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综]我的家人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的母亲7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的母亲7

目录:[综]我的家人| 作者:淑女派| 类别:其他类型

    萧雨鹃心中虽然惶恐,但看到家人和之前一样,只好把自己的疑问放在心中,免得自己的不安影响到家人。

    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萧家的生活仍然平静如水,也没有那么多的意外。

    上海的杂志社内,阿超又空着手回来了,展家已经两个月没有寄钱过来了,他一回来就大喊道:“少爷,这次还是没有取到钱,还是有一封信。”

    展云飞倒是乐观起来了:“说不定里面有汇款单。”

    他拿过来信一看,里面只有信,信上面说的是他母亲病了,所以让他回家,纪天虹识字,在一边凑着看的时候说道:“少爷,咱们还是回家吧。”

    “不行,现在正是我的事业上升的时候,怎么能回去?而且母亲也没有生病,怎么就没有人理解我啊。”

    纪天虹担心的说道:“怎么没有生病呢?展家现在一连都来了两封信了,如果没有的话,肯定不会这样。”

    展云飞自信的说道:“你看家里也没有寄钱给我,肯定就想着要逼我回家。如果母亲真的有病了,我什么也不说马上就会走,根本就不用他们逼,现在他们逼我回去,不就是说明母亲没有生病吗?”

    纪天虹没有说话了,直接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少爷,少爷怎么这么聪明呢?如果是自己的话,早就慌了头脑了,他竟然这么冷静的把事情分析的这么清楚。

    展云飞感受到纪天虹崇拜的目光,心中也有些骄傲,恨不得再卖弄一些自己的才华。

    自己在上海也见过不少的文艺女青年,按理说,自己和这些人应该很有话题,奈何人家既然能在上海混饭吃,要么就是上海本地人,要么就是本人十分的有才华,这两种人身上都有一股傲气。

    干什么都要别人奉承她,纪天虹虽然只是粗通文墨,但是她的善解人意还有崇拜却是其他任何人都给不了的。

    两人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在杂志社里面的其他人觉得他们这就是在谈情说爱,看着十分的碍眼。

    但是这些人都是和展云飞一个类型的,眼高手低,觉得自己无所无能,真正办事的时候,就办的一塌糊涂了。

    这些人本来身上都有些钱财,现在办杂志社没有得到名气,身上的钱更是花光了,全靠展云飞在这里撑着,现在看到他两个月都没有收到钱了,语气自然也没有那么的好听了。

    “云飞,这次你家里又没有给你钱?咱们这个月该怎么过啊。”

    “就是,房租已经该交了,一交就是半年的,还有欠印刷厂的钱也该还了,要不然下个月连东西都不会给咱们印了,还有咱们平时吃饭该怎么办啊。”

    “要我说,咱们已经在这里大半年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名气,干脆学着其他的杂志请人写文章就好了。”

    展云飞听着前面的抱怨还没有什么,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生气了:“请什么人?咱们不都是人吗?难道咱们身上的才气就少了?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怎么能让别人看得起自己?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时刻,只要咱们能坚持下去,马上就能看到胜利!”

    展云飞越说越激动,浑身颤抖,就好像得了癫痫一样:“我的灵感来了,这一定是一篇好文章,我要马上写下来。”

    他说着就冲到房间里面,在乱糟糟的桌子上面找到稿纸和笔,飞快的在上面写着什么,运笔如飞,字写的潦草无比,生怕刚才的灵感忘了。

    一边的纪天虹看着眼神发光,走到自己的房间拿出来自己的私房钱,决定去外面买点好吃的,然后给大少爷补补身子。

    这里的交通便利,坐着黄包车马上就回来一趟,她买了肉食和水果糕点,都是在正宗的店里买的,离得老远都能闻到香味。

    杂志社里面盯着东西,眼中发光,其中一个人仗着自己和纪天虹的关系好,马上就想调笑两句,马上被人拉着了,他刚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

    看到纪天虹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直接走到厨房把东西整理好,端到了展云飞前面,一边拿着扇子轻轻的给他扇风。

    这一幕让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的。

    “云飞这家伙真是会享受,天虹这么好的姑娘,他也能忍心!”

