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的母亲8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的母亲8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纪管家听到自己儿子说这话,也没有生气,反而乐呵呵的说道:“哈哈,你在说什么呢,大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他向来不在意金钱,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纪天尧撇撇嘴:“我看啊,不是不在意金钱,而是怕麻烦,根本就不想赚钱,只想让别人把钱送到他手中罢了。不对,我还说的太好了呢,他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都需要别人帮他打理好。”

    “呵,这不就是咱们做下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纪管家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就是旧社会过来的人,老爷天生就是不管事的人,要是老爷每天都忙着,那他们这些当仆人的干什么?

    “是下人应该做的,但他也得给咱们一些尊重吧,你没看到妹妹都成什么样子了,这才到大少爷那边几天啊,手就开始粗糙的要命,连收拾自己的功夫都没有。”

    展云翔带着纪天尧出去的时候,从来没有把他当过下人,就是对待自己下属,原来在展家的时候还不明显,到了外面这差别的可大了,他现在又在展云翔身边学了一点本事,受了外面思潮的影响,颇有些反抗精神。

    纪管家就是想替云飞说什么好话也说不了,最后勉强说了一句:“他还是不错的,起码脾气好点,不随便发脾气。”

    纪天尧没好气的说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爹,你刚才也说了,咱们是下人又不是奴隶,他脾气不好又怎么样?大不了咱们不在他这里干了还不行吗?”

    “嘿,你小子说什么呢,你爹我都在展家干了大半辈子了,现在走了,还能去谁家啊。”

    纪天尧有些不服气:“为什么非要去别人家呢?咱们自己干不好吗?”

    “你小子怎么会有怎么大的心思?是谁交给你的?”

    “没有谁交给我,是我自己想的,展家在你年轻的时候是个庞然大物,但现在已经不是了,我肯定想要单干啊,就算要投靠别人,那也选个大户人家,反正不会再展家呆着了。”

    “二少爷是不是惹到你了?这才让你嫉恨上展家了?”

    “二少爷很好,什么也没有惹我,这都是我自己想的,怎么?我这想法很奇怪吗?天高人鸟飞啊,我往高处走是很正常的事情吧。好了,我不和你说了,你不同意也好,但别拖我的后腿就行了。”

    纪天尧觉得自己和父亲简直就是没有共同语言了,说完之后直接就离开回自己房间里面了,算了,和自己父亲根本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自己有什么想法的话,还是暗中悄悄地做吧。

    魏梦娴虽然心疼自己儿子,但是为了让他回来,还是咬着牙不吭声,心想着虽然自己儿子现在受了一点磨难,但是自己全都是为了他好。

    而且纪天虹还在他的身边,那个妮子喜欢他,自然也不会让儿子受多大的苦。

    这么想着,她心中才舒服了一点。

    果然不出她所料,展云飞没有钱只问纪天虹要,纪天虹没有钱就问纪天尧要。

    却不知道纪天尧直接把展云飞给嫉恨上面了,对妹妹更是感到无比的失望。

    展云飞的事情其他人虽然不知道,但是品慧却猜出了一点,展云飞从来不是一个会赚钱的人,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肯定是有人在资助他。

    虽然猜不出来这人到底是谁,但是看到纪天尧一天天阴沉的脸色,还有纪天虹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品慧怎么会猜不出来点什么。

    品慧不好亲自出面,但马上给展云翔提了一个建议。

    展云翔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也没有多问,这些时间他早就接受了自己母亲说的话都是对的事实。

    而且正在学习母亲的这种走一步看三步的先见之明,他不知道自己母亲早就看过剧情,对每个人的性子都了解的很清楚,还以为这都是她平时观察出来的事情。

    所以他越发的在看人这个本事上面下功夫,时间长了还真能从其中的蛛丝马迹看出点问题来,不过目前只能猜出纪天尧有心事,却没有联想到展云飞身上。

    现在有了这个方向,他稍微一查,马上就查出来了,顿时明白了母亲的用意。

    更加殷勤的往上海跑去,两人喝酒的时候,还私下里看好他,表示纪天尧干的这么好,他想给他点股份。

    纪天尧当然知道股份的事情了,之前那些农民只是让出了一块地,一毛钱都没有掏,现在每个月都能分到不少的钱,虽然不能和上海人比,但县城的财主都没有他们舒服!

