着,西装总有一天云飞能穿上,那自己在无人的时候也可以穿一下婚纱,幻想一下两人穿着同一套的衣服。

    没想到现在倒是帮了大忙了。

    “真的?你快带我去看看,不了,我先去找雨凤,我们一起过去。”

    展云飞看着黑色的西服还有白色的婚纱没觉得有什么,人家洋人还有富贵人家结婚的时候都会穿这些东西,这东西在他眼中简直就是完美的存在,他迫不及待把西服穿在身上,他本来就是中等身材,西服又是定制的,贴身无比,还真是显得贵气了不少。

    可谁知道萧雨凤根本不想穿那个婚纱,手臂半个胸脯子都露出来了不说,而且头上还带着白布,脸色难看不已,欣赏不起来一点美。

    她强忍着泪水说道:“就不能穿那件刺绣的嫁衣吗?那都是绣娘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啊,我觉得比这件衣服看起来好看。”

    她的性子好,萧雨鹃就没有那么好的性子了,直接说道:“你们又不是办丧礼,有人死了,干嘛披麻戴孝啊,展云飞你别欺负我们没见识,那腰上头上不都是白布吗?不是孝布是什么?”

    展云飞好声好气的说道:“怎么是孝布呢?腰间的那是蝴蝶结,头上的是白纱,都特别能突出新娘的美。雨凤你先穿上试试,你如果穿上了,肯定会喜欢的。”

    一边的纪天虹看到展云飞这么温柔体贴的哄萧雨凤,萧雨凤心中还有些不情愿,脸色马上就难看起来了,嘟囔道:“真是没见识!”

    “你说什么呢?你就是看不得我姐姐和云飞这么好,你在他们中间掺和什么?合着他们不高兴你就高兴了不是?”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哼,我肯你姐姐也没有安什么好心,心中想什么自己不说,偏偏要妹妹说出来,云飞,既然新娘子看不上,这婚纱我就拿走了!”

    “好了,你们都别生气了,雨鹃,你怎么能这么说天虹呢?雨凤,你就试试吧,天虹,你也别太生气了,雨凤雨鹃是因为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东西,等到他们接受就好了。”

    纪天虹一听展云飞是向着自己的,马上心疼的说道:“云飞,我是担心你啊,你从来就没有什么想法,心中好不容易有了这一个念头,竟然没有人为你着想。别的我也不说了,反正如果嫁给你的人是我,我一定愿意穿着婚纱的,还要有伴娘伴郎。”

    展云飞顿时感动无比,一边的萧雨凤终于看不下去了,把东西扔下,直接跑了出去,展云飞这才回头发现,急忙追了过去,纪天虹刚想离开,萧雨鹃就和她吵了起来。

    随着婚礼的日子越近,展家的情况越乱,展云翔还写信回来说参加婚礼的事情,品慧根本就没有让他回来。

    展云飞上一次的婚礼都没有回来,这次还回来干什么?反正……哼哼,她是不看好这次的婚姻,说不定没多长时间就又散了,何必多认这一个亲戚呢?

    婚礼的当天,展家更是一团乱,展云飞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说服萧雨凤的,两人穿了两套结婚的礼服,一套是洋人的礼服,一套是中式的礼服。

    如果是在现代,新人都是这么穿的,就连婚纱照都是两种风格的,但是在这个小县城里面马上引起了轰动。

    这里的人连识字的都不多,更不要说接受一些新的观念了,新郎穿的黑色的衣服虽然有些古怪,但还可以接受,新娘穿的白色的衣服一点都接受不了。

    展家在县城里面请到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为了展示自家的财大气粗,甚至在外面连摆了很长时间的酒席,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只要过来说一句‘白头到老’之类的吉祥话就能美美的吃上一顿。