    “忍心什么?你没有听说吗?纪天虹本来就是云飞家中的丫鬟,能来到这里伺候她家少爷不知道有多开心呢,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呵,就是啊,人家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哎,我决定过两天就离开这里了。”

    “天正兄何出此言啊,之前咱们不是说好,要闯出一番事业的吗?”

    “就是啊,天正兄,难道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

    被称为天正兄的那人满脸都是苦笑:“这里虽然不是京城,但是久居也十分不易啊。我在这里大半年了,也彻底认清了现实,现在大火的杂志报纸也不是没有,人家赚的名气金钱权势美女一个都不少,要么就是背后有人捧着,要么就是有真材实料,要么就是会左右逢源的人,咱们什么都不占,怎么可能会成功?你们都不用劝我了,我的主意已定。”

    他说着就离开收拾东西去了,再也不和任何人说话了,看到他这一副姿势,其他人都知道他来的是真的,也不劝他了,剩下几个人还在那里窃窃私语。

    那个叫天正的人不屑的看着他们,知道这些人脑子还没有转过来弯来,合着自己刚才说的都是废话。

    半年前的自己不也是心高气傲的吗?打算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办杂志,说是办杂志,其实杂志上面都是他们这些人的文章,自己写写东西印出来,然后卖出去。

    理想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一本杂志都卖不出去!

    连连亏损,他们这个杂志社解散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就算不走,也撑不了多久的时间了。

    更何况自己怎么会走呢?自己可以去其他的杂志社里面啊,投稿给他们赚点生活费,别人看不上自己写的文章那又怎么样?编造的艳=情故事自己又不是不会写,恶意中伤猜想诽谤夺人眼球的东西更是不在话下!

    那些杂志靠这些东西出名,不知道有多少人买,自己自然也能混口饭吃!

    自己虽然没有本事写出什么有思想有深度的文章,但是一些花哨的东西自己之前只是不屑而已,并不是不会。

    如果是之前的自己自然不屑这些事情,但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自己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了,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围着自己一个人赚的。

    他收拾好东西之后马上就离开了,散伙饭都没有吃,身上虽然有几块大洋,但那时自己刚得的稿酬,就是这几块稿酬才让自己明白了出路,自己可不会花在这群执迷不悟的人身上。

    展云飞写完自己的大作之后,听到人说,才知道自己这个杂志社里面有人离开了,马上不悦起来了:“胜利马上就要来了,他现在离开就是愚蠢的行为!”

    原来他只是杂志社里面的一员而已,根本说不上话,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都囊肿羞涩,展云飞家中不断汇钱过来,他在这里投入的钱越来越多,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这个杂志社的领头羊了。

    看到有人离开竟然没有对自己说,他心中满是气愤,决定以后自己成名了也不会和这人再来往了,到时候写回忆录的时候,可以在书中狠狠的讽刺这人一下!

    展云飞坐好之后把纪天虹买回来的东西全都摆到大家面前:“都吃,大家边说边吃,我很看我咱们杂志社……”

    他说了没一会儿,就看到桌子上面的东西没剩多少了,想也不想的说道:“阿超,你再去买点,怎么这么没有眼色呢?没看到有这么多人吗,怎么就买这么点来?”

    阿超只听展云飞的话,只忠心于他一个人,直接叫起了委屈:“少爷,这可不怪我啊,这又不是我买的,是天虹买的,天虹,你怎么回事?没看到少爷不高兴了吗?”

