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的母亲10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的母亲10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萧家姐妹两个都是正好的豆蔻年纪,两个人都十分的美貌,而且有一个好嗓子,但是展云飞更喜欢姐姐一点。

    因为萧雨凤十分擅长倾听,当自己说起在上海的事情的时候,她眼中满满的都是崇拜,说起话来十分的温柔,真真是一朵善解人意的解语花。

    相比之下妹妹萧雨鹃性子就有些泼辣了,说话快言快语的,什么问题都敢问,什么话都敢说,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辣椒。

    几人的对话情景常常都是:

    展云飞:你们知道,上海那地方洋人很多,还有租界,十分的漂亮。

    萧雨鹃:什么嘛,那地方有我们寄傲山庄大吗?有这么漂亮吗。

    展云飞:(笑而不语,两者根本就没有对比的可能性好不好。)

    萧雨鹃: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是瞧不起我们山庄的意思?

    萧雨凤:好了,好了额,雨娟,你别那么霸道好不好,展少爷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永远都是萧雨鹃和展云飞两个人在吵嘴,萧雨凤在一边劝解人,阿超就在一边傻笑,这个模式不但没有让展云飞厌烦,反而让他觉得他们无比的有共同语言。

    因为他就像话本里面的书生,萧雨凤就是话本中的千金小姐,萧雨鹃嘛,就是那个快言快语的丫鬟,虽然口直心快,说出来的话有时都带着钉子,但说出来的话都是在为小姐着想。

    一来二去的,展云飞和萧雨凤马上有了好感,展家和萧家又不像原著里面有仇,两者马上顺理成章的成了情侣关系。

    而且萧鸣远对展云飞也很看好,毕竟两个人都是文人,现在说起话来也有中惺惺相惜的感觉。

    展云飞没有对家里人说自己的感情故事,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最主要的事情还是现在萧雨凤的年纪还有些小。

    在原著中他离家很多年才回来,现在他离家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回来了,萧雨凤的年纪也比原著中小了好几岁,不过这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感情。

    而且两人比原著中更加的幸运,展云翔也没有逼着萧家去还钱,没有烧了寄傲山庄,萧鸣远更没有去世,两家人也没有什么阻碍。

    品慧在展家呆不住,展家不可能让她去上海闲逛,她就在县城里面逛,她有意往萧家的寄傲山庄那里逛,没两趟就发现了展云飞和萧家大女儿的事情。

    她没有去结识什么萧家人,而是和纪天虹更加的亲密了,每天都要找纪天虹说话,两人现在又没有什么冲突,品慧逛街的时候又带着她,不停的对她说些知心话,纪天虹对品慧的好感也在慢慢增加。

    甚至忍不住对她说了自己的烦恼:“我哥一个人去了上海,也不知道习惯不习惯。”

    “怎么不习惯?他之前跟着云翔不知道去了多少次,怎么会不习惯?可能就是会累一点罢了。你别看云翔现在这么威风,刚开始的时候他有什么啊,完全就是一穷二白,你都不知道吃过多少苦。不过每个人都是这样,创业初期哪儿能不累呢。”

    说着品慧大夸特夸当初展云翔的困难,什么忙的连饭都吃不上啊,瘦的皮包骨头了,浑身都劳累,看着老了不少啊。

    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么夸张,在品慧心中什么都没有儿子的身体重要,每天都让他无论多忙,吃饭一定要吃好,不能随便凑合,睡觉更是要舒服,更不能凑合,随便往什么地方一躺就好了。

    纪天虹刚开始听着还有些不以为意,觉得没有品慧说的那么夸张,毕竟她跟着展云翔的时候,展云翔过的潇洒的很,跟着他在上海的日子对自己来说就是梦幻一般的日子,人上人的生活也不过如此了。

    但随即一想,也是,展家的根本就在县城里面,展老爷根本就没有去过上海,这一切当然是展云翔自己闯荡过来的,她跟在展云飞身边的时候,自然吃了不少的苦,也知道在大城市里面的不易。

    云飞只是创办了一个杂志社就累的不行了,云翔办这么大的厂子,谈那么大的生意,自然更加的辛苦,而且两个人累了还可以回展家,自己大哥呢?

