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的母亲11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的母亲11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魏梦娴没有了炫耀的对象,只好对展老爷说,展老爷心中本来只有点期望,谁知道妻子每天都对自己说儿子又干了什么,怎么样有魄力,让他的期望也多了起来。

    虽然对他连着花钱心中有些不高兴,这都超快了展云翔刚出建厂的时候的花销了。

    要知道展云翔当初是建厂,直接免费问别人要回了土地,那都是死账,不能要回来就算了,能要回来自然最好。

    展老爷还不知道到现代又催生了一批讨债公司,专门替别人要死账,比例高的很,几千万的账要过来就能获得几百万,没有本事的人根本就别想干这个活计。

    土地,收拾装修什么的都是当地人干的,展云翔提出来的条件诱人的很,不但让他们到厂里面做工,而且还有分红,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生怕展云翔把厂子搬走,又有多少人在大肆的吹嘘自己当初多有先见之明。

    真正花钱的就是买的机器,而且当初厂子小,后来又买机器的钱,全都是这钱赚出来之后买的,真正算起来从展家拿的钱并不少。

    这和云飞的情况完全不同,云飞打理的那个酒楼就在县城的繁华街道上面,本来停业休整就是损失,而且还是大修特修,损失更加的惨重。

    要不是心中本来就对儿子有期望,而且妻子还在一边吹枕头风,展祖望马上就心疼的让停下来了。

    展祖望干脆眼不见心不烦,等到两个月之后,酒楼终于重修好了,展老爷心中才高兴了一点,只可惜一个月过去了,酒楼的生意一般,和原来没什么差别。

    展老爷心想着再等等,两个月过去了,生意还是没有起色,等到第三个月还是没有起色的时候,展老爷终于等不下去了,亲自去酒楼里面看看。

    一看酒楼装修的不伦不类的,不过东西还都是好的,最中间有一个大台子,上面正有两个女子在上面唱曲,下面的人有人在吃饭,有的在喝茶,就是有些怪异。

    他可是去过郑老板的酒楼里面,那真是热闹的很,连什么台子都没有,人就站在前面唱歌唱戏,叫好的,赏钱的不知道有多少,整个酒楼里面的气氛热闹无比,更是带动了不少的客流。

    自己这里怎么这么冷清呢?

    这时一个喝酒喝多的人站了起来:“嗯,唱的真不错!打赏!台上的小娘子过来喝一杯!陪我喝一杯我就多出一个大洋,而且还会和你们老板说说,这就是你的!”

    说着就掏出了一把大洋,放在桌子上面的时候,声音悦耳极了。

    展老爷心中这才高兴起来了,对嘛,酒楼里面就应该这么热闹才对,谁知道台子上面的女人马上冷了脸:“这位先生请自重,我是不喝酒的。”

    她这话说的已经很不客气了,谁知道还有更不客气的,她旁边那个女人更是个暴脾气:“喝什么喝?也不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也有这么大的脸?想找陪酒的人直接去找那些不要脸的去!我们可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

    展老爷一听这话,心中有些恼怒:这丫头到底是怎么说话的?这不是连累自己的酒楼吗?

    云飞也真是的,到底从哪儿找来的卖唱女啊,这么没有礼貌?这卖唱女就在这里卖唱几天,然后走了,那被她得罪的客人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可是会找到这里的,到时候找酒楼的麻烦,那不就是受了无妄之灾吗?

    展祖望知道此时的最好解决方法就是自己以老板的名义出面赔罪,化解这段矛盾,但他向来是个清高的人,做事没有郑老板那么的圆滑。

    要不然也不会在酒楼的方面那么清高了,郑老板可以端着酒杯和客人赔罪,可以让卖唱女给客人赔罪,甚至可以直接免了客人的花销,但是自己可不会这么做,因为这么做简直就是丢了他的脸!

    展老爷此时希望儿子能站出来,为自己解决这件事,然后自己再小小的斥责他一顿:那客人是什么东西啊,也值得你给他赔罪?那个卖唱女直接把她赶走,她就是灾星!酒楼里面就不应该有这样的人!