    纪天虹脸皮薄,没想到阿超竟然这么说,一张脸马上就涨的通红,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让自己钻进去。

    展云飞看着她浑身尴尬的样子,放松了语气,但还是有些责备:“天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赶紧再买点东西回来吧。”

    纪天虹想说已经没有钱了,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如果真的这么说出来,不是让少爷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吗,她低低的应了一声,然后离开了。

    看着自己的私房钱,干脆全都拿出来了,在外面一家干净的酒楼里面定了一桌还不错的席面,然后让人送到这里来。

    钱去了大半,但是所有人都吃的满意,这可以说是最近两个月吃的最好的东西了,到最后饭菜都没有剩下。

    纪天虹忙活了半天,发现没有人给自己留菜,只好到外面买了两个馒头,就着凉水吞到肚子里面了,不说味道怎么样,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她虽然是个下人,但父亲是展家的总管,谁敢给她受委屈啊,说白了,她其实过的比品慧都要好。

    到了上海之后,展云翔干什么都带着她,享受的也都是人上人的待遇,谁会这么斥责她?更重要的还是云飞十她喜欢的对象!

    如果是个陌生人就好了,偏偏是意中人,这让她的委屈更大了。

    不过到最后也没有在这些人面前说什么,只是脸色淡淡的,再也看不出微笑了。

    展云飞得意于自己写了一篇好的文章,这次如果发表出来了,肯定会大受欢迎,一门心思都在这上面,丝毫没有注视纪天虹。

    展云飞手中早就没有什么钱了,展家又不寄什么钱,纪天虹只好花自己的钱,她的私房钱也不多,虽然够她自己花,但她现在不但要养着展云飞和阿超,还要养着杂志社里面的其他几个男人,她这点钱根本不够,要不是纪天尧有时候过来给她点钱,她平时又会精打细算,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

    展云飞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些事情,因为他自觉写的非常好的文章,印刷厂根本就没打算给他刊印,除非他们杂志社把之前欠的钱还上再说。

    展云飞愤怒无比:“这是伟大的著作,如果刊印出去了,肯定会举国震惊的,到时候还会少了你的钱吗!”

    这就好像一个人借钱买彩票一样,借钱人说:借给我钱,等我中了一亿之后,分给你一半。

    另一个人不借也有自己的理由:你把之前接我的钱还了再说。

    借钱人:等我有钱了,五千万都分给你了,你竟然还在纠缠这几块钱?

    债主:谁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中奖啊,如果一天都要借几块,借个一百年,连本钱带利息都不止五千万了!

    总之展云飞和印刷厂里面的人各自都觉得自己有理的很,双方都愤怒异常。

    一方觉得对方是瞧不起自己,另一方觉得对方就是泼皮无赖,几个月的钱都没付了,现在还在装大爷!

    双方闹得不愉快之后,展云飞那篇自己觉得写的相当不错的文章当然就没有发表出去,以前还能卖卖杂志,偶尔还能卖出去几本,现在连杂志都没有了,整天无所事事。

    有人就开始建议了:“要不然咱们也找一个大师来杂志上写文章吧,这样杂志肯定能卖掉,而且印刷厂也认大师的名字啊。”

    “得了吧,大师们的润笔费可不少啊,咱们哪儿有钱给他啊。”

    展云飞瞪着红眼珠子说道:“什么大师?大师不也是咱们这样的人一步步走过来的?你们是不是都忘了咱们为什么要办杂志社?还不是因为能出版自己的文章,如果刚开始就有这想法,咱们根本就不用办这个杂志社了,直接给其他的报社投稿不就行了!”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脸色尴尬起来了,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往报社投稿的时候都没有中的,后来也不知道谁说的,这里面黑的很,如果没有关系根本就别想在这上面发表东西。

    所以大家为了能发表东西,就自己出钱办了杂志社,谁知道杂志竟然卖不出去呢。

    现在大家都想开了,这样还不如给报社投稿呢,到时候报社让写什么他们就写什么呗,就算赚一点小钱,那也比现在整天亏本好啊。

    这些人心中本来就不高兴,听到展云飞这么说,联想一下这半年的运气,第二天又有一个人连招呼都没有打就走了。

    展云飞把这些人骂了一顿,又走了两个人,只剩下几个小猫小狗。

    等到因为没钱交房租,房东亲自过来说再给两天时间,要不然就把人赶出去的时候,展云飞发了一阵酒疯,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整个房子里面就剩下他和天虹,阿超三个人了,其他人都跑的没有影子了。

    展云飞昨天喝酒喝的多了,头疼无比,纪天虹手中的钱不多了,只能顾着生活,让三个人不饿死,连多余的钱都没有,也就没有做醒酒汤,直接给他按摩几下。

    展云飞洗漱了一下才彻底的清醒过来:“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他们呢?”