    她不禁说道:“我真想去我哥那里看看,帮帮他。”

    品慧连连点头:“你这样想就对了,你爹年纪也大了,你哥现在这么辛苦,你可不是得好好的看看他吗。他这都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吧,他不回来你可以去看他啊。”

    纪天虹一想,云飞现在已经回到展家了,自己也不用整天跟着他了,展家照顾他的人多的是,而且他整天在外面管生意,自己也不好每天跟着他。

    在上海的时候她整个人忙的团团转,现在猛地闲下来了,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了。

    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猛地被品慧一说,她马上心动起来了,而且她十分了解展云飞,他虽然有才华,但在钱财上却很糊涂。

    想想之前他明明写了好文章却因为交不起印刷厂的钱,所以不被刊印,她就替大少爷恼火的慌,如果哥哥真的成功了,如果自己成了富商之女,那不是随意的可以支撑云飞的花销了?自己绝对不会向他父母那样管着他。

    她越想越激动,恨不得马上就去上海。

    回家家中,她稍微的收拾一下,对纪管家说了自己的打算之后,纪管家也没有拦着她,纪天虹当天就走了。

    晚上展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展云翔照例汇报了一下自己最近的业绩,虽然利润不少,但展老爷不是十分的满意:“这么才这么一点?比之前少了快一半了。”

    哼,可不是嘛,那一半的利润被自己给抽走了,展云翔装作焦急的说道:“在大城市里面做生意就应该维护好人际关系,有很多钱都被用作打点了。”

    展老爷一听,心中也有些犹豫起来了,自己在县城这里做生意都需要打点,更不用说在大城市里面做生意了。

    更何况大地方的人胃口更大,心中正心疼这些钱的时候,就听到自己大儿子义正言辞的说道:“打点什么?做生意就要靠诚信!凭自己的真本事,打点算什么!你生意做不大就是因为产品的质量问题,如果你把心思放在这上面,别想着讨好别人,你那个厂子早就做大了!”

    “不过糖果厂就是卖糖果的而已,都是一些小孩子吃的东西,这些能卖上什么价钱?哄一哄孩子就行了,对国家对人民都没有一点用处!所以说还得写文章!写那些震耳发聩的文章,引起别人的共鸣!”

    展云飞说的口若悬河,没一会儿就把话题转到自己得意的文学方面去了。

    展老爷看着自己这么大气的儿子连连点头,魏梦娴虽然有些听不懂儿子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看着儿子这么意气风发也十分的自豪。

    倒是展云翔满脸的黑线,大哥这么天真就算了,其他人竟然还十分敬佩他,难道就没有觉得他的说法和人生的实际操作有些不符合吗?

    展云翔不明白什么事原著,他只是觉得父亲的心偏的已经没边了,不管大哥说什么就是好,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好!

    他有些不怀好意的说道:“原来大哥心中有这么大的志向啊,这些天也不知道你在县城里面看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看中的东西?准备做什么生意呢?”

    展云飞马上不悦了:“我心中可没有想着展家的财产,自由和快乐才是我向往的!如果让我做的事不快乐的话,赚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那什么是你感觉到快乐的事呢?你总得有个目标吧。”展云翔现在已经历练出来了,不管别人把话题扯到什么地方,他总能揪住重心,再把话题给扯回来。

    如果这点本事都没有,他还怎么做生意啊,更别说什么混的如鱼得水了。

    “我想先管着茶楼。”展云飞有些犹豫的说道,他现在可没什么目标,虽然还想办杂志社发表自己的文章,但是苦于自己没有伯乐。

    上海那么大的地盘,人那么多,没有一个可以赏识自己的,更别说这个小县城里面了,识字的人都不多,哪儿有理解自己的人呢?