    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后悔没有用钱买股份呢?

    要知道分钱就是按股份说事,你占的多了,自然就得的多,之前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想着二少爷怎么就那么傻呢?现在却明白了。

    大城市里面人做事都这样,但没有二少爷做的这么绝,把股份分给那么多的人,还别说,现在那些人把糖果厂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糖果厂这么赚钱,怎么不引得别人眼红?很多事都不用二少爷出手,这些人就帮着把灾祸给消了,也不知道省多少事!

    纪天尧虽然也渴望过这些东西,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听到展云翔现在这么说,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怎么行?我没有土地,而且只是展家的下人……也不欠展家的钱……”

    到最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那样子让展云翔直想笑。

    “你那么激动干什么?而且这事在大城市里面不是经常见到吗?老板都是不管事的人,真正管事的都是用钱请过来的,这些人有真本事,而且不缺这点钱,老板都是用公司的股份分红甚至给予更大的管理权,然后让人留下来。”

    “是吗?”自己还真的没有关注过这些问题。

    “我只是先对你说个提议,要知道厂子还是我父亲说的算,我给他打个招呼就行了。”

    展云翔说的风轻云淡,但内心中却知道这事到底有多难办。

    要知道自己这个亲儿子还没有拿什么股份呢,每个月甚至连工资都没有,只能从展家的账房那里支钱,更不用说纪天尧这个展家的下人了。

    展祖望能同意才是见了鬼了!

    但是纪天尧可没有想到这一点,在他看来糖果厂就是展云翔做主,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告诉展老爷什么的,估计也只是他随口说一声的事情。

    心中正被展云翔说的心动的时候,没想到只是过了两天,展云翔就回来了,一脸抱歉的说道展老爷不同意,所以他就没法子了。

    纪天尧一天做事都没有精神,晚上回家的时候对自己父亲说了起来,这时还是满脸的不可置信:“爹,你说说,我现在对糖果厂的贡献多大?现在一半的生意都是我自己去谈的,二少爷虽然刚开始带着我,但现在只知道享受,难道我还不能分一点红?”

    这让他尤其的不满,自己又不是只拿钱不办事,展家竟然这么苛待自己!

    纪总管本来也没有想什么,但是自从儿子跟着二少爷一起做事之后,儿子总会给他说自己见过什么大人物,见过什么大场合,为展家赚了多少钱。

    心中也觉得儿子就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再加上在他心中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虽然做下人了,但是儿子如果是大有本事的人,可不能让他做下人,必须让他做良人啊。

    就好像古时候的仆人自己得了主人的赏识,得了很多的钱财,还给儿子请了教书先生,先生都说儿子有考□□名的潜质,那自己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儿子成为一个自由人。

    虽然说当年自己差点饿死,当了下人才能活命,但自己一辈子当下人报恩就行了,自己儿子可不能耽误了。

    纪总管心中就是这么想的,之前没有说出口那是因为儿子就是个普通人,不是干大事的料,要是离开展家说不定就要饿死了,出去没有盼头,还不如好好的呆在家中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儿子明显就是个有本事的人,怎么可能被展家给拦着呢?

    “爹,要不然你和老爷再说说。”

    “哎,二少爷说的时候我就在一边,老爷那么生气,我还怎么说啊。”如果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纪总管根本就不会说什么,但发生在儿子身上,他怎么也接受不了。

    “可恶!展家真应该换人管了,老爷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还揽着大权!这样长久下去……”

    “你说的不错,咱们又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只能忍着。”

    “忍?我为什么要忍?”

    “那你想怎么办?可别干什么傻事啊。”

    “你就放心吧爹,不用担心,我自己有主意!”

