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我的母亲12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我的母亲12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综合类型

    不过算了,无论老爷心中到底有什么想法,都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账房,做个闷嘴葫芦就好,当初展老爷不也是看中自己这一点吗?

    账房想了想又去找了夫人,说了账目的事情,还说展家的下人还有店铺里面做事的人很多,现在账上的钱已经付不起这个月的工资了,发薪酬的日子已经快到了,已经没几天了,现在得有个主人家拿个主意啊。

    谁知道他刚说完自己想说的话,魏梦娴马上就晕倒了,齐妈又在一边忙着喊大夫,房间里面忙的是鸡飞狗跳的,账房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边,站了半天也没有理会他,最后只好走了。

    晚上品慧刚吃完饭,就看到儿子铁青着脸回来,她急忙说道:“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吃饭了没有?”

    “没有,还吃什么吃?气都气饱了!”

    品慧一听他还没有吃饭,直接让厨房里面准备好热面,熬的时间非常久的高汤,揉的十分筋道的面条,再放上番茄还有鸡蛋,撒上几根生菜,一碗茄汁面马上就好了。

    品慧看着儿子把面吃完才开口问道:“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展云翔马上就把展老爷今天在厂里找到了他,不分青红在白的把他骂了一顿,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骂我这就是小事,我从小被他骂到大,我做的事情就没有他满意的,我都已经习惯了。可他不应该在那么多人的面前骂我,我在厂子里面就是第一人,他过来就打我的脸,我以后还怎么在那里混啊!”

    在展云翔看来,自己的尊严受伤比自己身体上的伤严重多了。

    不过他现在的情绪倒是好多了,没有之前刚进到房间里面的时候那么激动了。

    品慧轻轻给他摇着扇子笑道:“这就受不了了?往后还有你更受不了的事情呢。你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什么事?我刚回来。”

    品慧笑着把今天账房过来的事情说了出来,展云翔直接急了:“娘,您怎么还笑得出来啊,展家都这样了。我赶紧出去一趟。”

    “你给我回来!”

    “娘,到底还有什么事啊,等我回来再说。”

    “到时候再说就晚了!你乖乖的给我坐好,之前我一直夸你比你大哥优秀,你心中虽然高兴得意,但心中还有一点意思是想着,因为你是我儿子,所以你的一切在我心中都是最好的,我才夸你的对不对?”

    “哪儿有。”

    “你就是有,其实并不是这样,你就是最好的,所以我才夸你的,就好像今天这事吧,你看你听了之后,马上就想着事情到底要怎么才能解决。你那个大哥要知道了肯定会不耐烦,嘴上说着什么不在乎家产的事情了,是啊,不在乎家产就不在意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什么都不上心,在这一点上他给你提鞋都不配!”

    “娘,您说的太夸张了,应该不会吧。”

    “你看看你自己都不肯定,怎么才能说服别人啊。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如果你爹,你哥也想着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全都推到你身上,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展家的状况又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好的,这一时半刻的你急什么啊。”

    “说的也是。”

    品慧的话给展云翔吃了一颗定心丸,自己开厂用的钱早就还给展家了,而且还是几倍的还,现在自己把利润全都给截住了,但是展家有自己这点钱会更加的富裕,没有这点钱可不会穷下去,毕竟展家的产业其他还有很多呢。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可不是自己的原因,如果不是自己那个好大哥折腾来折腾去,展家怎么能没钱?话说这么会花钱除了自己大哥也没别人了吧。

    展云翔这么一想,心中就平衡了,本来想到上海避风头的,但又不放心自己母亲一个人留在家里面,只好装作不知道,谁要是一和自己说这事,自己就往大哥的身上扯。

    这态度愣是让展老爷没有法子,最后想自己先不提开源的事情,首先想着要怎么节流才行,不能让云飞再花这么多的钱了。

    云飞整天忙着自己杂志社的事情,让展老爷想找人都找不到,再加上魏梦娴一直在一边说云飞的好话,什么没经验啊,年纪小被人骗了,有才华但不会经营啊,反正每天都能找一个理由,展老爷的气也都消了。