    谁知道他的愿望马上就实现了,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他只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局。

    展云飞是马上就跳出来了,他本来就坐在最前排,中间最好的位置上面,听到客人这么说,马上跳了起来:“住嘴!你这么能这么唐突两位佳人?雨凤,雨鹃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

    “姐,怎么可能没事?这人就是在侮辱我们!姐夫,你可要给我们报仇!”

    “雨鹃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姐夫?也不怕别人笑话!”

    “什么笑话?雨鹃说的是实话!还是你不愿意?”

    “傻瓜,我怎么会不愿意?我当然愿意了。好啊,你在故意逗我说的对不对,你们两个竟然合伙欺负我,我不来了!”

    萧雨凤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害羞的红色,几个人就在那里打情骂俏,在一边被忽视的客人脸色马上就涨成猪肝似的颜色了,一下子就把自己面前的桌子给掀翻了,大吼道:“你们是什么东西,竟然敢瞧不起我!爷爷我今天非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不成。”

    萧雨凤受惊了似的直接倒在了展云飞的怀中,云飞大气的吼道:“阿超,把这个狂妄的人给我抓起来,打他一顿,把他扔出去,我们酒楼永远不欢迎他!”

    酒楼里面马上就狼藉一片,所有的客人忙着尖叫离开,饭钱酒钱是别想收到了,但也有几个人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不慌不忙的喝酒,甚至还去捡别人掉下来的大洋。

    几人互相调笑的话,更是让展老爷气炸了肺:

    “正好,今天又赶上了一出,吃饭喝酒又不用花钱了。”

    “是啊,还免费看了一场大戏,还有钱捡呢。”

    “哎,最近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少了,只有外面的人才会不知道情况这样闹,咱们本地的人都知道了,谁都不会过来闹了。”

    “展老爷也不知道到底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展大少这个样子,如果把所有的产业都交到他手上,到时候肯定还有大大的便宜占呢。”

    这些话让展祖望听的脸色发红,上前就大吼一句:“你们都在干什么?全都给我停手!”

    奈何场面实在是太乱了,根本就没有人听到他说话,这让他感到尴尬的同时,更加的愤怒了,而且生平第一次觉得展云飞比他这个做老子的还要威风。

    自己向来就是独来独往,身边也没有跟着什么人,但是儿子带着保镖,威风大的很啊,等到阿超把人丢出去,场面平静下来了,才有人看到展祖望。

    展云飞刚想惊喜的过来,展祖望冷冷的丢下一句:“还不赶快把这里收拾干净?有什么事等到回家再说!”

    他回去之后,看到魏梦娴就吼道:“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魏梦娴被他这么一说,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正纳闷着呢,儿子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两个不认识的女人。

    看着儿子时不时的护着她们的举动,她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心中也开始有了不详的预感。

    “云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你爹气冲冲的过去了。”

    “娘,没事,事情只要说开就好了,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姑娘。”展云飞开始介绍起萧家姐妹来了。

    两人也脸红着给魏梦娴打招呼,尤其是萧雨凤,心更是不停的跳,她本来已经有准备见云飞的父母了,但是没想到机会来的竟然会这么突然。

    萧家姐妹的礼仪都十分的好,魏梦娴本来最喜欢的就是这样有规矩的女孩子,但现在心中正想着儿子的事情,仓促的打了招呼,然后急着问云飞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是一些误会。”云飞把今天的事情说了出来,在他的言语中,主角自然就是自己了。

    萧家姐妹遭到恶客,所以自己出来主持正义,至于其他的酒楼里面有了多大的损失啊,萧家姐妹的脾气到底有多大啊,本来酒楼里面有卖唱女,而且十分擅长讨好客人,但愣是被想要赚一些钱的萧家姐妹给挤走了,这些日子以来萧家姐妹到底遭受了多少次调=戏啊,展云飞又有多少次的英雄救美的举动,展云飞统统忽视了。

    等到他说完,魏梦娴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原来是这样,放心吧,你爹肯定不会真的生气的,肯定是嫌弃你太鲁莽了,真是的,你身边只跟了一个阿超,他保护不急得话,你还可能会受伤,下次可别那么的冲动了,走吧,我也去劝劝你父亲。”