    纪天尧原来在展家就是一个小透明,最大的梦想就是接自己父亲的班,能够成为下一个纪管家。

    原来这个简单的小梦想要实现也是千难万难的,展老爷就两个儿子,大少爷展云飞身边有个忠心的仆人阿超,他办什么事都让阿超去做,虽然阿超也不机灵,比自己也没有强到什么地方去,但是阿超的忠心是自己比不了的。

    如果展老爷和大少爷的命令冲突,自己会犹豫一下,但是对阿超老说,最重要的永远是大少爷。

    对于有些人来说,其余的东西都是次要的,只要忠心就好,哪怕这个人总是帮倒忙,但他能过一心的关心自己,总能让人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二少爷就不用说了,老爷和夫人都不喜欢他,将来展家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

    现在他到了外面开了眼界,发现自己也是个很优秀的人,二少爷从来不把他当成下人,做生意的时候总会把他介绍给别人,他现在也有了不少的人脉,最重要的是,有很多自己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人竟然十分的看好自己,希望他给自己做事!

    尤其是最近,大少爷在外面混的实在是不成样子,夫人为了逼他回来,断了他的金钱,竟然还要靠自己来支撑,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他早就饿死在外面了。

    心态猛地发生了变化,纪天尧由原来的自卑变成了现在的自傲,开始看不起任何人,除非那人有真正的本事!

    而且经过这一出,他开始打听起了二少爷的处境,发现这个二少爷和自己的处境也没有什么不同,心中马上就起了别的心思,拉着二少爷让他自立门户。

    谁知道展云翔马上拒绝了,这让纪天尧有些气愤,心中又有些忐忑,二少爷可别对老爷说啊。

    谁知道展云翔竟然劝他自立了:“天尧,其实你的能力呆在糖果厂已经是屈才了,你完全可以自立啊。离开展家说不定能闯出一番事业来,到时候天下又多了一个纪家!”

    “二少爷这是说的哪儿的话啊,如果不是你当初带着我出去,我怎么会有这本事啊。而且我还不想离开糖果厂呢。”

    “哎,说到这个我就气愤的慌,咱们厂子现在利润惊人,本来就应该趁着现在扩大生产,到时候把糖果不仅卖到上海,还应该卖到其他的大城市里面,天津啊,北平啊,可恨父亲说什么生意要稳,怎么也不肯答应我!”

    本来展云翔只是想刺激一下纪天尧的上进心,但是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怨恨,现在糖果厂的形式一片大好,正是扩大再生产的时候,展老爷偏偏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而且在这个小县城里面洋洋得意。

    他说的都是再真实不过的事情,纪天尧果然十分的赞同:“说的是啊,老爷确实老了,不过就是因为这样,少爷你才应该单独干啊。”

    “我当然有这个心了,但我毕竟是展家的人,父母在不分家,父母没有同意,我就是在外面创下再大的基业那又怎么样?到时候他们胡搅蛮缠的过来,说我的这基业是展家的,我把展家都掏空了,我能有什么办法?相比之下,还是你轻松一些,不像我,身上到底还是流着展家的血,走到哪儿都摆脱不了。”

    “我……”

    “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吧。”

    “可是我就是二少爷你带出来的,我做什么生意啊,别的我也不会做啊。”

    “那你也可以继续做糖果生意啊。”

    纪天尧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现在听到他这么说,装作惊慌的说道:“这可是展家的生意啊,我怎么能再做呢?这不是和展家争利吗?”

    展云翔看到他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兴奋的光芒,马上就知道他已经动心了,毫不在乎的说道:“怎么是和展家争利了?天下人这么多,生意也多,就是你不干,总有干的人。我展家又不是什么天皇老子,怎么可能什么都要管?与其给别人干,还不如你还接手这个生意呢,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认识的。”

    纪天尧还想推辞一番,展云翔连连给他劝酒:“好了,难不成你还想像古代的皇帝那样,登上皇位之前推辞几番,让我多说点这方面的好话不成?再说了,你也要为你家人考虑一下啊,纪总管年纪也大了,而且你妹妹喜欢我大哥,总要有一个能配得上的身份吧。”