    他也是个清高的人,恨不得展云飞能考一个状元回来,如果是在古代,能考上状元,在朝中为官,哪儿还用操心什么钱财啊,他后来甚至觉得儿子就是生错了时代,如果是在古代,哪儿还用得着他赚什么钱啊,只要有名气,别人都源源不断的过来送钱好不好。

    最后决定让云飞管理糖果厂,既然不会创业,那么守成总会吧。

    现在糖果厂日进斗金,什么都是现成的,什么都不用管,云飞只要挂一个名字就好,平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至于云翔?之前被云飞折腾的赔本的生意倒是能让他干干,如果能把这些亏本的生意也挣钱了,这才算是他有本事。

    展老爷觉得自己的主意很好,没看到很多大家族里面都是有才气的人清高无比,没有才气的人就打理庶务吗?

    他堵着展云翔直接告诉了他这个主意,而且阴沉着脸,打算如果他稍微的有些不愿意,那自己就呵斥他一顿,没想到展云翔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而且说道:“展家的家产我一点都不要了,你全留给我大哥吧,我自己出去闯荡就行了。”

    “你凭什么去闯荡?离开展家,你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展老爷不以为意地说道。

    “如果我能在外面闯出来名声呢?”

    “哼,连你大哥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你能做到?别在那里丢人现眼了!”

    “爹,在你眼中只有大哥是最好的,却不知道在我眼中他就是最没有出息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展家我也不会再管了,你想给谁就给谁吧。以后大哥要是捅破了天,你别让我给他顶着就行了!”

    展云翔冷冷的说道,然后直接走了,看着自己母亲有些欲言又止:“娘,这次我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呢,不过等到我这边稳定了,一定会接你过去的。”

    “你就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展家谁也不能让我吃什么亏。”品慧直接给儿子安心。

    展云翔留了一些钱给品慧,当天就去了上海,品慧拿着钱想了想除了藏在自己身上一部分之后,全都藏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任凭谁翻遍屋子也找不到。

    展云翔离开之后,魏梦娴第一时间就抖了起来,越发的瞧不起品慧,说话都不知道高了几个嗓门,原来品慧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也绝对不会去找她,现在呢,每天都去找她一趟,嘴上就说着孩子的事情。

    让品慧烦了直接刺她一句:“太太,云飞的好事又近了吧,他和萧家的姑娘处的不错,今年成婚的话,明年就能抱孙子了。”

    “萧家的女儿是不错,看着也挺有教养的,不过这事还得和老爷商量一下,毕竟云飞就是展家的接班人,他的另一半可不能含糊了。”

    “那您就快决定吧,大少爷一天到晚的往萧家跑,知道的是认为两人情深意浓,不知道的的还以为是萧家招了一个上门女婿呢。哈哈。”品慧大笑起来了:“还有啊,我看云飞娶了萧家的姑娘也不错,那萧家原来要什么没什么,小偷都不屑于过去,现在呢?萧家完全变了一个样,钱从哪儿来的?还不是大少爷给的?要不然怎么会赔那么多钱?不过这也没什么,萧家的就是展家的,两家未来就是一家人,何必计较这么多呢。”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萧家虽然不是多么富裕,但人家也是有名的书香门第,怎么会有你说的那事?”

    “太太,现在就咱们两个,咱们也不用藏着掖着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这人有才可不证明他就是一个财神爷啊,云飞虽然有点才华,但是在赚钱这方面一窍不通,干什么赔什么,要不是云翔之前开了厂子,展家现在还能不能那么舒服都是两说!萧家的人才华也很搞,可以和云飞相比了,但是赚钱的能力啊,他们就是半斤对八两,一个比一个差,萧家的情况你去问问就行了,别以为我现在在这里骗你,我也是好心啊,这才提醒你的,要不然我根本不会说这些话。”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魏梦娴在品慧面前十分的淡定,十分相信自己儿子,但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还是慌了手脚。

    在她看来自己的儿子当然有才华了,只不过是怀才不遇罢了,没有遇到懂得赏识他的人,所以才会连连失败。

    萧家如果穷的什么都没有,那就是没什么才气,完全就是骗人的,要不然怎么会没有人赏识他呢?