    魏梦娴刚走到客厅的时候,一个茶杯就砸了过来,吓了她一大跳:“老爷,你到底怎么了?刚才的事云飞已经对我说了,事情可不在他啊,都是那些刁钻的客人不好。”

    “你啊根本就不知道之前的情况,酒楼里面的生意本来还好好的,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还好我今天没事的时候去看了看,发现了这事,要不然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知道呢。”

    “老爷,云飞之前根本就没有接触这方面的事情,你得给他时间。”

    “时间,时间,这都多少月了?马上都小半年了,之前云翔除了第一个月在搞建设之外,剩下的时间每月都赚钱,你再看看他!”

    “爹,我早就说了,赚钱根本就不是我的意愿,我本来就是写小说的,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想不到我的父亲也成了一个惟利是图的小人!”

    云飞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转头就走,萧雨凤连忙跟上,倒是萧雨鹃有骨气的喊道:“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云飞的为人就为难他,要不是他我们姐妹两个早就走投无路了,他那么好的人,你们竟然这么为难他,原来我还想着生下他培养他的父母是多么伟大的人呢,没想到今天一看,真是让人太失望了。”

    她说着又跑了出去。

    魏梦娴焦急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刚准备喊什么,马上就晕倒了,一边的齐妈赶紧护着她:“太太,你怎么了?来人啊,太太晕倒了。”

    房间里面就剩下了展老爷一个人,他望望四周,突然觉得有些凄凉,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做错了。

    云飞本来就不是干这一行的人,自己这么逼他,弄得所有人都不快乐,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吗?

    等到萧雨凤劝好展云飞回来的时候,倒是展老爷首先低头了,品慧马上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案例给儿子讲了:“看到了吧,如果你做生意和你那个大哥一样,哼,不把你赶出家门就是好的了,怎么还可能让你爹首先给你道歉?”

    展云翔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反正我早就知道了。”

    “那就好。对了,天尧在上海还顺利吗?”

    “那小子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当然了,比我差的还是太远了。”展云翔扬起鼻子说道。

    “那就太好了。”

    展云翔看到母亲笑的有些诡异,有些好奇:“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品慧摇头不语,纪天尧混的越好,那纪天虹的身价越高,现在谁都看出来展云飞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料子,那只能寄希望于未来的儿媳了,看看到时候展云飞会娶谁!

    品慧虽然和展家没什么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但是心中的念头和所有普通的母亲一样,你看不起我可以,不能看不起我的孩子。

    展云翔现在给展家做牛做马的,没有落得一声好,反而是那个整天无所事事,就会花钱的展云飞是个宝贝蛋。

    这样偏心的父母她也见的多了,心中更不会难受什么的,但肯定要反击,展老爷他们越宝贝展云飞,她就越宝贝展云翔,谁也别看不惯谁!大家都是半斤对八两。

    展云飞回来之后,再也没有提做生意的事情,随便他想管什么就管吧,每天就是出去和萧雨凤游玩,但是一直在外面照顾自己哥哥的纪天虹每月都会给他寄信,现在还开始寄上海那边的报纸和杂志了。

    展云飞看着这些东西,又想到了自己之前的创业,又想到了之前没有发表的得意文章,心中又升起豪情壮志起来了,他想在家乡办杂志!

    而且这样也能省下来不少的钱,起码没有人敢收他的房租什么的,至于印刷厂什么的,自家也可以建一个,到时候不光自己能用,还可以拉些别人的生意。

    他说干就干,还有些懊悔自己怎么没有早想到这个主意。

    这次他的行动快了不少,因为手中有钱,又是自己的兴趣,他把自己的这个念头一说,大家都叫好,展云飞的行动向来不会保密。

    而且他第一个就告诉了萧雨凤,萧家人知道之后,其他人都知道了,知道展云飞决定建厂之后,所有人的心眼都活动开了,现在建厂赚的多啊,没看到展云翔那个长,现在里面的那什么股东都富成什么样了吗?

    如果他们也能在这里投一份子,然后坐等分红,那肯定会富得流油啊。

    糖果厂之前的模式又开始被谈了起来,现在仍然有很多人想要在里面入股,但是因为展老爷不想再扩大生产了,展云翔的心思也不在这里了,所以就没有接受这些人的注资。

    原来的股东自然也高兴的很,股东多了,那分给他们的钱不就少了?