    既然自己的最爱已经没有了,那就选择其他人的最爱吧,萧家姐妹有一副好嗓子,而且现在正急着想要赚钱,自己到时候可以让她们到自己的酒楼里面卖=唱。

    他刚说出来,魏梦娴就皱起眉头,展家是有酒楼,但是没有郑家做的好,这个酒楼虽然也挣钱,但在展家的产业中只能说是一般而已,她早就看中几个能挣钱的铺子,还没有为云飞打算,今天他就说了这一出。

    她刚想表示反对,转念一想这样也不错,先干这一个,等干出一些成绩之后,再干其他的,慢慢的往有钱的生意上面调整。

    想到这里她也开始劝了起来:“老爷,我看云飞这个想法不错,你看呢。”

    展老爷也十分的满意:“不错,是个脚踏实地的主。我就把名下最好的酒楼交给你吧,哼,也让那个姓郑的看看,我展家在这方面也毫不逊色!”

    小说中出现某个顶尖人物往往都不是一枝独秀,就好像f4,乔峰慕容复,工藤新一,服部平次一样,虽然在剧情中有所侧重,其实谁谁更胜一筹,但是在普通人的眼中,他们就是并称的,只能是平手。

    县城里面就是郑家和展家的天下,虽然看文章的人自然知道,展家才是主角,但本土居民都认为两家就是并称的,地位就是一样的,谁也压不到谁。

    但是当事人显然不是这么想的,郑老板不是这么想的,显然展老爷也不是这么想的。

    魏梦娴马上就有些不满意了:“老爷,你在说什么呢,云飞现在才刚开始干这些事情,你就给他定了这么大的目标,他要是压力太大了怎么办?本来可以干好的事情有可能就出了问题了。”

    余光看到了悠闲的品慧母子马上就好像不经意的说道:“云翔刚开始回来的时候您可没有给他定什么目标啊。”

    “夫人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品慧马上就不满了:“云翔的情况能和云飞的情况一样吗?那个时候云飞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根本就不在乎展家!他怎么也不肯回来,云翔也在外面上学好不好,马上就回来了,当然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哼,也不知道大少爷在外面学了什么本事,你选一个感兴趣的,正好让我们都看看,到底是谁一个月挣得多!”

    她说着就搂住了自己儿子笑道:“也不是我小瞧大少爷,论读书大少爷是第一,云翔怎么也比不过你,但是论起赚钱你可就不如云翔了,哈哈,这也没事,你读书好,我们都服气,现在云翔能赚钱,你们服气就好了。呵,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没有什么状元可考!”

    她句句都朝着魏梦娴的心窝子刺,让魏梦娴恨的牙痒痒的,本来品慧是她最痛恨的敌人,但是现在她直接把展云翔给恨上了,在她看来品慧能冲着自己嚷嚷的底气就是有展云翔给她撑腰。

    有一个成才的儿子,果然让这个女人底气足了,以前品慧就是自己的陪衬,云翔就是云飞的陪衬,她从来不怕有别的人和自己争,但也要那些都是不如自己的人才行,这样才能衬托出来自己的优秀!

    自己从来没有想当绿叶的想法,尤其是当品慧这个女人的绿叶。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是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那两个人果然不愧是母子,就连说的话都一样。

    “我从来都不在乎……”

    “你对展家的家产没有任何的意思是吧,大少爷,你这话都说了多少遍了?我听的耳朵都磨茧子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咱们马上分家啊,把家产都给我们云翔啊。”

    品慧尖酸的说道。

    “分家?”

    “分家!”

    展云飞母子两个全都傻了眼睛,没想到品慧竟然会这么说。

    “对啊,你们不是说对展家的家产没有任何的意思吗?正好全都给我们。”品慧越说越猖狂,看着魏梦娴母子的目光也开始不善起来了。

    “够了!你在说什么呢?我还没死呢,说什么分家的事情?要出去也是你出去!”展祖望听到品慧越说越过分,马上开始不耐烦起来了。

    虽然品慧是在针对魏梦娴母子,但在他听来就是针对自己,和诅咒自己去死一样。

    展老爷吼品慧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说道:“老爷生什么气啊,现在家中的生意到底是谁打理的?还不是云翔?云飞为家里做过什么吗?除了要钱还会干什么?家里现在吃的喝的全都是云翔一个人挣得,凭什么云飞想要多少钱就要多少钱,云翔花了什么钱都要被刁难一番?不分家也行,直接把糖果厂给云翔,里面的利润全都是他自己的就行了!”