    魏梦娴没有注意到她对人对己完全就是两个标准,急忙让齐妈去打听消息去了,看看是不是云飞已经赚钱了,但全被萧家那个狐媚子给骗走了。

    虽然补贴娘家也算不上什么错误,但最多是吃肉的时候喝点汤,怎么能把肉整个给捞走呢?还让云飞挨了老爷一顿骂。

    齐妈在外面打听的非常清楚,回来对她说的时候,她又有些不相信了,决定亲自出门去打听一下,而且也不用打听什么,直接往一家大的酒楼里面坐一下,稍微的引一下话题,自然就有人把话题给接了过去。

    听到事实真相之后,魏梦娴差点晕倒,因为事实比齐妈之前打听到的更加的夸张。

    之前展云飞办印刷厂是占了萧家的地,还有一些萧家的邻居过来走关系,希望自己也能入一股,因为都是萧家介绍过来的,展云飞想也没有想的就全都同意了。

    结果印刷厂完全赔了,要知道县城里面识字的人都不多,更别说看报纸杂志了,展云飞这边是赔钱,但是给萧家还有其他人的分红全都没有少过。

    萧家就不用说了,是他喜欢的人的家,人家把地抵押给自己办厂,自己肯定不能辜负她,其他人全都是透过萧家的关系找到自己的,自己也不能辜负这些人。

    没有赚钱又怎么样,该给的钱照样给!

    这样怎么能不越赔越多?

    魏梦娴虽然不会做生意,但也知道生意肯定不能这么做,她不怪儿子想的不周到,只怪萧家,如果不是萧家的女儿勾引自己儿子,云飞怎么会对他们这么周到,肯定会先欠着这些钱。

    什么时候赚钱了,什么时候再还就行了!

    等到晚上云飞回来的时候,魏梦娴刚说了这事,就被云飞给打断了,说什么不能辜负别人的期望什么的,往魏梦娴气的半死,最后只好说道:“你之前领到家中的女孩是叫什么?雨凤是吗,明天让她来家里吧,让我也看看,让我们好好的说一会儿话。”

    对儿子不好说的话,她对萧雨凤可不会客气。

    等到第二天萧雨凤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答应的时候,却被萧鸣远给拦住了:“雨凤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去你家呢?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矜持才对。而且你家还没有过来提亲,雨凤就这么贸然的过去,萧家还要名声不要了?”

    在萧鸣远的心中,女儿就应该是教养的,虽然他清高无比,不通俗物,甚至有些迂腐,但从来都不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而且对爱情看的很重,妻子早早离世之后,从来就没有想过再找第二个人。

    在他心中自然女儿是最好的,自己很开明,所以同意展家的小子过来找自己女儿,但这不意味着自己是个随便的人,展家的小子过来追求自己女儿当然可以,但自己的女儿可不能随便去展家让他们任意的观看什么。

    听了萧鸣远的话,展云飞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感觉,反而兴奋的说道:“现在大城市里面的人都喜欢订婚,我和雨凤的事情先订下来也好,她以后随时可以出入我家了。”

    萧鸣远这才满意了:“这主意不错。”

    萧雨凤刚开始还有些恼怒,生怕父亲阻止自己和云飞见面,现在听到他这么说,心中的感激更盛了,怪不得大家都说家中有一老就相当于有一宝啊,自己可不会想的那么的全面。

    想到这里她本来有些急切的心也开始平静下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云飞,你看……”

    “你爹说的没错,我这就回去对我父亲说,他们一定会同意的。”

    展云飞一回来就对魏梦娴说自己要娶萧雨凤的事情,魏梦娴一听她没见到人不说,人家现在还反将她一军,但她对儿子向来是百依百顺的,只好推辞说道:“云飞,你婚姻大事向来都是你爹做主的,还是先问问你爹吧。”

    等到展老爷回来了,展云飞迫不及待的说了自己的婚事,展老爷想着萧鸣远也有些才气,而且名下的土地也不少,更何况儿子也喜欢,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

    得到父母的同意之后,展云飞不顾现在天色已晚,又往萧家跑去,希望自己的爱人能第一时间得到这个好消息。

    一群人在院子里面大呼小叫的,是个人都能听到,品慧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之后,马上给远在上海的纪天虹去了一封信,这么好的消息,她怎么能不知道呢?