    现在一听又要开厂,所有人都想在里面参合一股,虽然说印刷厂听起来有些高大上,县城里面不识字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以前大家也没有觉得糖果厂能赚钱啊,这东西不就是给小孩子吃的吗?没想到竟然会这么赚钱。

    当初就没有人看好那个糖果厂,现在这个印刷厂他们虽然不是很懂,但应该也不错吧。

    谣言越传越烈的时候,萧家姐妹也开始动心了,她们家可没有什么钱财,之前父亲病了,她们连看病的钱都没有,还是展云飞帮了她们,让她们去自己的酒楼里面卖唱,可是两姐妹天生丽质,不知道被调=戏了多少次。

    卖唱的主要收获就是客人的打赏,现在她们却没有这一项,因为如果有打赏的人明显就是心机不纯,全都被展云飞给赶走了,要不是展云飞给她们发工资,她们肯定都挣不过来钱。

    现在一听这消息,很快也打定主意想要在印刷厂里面投资占用股份,然后坐等分红。

    只可惜萧家没有什么钱,最后把主意打到了自己家的土地上面上。

    对啊,她们可以让展家把印刷厂建到自己家里啊,而且寄傲山庄的面积非常的大,印刷厂肯定占用不完,她们可以把家往旁边搬搬啊。

    萧雨凤把自己的念头一说,很快就就得到了展云飞的同意了,把印刷厂建到了萧家的地盘上面,马上给她分了股份,其他人也闻风而动,很快给展云飞说好话,想往里面投钱,也想分一些好处,展云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奉承。

    他之前那么的努力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要得到别人尊敬的目光?就好像一些文学大家一样,被政府人士高薪聘请担任官员,任凭他们怎么骂,也要笑着接受,金钱,名誉,地位什么都不少。

    展云飞把钱全都收了,然后开始建厂,自己又投到了文学创作之中了,而且从纪天虹给他带来的那么多报纸和杂志上面,他又得到了灵感。

    写了两篇文章之后,又找了之前自己写的几篇文章,再摘录一下一些时事新闻,正好能凑成一份报纸,等到印刷厂成立之后,马上就印了一批报纸开始发售。

    展祖望早就习惯了大儿子花钱如流水的样子,现在干脆就是眼不见心不烦了,随便他折腾,反正展家倒不了。

    没想到才两个月不到,账房就苦着脸说账上已经没钱了,让展祖望有些不敢相信。

    “展家竟然没有钱?你别开玩笑啊。”

    “老爷,这么大的事情我那儿敢开玩笑啊,这是账目您可以看看,我绝对在中间没有贪过一分钱啊。”

    展祖望拿过来账本,上面一笔笔红色的支出让他看的头晕目眩的,大眼一扫就能看见上面一连串的零:“怎么会这么多笔?你确定没有多写几个零?”

    红色的全是支出,黑色的收入根本就没有多少,相比之下更加的惊人。

    “这钱都是怎么花出去的?我记得我并没有花过那么多的钱啊,展家好像也没有什么大支出。”

    账房小声的说道:“您忘了?大少爷做了那么多的事,每一笔都要花钱啊。之前改造酒楼的,营业的时候不但没有赚到钱,还赔给客户不少的钱,酒楼到现在都是亏本的状态,还有办杂志社,建印刷厂,现在东西全都卖不出去,已经半年没有见钱了。”

    “糖果厂的利润呢?全补到上面不就行了?”

    糖果厂的利润很大,差不多能弥补亏空,自己家有其它的产业赚的钱就行了。

    账房的生意更加小了:“云翔少爷也没有拿钱回来。”

    “什么?他没有把钱拿回来?那个逆子竟然花那么多的钱?我现在就找他问个清楚!”

    账房发现他有些不明白展老爷的想法了,现在应该找的不应该是大少爷吗?二少爷花钱虽然厉害,但可没有花家里的一分钱啊,大少爷没挣一分钱不说,花的全都是家里的钱,老爷该不会是口误了,说错话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