    大半个县城里面的人都过来了,都准备吃一顿好的东西,看到新人的中式装扮还没有说什么,看到新人西式的装扮全都嚷了起来。

    萧雨凤看着明明两人穿的都是古怪的衣服,其他人全都说自己,直接就受不了了,流着泪飞奔回萧家,回到房间里面关上门,任谁敲门都不开。

    展祖望和魏梦娴都认为新娘太小家子气了,婚礼还没有完成呢,新娘直接就跑了,展家算是丢大人了,而且更让人气愤的是展云飞为了哄新娘子,竟然直接住到了萧家。

    这哪儿是展家娶媳妇啊,这明明就是萧家招了一个上门的女婿好不好。

    展祖望说了几遍展云飞都没有听之后,马上把气撒到了萧鸣远身上,觉得是他不会教导女儿,两人几次见面都大吵一架,闹得不欢而散。

    魏梦娴更加的不满,她给儿子娶媳妇的原因就是让儿子以后别离开家那么长的时间了,能留在自己身边,现在算什么?自己想看儿子还得看别人的脸色?

    她不怪云飞想的不周到,怪的就是儿媳不懂人情世故!

    萧雨凤好不容易回展家一趟,发现展家都是对自己态度不好的人,自然再也不愿来展家了,而她不带着展云飞过来,更是让展家人不满。

    纪天虹参加完展家的婚礼之后,并没有留太久的时间,反而回到上海和自己的大哥商量起来旅游的事情。

    纪天尧到了上海之后才发现自己找工作十分的容易,但如果开公司的话就不行了,因为实在没有那么多的钱,要知道上海的物价可比县城里面贵了多少倍。

    虽然赚了钱,但远不如自己赚的多,而且他的梦想可是自己当个大老板,整天出入高档的场合谈生意就行了,繁琐的事情直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好。

    本来就有些不满足,现在听到纪天虹说带人到上海参观一圈再回去,让人掏钱的事马上就记在了心中。

    自己给人找酒店,参观什么还不是自己说的算?这一来一回到底需要多少钱,自己先算算,然后往上翻个十倍八倍的不就行了?

    自己当初来到上海的时候,还不是展云翔带自己来的?要不然啊,自己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当时心中的那份惶恐就是现在都没有忘了。

    纪天尧先设计了一个路线,然后核算了一下价格,再回到自己家乡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公开做起了生意,过来打听的人还真的不少,没两天就组成了一个十人的团体。

    纪天尧带着他们去上海住了一晚大酒店,每天吃的是上海地道的小吃,还去了几个明显是地标性的,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上海的地方,当然了这些地方参观都是免费的,然后集体照张相,再集合照一张,然后回去的时候人人称赞不绝。

    没两天又来了一个二十人的队伍,让纪天尧觉得这生意好做的无比,这还只是县城呢,不说全国了,就是一个省城的,能有多少这样的县城?每个人都来一趟吧,自己这辈子都能躺在钱上面睡大觉了。

    纪天尧做的生意越来越大,连带着他本来在县城都出名了,谁不知道纪天尧有大本事?谁想去上海了,只要花上一些钱,马上就能过的舒舒服服的。

    到后来纪天尧根本不出面做生意了,而是招了不少的人为他打工,自己在外面潇洒。

    纪天虹现在回来根本不用坐火车到省城,然后再回来了,而是直接有司机开着小汽车把人送回来的。

    第一次回来的时候,过来看小汽车的人人山人海的,想摸摸又怕大了力气把东西给弄坏了。

    这车是纪天尧的,反正纪天虹几个月才回来一趟,让她用一次也没什么。

    纪天虹每次过来都会带回来最新的消息还有一些时兴的礼物,平常的时候展云飞和萧雨凤正是情浓的时候,但这时就会专门过来和纪天虹说话,说实话,他到底还是放不下那个繁华的大城市。

    纪天虹知道他的爱好,让他把写好的文章都给自己,自己拿到杂志社里面看看能不能发表,第一次拿过去之后,杂志社的人根本就没有看上,但是纪天虹现在有钱了,不但不要杂志社的钱,反而会给他们一点钱。

    杂志社的人马上就动了心思,一份杂志版面那么多,这人写的东西只是一般而已,并不是不堪入目,如果花钱的话,占一点版面也没什么,更何况人家花的价钱还不低,马上就同意了。

    展云飞不知道这其中的隐情,看到自己的文章发表了,简直欣喜若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