    魏梦娴看到自己拦不住什么,马上又‘病倒’了,心中还想着没有了她主持大局,看展家怎么迎娶新媳妇!

    谁料想展老爷看着展家没有多余的钱了,想着下个月糖果厂的收益会回来了,到时候就会有多余的钱了,还是到时候再办婚礼吧,能够体面一点。

    到了展云飞结婚的日子,展云翔在上海没有回来,纪天虹倒是急匆匆的回来了,她现在一副摩登女郎的打扮,因为现在年纪不大,身上穿着洋裙,头发微微烫了一下,然后用一个大蝴蝶结束住,脸上还有着淡妆,在上海已经够朴素了,但是在这个县城里面还是洋气的不行。

    “你……你要结婚了?怎么也没有对我说一声?”

    展云飞第一眼就被她的打扮给惊艳住了,而且她的这副打扮又勾起了他对上海的向往!

    要知道他之前在上海办杂志的时候,虽然每次都是赔本,也会卖掉一两本,别人至少会看看他写的到底是什么。

    但是在这里呢?他办的报纸杂志根本就没有人看,人家不是嫌弃他写的不好,而是根本就不识字!这个县城完全就不是什么理想之地。

    现在看到纪天虹这一身时髦的打扮,马上想起了上海的纸醉金迷,风流倜傥,灯红酒绿,一时之间倒是怔起来了,在外人看到倒是展云飞看纪天虹看的有些痴了。

    萧雨凤有些委屈,咬着嘴唇不说话,眼圈微红,眼泪有些欲滴未滴,萧雨鹃看到姐姐这个样子,马上冲了出来说道:“展大少爷,这个女人是谁啊,怎么看你的眼神就好像看什么负心汉一样?难道你除了死去的前妻之外,还有别的相好的?要委屈也是我姐姐委屈吧。”

    展云飞这才看到萧雨凤眼泪欲流的样子,急忙慌了手脚:“雨凤,你到底怎么了?别哭啊。”

    “我没有哭,更没有感到什么委屈的,只是想着,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会不会不想和我结婚了?”

    “怎么会呢?我真是恨不得现在那个日子就来了。”

    “那就好,这个姑娘是谁啊?看模样大气的很,难道是你以前在上海遇到的人?”

    “什么啊,这是天虹,以前管家的女儿,就是伺候我的,前段时间她哥哥去上海做生意,她跟着去了,现在肯定是知道我要结婚了才回来。”

    “管家的女儿?哼,你家对下人还真好啊,这下人比千金大小姐还大小姐呢!”

    “管家的女儿?”

    萧家姐妹两个人语气虽然不一样,但明显都不相信。

    “是真的,天虹你也过来,我还没有给你介绍呢,这是雨凤雨鹃两姐妹,雨凤是我爱人,再过几天我们就成婚了,你回来的正是时候,你们都是女孩子正好能说上话。”

    展云飞一脸热情的说道。

    两个女人淡淡的打了招呼,彼此都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随口找了借口就分开了,纪天虹回到自己原来的房间里面,终于开始大声的哭起来了。

    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明明是和大少爷一起长大的,但是大少爷现在都娶了两个妻子了,眼中愣是没有自己的存在!

    大少爷要结婚,纪管家忙的团团转,纪天尧在上海根本就没有回来,纪天虹快哭了半个小时了,愣是没有人过来劝她什么。

    一个人越是胡思乱想,就越会钻到牛角尖里面,纪天虹一心想着自己只要留在大少爷身边迟早他会看见自己的,猛地想起了之前大夫人对自己说的话。

    自己的年纪迟早就会大了,迟早不能留在展家,如果非要留在这里,肯定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既然这样的话,她嫁给展云翔不失是一个好主意。

    想到这里她擦干眼泪去找品慧,嘴上说着是看望她,其实空着手什么都没有准备,品慧看着都替她觉得有些尴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