    “你疯了?竟然有这个念头?云翔的厂到底是怎么办起来的?还不是因为展家?没有展家他就什么都没有,生他养他的是展家,他才为展家做了多少事就骄傲成这个样子了?心中竟然还有这么大逆不道的念头,直接给我滚!滚出展家去!”

    “凭什么要我们滚?要滚也是云飞去滚!他嘴上说着不要什么东西,但是事后你还不是什么东西都给他了?好一个以退为进啊,我们娘两个应该也学学才对,云翔我们走,以后糖果厂就是你的了,赚的钱一分都不用拿到家里面,你大哥都不养家,你这个做弟弟的急什么!”

    品慧说着就拉着自己儿子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连喝了两杯水才缓过来气,展云翔无奈的说道:“娘,你刚才吵什么?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就这么下去不就行了?”

    “以前你年纪小,当然没什么,现在你年纪大了,开始做事了,最重要的是你大哥也开始做事了,现在不把话挑明了,到时候他们还在背地里吸你的血怎么办?早挑明正好,你正好可以做自己的事,也不用再负着展家!”

    “当然了,今天说这话只是先让其他人心中有个底,以免以后再说的时候让人接受不了。”

    展云翔听着母亲的话只觉得满脸都是黑线,今天她的话那么直接,这和以后有了冲突再爆发大的矛盾也没有什么不同啊,同样都让人难以接受。

    “娘,谢谢你。”

    “谢什么?从这个月起,糖果厂的利润就不用再交到展家了,你自己先收起来吧,哼,咱们母子两个在展家就不是什么顺眼的人,以后你肯定得不到展家的什么东西,正好拿着糖果厂的利润做自己的生意。”

    “娘,既然他不想给我们东西,那我就不要展家的东西了,我有手有脚,肯定能养活自己的!”

    “你说的有骨气,我当然也相信你。但是凭什么我们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啊,就好像皇子一样,就算不当皇帝,总要成为一个王爷吧,不可能成为一个平民!你有本事是你自己的,但是该我们得的,我可不会放弃,一定会争取!”

    看着固执的母亲,展云翔有些说不出话来,算了,只要她高兴就好,而且……其实隐隐的在内心深处,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被他们母子留下的一群人气氛沉默,展祖望拍着桌子大吼道:“反了,真是反了!竟然这么对我说话!别说我现在没死,就是死了,家产也不会分给那个毒妇一星半点的。”

    魏梦娴在心中点头,哼,事实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好吗。

    倒是展云飞还试图给品慧母子说好话,不过这更让展老爷心中发怒了,更是认定自己这个儿子的好。

    “云飞,你可要好好的挣口气,让所有人都看看你的能力!一定要把云翔给压下去!”

    “爹,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纯粹的文人,不想依靠展家什么事情,所以我在上海的时候用的就是化名,希望自己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做一些事情。我本来就是闲云野鹤的存在,你让我做生意……”

    展云飞的话还没有说完,魏梦娴就说道:“老爷,云飞说的有道理啊,他原来就是写文章的,一点经验都没有,你一下子给他下了这么大的担子,他怎么能完成得了啊。”

    展老爷脸色缓了缓:“只要用心就好,赚钱都是其次的事情。让所有人都看看我的大儿子也不差!”

    “是,老爷,云飞这孩子你还不了解吗?事情交给他,你就放心吧。”

    等到展老爷离开之后,魏梦娴又是一阵哭诉,终于把展云飞给说动心了,而且当天就去了酒楼里面考察,并且一连几天都是早出晚归的,认真的让魏梦娴十分的高兴,本来想找品慧炫耀一下的,谁知道品慧自从那天大吵大闹之后,可能也知道自己不受别人待见,整天就呆在她自己的房间里面,自己也不能主动过去找什么罪受。

    品慧也了解着事情,知道展云飞每天都往外面支钱,说是什么想把酒楼重新装修一下,那花钱的架势,真的好像不拿钱当钱似的。

    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马上就不看好了,做生意谁都是先练练手,就算是亿万富豪的亲儿子,也会让他连锻炼一下,从来不会没有任何经验就让他到自己的公司里面当个一把手,倒是给点小钱,让他和几个好友自己创业的情况很多。

    她自己虽然没有做过生意,但看着云飞的架势就不看好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