    纪天虹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阿超却没有这么多的顾及,直接说道:“那些人都溜了!”

    “溜了?什么意思?”

    纪天虹细细的说道:“那些人都走了,说是跟着你干不出什么名堂,所以就先离开了。少爷,你别担心,是那些人不识抬举,根本就不是你的错!”

    展云飞气的站起来,把一屋子的杂志全都推倒,屋子里面马上乱成一堆了。

    房东正好走到门口,听见这么大的动静赶紧过来了:“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大的动静啊,你们都在干什么?”

    展云飞气的正狠,马上就和她顶起来了:“这是我的房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管得着吗!”

    “谁说这是你的房子啊,这明明就是我的房子,只不过是暂时租给你而已!”

    “那现在也是我的房子。”

    “昨天我已经说了,给你两天的时间,赶紧把之前的房租全都交出来,要不然走人,要不然就交钱。”

    展云翔大怒,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纪天虹马上拉住他了,温和的问道:“不是明天吗,您怎么现在就来了?您放心,我们绝对会把钱交齐的。”

    “明天?今天你们就跑了怎么办?虽然明天才让你们走,但是我今天就得看着你们!省得你们闹出什么花样来。”

    展云飞还没有说什么呢,一边的阿超已经不愿意了:“你什么意思啊,难道我们还会差你这点小钱不成?你知不知道我们少爷是谁?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展家的?”

    房东也不是吓大的,他就靠这一行吃饭,一双眼毒的很,有些房东嫌麻烦,所以招租客的时候,就很小心,喜欢那些看着就温和乖巧的人,不喜欢那些刺头的人。

    但是这房东不管什么人,只要租房子他都租,没有底气碰到一些硬茬子连房租都会收不回来,他早就看出来展云飞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自然也不害怕:“展家?上海有姓展的大户人家吗?你说出来啊,让我也听听,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你!”

    “好了,不就是一点钱吗,你们在吵什么!”展云飞不悦地说道:“我这会儿脑子有些疼,先回去睡一觉,阿超你把东西都收拾好,天虹你先歇歇吧。”

    纪天虹看着展云飞憔悴的样子,感到自己的心马上就要碎了:“少爷你先在这里,我去找找我哥,让他先拿点钱出来。”

    “你哥来上海了?”

    “我也不知道,先去打听一下吧。”

    展云飞现在脑子混乱,也没有想为什么纪天尧会在上海,只是听到纪天虹在帮自己解决麻烦的时候心中高兴不已。

    “天虹,真是辛苦你了。”

    “没事。”

    纪天虹跑出去找展云翔经常去的那个酒店里面,正好碰到了哥哥,赶紧朝他喊救命,把事情都说了一遍。

    纪天尧皱着眉头跟她去了一趟展云飞的地方,看着自己之前来过一趟的地方更加的邋遢了,他忍不住捂住了鼻子,看向展云飞的目光也忍不住轻蔑起来。

    自己过来一会儿就受不了了,也不知道这个大少爷到底是怎么忍受到现在的。

    他把房东的钱还了,又碰上了印刷厂的人,全都付清之后,展云飞又一脸自然的模样,让他再留点钱在这里,回去之后让展家寄钱回来。

    “反正我是不会回展家的,展家虽然家财万贯,但那都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我不喜欢什么家产,只希望在外面寻找我的梦想!”

    纪天尧之前听了这话还挺佩服大少爷的,但是经历了这一出,看他的眼神再鄙夷不过了,尤其是听到这说这话,差点没有吐出来。

    随便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对于现在变得粗糙了很多的妹妹什么都没有提,第二天就回到了自己家乡。

    和魏梦娴说了一下展云飞现在的情况之后,直接找到了自己父亲,说了云飞在上海的事情。

    “爹,大少爷这个样子,老爷还打算把展家交给他,这能落得什么好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