    展云翔抓住了纪天尧的软肋,他本来心中已经屈服了,现在听到云翔这么说,心中更是下定了决心。

    展云翔一身酒气的回到了展家,本来打算直接去见自己母亲的,但是想到母亲平时的做派,还是先洗了澡去了酒气,喝点暖胃的米粥,等自己浑身都舒服了,这才去母亲院子里。

    品慧早就知道他和纪天尧出去了,看他浑身清爽的过来,马上就猜到他把自己平时说的话,保养自己的身体这话听到心中去了。

    “这就对了,以后你可是要做大事的人,自然应酬就多了,可得好好的注意一下自己的身子,自己上心了,总比我还有你未来的媳妇之类的人提醒你要好的多。”

    听了母亲的话,展云翔马上哭笑不得了:“娘,你都说些什么啊,什么媳妇,放心吧,我将来的媳妇肯定是对你好的,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会娶!”

    “净会说好话!你和天尧说的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我一说他就答应了,根本不费力,娘,咱们管纪家的事干什么啊。难道是想要纪管家站在咱们这一边?在根本就行不通啊,纪管家伺候了爹一辈子,对他忠心的很,天虹那个丫头又喜欢大哥,天尧就是有这个心思难道能拗得过自己大哥和妹妹不成?更何况我们原来就不亲近,现在贸然的撞上去,说不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啊。”

    看到自己什么都没有说,儿子把事情分析的也头头是道,品慧终于高兴起来了:“你这样就挺好的,遇到事情的时候别一股脑的火了,有理的事情都变成没理了。这世间有一碰到事情就知道该怎么做的人,而且事情解决的十分的圆满,那也有过后才能慢慢想,慢慢想主意的人,不管时间的长短,首先就要冷静下来,别那么冲动。”

    展云翔听着母亲的唠叨,心中一点都不觉得烦,反而恨不得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

    “你大哥快回来了。”

    “他要回来了?我这边怎么没有得到消息啊。”

    “哼,你这边一挑起纪天尧的野心,他肯定就不会再顾着自己妹妹了,更不会送钱了,一心都往自己的大事上面考虑。你那个好大哥在外面呆不下去了,自然会回来。这也是魏梦娴那个女人想了已久的事情,回到展家了,他自然会帮着帮着展家做事,到时候你就危险了,所以你现在有什么要准备的还是赶快准备吧。”

    那么多条线索,被母亲这么一连,果然就成了一条线,顺理成章,但自己就是看不到,看来自己还得快点学啊。

    品慧虽然想着展云飞快回来了,但也是想着起码得一个月吧,没想到不到半个月展云飞一行人就回来了。

    一行人回来的时候狼狈不已,虽然身上穿的都是好衣服,款式都是县城里面没有见过的,整个人的气质也不同了,说话做事有一种大气的感觉。

    就好像张嘴闭嘴都说:做生意啊,不投入个几千万几亿还做什么啊,做个几十万的生意就别在我面前提了,做个几万块钱的生意我都没有脸说。

    说话的时候让听的人在一边心中堵的厉害。

    展云飞他们三个人的脸色明显就暴露了他们的处境,最明显的就是纪天虹了,她离开只有两个多月,走的时候脸色红润,身上的灵气逼人。

    这种灵气不是什么刻意做出来的,而是一种天真不知世事忧愁的娇憨,只有从小生长在蜜罐里面的人才有这种气质,现在脸色有些蜡黄,手上的皮肤也粗糙起来了,很显然这段时间她过的不好,根本不用别人说什么。

    展云飞和阿超两个男人倒是好一点,但是面色同样发黄。

    大少爷回来的消息传开之后,展老爷和魏梦娴两个人忙着拉着儿子问东问西,不用说什么客套话就知道他瘦了很多。

    品慧趁机让厨房里面的人安排好饮食,到了饭点的时候赶紧开了宴会。

    这边展祖望还有些恼怒,现在正是父子情深的时候,怎么能吃饭呢,饭什么时候不能吃啊,就不能稍微停一会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